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30章 胜利的星会照耀我们

第30章 胜利的星会照耀我们

        可是王忠很快高兴不起来了。

        他发现普洛森军除像德军一样以机枪为核心编组部队之外,还有个中期德军才具备的特点:他们广泛装备枪榴弹。

        真实历史上德军是42中后期才开始大量装备枪榴弹,巴巴罗萨刚开始的时候德军班组一般只有手雷。

        普洛森军估计都是老兵,把枪榴弹运用得出神入化,机枪火力点只要被发现很快就会吃枪榴弹。

        虽然在王忠看来这些枪榴弹不一定能有效的杀伤机枪组,毕竟机枪都在建筑里,设置的位置都很刁钻,但是吃了枪榴弹不可能不转移,转移就有火力空档。

        当然,敌人没有王忠这样的俯瞰视角,要搞明白机枪在什么位置是个难题,但是他们靠作战经验和人数把这个难题强行解决了。

        而且敌人显然对这种步坦结合的城市绞肉非常熟悉,步兵在前面给坦克探路,逐个房间扔手雷清理,坦克则把机枪位一个接一个的送上天。

        打了半天敌人虽然付出了六辆坦克和上百伤亡的代价,第三后阿穆尔团这边也丢掉了三挺重机枪和几十名投弹手的生命。

        虽然现在只有村子西边的七八幢建筑被普洛森军拿下,但王忠在俯瞰视角已经看出来了,再这样下去上佩尼耶失守只是个时间问题。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第三后阿穆尔团士气高昂,尽管遭遇了巨大的损失,却依然在勇敢的和敌人逐屋争夺。

        王忠知道想要改变战况,只能把敌人的坦克全部消灭掉,坦克被敲掉了那些伴随步兵肆意发挥机枪火力的半履带车就无法构成威胁。

        但是现在敌人四辆坦克卡住了村子西侧的两条大路,路两边的火力点已经不敢开火了,一旦射击就会吃坦克炮。

        敌人正在沿着大路推进,眼看马上就要到镇子中央的教堂和机械磨坊跟前了。

        王忠看到在教堂北边波耶老爷的三层庄园里,还有最后一挺没开火的重机枪正在戒备,想必敌人步兵进入教堂正面的空地的瞬间立刻会被大量杀伤。

        而且叶戈罗夫选的这个重机枪阵地非常刁钻,敌人的坦克要打到这个机枪,必须要开进教堂正前方的空地。

        但问题是,叶戈罗夫手上没有反坦克火力了。

        叶采缅科修士的神箭小组在视线被阻断之后本来想撤退到庄园里,但是他们运动不及时,没有来得及跨过村子西北侧的大路,现在被堵在大路边上一栋两层楼房里。

        糟糕的是,这栋房子只有南北两面有窗户,叶采缅科小队没有良好的视线看到街上的敌军坦克。

        敌人的步兵已经推进到距离他们就五十米左右的地方。

        神箭指望不上,只能靠燃烧瓶。

        然而敌人来得太快,只有最开始制作的那些燃烧瓶被送到了村子西侧二楼的投弹手们手里。

        大量后来制作的燃烧瓶现在都堆积在酒厂里,只能靠人肉一点点背着往前送,能不能送到位,之后能不能发挥作用还两说。

        敌人已经知道这边的战法了,现在步兵不控制两边的楼房坦克不前进。

        必须得想个办法把敌人剩下的四辆坦克干掉。

        王忠把目光看向停在酒厂里的最后一辆t28坦克。

        但是这薄皮大馅的家伙,一旦出现在敌人跟前估计就会被送上天啊!

        王忠俯瞰着战场犯了难。

        他这时候烧得厉害,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仿佛随时可以升天。

        要不,干脆放弃算了?

        自己已经打得不错了,现在又病得这么重,直接昏过去,没人会说什么。

        两眼一闭,哪怕洪水滔天也和我无关——这难道不是很适合摆烂青年的做法吗?

        可能因为这个想法,王忠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就在恍惚间,他看见村西头一栋房子里,两个普洛森兵发现了躲在地窖里的本地人。

        王忠认识这些本地人,是刚进村时拒绝了他的劝告的那家人。记得他们隔壁的女房东说过,带着孙子的那个老太太叫伊丽尼奇娜。

        伊丽尼奇娜老太太紧紧搂着孙子,用年迈的身躯护住他。

        她的儿子和儿媳妇也在,四人哆哆嗦嗦的蜷缩在一起。

        普洛森士兵看着伊丽尼奇娜的儿子,用普洛森语质问着什么,但是老太太只能连连摇头,说着“我们不知道我们只是普通人”。

        突然,普洛森士兵大喝一声,用刺刀扎死了老太太的儿子,然后用安特语大喊:“逃兵!”

        另一个普洛森人则笑道:“懦夫!”

        老太太的儿媳妇直接被吓傻了,呆坐在地上大张着嘴,老太太则苦苦哀求着。

        这时候一名中士进了地下室,看了眼下面,便大骂起来,一边骂一边举起冲锋枪,对着老太太一家扫射起来。

        儿媳妇直接被扫倒,老太太努力想要保护住孙子,却连中数枪之后倒下。

        最后剩下的孩子好像还没有办法理解死亡这件事,他茫然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家人,又看看普洛森士官那还在冒烟的冲锋枪枪口。

        中士直接上去一脚踢倒男孩,一脚踩断了他纤细的脖子。

        王忠被这血腥的场面刺激到,一下子清醒过来。

        还没有占领村子,这帮禽兽就开始屠杀了!他们占领村子之后想干什么,根本无法想象!

        不!王忠用力捶了脑袋,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

        因为他知道,如果现在有什么翻盘的契机,那就只有自己这个外挂了。

        必须得活用外挂,摧毁敌人剩下的四辆坦克。

        他看向还停在酒厂里的最后那辆战术编号422的t28多炮塔坦克。

        这薄皮大馅的家伙,根本不可能正面和敌人抗衡,得想办法绕到敌人的侧面甚至后面才行!要活用俯瞰视角这个“金手指”!

        王忠把视距拉到最远,俯瞰整个战场。

        他发现了一件事:敌人迫击炮打的烟雾,现在还没有散去,所以敌人后面的坦克没办法看到村里的情况。

        也就是说,现在如果出村子,从村子外面绕一个大圈的话,敌人后续的坦克是看不到的。

        给422车组下这样的命令?

        考虑到刚刚坦克部队的表现,安特军的装甲部队训练和作战经验都够呛啊……

        基层士兵倒是很有勇气,但除了勇气就没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俯瞰视角,根本不知道敌人的位置!

        想要用这最后一辆坦克消灭敌人四辆坦克,只有一个办法:

        我亲自指挥这辆坦克!

        这个想法产生的瞬间,王忠就切换回了肉眼视角。

        心脏剧烈的跳动,第一次让王忠深刻的体验到什么叫“心脏快要挣脱胸腔的束缚”,大量分泌的肾上腺素本来手脚无力的他噌的一下站起来。

        苏芳在旁边拿着个手帕都愣住了。

        王忠一看见她,便抓住她的肩膀,死死的盯着她。

        “呃……我给你擦擦汗,毕竟我只是个颂诗修士,能做的只有……”

        王忠:“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你被俘虏的!绝对不会!”

        是啊,自己如果放弃了,不但手下的士兵会战死、村子里的平民会被屠杀,这些可爱的姑娘也会惨遭敌人的侮辱啊!

        怎么可以放弃呢?

        王忠烧糊涂的大脑里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干他妈的普洛森鬼子,去你妈的***!

        苏芳还懵逼呢:“呃,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柳德米拉小姐……”

        王忠扔下她,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其实这个时候他脑袋重得跟大头娃娃一样,但愣是凭借肾上腺素,走得那叫一个虎虎生风。

        冲出酒厂主车间,王忠一眼就看到422号车。

        这车停在安全的酒厂围墙里,根本没有哪怕一枚子弹从它身边飞过,但是车的炮塔盖却紧紧关闭着。

        王忠气不打一处来,他仿佛忘记现在正在高烧,直接冲上坦克,用力敲着舱盖:“开盖!你个混蛋不开盖我就扔燃烧瓶了!”

        422车的车长,王忠有过一面之缘的下士打开舱盖,探出头来:“别扔!”

        王忠:“其他人都在浴血奋战,你在这里当预备队还怂成这个样子!”

        “我……我……”

        王忠一把扯下他的耳机和话筒:“滚出来!”

        “诶?”

        王忠:“我让你滚出来!”

        下士犹豫了一下:“我会被枪毙吗?逃兵是要被枪毙的啊!”

        王忠:“你不滚出来就会被枪毙,滚出来!”

        下士哆哆嗦嗦的爬出来,但还站在炮塔旁边不肯走:“我没有当逃兵,是伯爵你让我出来……”

        王忠一脚把他踹下去,自己爬进了炮塔里,戴上耳机。

        趴在地上的下士喊:“给您坦克帽……”

        王忠根本懒得理他,他的大脑压根就没有余裕考虑太多的事情,什么缩进炮塔里生存率更高啊、缩进炮塔里如果不戴坦克帽会被撞得满头包啊,所有这些他都压根没想。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指挥这辆坦克,打一个漂亮的绕后,瓦解敌人的攻势。

        戴上耳机之后,他才发现现在自己耳鸣得根本听不清内线里成员们在说什么。

        据说早期苏联坦克内部装备都很落后,车长要用扳手敲击来下命令。只能希望这个时空的坦克要稍微先进一点了。

        王忠使劲捶了几下耳机,又捶了几下脑袋,耳鸣反而更严重了。

        毕竟他现在高烧,肾上腺素又大量分泌,只是耳鸣算轻的。

        王忠也不管了,他大喊一句:“你与其耳鸣,不如给我来点战歌啊!”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耳鸣好像真的变得有点音乐的节拍了。

        只是王忠昏昏沉沉的,听不出来是什么歌。

        他也不管了,直接下令:“前进!出门!”

        大门外有路博科夫大尉座车的残骸,正好能提供一些掩护。

        王忠的命令被执行了,坦克发动机怒吼了一声,缓缓启动前进。

        大门口的士兵赶忙把门打开。

        坦克出门出到一半,王忠下第二个命令:“左转。”

        左转就是向东去了,看起来就像逃跑一样。

        其实王忠是去绕侧了。

        驾驶员没有提出异议,也可能提出了,王忠听不到。

        他耳鸣呢——不对,现在不是耳鸣了,是无法分辨的音乐。

        实际上他现在啥也听不见,枪炮声、引擎轰鸣、士兵死前的惨叫等等等等,全被耳鸣(音乐)淹没了。

        ————

        苏芳站在门口,看着罗科索夫伯爵坐着坦克一路绝尘而去。

        有人惊呼:“伯爵坐坦克跑了!”

        苏芳大声喊:“没有!他没有跑!他说过,只要他活着,就不会让我……让我们被俘!你这样动摇军心,我要枪毙你!”

        喊话那人立刻住嘴了。

        苏芳则再次向大门外看去,这时候除了坦克的车辙啥也没剩下。

        罗科索夫伯爵,我真的可以信任你吗?

        ————

        王忠:“右转!”

        他听不见回应,只能用力拍着炮塔的顶部:“右转啊啊!”

        坦克右边的履带急刹,以甩尾一般的架势完成了右转。

        王忠被晃得脑浆都快飞出来了。

        这时候他还是俯瞰模式,直接狂呕不止。

        但是这没有让他停止指挥:“沿着石墙一路走,主炮对准车体正前方,装填高爆弹!”

        命令被完美的执行了,这时候坦克正好开过全村最南边的一栋木屋——可能是个茅房——视野豁然开朗,一辆普洛森的半履带车停在麦田边缘。

        王忠:“急停!急停!”

        坦克刹车,多亏了t28这坦克比较长,急停的时候摇晃不大,不然王忠多半要飞出去。

        半履带车附近的普洛森人都惊了,车上的机枪手正用机枪朝村里吊射呢,看到坦克连忙调转枪口。

        “目标。半履带车,开炮!”

        炮口喷出的烟雾遮挡了王忠的视野,明明只是45毫米的小炮,开火时的动静还挺大。

        半履带车前半截被炸得跳起来,周围的普洛森士兵立刻跟保龄球瓶一样倒了一地。

        t28前面两个小炮塔上的机枪突突突一阵扫,转眼间就没有还能站起来的人了。

        王忠这时候感觉脚有些没力,干脆直接坐在舱口边缘,侧身扶着舱盖:“继续前进!”

        这时候,王忠终于听清楚耳边聒噪的音乐是什么了——其实是他终于烧昏了头出现幻觉了,把生理上的耳鸣当成了音乐。

        他清楚的听见耳边有个声音在唱:

        听吧战斗的号角发出警报/穿好军装拿起武器/青年团员们集合起来/踏上征途万众一心保卫国家!

        王忠随着歌曲的节奏点起了头,同时没有忘记下命令:“车体右转三十度,炮塔右转90度,穿甲弹装填!”

        坦克转向的同时,前部炮塔上的机枪一刻不停的发射着曳光弹,像死神的镰刀收割着一切普洛森人。

        王忠甚至有空抽空关注了一下远方,确定烟雾把敌人后面的坦克挡得严严实实。

        422号车就这样一路狂奔,包抄到了西南方的村口。

        “右转,冲上大路的时候急停!”

        王忠的命令被分毫不差的执行。

        短暂的晃动之后,王忠以肉眼确认了敌人两辆坦克的后脑勺。

        “目标左边的坦克,开炮!”

        火炮射击的冲击波让周围地面的灰尘全都飞起来。

        目标的后脑勺上立刻多了个洞,但是肉眼视角看上去根本看不出来坦克被击毁了。

        但是王忠俯瞰视角看得分明,目标整个炮塔里三个人都报销了。

        王忠:“穿甲弹装填!切换目标,对准右边的坦克!”

        炮塔转动的时候,正好王忠耳边的歌到了副歌部分,于是他跟着哼唱起来:“我们再见吧亲爱的妈妈,请你吻别你的儿子吧~”

        这时候敌人的步兵发现了后面的坦克,于是一名勇敢的下士冲上坦克,用手敲打坦克的舱盖。

        同轴机枪开火了,下士被打成了筛子,但是曳光弹也暴露了机枪火力来袭的方向,敌人的坦克开始转炮塔了!

        王忠吼道:“开炮!”

        其实他不知道装填有没有完成,听不见。

        不过他吼出来的瞬间大炮回应了他。

        穿甲弹命中了目标,长在转动的炮塔立刻停下来,下一刻,敌人的坦克手从坦克中爬出。

        同轴机枪立刻不客气的收走了他们的灵魂。

        王忠这时候通过俯瞰视角,发现另一条街上的两辆坦克突然停止攻击防守的步兵。

        一辆直接开始原地调转车体,另一辆好像打算从侧面的小巷插过来。

        应该是无线电,第二辆被击毁的坦克通过无线电告诉队友被绕侧了。

        王忠笑了,跟我开图的人打巷战?

        他立刻下达了指令,让坦克开进旁边的巷子。

        移动的时候,他继续跟着耳边的声音哼唱:

        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

        唱到第二遍副歌的时候,王忠指挥坦克绕到了敌军188号车的侧面,伴随着一声“开炮”,敌人车体弹药殉爆,炮塔高高的飞起来。

        还剩最后一辆了!

        那一辆顺着他们的来路绕了回西北的村口,打算包抄王忠。

        王忠的应对很简单,直接让坦克开上大街,炮管转向西南,等着它出现。

        等等的同时,坦克的机枪收割着街面上的普洛森士兵。

        王忠只顾哼歌:

        再见了亲爱的故乡,胜利的星会照耀我们~

        最后的坦克出现了,不等王忠下令,炮手就踩下了击发踏板,穿甲弹正中坦克车体中央。

        目标几乎立刻燃烧起来,普洛森坦克手浑身带火的钻出舱门,在扑倒在地上拼命翻滚着。

        王忠亲自操起坦克炮塔顶部的机枪,扫射敌人的坦克手们,一边扫射一边唱:“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乌拉!”

        震耳欲聋的乌拉声从街头巷尾传来,第三后阿穆尔团的步兵潮水般的涌出,杀向失去了坦克掩护的敌人。

        王忠骄傲的宣布:“胜利了!!!”

        然后他像是燃尽了最后一丝生命力,昏死过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