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29章 城中鏖战

第29章 城中鏖战

        好在这一次神箭小组耍了个小聪明,发射组在一楼西面第一个窗口,负责引导的柳德米拉和观察指示目标的叶采缅科修士在旁边厨房的窗口。

        发射小组发射了火箭就闪了,奔下一个阵位,只留下柳德米拉引导火箭。

        结果敌人至少八发榴弹打中了发射的窗口,把房子都炸塌下一半,但柳德米拉和叶采缅科修士全身而退了!

        看起来神箭小组还能干掉不少坦克!

        王忠还没来得及高兴,炮击就从天而降。

        看落点应该是迫击炮打的,而且打得非常匆忙,没有仔细瞄准,甚至有炮弹落到了上佩尼耶村里面。

        所有的炮弹都没有发生剧烈爆炸,只是用鞭炮一般的声音炸出一团团烟雾。

        迫击炮射击的烟雾弹!看起来这也是普洛森军在面对神箭的时候的常规战法了。

        王忠转向整个视野的边缘,看着山顶上观察情况的那位独眼龙德味指挥官,恨不得用意念狙杀他让敌人陷入混乱。

        ————

        史里芬少校观察着烟雾的散布效果。

        炮兵观察员的炮队镜就架在他的座车旁边,矫射数据不断的通过口令直接传达给就在山坡上的车载迫击炮部队。

        第二轮炮弹的落点明显精确了许多,在村庄前面形成了一道烟雾墙,史里芬少校自己都看不太清楚村里的情况了。

        他高举右手:“好了,停火!”

        后面传来迫击炮连连长喊停的口令。

        炮声停下后,参谋长说:“敌人居然在这么个小村里布置了两组神箭?看起来必然有重兵啊,是不是等重炮上来……”

        史里芬:“什么两组神箭?你没注意到我们的攻击全都没有引发神箭的殉爆吗?考虑到发射的间隔,这是同一组神箭在不断的转移阵地。

        “每个阵地估计只有一发神箭,这样他们转移的时候只用扛着架子。在加洛林我们见过这样的战法,参谋长阁下没参加过加洛林战役,所以不知道吧?”

        参谋长不说话了。

        史里芬继续说:“敌人的指挥官相当优秀,肯定看了很多加洛林战役的战报,他知道我们的战法。

        “如果那个抢了我们卡车还下令开着大灯前进的指挥官也是他,那今天我们就要为帝国剪除一个未来的大患。”

        参谋长:“那更应该等重炮……”

        “等重炮上来他就跑了!现在敌人也立足未稳,你看村子里面没有沙袋、没有铁丝网和反坦克桩,估计也没有雷区。现在靠着兵力和火力优势绞肉,一鼓作气拿下他才是上策!

        “等重炮上来敌人也做好准备了,我们只会遭受更加惨重的伤亡!”

        史里芬停下来,看着进攻部队进入迫击炮打出来的烟墙里。

        他看看天:“现在太阳这么大,很快会起西风的,烟雾被吹散之后一切就该尘埃落定了!”

        话音落下的时候,烟雾里面传来机枪射击的声音,这种撕帆布一样的声音是帝国军制式34年型通用机枪的声音。

        显然进攻部队正在用机枪压制村庄边缘的窗户。

        紧接着炮声传来,史里芬一听就知道是四号的七五炮。

        “开始了,等着瞧吧。”史里芬信心满满的说。

        ————

        王忠发现自己这俯瞰视角能穿烟——烟雾里面的东西他确实看不清楚,但是烟雾前后的东西他一清二楚。

        一般人的视线看不到烟雾后面的情景,但王忠俯瞰视角能看到。

        也不知道这金手指就是这么猛,还是出bug了。

        然而这没有什么用,因为王忠没法用意念控制部队,全靠身边那台无线电,结果无线电只能呼叫路博科夫大尉的座车——只有那辆车有无线电。

        这种感觉就有点像自走棋,排兵布阵弄好了,剩下的就看棋子自己打。

        敌人的坦克冲过了烟雾线之后,立刻开始扫射建筑的窗户。

        王忠在很多军事游戏里也喜欢这样干,不管建筑里有没有敌人,先开火干一家伙再说,消耗补给总比消耗人力强。

        普洛森人的火力非常猛,毕竟几十挺机枪呢,很多窗户的木头窗框都直接被打烂了。

        至于那些木头房子,更是整面墙都被拆掉。

        紧接着,一辆战术编号185的坦克开炮了,目标是村子最西侧的红顶小楼,高爆榴弹直接把楼房一角给轰塌了,瓦片被震飞到半空。

        接近村庄的时候,敌人的坦克放慢了前进速度,拉成散兵线的步兵越过了坦克,冲向村庄。

        村子的最外侧,是一道石头墙,村民围了好几个小院子养一点家畜,现在这道石头墙成了阻挡敌人的第一道防线。

        显然普洛森人还没有随身带炸药的习惯,只能搭人梯翻墙。

        说时迟那时快,躲在一层的后阿穆尔团冲锋枪手开火了。

        因为石头墙的遮挡,刚刚敌人的机枪火力根本没照顾到一层的窗户。

        冲锋枪手打倒翻墙的敌人的同时,隐藏在墙边的步枪手直接把手雷扔过了墙。

        这波手雷显然是老兵扔的,都在手上捂了一会儿,落地就炸,一瞬间墙外的普洛森人就死伤大半。

        下一刻,坦克开炮了,一炮就把石墙炸了豁口。

        紧接着敌人的手雷就从豁口扔进院子。

        王忠清楚的看见守在墙边的老兵接住了其中一发手雷,正想扔回去手雷就炸了。

        老兵半拉身体被炸得粉碎,血浆糊了新兵一脸。

        新兵吓得大叫起来,结果被冲进来的敌人一刺刀扎穿了肚子。

        激烈的白刃战正在进行。

        而敌人的坦克一边扫射一边开向村庄。

        编号185的坦克选择从西南方的道路进村,路博科夫的坦克正好埋伏在这条路尽头的磨坊旁边。

        王忠赶忙切回肉眼视角,抓起桌上的无线电:“路博科夫,敌人就要出现在你视野里了!”

        “什么?”路博科夫大惊,“你怎么看到的?我没看到啊?”

        王忠:“注意前方,让你的炮手注意!”

        喊话的同时他切回俯瞰视角,果然看见185号坦克开进了村,刚刚好出现在路博科夫的射界内。

        “老天!”路博科夫嘟囔了一句,“开火,快开火!”

        路博科夫车炮口喷出一股白烟。

        王忠清楚的看见185号坦克身上冒出了一股火花。

        但是坦克并没有爆炸,只是停了下来。

        无线电里路博科夫紧张的大喊:“快装填,没打中!”

        在路博科夫的视角根本看不出来敌人有没有中弹。

        但王忠的视角看得到,因为坦克里高亮的敌人一下子烧了三个,只剩下两个人怎么想也没办法开车。

        毕竟这又不是战争雷霆,车组就算剩下两个人也会继续作战,现实中没有这么高的士气的,一般死一两个关键角色车组就会弃车了。

        王忠看见高亮的两个人从车底的舱门爬出坦克。

        这时候第三后阿穆尔团的重机枪终于响起来——比起敌人机枪那种撕帆布一样的尖锐嘶鸣,安特军的重机枪枪声有种敦实的感觉,倒是和它们那粗壮的外观很符合。

        王忠分神的当儿,路博科夫车打出了第二发穿甲弹,再次命中已经空了的185号坦克。

        “路博科夫!那坦克已经被摧毁了!小心下一辆!”

        “你怎么知道他被摧毁了?你在哪里看着战场?伯爵大人,你可不能瞎指挥啊!再装填!”

        王忠调整视角,想看看路博科夫的样子,结果发现他已经钻到坦克里面去了。

        坦克的视野其实非常差,所以二战中各国坦克车长都喜欢自己探出头观察情况。

        像路博科夫这样直接缩进坦克里面,在巷战中没有步兵掩护基本就是给对方步兵送战果的。

        就在这时候,编号186的普洛森坦克顶上前来。

        王忠听见无线电里路博科夫在尖叫:“面对两辆敌人坦克的时候就后退!现在后退!”

        王忠:????

        因为路博科夫已经动了,这个时代坦克没有稳定器,所以一炮直接打飞了,穿甲弹命中了街边建筑二楼,在墙上开了个洞。

        这时候,敌人坦克停下了,对着正在后退的路博科夫车就是一炮。

        这一炮显然是榴弹,打在路博科夫车前装甲上直接炸开,把磨坊的窗玻璃全部震个稀碎。

        无线电里路博科夫的嚎叫突然消失了。

        但是他的坦克也没有起火,没有停止运动,就这么一路向后退,退过了磨坊的掩护,直到撞到酒厂的外墙上在停下,但是引擎依然轰鸣,一副要把外墙撞榻的架势。

        王忠咋舌,心想这是一发榴弹打超压震死了?

        下一刻,他不用疑惑这件事了,因为从北侧那条路进城的187号坦克,给了路博科夫车一发穿甲弹。

        t28本来就薄皮大馅,现在又露出大侧面,直接炸成了一团升腾的火球。

        爆炸就在王忠选做司令部的酒厂旁边,把王忠身边的窗玻璃都震碎了。

        完了,指望不上了,看看其他车吧,还有两辆安排在打伏击位置的坦克——

        然后王忠就看见另一辆坦克英勇无畏的冲出伏击位置。

        它开了一炮,结果因为没有停车射击,直接打飞了,然后这辆车就一边机枪扫射,一边撞到了敌人187号坦克上。

        什么鬼?

        没事,还有一辆伏击的坦克,等步兵用莫洛托夫消耗敌人坦克之后,这辆坦克的绝地一击一定能扭转乾坤!

        然后最后一辆伏击的坦克也冲出了埋伏的位置,坦克的车长还把头探出来,肉身操作坦克顶上的高射机枪。

        他一边扫射一边喊:“大尉已经慷慨赴死了!让我们像真正的哥萨克一样,战斗到最后一刻吧!”

        原来这车看到了路博科夫的末路。

        敌人186号坦克见状,立刻发送了一发穿甲弹。

        虽然短75炮主要任务是反步兵,这炮的膛压、炮弹初速之类的数据都比较低,但是它毕竟75毫米的口径呢!

        一炮下去,t28前面两个机枪炮塔上出现了一个王忠在空中都看得到的洞,紧接着坦克就燃起了大火,逐渐停下来。

        王忠不由得扶额,什么玩意?

        让步兵来处理那些进城的坦克啊!

        他这样想的同时,敌人186号坦克开始前进,结果隐藏在地下室的机枪开火了,直接把坦克后面跟进的步兵扫倒一大片。

        趁着这个空档,路边二楼的两名步兵探出头,把燃烧瓶扔向坦克。

        第一发燃烧瓶非常精准的命中了坦克后方的散热格栅,大火立刻把格栅整个吞没。

        第二发则砸在了炮塔上。

        王忠推测可能有一些火油从车长的观察窗跑进了炮塔里面。

        下一刻,车长的舱盖就被两米高的火舌顶起来。

        装填手打开侧舱门,打算从炮塔侧面下车,结果正好撞在机枪的枪口上。

        对嘛,这才对嘛!干得好,第三后阿穆尔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