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26章 第一波伤亡

第26章 第一波伤亡

        视角暂时离开王忠。

        叶采缅科修士在叶戈罗夫安排的射击位置安顿下来后,瞪了柳德米拉一眼:“麦列霍夫娜上尉,你的男朋友还真照顾你啊。”

        柳德米拉全名柳德米拉·瓦西里耶夫娜·麦列霍夫娜。

        女孩皱起眉头:“在罗涅日,我们确实只打了一发神箭,就被烟雾遮断了视野,他说得没错。”

        叶采缅科:“我可是听说了,他一开战就尿了裤子!他哪儿有这种战术素养能指出问题?不不,他就是不想您涉险!”

        柳德米拉:“可是他带着我们脱离了包围圈不是吗?虽然他平时确实不学无术,但是……”

        “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变成军事天才?不,绝没有这样的可能!我会把今天他的命令都写进战场日志的,绝对会!

        “如果我们在上佩尼耶的任务无法完成,他难逃其咎!”

        其实守卫上佩尼耶38小时的任务是下达给第四坦克军31坦克团二营的,第三后阿穆尔团和叶采缅科的神箭小组可没有在这里坚守的义务。

        但王忠还是下了坚守的命令,把这当成了整个部队的任务。

        没有人有异议,哪怕是那些知道命令是下给31团二营的人也没有说什么,可能部队在逃亡过程中看到普洛森人的暴行,都憋了一股火吧。

        **

        至于王忠,他现在烧糊涂了,大脑只能单线程运转,根本考虑不了太多。

        回到酒厂的经理室,王忠狂喝了一大杯水,还是感觉嘴巴干干的。

        “水!”他大声喊。

        刚刚抬他担架的两名列兵之一立刻承担起勤务兵的职责,给王忠打来一大杯水。

        这时候巴甫洛夫参谋长带着人进了门,看到王忠的模样便说:“您还是跟着野战医院后撤吧?”

        王忠:“野战医院来了?”

        “已经到了。”

        王忠:“让他们给我青霉素,还有退烧的药!另外,让他们别坐敌人的卡车后撤,换本地老乡的马车。尽可能的多雇佣老乡!”

        等老乡们驾着马车把野战医院送到后方,上佩尼耶估计也被敌人占领了,这样就算不情愿,老乡也只能跟着部队撤退了。

        巴甫洛夫参谋:“我让书记官看看还有多少卢布……”

        “你就不会开白条吗?你这个蠢猪!”王忠很难受,所以脾气很差。

        巴甫洛夫见状,来了句“我去安排”就开溜了,只剩下几个参谋军官在房间里陪着王忠。

        王忠:“给我弄一台电台来,问问几辆坦克的无线电呼号都是什么!”

        参谋对视了一眼,通讯参谋说:“我这就去找坦克部队的路博科夫大尉。”

        片刻之后路博科夫来了,一听王忠的问题就眉头紧锁:“敌人的坦克可能每一台都有无线电,但我们只有我的指挥车有无线电。”

        王忠看看天,无奈的说:“好吧,把你的呼号告诉我,我用无线电指挥你们。”

        虽然王忠没有实际的坦克战经验,但是他靠着玩游戏的经验意识到自己这个俯瞰视角在城市近距离作战中优势多么巨大。

        别的不说,他能在俯瞰视角看敌人坦克炮管指着什么方向,但凡打过坦克世界被炮管指向挂教训过的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路博科夫:“我的呼号就是战术编号420。”

        王忠:“行,我就用这个指挥你。”

        路博科夫一脸疑惑的看了看周围:“您……在这里指挥?”

        王忠:“当然不是,开战的时候我会移动到视野开阔的地方,听到我的命令照做就好。去吧。”

        路博科夫敬礼,转身离开。

        他出门的时候戴着红十字臂章的高个眼镜男进了屋:“我听说有人要抗生素?”

        王忠:“我要。您是?”

        “我是拉斯柯尔尼科夫医生,伯爵大人。我还在沙龙上见过您呢。”

        王忠:“哦,好,拉斯医生您好。”

        “拉斯柯尔尼科夫。”医生一边纠正一边来到王忠跟前,说了声“抱歉”就把手贴在王忠的脑门上,“您的状况非常糟糕。应该尽快送往后方,不如就跟着野战医院后撤吧。”

        王忠:“不!我不会放弃我的部队!”

        其实按照王忠最开始的目标——也就是保命——他现在应该选后撤,但是烧糊涂的他现在只想和自己的部队一起狠狠的痛殴德国不对,是普洛森鬼子。

        医生有些动容:“我……抱歉,我不知道您还有这样一面。”

        “您以为我是个纨绔?上了战场只会尿裤子?”王忠气不打一处来。

        他那只能单线程思考的大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尿裤子的又不是我一个个都把这个怪在我头上烦死了!”

        于是他开始大发雷霆:“不!我才不是那种怂蛋!我会让你们知道的!谁再提把我送到后方去,谁就是在通敌!因为你们知道我在这里会痛击敌人,才千方百计的把我送走!”

        医生也被王忠突然的怒火吓到了,他后退了一步说:“抱歉,别枪毙我。”

        王忠枪毙本地贵族管家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加上他之前枪毙了一个假冒主教和一个假冒审判官,部队都在传“罗科索夫伯爵会毙掉一切疑似敌人的家伙”。

        王忠:“药!然后赶快搭乘老乡的马车滚!”

        医生立刻打开随身的包,拿出一堆药放在桌上。

        王忠也不问怎么吃,拿过瓶子扭开扔了好几片到嘴里,就咕嘟咕嘟的灌水。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声枪响,听着距离很远。

        王忠立刻切换成俯瞰视角,注意力转向西侧的小山坡——就是最开始路博科夫的坦克守的山。

        格里高利军士长留下的观察哨正在开火。

        透过他们的视野,可以看到大路上普洛森的装甲部队正在开进。

        王忠数了数,至少二十辆三号坦克,还有同样数量的半履带车,浩浩荡荡的就从他留下的那辆卡车残骸旁边开过。

        引擎的轰鸣就算在天上都听得一清二楚。

        开在最前面的一辆坦克有比别的坦克更多的天线,王忠稍微拉近视角,就清楚的看见那坦克的战术编号是141,编号旁边还有个鹰徽。

        别的坦克上并没有这个鹰徽,王忠猜测这可能是指挥官车的标志。

        仔细看141号坦克炮塔上探出头的那个军官,也可以看到军官衣领上有红底金质的装饰领花。

        再仔细看,那军官居然还是个独眼龙!

        德味,德味太浓了。

        独眼龙指挥官嘴巴动了动,于是141号停下来,炮塔开始转动。

        下一刻,王忠好像听到了德语“fire”的声音,坦克的炮口喷出火焰和浓烟。

        几乎同时,王忠失去了视野,不管是坦克还是半履带车都看不见了。

        他赶忙拉高视角,发现山上腾起了一股尘云,两个侦察兵被尘云完全吞没。

        什么鬼?这人看到了鸣枪示警的侦察兵?

        王忠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切回原来的视角,对医生喊:“走啊!敌人马上就要进攻了,快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