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24章 “手续?这就是手续!”

第24章 “手续?这就是手续!”

        叶戈罗夫一进门,第一句话是:“怎么把司令部放在第一线?这太危险了。还是移动到村子中间去吧,我在外面就看到了,有三层小楼。”

        王忠正喝水呢,看到叶戈罗夫进来,直接把水杯还给房子的女房东,抹了抹嘴说:“你先别管这个。你知道怎么做简易燃烧弹吗?就是用烈酒,瓶塞换成沾了酒的布,扔之前把布点着。”

        叶戈罗夫:“当然见过,冬季战争的时候马纳海姆人用这玩意对付我们来着。”

        王忠:“那在罗涅日怎么没见你用?”

        叶戈罗夫:“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酒。老百姓喝的私酿酒度数太低杂质多,点不着的。要做只能用汽油做,但是我们是步兵部队,还是没有摩托化的步兵,我们没有汽油,骡马的草料倒是给我们批了不少。”

        王忠:“我不信你们找不到烈酒!”

        “烈酒有,在贵族的酒窖里。”

        这时候刚刚给王忠水的女房东开口道:“镇上波耶老爷有个酿酒厂,每年都用麦子酿造伏特加,运到阿格苏科夫去卖。”

        王忠:“听到吗?去征用那个酒厂。”

        叶戈罗夫面露难色:“我已经派人去过了,被波耶老爷的管家挡住了。”

        王忠:“管家?”

        他咬着牙站起来:“我去看看怎么个事。”

        他走了两步,回头看着女房东:“娜塔莎小姐,你还是赶快跑吧,这些普洛森人,禽兽不如。”

        女房东笑了笑:“您劝隔壁伊丽尼奇娜老太太的话我听到了。可是他们一大家子都没有走,您看我一个寡妇,更没有理由走了。普洛森人总不能把我们都杀了吧?他把人都杀光了,这么广袤的土地,谁来种麦子呢?”

        王忠:“可是我看到他们无差别的屠杀!村子的广场上堆满了被杀掉的尸体!”

        女房东:“那就只能拜托您为我们复仇了。”

        王忠明白了,除非亲眼所见,不然没人会认为敌人竟然如此残暴。

        他还想多劝说几句,但是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只能作罢。

        他转过身,走了两步一个趔趄,这才对叶戈罗夫喊:“弄一个担架来!我现在发烧,没力气走路了!”

        叶戈罗夫立刻对部下喊:“担架!”

        刚好这时候巴甫洛夫参谋长进门,看到王忠的样子,便说:“罗科索夫伯爵这个状态,不适合指挥部队了,还是让他和野战医院一起向后运动吧。”

        王忠:“你打算剥夺我的指挥权?大胆!”

        这个时候他很难受,人在这种时候脾气都很差,而且还特别认死理。

        王忠根本不想后撤,只想在这里干他妈的普洛森人一票。

        除了这个他什么都不想干。谁提出不同意见他就跟谁急。

        等他退烧了,估计会震惊于自己这时候的决定吧。

        王忠:“我看你是个间谍,就像那个假的主教一样,想要让我们的指挥系统陷入混乱!来人啊!把他给我枪毙了!”

        巴甫洛夫立刻就怂了:“不,我没有这个意思!”

        一名下士已经端着枪上前了,看起来这个巴甫洛夫参谋平时在普通士兵中风评就不太好。

        巴甫洛夫提高音量:“我只是担心您的身体!饶命啊!”

        王忠:“再胡说八道就收你的狗头!”

        这时候担架进来了,俩担架兵一脸迷惘,因为他们没看到伤员。

        王忠指了指跟前:“放这里!”

        担架兵赶忙把担架放到他面前。

        他毫不客气的往担架上一坐,大手一挥:“去酒厂!叶戈罗夫你跟我来!”

        ————

        酒厂就在王忠之前看到的拖拉机站旁边,看起来这一片都是本地领主波耶老爷的资产。

        雕花大铁门前面,已经有好几名打手拿着鸟枪戒备中。

        王忠被两名担架兵抬着,奔着大门就去了。

        一名打手抬起右手做了个“停下”的手势:“前面是波耶老爷的私人领地,止步,大兵!”

        王忠:“这里我们征用了,包括酒厂,还有里面的酒。”

        打手回头大喊:“科尔舒夫先生!”

        马上一名文书打扮的家伙挺着大肚子从门边上的小房子出来,打了个呵欠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怎么了?”

        “这位中校大爷说要征用酒厂。”

        科尔舒夫:“您有征用的手续吗?”

        王忠:“普洛森鬼子离这里只有二十里了!我们需要烈酒做燃烧瓶。”

        “是嘛,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科尔舒夫两手一摊,“波耶老爷在撤退之前把这里托付给我,你们要征用就得有手续。”

        王忠这个时候因为生病,脾气非常糟糕,便喝到:“阻碍我军作战准备,我怀疑你是普洛森间谍!”

        科尔舒夫:“那您应该找审判庭……”

        王忠拔出旁边叶戈罗夫的枪,一枪打在科尔舒夫的肚子上。

        几个拿鸟枪的打手都惊了,显然他们根本没想到王忠真开枪。

        王忠:“他们是敌人!是间谍!开枪!”

        叶戈罗夫举起冲锋枪,哒哒哒扫射起来。

        几秒钟后,门前安静下来。

        一个排的步兵小跑着赶来,领队的上士远远的喊:“团长!怎么回事?”

        叶戈罗夫:“发现了几个间谍。没什么大事。”

        王忠:“拿他们的钥匙,开门,把里面的酒统统征用。安排一个知道怎么做燃烧瓶的老兵带着人做燃烧瓶。

        “剩下会用燃烧瓶的老兵化整为零,一个人带两个新兵,新兵拿瓶子,老兵投掷。占领街道两侧的二层建筑!

        “叶戈罗夫,你选好地方架设机枪,争取把敌人坦克伴随步兵都遮断掉,给投弹手创造机会!”

        叶戈罗夫点头:“我知道了。另外,我建议您把司令部设置在酒厂里。”

        王忠看向面前的酒厂建筑。

        叶戈罗夫:“这建筑明显是钢筋混凝土的,敌人就算动用重炮,也炸不动。这还可以当成我们最后的堡垒。”

        王忠不关心这个,他目光全在酒厂的水塔上:“那个水塔,是村里最高的建筑吗?”

        叶戈罗夫:“是的,比教堂的钟楼还高一点点。”

        王忠:“那好。司令部就在这里。”

        叶戈罗夫:“还有路博科夫的坦克部队,您看……”

        王忠:“这些坦克,是重要的机动支援力量,我要亲自配置他们的位置。”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