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23章 上佩尼耶村

第23章 上佩尼耶村

        王忠盯着骑白马的大尉,脑袋昏昏沉沉的想不起来他叫什么,便问:“你……刚刚说你叫啥?”

        “路博科夫。”

        王忠:“我是罗科索夫伯爵,我命令……”

        他这时候才想起来得打信号弹通知部队过来,所以摸腰间的枪套。

        这时候从坦克那边又过来两个大兵,看到这个场景立刻举枪高呼:“危险,大尉!”

        大尉:“冷静点!这是伯爵大人!现在是我们的指挥官!派一个人回去告诉坦克,接下来有夺取了普洛森卡车的友军要过来,不要开跑!”

        马上一名一等兵转身跑向山顶,另一名中士还在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王忠。

        王忠管不了那么多,他拿出信号枪,哆哆嗦嗦的装上信号弹,使出吃奶的力气抬起手,扣动扳机。

        一发红色信号弹冉冉升起,照亮了此时还没有完全放亮的天空。

        王忠长舒一口气,扔掉信号枪,用虚弱的声音问:“有担架吗?我想我应该没办法自己走到坦克那边去了。”

        大尉说:“您可以骑马,来,我们扶您上马。”

        王忠:“我的司机跳车了,无论死活都把他拽过来。”

        大尉对俩兵说:“中士,你听到了吗?还不沿路去找?”

        一直对王忠有怀疑的中士这才沿着公路小跑起来。等王忠被大尉扶上马,正好看见他从地上拉起谢尔盖上尉。

        那家伙摔破了头,但是从站姿看状况应该比王忠好不少。

        “苏卡不列。”王忠骂了一句。

        这时候远处一辆普洛森军卡车以全速开过来,可能车轮磕到了石头,整个车颠簸得仿佛下一秒就会散架。

        到了白马跟前,车子一个甩尾,在撞上残骸前一刻堪堪停住。

        副驾驶的门打开,柳德米拉跳下车:“阿廖沙!”

        王忠勉强抬了抬手。

        这时候格里高利军士长带着侦察队的老兵从车厢中跳出来,端着冲锋枪:“伯爵大人!”

        王忠:“我没事。坦克部队有警觉性是好事。我让他们撤进城镇里了,你在山顶布置观察哨。等天亮了普洛森军可能会进攻。”

        格里高利看向牵着马的大尉,用通报军情的一般口吻说:“我们大概今天凌晨三点通过了西边的库拉索夫卡,我们看到了大约一个团的步兵,和至少20辆三号坦克。”

        王忠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毛,这个时空普洛森也是用几号来命名坦克的啊。

        路博科夫大尉的声音有些颤抖:“20辆!天呐,我们差点就在开阔的山顶和他们交火了。”

        王忠:“我已经命令你们退到村子里,赶快执行吧,山顶上就留下格里高利的观察哨就好了。”

        格里高利军士长问:“是退进上佩尼耶村吗?”

        王忠不知道那是什么村,刚刚俯瞰视角他只观察到后面有个村庄,所以他只能回答:“山后面的村。”

        “是上佩尼耶村,我们可以用卡车先把您送过去,您和麦列霍夫娜小姐。”

        王忠:“柳德米拉,你应该和神箭小组在一起。”

        柳德米拉撅起嘴:“知道了,那我就在这里等叶采缅科修士他们吧。”

        王忠点点头,任凭格里高利和另一名侦查员把他抬进了卡车的副驾驶座。

        车子启动,沿着公路一路向前,绕过东面的小山,便看见了上佩尼耶村。

        路博科夫的坦克排从山上下来,撞烂了田间的石墙,从斜刺里开上了公路,跟在王忠这辆车后面。

        王忠切换成俯瞰视角,发现自己多了一块兵牌:第四坦克军31坦克团二营,指挥官是路博科夫大尉。

        一个只剩下四辆坦克的坦克营,还都是薄皮大馅的t28多炮塔坦克,这可怎么打……

        王忠看着上佩尼耶村,迟了好几秒才意识到这村竟然有不少二层的小楼房,而且看起来还有电力。

        仔细看村子东边还有个挺大的厂房,招牌上写着“拖拉机站”。

        王忠问开车的中士:“拖拉机站是什么?”

        中士很诧异:“根据新的农业法,本地领主要质押财产贷款开办拖拉机站和种子站,这十年来有领主居住的村子都有吧?”

        王忠都震惊了。

        不过,上佩尼耶村比预想中现代化,倒是让王忠有了破敌的想法。

        这二层建筑,还有这街道,都让王忠想起了穿越之前某地老乡的“反坦克体操”。

        这个年代的坦克可不像梅卡瓦,莫洛托夫鸡尾酒就能让它们喝一壶,甚至不需要“反坦克体操”,直接在二楼扔鸡尾酒就行了。

        至于哪儿找材料做鸡尾酒——开玩笑,自己所在这个安特帝国,可是毛子的近亲,王忠不信村子里找不到高烈度酒。

        想到这王忠笑起来。

        开车的中士狐疑的看着王忠的侧脸,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

        ————

        刚进村,王忠就看见一名老妇人带着她孙子站在屋门口张望。

        王忠:“停车!”

        车子一个急刹停住了,王忠打开车窗,对着老妇人喊:“快跑啊!别呆在这里!普洛森人会屠杀你们的!”

        老妇人:“大人,您的脸色不太好啊,进来休息一下吧?”

        王忠:“快走!带着你的家人快走!”

        老妇人:“大人,您叫我们走,可我们能去哪儿呢?整个村子在别的地方有亲戚的,都走啦。可我们世世代代都在这个村子,没有亲戚可以投靠啊。”

        王忠:“他们会屠杀你们的!”

        老妇人露出有些悲哀的笑容:“那就让他们杀吧,至少我们死在家乡的土地上了,现在跑路,颠沛流离,说不定最后也是个死,还要客死异乡。”

        以王忠现在贫弱的思考能力,他竟然想不到任何反驳的话语,他没有办法劝说这位老妇人带着孙子离开。

        一想到不久的将来他们可能会被普洛森人杀死在自家的茅坑里,一股悲怆在心中升起,郁积在王忠的胸口。

        这时候,路博科夫大尉从后面的坦克上跳下来,跑到王忠的车门边敬礼:“我们接到第四坦克军的命令,让我们至少在上佩尼耶坚守到明天晚上,再向博格丹诺夫卡退却。”

        王忠:“明天晚上?”

        他看了看手表,以晚上八点天黑来计算,路博科夫的四辆坦克要在这里坚持三十八小时。

        路博科夫一脸苦闷:“我们可能要交代在这里了。”

        王忠:“别担心,有我在,我们就在这里好好给德国人上一课!”

        路博科夫疑惑的问:“德国人?”

        王忠烧糊涂了,甚至没有纠正这个说法的想法。

        他一指路边的大房子:“我要把司令部设置在这里!”

        其实他是乱指的。

        路博科夫:“这……开战之后这栋房子会成为敌人第一波炮火的打击对象啊!还是选一个村子内部的房子吧!”

        王忠提高音量:“让叶戈罗夫到我这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