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22章 “他妈的,你打的是友军”

第22章 “他妈的,你打的是友军”

        苏芳目送卡车消失在远方,扭头仔细打量银发的女孩。

        真漂亮——她由衷的赞叹道。

        这时候银发女孩开口了:“他估计是脑袋烧坏了,以前的他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的。”

        苏芳:“以前的他?您和伯爵认识很久了吗?”

        银发女孩耸了耸肩:“我从小就认识他了,毕竟领地挨着。”

        苏芳:“您是女伯爵?”

        “还不是,我现在是祈祷手,所以不能接受世俗爵位。”

        成为神职人员就不能接受世俗爵位。

        “哦,”苏芳的点点头,又问道,“那将来您会和伯爵结婚吗?”

        “啊?”银发女孩愣住了,扭头看着苏芳,然后咧嘴笑道,“你……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他可是有名的烂人,圣叶卡捷琳娜堡的沙龙很多都不欢迎他的,因为他会到处乱摸,跟发情的狗一样。说起来刚刚我扶着他的时候,他倒是没有揩我油,大概他烧糊涂了吧!”

        苏芳大惊:“他是这样的人吗?”

        “你不属于他指挥的第41混成旅吧?他的恶名整个旅都知道。顺便昨天战斗打响之后,他马上就哭喊着逃到了地下室,还尿了裤子,41混成旅也因为他的表现,士气崩溃了。”

        银发女孩正说着,叶戈罗夫咳嗽了一声:“好了。以前他可能是个怂包,但是现在我看到的是一名勇敢的安特汉子!没有他我们估计已经被包围在罗涅日城里了。

        “你多注意一点,修士大人,不要说这些有可能影响士气的话!”

        祈祷手也是修士,是神职人员。

        银发女孩赶忙说:“抱歉,我只是……只是……”

        她支吾了半天没说出来,只好耸了耸肩。

        说时迟那时快,远方传来一声闷响。

        周围下车修整的士兵们整齐划一的扑倒在地上。

        叶戈罗夫这样的老兵大手一挥:“别慌,离得远着呢!如果是落到我们头顶上的炮击,会先听到‘吁’的声音,等你们变成老油子了,甚至可以通过这个声音判断口径。”

        银发少女却喊了一句:“炮声从他去的方向传来!”

        然后她一把抢过叶戈罗夫的望远镜,猛跑几步站在路边的石头上,观察着远方。

        从东方来的风吹散了她的辫子,让银色的秀发在晨曦中飞扬。

        **

        王忠是在俯瞰视角看到坦克开跑的。

        他想跳车,但是根本没有力气了。

        等他切回肉眼视角,炮弹已经落在路边,炸起的泥土从半开的车床飞进来,落在了他脸上。

        谢尔盖直接开门跳车了,剩下失去控制的卡车继续前进。

        王忠恍惚间伸手抓住方向盘,把脚伸到另一边直接踩下去,可惜因为发烧没有力量,他没踩动踏板。

        不过可能是因为没有给油,也可能是发动机被破片打坏了,反正车子逐渐慢下来。

        山顶上的坦克又开了一炮,卡车空车斗直接炸成一团橘黄色的火球。

        驾驶室后面的玻璃被震碎了,碎片划伤了王忠的腮帮子。

        王忠坐在车里,试了下开启车门,但是身体的状况不允许他这么做。

        这个时候他才猛的意识到,好像这事儿不用他自己跑一趟。

        妈的,想保命,保到最后自己来送死了。

        这时候山顶的坦克可能看清楚了卡车上的白旗,也可能单纯的是确信卡车被击毁想节省炮弹,反正他们停火了。

        王忠坐在驾驶室里,又试了两次开车门,结果都失败了,说不定刚刚落在自己这一侧的炮弹把车门给炸坏了。

        他只能手脚并用向驾驶座那边挪,打算从谢尔盖跳车的这边下车。

        毕竟他不知道卡车会不会烧起来。

        烧死可是最痛苦的死法,王忠不想体验。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坦克据守的山坡上出现了一匹白马!

        有人骑着白马从山坡上小跑下来,直奔汽车残骸。

        王忠看着白马,甚至忘了自己为了生存而进行的挣扎。

        切换到俯瞰视角,王忠可以清楚的看到白马背上是个戴着坦克防撞帽的大尉,搞不好是这个坦克排的指挥官。

        大尉到了跟前,一看车上王忠的军衔,骂了一句“苏卡不列”,赶忙下马过来开车门。

        把王忠拖下车之后,大尉长舒一口气,站起来敬了个礼:“第四坦克军31坦克团二营路博科夫大尉,奉命在这里狙击普洛森军!”

        王忠:“二营?我只看到四辆坦克。”

        大尉一脸苦涩:“就剩下我们了,空袭干掉了大部分的坦克,普洛森人在飞机上装备了20毫米机炮,在天上能打坏我们,更别提还有炸弹了。”

        说着他看了眼山顶,继续抱怨道:“我们的坦克比较脆,妈的,这都怪那个喜欢多炮塔的军工大臣!普洛森人的坦克都是单炮塔了!我们讨论的时候也觉得加洛林的单炮塔坦克才是未来的主流!”

        王忠:“你既然知道自己坦克脆,怎么还在山上列阵?”

        大尉:“视野好,我们的45毫米炮能在很远的距离上消灭普洛森人的坦克。”

        王忠:“那敌人的空军再来呢?而且你们一共只有四辆车,敌人可是源源不断。”

        大尉:“我们已经准备好慷慨赴死了。昨天我们从基地出发的时候,还有几百人,都是朝夕相处的好兄弟,现在就剩下我们几个了,早就不打算独活了。”

        “不不。”王忠连连摇头,“你们现在归我指挥。我只是打头阵的,后面还有大半个步兵团,以及直属机关。山后面有一座小镇,我们退进去防守。”

        王忠喜欢玩即时战略游戏,有一款叫《战争游戏红龙》的即时战略他尤其喜欢。那个游戏坦克坦克贸然进城会被步兵的火箭筒打出屎来。

        而且穿越之前,他还看了不少*马斯义士的“反坦克体操”,所以这时候他理所当然的想到了退入城镇和敌人打巷战绞肉。

        这样可以靠着地形,最大限度的回避t28坦克薄皮大馅的弱点,而且还能躲敌人的空袭扫射。

        这决定不一定合理,但是这是目前这个状况下,王忠能想到的最好做法了。

        大尉盯着王忠看了几秒说:“我刚刚在山头上,看到远处有普洛森车队开着车灯前进,突然全部关灯了。那难道是您说的步兵团?”

        王忠点头:“是啊,我们反冲击,消灭了敌人一个师部,还抢了他们一个兵站,这些车都是缴获的。”

        大尉挠挠头:“虽然按理说我应该查证一下您的身份,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您是自己人。而且您受伤了,还发着烧,就敢这样冲我们坦克阵,这份胆识很难让人相信您居然是敌人的间谍……”

        王忠:“所以您的决定呢?省略那些无用的部分,告诉我您的决定。”

        大尉咋舌:“我们正好电台坏了,联络不上上级,按照条令,我们接受您的指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