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21章 伤势恶化

第21章 伤势恶化

        然而王忠首先要面对的问题,是越来越浓厚的睡意。

        不知道是不是紧挨着苏芳的缘故,大晚上的王忠开始热得冒汗了,嘴巴呼出的气也烫的吓人。

        身体发热的同时,大脑思考速度也变得像是灌了铅一样缓慢。

        浑浑噩噩之中,王忠心想自己是不是发烧了。

        他想起肩膀上的伤。

        依稀记得包扎伤口的时候,有人说过伤口的状况很糟,应该很快就会发烧。

        谁说的来着?

        脑袋的状况太差,王忠记不起来了。

        他的意识逐渐模糊,最终完全昏睡过去了。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掠过的街景表明车队正在通过一座小镇。

        朦胧间王忠听见普洛森语,直接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当然头还是昏昏沉沉的。

        他第一反应是拔枪,但是纤细的手按住了他的武器:“别担心,刚刚那话意思是‘前面是敌占区小心点’。”

        因为身体的状况太差,王忠迟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普洛森鬼子口中的敌占区,就是我军控制区。

        他看了看表,却用了足足一秒钟才看懂时间:是凌晨三点。

        明明只是凌晨三点,但是东方已经有鱼肚白了,南方小土豆是真没见过这么早天亮的。

        王忠看着东方愣了几秒,这才想起来该切俯瞰视角注意周围。

        不等他切出去,旁边苏芳说:“你发烧了,是因为伤口吧?野战医院就跟在我们后面,居然没有给你青霉素。”

        王忠:“他们没有机会,基本都在被敌人赶着跑。”

        说话的时候,王忠嘴里呼出的气都是灼热滚烫的。

        不说话还没感觉,一说话王忠就感觉到口渴,便想摸水壶,结果只摸出了断掉的水壶带。

        接着一个打开瓶盖水壶递到了他跟前。

        苏芳:“多喝点。抱歉,我……没想到你可能缺水。”

        “谢谢。”王忠接过水壶,狠狠的喝了一大口。可能是烧糊涂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块海绵,这些水分刚刚进嘴里就被完全吸收了。

        狂饮一轮之后,王忠感觉好多了,他切成俯瞰视角,确认前方没有敌人。

        这时候苏芳说:“你还是尽快到后方养病比较好,我看你脸色很苍白。”

        王忠:“那也得等我们逃离险境。”

        说完王忠在俯瞰视角看到前方山坡上停着四辆坦克。

        他下意识的喊出声:“停下!”

        刹车的颠簸让王忠差点没吐出来,本来他就非常不舒服,这一下快把他脑浆都摇匀了。

        好消息是,山坡上这些坦克不是敌人。

        普洛森帝国的坦克都是灰色涂装,更另一个时空的德军一样,而山坡上这些坦克全是卡其色。

        这个时空各国是不是还没有迷彩的概念啊?

        这些卡其色的坦克看着比普洛森帝国的坦克高大许多,除了安装着粗短火炮的主炮塔之外,前面还有两个小炮塔,看着跟车体前方长了一对拿啥一样。

        这个造型王忠觉得有点眼熟。

        苏联的t28多炮塔坦克?

        那玩意王忠在《战争雷霆》里开过,突出一个薄皮大馅,唯一的优点就是那门45毫米炮穿透和毁伤都不错。

        把这玩意放在山头上——

        突然,王忠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现在他们坐着德军的卡车!

        王忠:“关灯,快关灯!传令让后面的车也关灯!”

        战场上友军误击可是很常见的,尤其是使用缴获装备的时候。

        德国王牌坦克手奥拓·卡里乌斯的自传《泥泞的虎式》里面,就提到过,说装甲兵部队一致认为t34这坦克太好用了,所以缴获的坦克毫不犹豫的就自己用了。

        结果尽管他们在坦克上漆了巨大的铁十字,但还是被自己人干掉了。从那以后奥拓卡里乌斯老爷子才打消了弄一辆t34自己开的念头。

        王忠可不想死在自己人手里。

        他问苏芳:“前面山坡上有我军的坦克,你能联络上他们吗?”

        苏芳疑惑的看了眼前方,虽然东方的阳光越来越明显,但地面上的能见度还是不到五百米,根本看不到什么坦克,远处的山丘更是只有轮廓线,哪儿有什么坦克的踪影。

        苏芳:“您烧糊涂了吧?”

        王忠:“能不能联络上!”

        他现在生着病,很难受,所以脾气也有点坏。

        苏芳缩了缩脖子,回答道:“那我要时间做弥撒,还要看对面有没有颂诗修士。”

        王忠咋舌,看来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坦克应该有无线电,我们有缴获的无线电,试试看能不能呼叫到他们。”他说。

        谢尔盖:“我们不知道坦克部队的通讯频率,也不知道他们约定的暗号和无线电呼号,现在战场这个情况他们不会信的。”

        王忠扶着额头,他感到脑壳痛——但是这多半不是因为面前的难题,而是因为他在发烧。

        在这种状态下,王忠做了一个平常的他绝对不会做的决定。

        他说:“给我们车上绑白旗和军旗,让车上的人都下车。你也下车,苏芳。等待会天亮了,我们开上前。成功和坦克部队接上头我们就打信号弹。”

        谢尔盖脸都绿了:“这……非要我们俩去吗?让别人去不行吗?联络坦克部队这种事别人去也行吧?”

        王忠干脆就没听到谢尔盖的话,他发烧呢,感觉随时脑浆会开始沸腾。

        谢尔盖等了几秒没等到回答,叹了口气,带着哭腔说:“好吧,好吧。”

        苏芳:“那个,我要怎么下车呢?从你们俩身上爬过去?抱歉这有点……”

        王忠打开门,结果想下车的时候直接腿软了,差点一个倒栽葱。

        好在有人一把撑住了他。

        恍惚间他看到了熟悉的银发。

        柳德米拉撑着他的肩膀,关切问:“阿廖沙,你……脸色很糟啊!”

        王忠慢了半拍才想起来阿廖沙是自己的名字阿列克谢的昵称。果然这个姑娘和自己很熟啊。

        这样想的同时,王忠放掉全身力量,靠在了女孩身上。

        柳德米拉退后了一步,才撑住成年男人的体重。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叶采缅科修士让我来问一下为什么停车,出了什么事了。”

        王忠:“前面有我军的坦克部队,害怕误击就先停下来了。”

        柳德米拉看了眼前方,声音透着疑惑:“前面?”

        这时候苏芳从车上探出头,一脸尴尬——她刚好被王忠堵住了下车的路。

        柳德米拉见状拉着王忠退开几步。

        苏芳下了车,尴尬的拉了拉有些乱的衣服,说:“呃,我是颂诗修士,按照规定我要跟在最高指挥官身边。”

        “哦。”柳德米拉点点头,“你辛苦了。”

        这时候叶戈罗夫过来报告:“军旗和白旗都已经绑好了。”

        “知道了。”王忠应了一句,恋恋不舍的离开柳德米拉,要爬回驾驶室。

        这个时候他四肢还没有力气,尤其是受伤的右手,软趴趴的,拿望远镜都费劲。

        现在的他当然是上不去车的,两个女孩见状赶忙过来,一起用力把他推了上去。

        柳德米拉担心的问:“这是要干什么?”

        王忠:“跟坦克部队取得联络,避免误击。”

        叶戈罗夫:“要不还是我去吧……”

        王忠:“不,这是我的工作。你的士兵信任你,不信任我。我留下可指挥不动他们。”

        其实王忠现在思考能力十分有限,不然他肯定能意识到,最合理的做法是派两个志愿者去。

        可惜现在的他无法充分思考,而周围人经过一整天的转战,已经习惯了服从他的命令。

        谢尔盖哭丧着脸:“要不叶戈罗夫你换我?”

        王忠带上车门,大手一挥:“开车。”

        谢尔盖虽然表面上一脸没出息的怂样,但还是发动了车子。

        于是插着白旗和安特军旗的汽车迎着晨曦向东开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