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18章 怒火

第18章 怒火

        王忠根本没听到谢尔盖在说自己坏话,也没听到他心念念的柳德米拉的消息。

        他注意力全在偷袭小队上。

        小队完全散开,王忠这个外挂能看每个人的名字军衔什么的,除了不能检查他们身上的装备之外跟他玩过的一个叫《战争之人》的游戏几乎一模一样。

        不过战争之人能切换单独控制一个士兵,王忠却办不到,他只能看着这些士兵前进。

        格里高利带领三个人,从刚刚他们摸掉的两个哨的位置潜入了兵站,然后直奔存放油料的地方。

        油料旁边有两个普洛森人好像正在清点油料,只见格里高利一马当先冲上去,趁着敌人低头看清单的当儿一匕首结果了一个。

        另一个只来得及抬头,就被匕首扎进喉咙。

        接着格里高利分出一个人检查油料区还有没有漏网之鱼,自己带着剩下两人借着卡车的掩护,靠近聚在一起聊天的普洛森鬼子。

        这时候另一组也行动了,目标是机枪旁边的游哨,哨兵连叫都没叫出声,就被干掉拖进灌木丛里。

        紧接着这组人摸到了机枪和修岗亭的那帮人身边,准备好了冲锋枪。

        第三组绕到了油库角落唯一的木头房子侧面。

        这时候王忠突然发现一件事:之前自己在俯瞰视角都会高亮敌人的,现在敌人没有高亮了!

        他想了想,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于是切回肉眼视角,把望远镜举起来。

        再次切回俯瞰视角后,敌人高亮了——妈的,原来只有我自己能看到敌人,才会把敌人高亮出来啊!

        不但如此,连木头房子里本来不显示的敌人现在也显示了,可能那木头房子有窗户,金手指默认王忠能透过窗户看到屋里的情况,就把敌人高亮了。

        王忠已经可以想象,以后自己坐着吉普车一路冲在最前线的情景了。

        无脑高亮敌人啊,甚至能把房子里的给高亮,怕不是以后敌人修地堡,他王忠看一眼也能把里面的机枪手高亮出来。

        一切暗堡无所遁形!

        等一下,这个能力是不是很适合当坦克车长啊,在炮塔上探出头,就能把敌人全点亮……

        可惜王忠现在手上一辆坦克都没有。

        就在王忠走神的当儿,战斗打响了。

        首先发难的是格里高利军士长,他对着聚集在一起闲聊打屁的敌人就是一通狂扫。

        普洛森人猝不及防,而且这帮人明显是二线部队,装备的都是栓动步枪,就算能反应过来也没办法在这种近距离交火中对抗冲锋枪。

        枪声让门口的普洛森人一起回头,根本就没防备身后突然跳出来的安特大兵,一波冲锋枪扫射守机枪的两个普洛森人旋转着倒下了。

        修岗亭的人因为站得比较分散,幸存下来了三个,但是他们武器放在很远的地方!

        其中一个普洛森人挥舞着工兵铲就杀过来,结果被第二名冲锋枪手放倒。

        房子那边侦察兵一脚踹开房门,对着里面就一通扫,房间里的军官和勤务兵当即被打死。

        但是攻击的别动队员显然过于激动,一下子把子弹打光了,他换弹匣的时候厕所出来个敌人,大喝一声给了他一刺刀。

        别动队员立刻软瘫下来,被整个人顶出了房门,这时候窗口的别动队员开火了,把普洛森人打倒在地。

        战斗还算干净利落的结束了。

        格里高利冲向被扎的那个队员,不过在王忠这个视角,他已经确定那人死了。

        之前王忠命令第三后阿穆尔团发动进攻的时候,应该也死了不少人,但是他没看到。

        现在亲眼看着士兵因为自己的命令牺牲,王忠心中五味杂陈。

        来自和平年代的他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适应让别人去死这份工作。

        但格里高利显然习惯了战友的死亡,他只是摸了摸倒下队员的脖子,就扯下他的兵籍牌,直起腰拿出信号枪,对着天空打出了红儿的信号弹。

        王忠切回正常视角:“叶戈罗夫,让部队前进,接管兵站夺取卡车。”

        说完王忠就上了吉普车。

        谢尔盖上尉:“去兵站?”

        “不,等叶戈罗夫下完命令。”王忠说。

        为了保证自己视野不被剥夺,叶戈罗夫必须和他在一起。

        以后如果弄到步话机,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不过那个普洛森间谍说过,安特帝国无线电技术比较烂,王忠也确实穿越到现在一个步话机没看到。

        敌人好像也没有步话机这种东西。

        叶戈罗夫很快下完了指令,他转过身,发现王忠正在看他,便问:“我……还要继续跟着吗?”

        王忠:“对,上来吧。”

        叶戈罗夫一脸不情愿的上了车。

        这时候本来在山后面反斜面上第三后阿穆尔团先头已经开上了山。

        王忠:“出发。”

        谢尔盖一脚油门,车子仿佛蓄势已久的斗牛向前冲去。迎面来的风吹开了车上的旗帜。

        **

        第三后阿穆尔团的一等兵阿什米问走在旁边的中士:“排长,伯爵真的吓尿了吗?他这个永远一马当先的做法,不像是胆小的人啊。”

        中士看了眼远去的旗帜,咋舌道:“战场是个能让人蜕变的地方,可能尿过之后他就变勇敢了。”

        这时候走在前面的一等兵回头说:“战场上,恶魔会挑选自己的神选,我邻居内战之前是个温文尔雅的好人,打完内战回来就变了,夏天他身边都凭空低好几度!

        “村里的主教说,他可能被附身了,还举行了拔除仪式。”

        二等兵吓一跳:“那我们不是很糟糕吗?”

        “你懂什么!被附身的人会不断的打胜仗的,两百年前苏沃洛夫就是被附身了,据说一个人砍死了两百个加洛林重骑兵呢!”

        说着一等兵搓了搓鼻子:“你们看着吧,我觉得伯爵会飞黄腾达的!我们跟着他伤亡一定比其他部队少。想想看,我们现在已经离开包围圈了,兄弟部队全在包围圈里死战呢!”

        二等兵“哦”了一声。

        这时候中士说:“别想那么多,我们只是普通一兵,只要活着就万事大吉了。你差不多要撑过第一天了,新兵,高兴点。”

        “嗯。”年轻的二等兵点点头。

        **

        谢尔盖一路把车子开进了兵站,停到了那栋小木屋跟前。

        王忠下了车,打量了一遍这房子,说:“这看起来像是一户农家啊,原来住在这里的人呢?”

        这房子还挺大的,还有阁楼,应该能住一大家子人。

        格里高利阴沉着脸,没有回答。

        苏芳说:“逃难去了吧,战争开始很多人都跑了。”

        格里高利终于开口了:“没有,这家人没有走。”

        王忠隐约有不好的预感,还是压抑住这股预感问道:“那他们人在哪里呢?”

        格里高利扔下一句“跟我来”,转身就往后院走去。

        王忠追上格里高利,叶戈罗夫和苏芳也下车跟上。

        谢尔盖上尉坐在车上,仿佛屁股被粘在驾驶座上一样:“我就在这里守着车。”

        格里高利领着王忠进入后院,走向一座小木屋。

        木屋散发出强烈的气味,让王忠想起小时候回老家,那时候北方农村还在用茅坑,靠近茅坑的时候就这个味道。

        恶臭和沼气混合成令人恶心的气味。

        他不详的预感愈发强烈。

        格里高利拉开门,然后往旁边让了一步:“这房子的主人在这里,您自己看吧。”

        王忠捏着鼻子上前一步,就看见一家老小全在粪坑里,身上都有刺刀留下的血迹,两个成年女性还被扒光了衣服。

        苏芳看清楚茅坑里的东西后转身就跑,跑到屋子旁边扶着墙壁狂呕起来。

        王忠默默的捏紧了拳头。

        中国人因为近代史的缘故,天然仇视这种虐杀平民的行为,王忠也是如此。

        穿越前他看到某实体轰炸医院的照片,就怒火中烧,恨得牙痒痒。

        而现在也是如此。

        不等王忠开口表达他的情绪,叶戈罗夫就一拳打在茅厕的木头墙壁上,直接把木板给捶裂了,同时他的拳头上也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淤青。

        “这帮该死的普洛森鬼子!”

        王忠拍了拍叶戈罗夫的肩膀:“总有一天,我们会把战火烧到他们的国土上。等着瞧吧,总有一天!”

        连王忠都没有意识到,此时他的在这个世界的目标,发生了小小的偏移。

        当然,目前还只是小小的、可以忽视的偏移罢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