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16章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第16章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王忠点点头,便大步流星的出了门,在门外他回头来了句:“地图全拿上,还有文件。上我们的吉普车。”

        不是王忠不想和官兵们一起走路,主要他这个视角走路的时候开起来一下就晕了。坐在车上颠簸虽然也会晕,但晕得比较慢,能长时间的在俯瞰视角监视整个情况。

        一出门,王忠就看见谢尔盖上尉已经在车上等着了。

        “你动作倒是很快啊。”

        谢尔盖露出苦笑:“坐在车上就不会被看到裤子了。”

        是这么回事啊。

        王忠上了车,回头对叶戈罗夫说:“你也上来。”

        叶戈罗夫:“我得呆在传令兵找得到我的地方。”

        王忠咋舌:“拿一面安特军军旗来,绑在车上。你告诉传令兵团长在插着军旗的吉普车上。”

        说话间叶戈罗夫的警卫员已经找来了一面军旗,直接插在后车斗的犄角上,拿绷带缠了几圈绑牢了。

        军旗底色是白色,中层则是蓝色的x交叉,最上面的图案是个双头鹰。

        好家伙,圣安德鲁十字旗加双头鹰徽,味太冲了。

        叶戈罗夫狐疑的看着王忠:“为什么一定要拉上我?”

        当然是因为能和你通话我可以获得部队的视野啦!

        王忠估摸着,自己要是直接开走,立刻就会失去第三后阿穆尔团的视野。

        所以叶戈罗夫必须上车。

        但是这个理由不能说,于是王忠开始编:“作为一个指挥员,当然要时刻走在部队的最前方,实际考察可能发生战斗的地形。”

        谢尔盖斜眼看着王忠,好像有很多话要说。

        也是,一个刚刚还尿裤子的菜鸟怂蛋,现在突然如此勇敢甚至要亲自跑到前面去看情况,任谁也会觉得奇怪。

        叶戈罗夫咋舌:“你这话说得,就不像是一个贵族老爷。贵族老爷从来都不到前线,只在地图上划线,内战的时候我就领教过了。”

        王忠:“我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也就是现在没有认识原来的伯爵的人在场,他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口胡。

        刚这样想,苏芳开口了:“不对吧,我听说罗科索夫伯爵是个轻浮的混蛋,从来都看不起庶民,到部队来只是想要混身军装好回到圣叶卡捷琳娜堡跟贵族小姐吹牛的家伙呢。

        “还说伯爵从来不曾出现在训练场上,甚至连早操都不出。”

        王忠汗流浃背,只能搪塞道:“以前是以前,我已经脱胎换骨了。我是说,被普洛森人的大炮炸得脱胎换骨了。”

        苏芳看着王忠:“是吗?确实你给人的感觉和传闻中差别很大,一点都不轻浮……”

        王忠:“我要提醒你,我是你的上级军官,这个部队的指挥官。”

        “啊!”苏芳惊呼一声,“确实,我不应该说您的坏话。”

        这时候叶戈罗夫已经上了车,看了看他的参谋巴甫洛夫说:“你还是别上来了,万一我们被敌机扫射死了,还有你指挥部队。”

        巴甫洛夫点点头。

        这时候叶戈罗夫的警卫员要上车,结果苏芳抢先一步钻进后车斗。

        警卫员:“这……挤得下吗?”

        王忠:“我们不需要警卫员,你跟着巴甫洛夫参谋长。”

        主要有俯瞰视角,还有全军的视野,确实不太容易遇敌。

        在城里逃跑的时候被敌人撞见,还是因为吉普车从后面追上来了,不然王忠也柳德米拉可以不发一弹就穿过战线回到自己人这边。

        王忠打了个响指,谢尔盖上尉立刻会意,松开离合器挂挡踩油门。

        缴获的吉普车咆哮一声,弹射起步。

        第三后阿穆尔团已经开拔,吉普车就从向西行进的部队旁边开过。

        王忠刚刚一拍脑袋在吉普车上插的那面军旗竟然取得了不错的效果,部队看到一面军旗一马当先向前冲,车上还坐着团长叶戈罗夫,立刻士气高涨,开始高呼“乌拉”!

        乌拉声一下子扩散到了整个队列,所有人都用热烈的目光看着一马当先向前冲的吉普车。

        一片乌拉声中,有个大嗓门喊:“叶戈罗夫!带我们痛殴该死的普洛森人!”

        叶戈罗夫喊:“记住了,我们的指挥是伟大的罗科索夫伯爵!是伯爵的命令让我们获得如此大战果的!”

        王忠虽然在俯瞰视角,但是听力没有受到影响,把叶戈罗夫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同时他也清楚的听到,叶戈罗夫喊完乌拉声一下子就停了。

        看来罗科索夫伯爵在士兵们当中早已恶名远扬。

        王忠切回原来的视角,正好听见叶戈罗夫喊:“你们干嘛?欢呼不要停啊!你们看,伯爵就在这里,和我一起向前冲呢!”

        “叶戈罗夫!”王忠开口了,“让大家唱首歌吧,要大家喜欢的,能提振士气的!”

        叶戈罗夫为难了:“您喜欢同时大家也喜欢的歌,恐怕没有。”

        王忠皱眉:“军歌呢?”

        “军歌大家都不喜欢。”叶戈罗夫实话实说,“士兵们喜欢的都是……都是很粗俗的东西。”

        王忠:“那就来粗俗的!”

        叶戈罗夫:“好!彼得罗!你起个头,唱《邻村的姑娘》!”

        邻村的姑娘?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歌。

        这种时候唱这种歌,会不会反而打击士气啊,要不我来一段三国战将勇吧?

        这时候,苏芳突然唱起来。

        王忠一听这个曲调背后一阵发麻,这不是喀秋莎吗?

        传说二战的时候,德国人在阵地上弄留声机放喀秋莎,苏联人听到了怒不可遏,直接一个冲锋占领了阵地,把留声机夺走了,阵地上的德军也全部被突突了。

        苏芳:“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还真是喀秋莎啊!

        苏芳的女高音唱了第一节,行军中的士兵们仿佛商量好了一样,一起开口,齐唱副歌部分。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伴随着歌声,连王忠都能感受到高昂的士气。

        这时候吉普车已经超过了队列的最前端,成了真正的开路先锋。

        王忠:“前面有个山坡,开上去,我要看看地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