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15章 “我猜”“我判断”与“我肯定”

第15章 “我猜”“我判断”与“我肯定”

        战斗在王忠反应过来之前就结束了。

        叶戈罗夫走上前,踩着假审判官的手,弯腰摸了摸脖子。

        “死了。”叶戈罗夫说完对着敌人的后背啐了一口,“本来就是你们主动撕毁互不侵犯条约发动偷袭,还玩这些下三滥的!”

        王忠:“搜一下他们身上,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文件。”

        “怎么可能,他们是间谍,来这边破坏的,身上肯定都是伪造的证件和文件!”虽然嘴上逼逼赖赖的,但叶戈罗夫还是对手下士官点点头,让他们开始搜身。

        王忠则转向苏芳:“你是……颂诗修士?”

        因为颂诗修士这个名次王忠确实没听过,下意识的又确认了一遍。

        苏芳啪的一个立正:“报告,是的!”

        王忠挥挥手:“别这么拘谨,稍息。你能联络呃……”

        本来王忠想说地名的,但是那个很长的地名他给忘了——这就是穿越到西方背景的世界不好的地方,人名长、地名长。

        这还是个类似俄国的背景,那就加倍的长了。

        王忠被地名堵住的时候,急中生智切了下俯瞰视角,拉到最远,然后满意的发现远方确实有个很大的地名叫阿格苏科夫,看起来是个城市。

        他推测那里应该就是安特军地区司令部所在地,而且这个地名他好像还有点印象,于是果断说:“你能联络到阿格苏科夫的颂诗班吗?”

        苏芳:“现在不能。”

        王忠:“那以后可以?”

        也许这个时空的人都知道颂诗修士是怎么回事,所以房间里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王忠。

        但王忠也管不了这许多了,自己总得弄清楚状况吧?正好自己取代这个伯爵好像是个废物,大概没有什么军事常识,应该能蒙混过去。

        苏芳:“只要准备简单的祭坛和用具,再给我时间做弥撒,就可以发出呼叫。但是不一定能被听到,需要反复呼叫。”

        王忠:“但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就能听到别人的呼叫对吗?”

        “我得集中注意力。”苏芳说,“所以尽量让我有安稳的环境。刚刚我就是在小憩的时候听到的呼叫。”

        王忠:“懂了。”

        他概括了一下:颂诗修士就是个人型电台,需要时间展开才能接收消息,发消息更麻烦,需要处在安稳的后方。

        也就是说现在暂时用不上这位颂诗修士。

        苏芳看着王忠:“您……需要我做什么吗?”

        王忠:“你除了颂诗还能做什么?”

        “我会打枪。”苏芳自信满满的说,“我父亲是猎人,小时候就教我打狍子。”

        王忠扭头对叶戈罗夫说:“给她一把枪,多少能派点用场。”

        他的命令被立刻执行了。

        王忠:“叶戈罗夫,部队的情况如何?”

        “在休息和补充,另外我派出侦察兵沿着道路侦查,应该等他们回来。”

        王忠听说有侦察兵,立刻切成俯瞰视角——然后他想自己就这么站着发愣不太好,于是切回来走到地图前,摆出一个看地图的姿势,再切了回去。

        这样外人看起来他就是对着地图——发愣。

        但别人又不知道他在发愣是吧。

        王忠确认了目前掌握的视野。在他的俯瞰视角,真的像是在玩即时战略游戏。

        没有视野的地方笼罩着一层战争迷雾,只能看见灰色的建筑和地形,整体也像是笼罩了一层黑纱。

        有视野的地方有色彩,而且明亮许多。

        王忠很快就发现部队主力周围有几个独立的视野区域,拉近了一看果然是叶戈罗夫派出去的侦察兵。

        也就是说,我这个外挂的机制,是只要能和下属部队的头头说上话,就可以获得整个部队的视野么。

        从第三后阿穆尔团的主力向东走不了多远,大路就分出了一条小路,路两侧满是白桦林——其实王忠认不出那是白桦,他只在朴树的mv里见过冬天掉光了叶子的白桦树,哪儿见过这种郁郁葱葱的款式。

        但是金手指带说明,森林上面飘着几个大字:白桦林。

        就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金手指非要告诉王忠那是白桦树,难道因为这个世界也有两个相爱的人在白桦林上刻下了名字?

        王忠挥开无关紧要的思考,观察着沿着小路前进的侦察兵,发现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马,骑着就一路狂奔,竟然没有碰到普洛森人。

        而向东的公路上,侦察兵走了没多远就碰到了普洛森人的兵站,不知道是不是敌人也很匆忙,所以兵站居然只有几个卫兵。

        路口倒是架了机枪,但是两个机枪手站在机枪旁边喝咖啡。

        显然敌人根本没想到这个兵站会遇到袭击。

        一群敌兵甚至没有携带武器,忙着建造站岗的岗亭和拦车的道闸。

        而兵站里面,有大量的卡车!

        王忠:“叶戈罗夫,让部队集合。”

        叶戈罗夫的声音听起来很惊讶:“现在吗?我们还要等侦察兵回来报告……”

        王忠:“我们向东进发,去……”

        说话的时候他切换回自己的视角,然后发现面前地图上还没有把兵站画出来。

        我草,怎么跟人解释我如何知道兵站在那里?

        下一刻,王忠有主意了,他看着叶戈罗夫说:“普洛森人打仗非常的死板,他们一定会在后面建造兵站,我猜应该在这里!”

        他拿起地图旁边的圆规,直接插到他看见的兵站的位置。

        王忠:“敌人现在肯定以为我们的目标是他们的集团军司令部,兵站多半防御空虚。”

        巴甫洛夫参谋皱着眉头:“这是您的猜测?”

        不,是我开挂看到的。

        王忠绷着脸:“是的。在战场上要当机立断,没时间跟你争论了,叶戈罗夫,集合部队!”

        叶戈罗夫敬了个礼就出去了。

        巴甫洛夫还是一脸疑惑:“进攻兵站做什么呢?”

        王忠:“抢车,靠两条腿想要跑过敌人简直痴人说梦,我们要借敌人的卡车逃出生天。敌人的一线部队不一定有那么多卡车,但是他们的兵站——肯定有运送补给的卡车!把补给炸了,卡车就能运兵!”

        巴甫洛夫连连摇头:“不不,这不符合军事常识!这么胡扯的作战计划,会被判零分的!”

        王忠板起脸:“这是战场,不是考试。”

        苏芳:“他说得对!”

        王忠狐疑的看着苏芳:“你怎么还在这里?”

        苏芳:“颂诗修士应该和现场级别最高的指挥官在一起,操典上写的。”

        王忠撇了撇嘴,下意识的看了眼苏芳的胸口,然后就想起了柳德米拉的丰满。

        他想到了个问题,便问道:“修士……大部分是女的吗?”

        苏芳:“男女各半吧,不过比起军队,女性的数量确实更多。怎么了?”

        王忠正要回话,叶戈罗夫进来了:“部队已经出发了,我们也走吧。”

        “留下联络员,告诉后面跟进的野战医院和后勤部队我们去哪儿了。”王忠说。

        叶戈罗夫:“我已经安排好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