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10章 穿过昨日时光

第10章 穿过昨日时光

        叶戈罗夫中校一枪托砸烂了无线电,随后对周围的士兵说:“别看了,凡是纸张都收起来,往后送。”

        “等一下!”参谋巴甫洛夫制止了要把各种文件都扔进箩筐的士兵,抽出其中一份文件,“这份文件上有部队番号。这是普洛森第二十五集团军所属第54步兵师,参加过加洛林战役,师的徽记上有鸢尾花,这是参加过加洛林战役的标志。”

        叶戈罗夫:“可是他还是被我们击溃了!那位阿列克谢公爵的主意没想到还挺靠谱的,我们真就畅通无阻的到了敌人的师部!”

        巴甫洛夫纠正道:“是伯爵,而且爵位前面不应该加名字,至少应该用父名,叫人家康斯坦丁诺维奇伯爵。”

        叶戈罗夫挥挥手:“我就是个大老粗,不懂你们的弯弯道道!伯爵的命令是攻击前进,我们继续吧。”

        巴甫洛夫大惊:“还要继续进攻?我们已经出了烟雾,能摸到一个师部那是敌人没料到!现在他们有防备了!而且你刚刚还……”

        叶戈罗夫:“我刚刚只是糊弄他们!你来看!”

        叶戈罗夫指着敌人的地图说:“敌人的司令部在这里,山顶上,俯瞰整个罗涅日城,还控制着进城的公路,也能打到穿过城市的铁路。敌人肯定觉得我们是要进攻这里!

        “但是我们得到的命令是突围,也就是说我们是要往后面——也就是东面走的,我们得从这条岔路出城。这条小路我知道,会经过一大片灌木丛,等我们冲出去的时候就入夜了,趁夜从小路撤退!”

        巴甫洛夫:“你确定这是伯爵的意思?他也许想冲出去战斗到死呢。”

        叶戈罗夫:“怎么可能!那就不会带野战医院了。相信我,伯爵绝对是想突围求生,只是刚好发现破绽在正面而已。”

        “可是……”

        叶戈罗夫双手按住巴甫洛夫的肩膀:“听着!我确实不知道伯爵的意图,但是我知道我的意图!我不打算死在这里!普洛森人确实可恨,我也想痛扁他们!

        “但是我死了怎么能痛扁他们呢?”

        巴甫洛夫:“你就是怕死了,你根本没有荣誉感!”

        “什么?”

        巴甫洛夫:“我告诉你,也就是随军牧师死了,不然现在他就该把你送去裁判所了!罪名就是怯战投降!

        “不过我提醒你,根据条令,一旦军事主官出现怯战投降的苗头,我作为参谋可以剥夺指挥权!”

        叶戈罗夫一气之下直接抓住参谋的衣领:“你说什么?刚刚老子用手榴弹狠砸普洛森人狗头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居然说我怯战投降?”

        巴甫洛夫:“你选择了逃跑路线!”

        两人正剑拔弩张的当儿,门外传来汽车的引擎声。

        **

        时间稍微前推一点点。

        王忠带着司令部的残兵和野战医院组成的队伍出发了。

        出发之前他让谢尔盖上尉派出了传令兵,向公爵麾下的其他部队传达了准备从正面——也就是正东面突围的信息。

        至于能不能送到那就不是王忠能管的了。

        反正王忠带着这一票人出发了,而且他还一马当先走在前面。

        很快部队就进入了后方炮群制造的烟雾中。这个时候烟雾已经扩散了不少,遮蔽效果有所降低,雾里的能见度提高了不少。

        但是雾的范围也扩散了,王忠沿着大街一路走了好一会儿,还在雾中。

        这白茫茫的一片看起来像极了游戏《寂静岭》,那游戏的恐怖氛围一半要归功于笼罩故事发生地的大雾。

        好在有俯瞰视角,可惜俯瞰视角又不能一边走一边开——认知和视觉的错位一下子就会让王忠狂呕不止。

        他只能走几步停下来切视角。

        这个行为让谢尔盖上尉十分的诧异,感觉再这样下去上尉该起疑心了。

        但是不看俯瞰视角又没有办法警戒敌人,现在肉眼只能看见身边数米内的情况,万一冷不防的撞上敌人,吃一梭子冲锋枪,自己的旅程就要在这里停止了。

        王忠只能减少停下来的次数,并且尽可能的忍耐在行走状态开俯瞰视角带来的眩晕。

        正犯难呢,一行人终于走出了烟雾,紧接着路边一辆普洛森人遗弃的吉普车映入了王忠的眼帘——和柳德米拉用手雷炸掉的那一辆同款。

        王忠当机立断,对谢尔盖说:“走,我们上车。叫上两个警卫,我们直接往前开!”

        谢尔盖:“我们就这么开走了?谁来指挥这支队伍呢?我们可没有步话机!”

        王忠:“反正都要沿着公路一直走,不会有问题的。再说遇到突发事件,我们还可以派人回来传令。”

        谢尔盖上尉略微思考,点了点头。

        王忠又问:“你会开车吧?”

        王忠自己不会开车,主要他觉得现在这个情况没必要学开车,不赶时间可以坐地铁,赶时间直接滴滴打车。

        谢尔盖上尉:“我经常给公爵夫人当司机,交给我吧。”

        王忠想起来被枪毙的那个中士说的话,这位谢尔盖上尉好像是公爵夫人的男宠来着?

        ——算了,我管这个干嘛啊!

        王忠直接坐上车:“开车!”

        两个警卫身手敏捷,一下子就翻进了吉普车的后座,甚至连后座车门都没开。

        谢尔盖坐上驾驶席,启动了汽车,刚开了几步他就赞叹道:“这驾驶的手感太丝滑了,比我们生产的‘拉达’汽车开起来舒服多了!”

        拉达汽车,好家伙,这不是苏联的经典汽车品牌么,它的糟糕性能已经成了苏联笑话的一部分。

        谢尔盖上尉开着汽车穿过满目疮痍的城市,略带伤感的说:“多好的城市啊。那间咖啡店我还挺喜欢的,经常陪公爵夫人来。”

        王忠顺着谢尔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那咖啡店只有向街面伸出的铁招牌还完好无损,看起来应该是被152毫米以上的重型榴弹炮来了一炮。

        吉普从咖啡店门前经过,可以看见里面桌椅已经完蛋得差不多了,咖啡壶什么的也稀巴烂。

        谢尔盖咬牙切齿:“该死的普洛森人!”

        王忠抿着嘴,其实他到现在还是对普洛森人并无太大的恨意,毕竟被侵略的不是他的国家、他的故土。

        到现在他的目标还是在战争中保命。

        这时候路边开始出现穿着卡其色军装的士兵,看起来他们刚刚经过一场恶战。

        街面和路边的建筑里能看见不少黑军装的尸体。

        看来王忠追上了先行出发攻击前进的第三后阿穆尔团。

        就在这时候,前方建筑中传来怒吼:

        “你说什么?刚刚老子用手榴弹狠砸普洛森人狗头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居然说我怯战投降?”

        “可你选择了逃跑路线!”

        王忠拍了拍谢尔盖的肩膀:“在那栋建筑前停下!就是有人吵架的那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