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8章 出其不意

第8章 出其不意

        王忠这边,他光听到乌拉的声音了,看不到什么情况,只能干着急。

        急了一会儿他反应过来了:我只是想要掩护前移的神箭小组,保护柳德米拉,烟雾落下的时候已经达到目的了。

        他立刻把注意力转向柳德米拉所在的叶采缅科小队,发现小队已经停止了前进。

        一个壮硕的男人正靠在墙边,拿着望远镜徒劳的想要观察情况。

        估计这个男人就是叶采缅科修士了。

        柳德米拉正靠在墙上,还拿着那把步枪。

        这时候,王忠身边的谢尔盖上尉说:“和前线第三后阿穆尔团的联络恢复了。”

        王忠根本不知道后阿穆尔团是哪个团,便问:“是在烟雾中发起反冲击的团?”

        “什么?”谢尔盖上尉声音透着疑惑。

        王忠:“你没听到乌拉声?”

        他还以为是喊杀声传到了自己肉身所在的位置。

        谢尔盖:“什么乌拉声?”

        好么,原来自己这个俯瞰视角能听到声音——足够大的声音。

        难怪枪炮声在俯瞰的时候这么清晰呢,王忠之前还以为是本人听到的声音。他没上过战场,无法分辨枪炮声的远近。

        王忠:“别在意,电话给我。”

        他切回肉眼视角,从谢尔盖手里接过听筒:“我是王……罗科索夫伯爵,请讲。”

        “罗科索夫伯爵?公爵呢?”电话那边的人是个大嗓门,吼得王忠耳朵疼。

        “公爵已经去世了,刚刚海面上敌人军舰的重炮摧毁了司令部,大部分参谋也死了。现在我就是最高指挥官。”王忠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威严一点,他觉得这样应该能镇住部下。

        对面问:“谁让打的烟雾弹?”

        王忠:“我的命令,怎么了?”

        “打得好啊!我们一个反冲锋,击溃了正面的敌人,还干掉了敌人一辆坦克和至少两辆装甲车!你这个命令好啊,伯爵阁下!不对,大人!”

        王忠看了眼谢尔盖,后者没有听筒自然听不清那边的话语,只能回了王忠一个困惑的眼神。

        电话那边还在拍彩虹屁:“我的参谋说他在苏沃洛夫军事学院都没听过这种事!伯爵阁下,再来一波烟雾,我们还能守!”

        王忠皱眉:“没有烟雾了,敌人快到炮兵阵地了,那是他们最后一轮援护射击。以后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电话另一边,刚刚还在各种彩虹屁的大嗓门一下子没声了。

        一秒钟后那边问:“炮兵都被摸到了,我们岂不是马上要被包围了?”

        王忠心里咯噔一下。

        他刚刚根本没有想到这点,毕竟当时情况太突然,他又急着掩护柳德米拉。

        这时候电话那边传来另一个声音:“那可是刚刚让我们打出漂亮反击的人,他怎么可能想不到这点?”

        抱歉,真没想到。

        王忠只能绷着脸,努力不让身边的谢尔盖上尉看出破绽。

        被包围可不是好玩的,被包围的军队就算负隅顽抗,也只是慢性死亡。

        虽然王忠觉得投降也没关系,但是气氛都到这里了,事到如今投降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

        只能作出抵抗的样子,努力奋战之后再做其他考虑了。

        王忠切换成俯瞰模式,然后就发现多了一块兵牌,注意力集中在兵牌上就能看到说明:

        第三后阿穆尔团,大部分是新兵,但是主力士官都参加过内战和冬季战争。

        内战?冬季战争?

        王忠很想让自己的金手指解释一下这两个名词,可惜金手指不理他。

        除了多了兵牌,王忠还获得了第三后阿穆尔团的视野,可见的范围大大的扩展了。

        不对,以一个团来说,这范围其实有点小吧?

        王忠:“你们团……减员很多吗?”

        “是的,”对面的大嗓门也低下来,“我们团大部分都是刚补充的新兵,甚至没有经过完整的训练,这种新兵上战场大部分都活不过头一个小时。好消息是,现在他们都是老兵了。”

        这算个毛的好消息!

        王忠借用“大家”的眼睛观察着战场,这时候他发现了一件事。

        后阿穆尔团正面的敌人被击溃掉之后,好像后面没有部队了。

        难道溃兵把后续梯队一起带跑了?

        王忠再次仔细的确认。

        这时候电话那边后阿穆尔团的团长说:“这样,我撤回出发阵地,让工兵在占领的地方留下地雷和绊线雷……”

        “不!”王忠打断了他的话,“你正面现在出现了一个豁口,我要求你放弃现在的防线,继续进攻。司令部会跟上你们,如果能联系上其他团,他们也会跟上。”

        电话对面沉默了足足一秒:“向敌人进攻吗?真是大胆!但是我喜欢换个计划!”

        大嗓门说话的同时,王忠还听见有人在嘀咕:“这不符合常理!这种时候应该退下来,重整防线!盲目进攻是自寻死路!”

        王忠心想:不是盲目进攻,我靠着外挂看得很清楚,你们正面只有零星散兵,压根没有成建制的敌人了。

        一鼓作气冲出去,然后再想办法回到己方的阵线。

        仔细想想,敌人作为进攻方,后续梯队多半没有想到会遭到攻击。

        王忠不懂军事,但是他知道佣兵打仗讲究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没准这样真能搏一搏。

        与其被包围,不如冲出去,再想办法。

        王忠再次确认正面确实没有成建制的敌人后,以坚定的口吻下令道:“我,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伯爵,命令第三后阿穆尔团向前——不对,向正西方攻击前进。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光听电话那边的回话,王忠就能想象出一个膀大腰圆的俄国壮汉正在磨掌擦拳的画面。

        这时候他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那你重复一遍命令!”

        什么鬼,干嘛让人重复啊?大决战看多了的后遗症吗?

        但是那边没有迟疑,立刻把王忠的命令原样复述了一遍。

        王忠:“很好,开始吧。机不可失,一定要快!”

        挂断电话之后,王忠惊讶的发现自己失去了第三后阿穆尔团的视野。

        所以只有我能直接跟他们说上话的时候,才能看到他们的视野吗?

        但是界面上的兵牌还在,看来只要接受我指挥的部队,就会出现在兵牌上。

        王忠正研究金手指呢,身边的谢尔盖上尉说:“有个问题。就是,野战医院还有很多重伤员,他们肯定跟不上我们的,这个……”

        带着重伤员,别说突围了,移动都成问题。

        王忠沉吟了一下,说:“给我纸笔,我要给来接收的敌人指挥官写一封信。”

        谢尔盖:“您……打算扔下他们?”

        王忠:“带着他们我们肯定走不出去。在护士当中征集志愿者,留下来照顾伤员,能走得动的轻伤员跟我们一起突围。

        “不要再反对了,敌人又不是禽兽。”

        王忠如此说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