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5章 初见神箭

第5章 初见神箭

        近距离吃一发381毫米重炮是什么感觉?

        王忠反正一瞬间思维就断线了。

        炮弹刚刚落下那十数秒根本就无法思考,整个脑袋嗡嗡直响,仿佛有一万个教堂的钟楼同时在耳边敲响。

        恍惚间王忠的潜意识认为自己铁定是聋了,因为他除了大脑被震出来的嗡嗡声之外啥声音都听不到。

        但是他没有聋,伴随着一阵尖锐的蜂鸣,他的听力恢复了八成左右,隐约能听见就从身边不远处传来的惨叫声。

        王忠——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中校奋力从地上爬起来,环顾了一下原本是司令部的建筑。

        整个圣餐室被炸塌了一多半,剩下的部分也能看见明显的裂痕。

        垮塌的屋顶埋住了几乎所有的电话和电报机,操作这些设备的通讯兵以及监督他们的参谋人员基本全灭了。

        刚刚还充斥着耳畔的电报声被惨叫取代。

        王忠被震懵了,看到有个参谋拼了命从瓦砾里面扒拉出自己的断手,他才猛的意识到自己该检查下有没有受伤。

        好像没有受伤——除了之前已经伤到的胳膊以外。

        王忠咋舌,这个时候他大脑终于算是恢复了运转,紧接着冷汗后知后觉的流下来。

        刚刚自己这是紧贴着死神收割的镰刀躲了过去吗?

        他看向旁边,看见了公爵被两名警卫兵压着,趴在地上。

        警卫兵应该已经牺牲了,浑身都是血。

        王忠踉跄着走过去,把警卫兵拉开,发现下面的公爵头部流血,也奄奄一息了。

        “弗拉基米尔公爵!”王忠大声道,“我这就找医疗兵!”

        “别找了,快走!”公爵刚说了几个词,就痛苦的皱起眉头,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战列舰能炮击我们,说明……说明海军没有挡住敌人,这个城市……守不住了!”

        说着公爵就一歪头昏死过去。

        这时候医疗兵终于到了,是个五大三粗的男兵,他粗暴的推开王忠,试了下公爵脖子的脉搏。

        “我要在这里给公爵阁下心脏按摩!”

        王忠后退了一步,给医疗兵让出空间。

        这时候他听见旁边有人喊他:“中校!接下来怎么办?”

        王忠疑惑的扭头,看着问话的人。

        那人的肩章比王忠少一道杠,是个上尉,有着一头偏红的亚麻色头发——王忠可能是被震傻了,这个时候冒出的想法居然是在日系游戏里这个色的头发多半是主角。

        红发的上尉对王忠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中校!接下来怎么办?”

        王忠指了指自己:“你问我吗?”

        上尉:“是啊,您是我找到的军衔最高的军官了!”

        王忠下意识的看了眼公爵,看着那个身强体壮的医疗兵正在给公爵做心脏复苏,看起来目前还没有救过来的希望。

        他只能回过头:“你再找找其他人吧,一定还有活着的。”

        上尉:“我找过了!炮击过去后我一直在找,都找了二十分钟了。”

        王忠皱起眉头,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居然不是懵逼了一分钟,而是昏迷了至少二十分钟。难怪公爵上来就不行了,合着人躺在两个警卫兵下面白白流了那么长时间的血啊。

        王忠:“呃,我有些懵逼,先确认一下情况。现在你统合起来多少人?”

        其实王忠最想问的是“我们国家叫什么”,其实他证件上应该有,但是他忘了看了,之前光顾着看自己叫啥了,忽略了国名。

        现在也不好掏证件出来确认,毕竟这么个紧急情况。

        上尉答道:“我统合了司令部的后勤和野战医院。警卫营跑了一大半,通讯连也跑了,目前我们联络不上任何配属部队。”

        王忠皱眉:“警卫营跑了?”

        上尉:“警卫营营长应该是被炸死了,其他军官我没找到,毕竟现在这个情况……”

        就在这时候,抢救公爵的医疗兵放弃了抢救,站起来对身旁的士官摇头。

        那士官惊呼:“完啦,公爵死了,高级军官全灭啦!只剩下公爵夫人的男宠和皇太子的濑尿兄弟啦!快跑吧!”

        王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果决,大吼一声:“抓住他,枪毙!”

        旁边几个士兵下意识的就执行了王忠的命令,但是抓住之后他们迟疑了。

        那士官还在喊:“你们疯了!我说的才是唯一的活路!看看那个中校的裤子,他自己都尿了!我们把这几个官大的抓了,去找普洛森投降吧!”

        王忠还专门低头确认了一下,确信自己没有在炮轰的时候又“开闸”。

        士官还在嚷嚷,抓住他的士兵明显犹豫了。

        王忠突然意识到,这种时候如果不当机立断,可能部队就会溃散了。

        部队溃散了自己的命运就只能交给别人了,有部队才有可能自己把握命运。

        他拔出手枪,结果一举枪肩膀的伤口就开始痛。

        他只能咬紧牙关,举起手枪对准了还在嚎叫的士官。

        开枪之前他没有半点犹豫,但是第一枪居然打歪了,只打飞了士官的帽子。他开了第二枪,却只是打中了远处的断壁。

        看来这个距离射击头部,对第一次进行手枪射击——而且肩膀还带伤的人来说有点过于困难。

        于是王忠上前几步,拉近距离的同时把射击目标转向胸部,在不到三米的距离连开三枪,士官的喊话戛然而止。

        之前炸死那一车普洛森人的时候,不是王忠亲自动的手。这是王忠第一次对人开火,也是第一次杀人。

        王忠心情意料之外的平静,可能是看的死人太多了习惯了?

        他放下枪,对钳制住士官的士兵说:“你们做得很好。我会接替指挥,带大家回家。”

        两名士兵之一来了句:“我家就是这里,这个城市。”

        王忠愣了一下,才想起来现在这帮人正在保家卫国。而他连国家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

        只想保命的话,大可以把军装一脱,藏起来做个普通人。

        反正自己不是什么军官,也不是这个国家的人,没有义务为这个国家战斗。

        就在王忠这样想的当儿,他忽然想起了柳德米拉。

        如果自己跑了,这支部队溃散了,柳德米拉会怎么样呢?

        王忠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国家没有忠诚心,但是他认识柳德米拉,女孩还在战斗。

        他还想再见一次柳德米拉,想告诉她自己不是怂包,想洗刷穿越之前那个怂蛋留下的负面印象。

        于是王忠下定决心,他对那位本地人士兵说:“你说得对,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德国鬼子——普洛森鬼子想夺去,我们决不答应!”

        尼玛,好悬说出“德国鬼子”来,普洛森人那黑军装确实透着一股德味。

        王忠扭头对上尉说:“你叫什么?”

        “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罗曼诺夫。”

        王忠下意识的问:“你是皇族?”

        上尉有些疑惑:“不是啊。皇族的姓是安东诺夫。”

        王忠:“我知道。刚刚大炮把我耳朵震聋了,不太好使。”

        他随便找补了一下,继续说正事:“想办法恢复和前线的通讯,组织人手接替警卫营的阵地,收拢愿意继续战斗的士兵。”

        可能是王忠说话的时候声音大了一点,天花板上落下不少碎石和灰尘。

        王忠抬头看看天:“这里不安全了,附近有没有比较坚固的房子?”

        谢尔盖:“附近还有一栋银行大楼,是混凝土建筑,还比较完整。”

        王忠:“我们移动到那里去。”

        说完他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摇摇欲坠的圣餐室。

        外面的礼拜堂也被炸得一塌糊涂,炮击之前让王忠印象深刻的彩色玻璃现在碎了一地。

        银行大楼已经人去楼空,警卫营在这里设置机枪阵地,但是已经没有人在驻守。

        王忠回头对一直跟着的两个大兵说:“把机枪架起来。”

        两个大兵立刻过去。

        这时候远处传来激烈的枪声,看来普洛森人进攻了。

        王忠:“我要到楼顶去。”

        说完他就蹿上楼梯,三步并作两步直冲楼顶。

        楼顶压根没有护栏,所以王忠只能在靠近边缘的地方趴下,举起望远镜观察。应该说是作出观察的样子,实际上他切了视角——俯瞰比用望远镜清楚多了!

        他首先确认界面上的部队标志,结果发现只多了一个叫残兵的兵牌,注意力移动上去说明就跳出来:

        野战医院的医生护士、后勤部门杂役以及没有上过战场的仪仗队以及军乐团组成的乌合之众,比起打仗可能更擅长吹大号。

        王忠咋舌。

        虽然只是一群残兵,但是王忠还是获得了他们的视野,只是所有的视野都叠合在一起,没有具体显示来自哪个人。

        至于操控,更是一点办法没有,哪怕是就在旁边的谢尔盖他也没法意念指挥,必须开口下令。

        不过,靠着外挂,王忠可以清楚的看到就在一个街区外进行的战斗。

        普洛森人正在沿着城市中轴东西向的干道推进。而卡其色的士兵正依托一栋坚固的五层楼房抵抗——对,就是逃亡路上王忠见过的那座楼房。

        把王忠送到司令部来的那个老士官和他的部队应该就在这栋楼南侧的某幢建筑里。

        不知道柳德米拉在哪里——

        王忠刚这样想,就看到了大大出乎他意料的一幕:一枚火箭从一座二层楼房的窗口射出,拖着长长的尾烟,穿过整个街道,命中了刚刚露面的普洛森坦克。

        坦克立刻停止了移动,顶部舱门喷出火舌,紧接着浑身着火的坦克兵窜出舱门,在地上打滚灭火。

        紧接着坦克里的炮弹发生了爆炸,炮塔被高高扔起。

        巴祖卡?rpg?

        王忠看了看距离,总觉得不太对,这玩意飞了一千多米了。这样的距离,别说巴祖卡之类的火箭能不能射这么远,单说瞄准就是个大问题。

        这么远的距离,坦克也是一个小点,何况还在环境复杂的城市里。

        这时候一个词钻进王忠的脑海:神箭。

        神箭其实是一种导弹?

        “祈祷手”其实是无线电操作员?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