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2章 第一个部下

第2章 第一个部下

        王忠小心翼翼的拿过一张凳子,放在缝隙下面,再蹑手蹑脚的爬上凳子。

        这样他勉强能把眼睛凑近这个缝隙。

        然后他切成了俯瞰视角。

        靠着俯瞰视角,他能看见地下室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王忠也没空管别人,直接切换切换一楼。

        这一次切换成功了。

        王忠其实从缝隙里啥也看不见,但是切换视角之后,一楼的房间尽收眼底。

        一楼进门就是客厅,左侧是通往二楼的楼梯,还有两道门通往其他房间。

        王忠看不到其他房间,但是这个房间内的一切都尽收眼底,包括发出沉重脚步声的敌人。

        敌人一共有两人,穿着黑色的军装,戴着钢盔,钢盔头上居然还有个尖刺,像极了一战时德国的钢盔。

        王忠集中注意力,果然敌人的情报也出现了,不过没有名字,也没有所属单位,只有兵种,两个敌人都是步枪手。

        两个敌人明显没有什么警惕性,一个在翻抽屉,另一个则拿起了桌上的面包吃了一口,随后皱起眉头把刚进嘴的面包吐了出来。

        他骂了一句,王忠听不懂。

        不过现在王忠的心情还是挺好的,毕竟有外挂在身,你甭管这个外挂有多大用,有挂心里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总会变得更有底气一些。

        王忠刚想切回来告诉大家上面的情况,吃面包那个敌人扔掉面包,向通往其他房间的门走去。

        他离开了王忠的视野。

        不管王忠怎么努力也看不到他。

        王忠听见身边有人嘘了一声。

        他切回地下室的俯瞰视角,看见守在门边的一等兵谢苗手指放在嘴唇上,刚刚应该就是他嘘的。

        紧接着王忠也听到了脚步声,而且不是从楼上传来的。

        刚刚离开视野那个敌人通过楼梯下地下室了!

        王忠赶忙回到肉眼视角,压低声音说:“两个步枪手,一个在楼上搜刮,一个下来了。”

        中士盯着王忠,看表情就知道他不信。

        也是,对着那个那么窄的缝隙看了一眼,能得到这么多情报,换谁也不能信。

        而且王忠的“前任”还刚刚表演了一手尿裤子,换位思考一下,他自己上战场也不会信任一个尿裤子的家伙。

        这时候敌人已经到了门前,试了下发现门锁了,便用枪托开始砸门。

        哐哐的砸门声让王忠不由得紧张起来。

        他觉得这种情况自己手上还是有个武器比较好,就拔出了手枪。

        没有人注意到王忠拔枪,毕竟大家的注意力全在大门上。

        砸了几下之后,门外的敌人停手了,正当王忠以为敌人放弃了当儿,外面传来听不懂的语言。

        躲在角落的柳德米拉小声说:“他说这个门只能从里面锁,他知道我们在里面,让我们出去。”

        中士咂嘴:“没办法了,只能强行冲出去了。”

        他低头确认了冲锋枪的枪膛。

        “谢苗,从门边让开,我隔着门打死敌人!”

        王忠心想这怎么行,楼上还有一个敌人呢,你开枪了敌人就全引过来了。

        他上前一步按住中士的枪,小声说:“不!用刺刀!一楼还有敌人!我们贴墙躲在门口的视线死角,柳德米拉去开门,表现得害怕一点,想办法把敌人拽进来,谢苗从侧面刺死这敌人。”

        中士盯着王忠,还瞥了眼他的裤裆。

        显然这货在犹豫要不要听一个战场尿裤子的怂包的话。

        敌人还在大声质问。

        一秒钟后,他对其他人做了个躲起来的手势。

        柳德米拉见状,用敌人的语言喊了句什么,门外敌人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了。

        紧接着,敌人用和缓了许多的语调回应。

        柳德米拉:“我去开门了。”

        中士拉着王忠躲到了门侧面的视野盲区里。

        离门最近的谢苗紧握上了刺刀的步枪。

        王忠紧贴着墙壁,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声不要这么大。

        说实话,王忠很紧张,手心全是汗,都快拿不稳手枪了。他不得不用左手拿枪,使劲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掌心的汗,再换回来。

        妈的,自己这外挂不知道对个人武力有没有加成,要是没有加成那自己就是个“白板”,见到敌人就是个死啊。

        柳德米拉整了整军装,可能因为是欧洲人种,她是真的丰满,明明面容十分的清秀,身材却如此火爆。

        她一边回应敌人,一边来到门边握住门栓,最后看了中士一眼。

        这一眼没有看向名义上的指挥官王忠,说明柳德米拉还现在还是把中士当成了拿主意的人。

        中士点点头,柳德米拉立刻拉开门,根本没顾虑王忠的意见。

        王忠此时的视角看不到敌人,但是他有俯视角,切一下就能看到敌人眼睛都瞪大了。

        毕竟柳德米拉是真的好看。

        柳德米拉直接伸手抓住敌人的步枪,把他拉进了房间。

        敌人毫无反抗的就进来了。

        谢苗当机立断,端着刺刀就刺向敌人的侧腰。

        敌人“啊”的一声惨叫。

        柳德米拉眼疾手快一把堵住敌人的嘴巴。

        但是晚了,一楼传来另一个敌人的质问:“瓦斯螺丝?”

        王忠急中生智,对柳德米拉说:“尖叫!你尖叫!”

        柳德米拉立刻尖叫起来,仿佛正在被ooxx。

        王忠看见敌人都惊呆了,因为他什么都没做呢,甚至离柳德米拉还有一个身位,两人之间还挡着一把步枪。

        谢苗连刺几刀,激烈抵抗的敌人终于不动了。

        王忠立刻对柳德米拉说:“你躺在桌子上,抱着这个死鬼,继续尖叫,把第二个敌人引下来。”

        柳德米拉照做了。

        王忠正要对谢苗下命令,却看见谢苗又躲到了门侧面。

        这个俯瞰视角还挺方便的嘛,字面意义的眼观六路。

        第二个敌人出现在门口,看到柳德米拉直接笑了:“哇哦,打死啊死古达阿发!”

        见色眼开的敌人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家人身上的血渍,就这么进了房间。

        谢苗大吼一声,挺着刺刀扎过去。

        但是这个敌人反应很快,一侧身躲开了这一刺,直接抄起头盔砸在收不住姿态的谢苗头上。

        谢苗惨叫起来,估计是被人家钢盔上那个矛尖扎了。

        妈的,这个矛尖居然还能派上用场的吗?

        这个敌人大喊起来,拔出匕首刺在了谢苗身上。

        王忠在俯视角清楚的看到谢苗不动了。注意力移上去也没有说明。

        二等兵伊万挺着刺刀扎上去,刺中了敌人的心脏。

        敌人瞪着伊万,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可能是因为王忠全程俯视角看着这一切,他很没实感,切换回肉眼视角的时候,他才闻到浓重的血腥味。

        柳德米拉:“还有敌人吗?”

        王忠:“这么大动静却没人问,应该没有了。”

        说话间王忠来到大门口,看了看外面,发现其实外面也是一间地下室,而不是原本他以为的走廊。这一间靠墙的位置有道楼梯通往地面。

        王忠:“我们先到楼顶,看看周围的情况。”

        自己这个外挂,需要视野,到楼顶视野好应该能把周围都“点亮”。

        他扭头看着屋里的人,发现所有人都盯着他。

        中士说:“不,我们直接走,上楼顶是想被敌人发现吗?”

        柳德米拉推开死人站起来:“我们把敌人引下来偷袭都死了一个,如果刚刚中士你直接开枪,怕不是我们已经全完了!”

        中士摇头:“这次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一个上了战场直接尿裤子的人不会每次都蒙到!我们应该趁现在没有被敌人发现立刻走!瓦西里耶夫娜,跟我们走吧,我们保证把你送到友军那里,让你归队!”

        王忠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瓦西里耶夫娜是柳德米拉的父名,俄国人对关系一般的人和地位比自己高的人,都叫父名,直接叫名字不礼貌。

        好吧这可能不是俄国人,毕竟这里不是地球,但是明显这里的人遵循俄国那一套。

        柳德米拉犹豫了一下,说:“不,我支持中校。”

        中士摇摇头:“那就没办法了,我们走!”

        说罢他推开在门口的王忠,端着冲锋枪就走向通往一楼的楼梯。

        两个二等兵也跟着他。

        一转眼房间里就剩下王忠和柳德米拉,以及三个死人。

        柳德米拉看表情明显后悔了。

        王忠:“你可以追上他们。”

        柳德米拉咬了咬嘴唇,看向王忠:“不,我觉得现在这个情况,跟哪边存活的几率都不高。”

        王忠:“你说得对。”

        他深吸一口气,转向几具尸体。

        他捡起谢苗的枪塞给柳德米拉:“你得拿点家伙,会开枪吗?”

        柳德米拉接过枪,熟练的检查了一下枪膛,抬起头看着王忠:“我射击成绩比你好,中校,你忘了?”

        “咦,是这样吗?”王忠心里嘀咕,自己取代的这个是什么样的纯种废物啊。

        又从另外两具尸体上搜罗了一把步枪几个手雷若干弹药后,王忠决定动身。

        他蹑手蹑脚的从楼梯上到地面,第一时间切换俯瞰视角。

        这时候他发现视角右上方的兵牌除了他自己之外,还多了一个,注意力放到新兵牌上出现的是:“柳德米拉·瓦西里耶夫娜·麦列霍夫娜上尉,祈祷手。”

        所以是会听从自己命令的人,就会进入兵牌吗?

        还有祈祷手到底是什么啊?

        王忠切换了一下楼层,猛的发现自己能看到地下室的视野。

        难道说,就像即时战略里一样,自己这个外挂能获得指挥的部队的视野?

        这倒是方便了,只要获得更多部队的指挥权,就能获得更大的视野。

        不管怎么样,自己现在有了一个兵了。

        还是这么好看的女孩。

        王忠小心翼翼的摸到二楼,然后发现二楼挨了一炮,对着街道那一侧的墙面上有个大洞。

        柳德米拉:“我们本来在二楼,结果没等击毁敌人的坦克,就先挨了一炮,整个神箭小组只剩下我一个人。”

        神箭小组又是什么?

        柳德米拉:“扎卡耶夫中士所属的步兵营本来在附近掩护我们。我们这个小组,还有步兵营,都归你指挥的,中校!但是你被这一炮吓得尿裤子了,连滚带爬就跑到了地下室躲起来!”

        所以扎卡耶夫中士才不想被我指挥啊——王忠如此想道,可以理解。

        王忠看着柳德米拉:“相信我,我已经……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我了!”

        确实不再是。

        估计那个胆小鬼怂包已经被吓死了,而我是在另一个世界喝死了——大概吧,然后我就上了这个胆小鬼的身。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

        安抚完柳德米拉的情绪,王忠正要转身去观察情况,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便继续问柳德米拉:“我们……呃……”

        现在问柳德米拉自己是哪个国家好像不合适,没准还会失去刚刚获得的一点点信任,丢掉这个唯一的部下。

        算了,还是先求生。

        咦,等一下,如果是求生,是不是投降也没问题?

        反正我是个中国人,没必要为名字都不知道的国家死战啊。

        可能是王忠的表情泄露了他的想法,正好这个时候柳德米拉说:“如果你要向普洛森人投降,我就先打死你!”

        好吧,这条路断了。

        王忠心想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跑到大洞旁边趴下,从边缘向外窥视,同时切换到了俯瞰视角。

        好家伙,前方整个扇形区域的地形全都被“点亮”了。

        当然,一些比二层高的建筑还是遮挡了视野,留下一块块阴影。

        王忠能看得到的区域内,敌人都被显示出来了。王忠甚至看见了扎卡耶夫的小队。

        他们正沿着一条巷道前进,前面就是敌人。

        然后王忠就看着他们和敌人遭遇了,甚至来不及思考该做什么反应。

        敌人有一辆半履带装甲车,车上的机枪立刻就响起来,第一波扫射走前面的中士就被打倒了,甚至连枪都没有开。

        跟着中士的两个二等兵想跑,被机枪的曳光弹追上,打倒在地上,这个小队就这么团灭了。

        这时候王忠听见柳德米拉紧张的声音:“枪声很近,怎么回事?”

        王忠:“扎卡耶夫中士死了,都死了。正好碰到了敌人的半履带装甲车。”

        柳德米拉沉默了几秒,问:“那我们怎么办?”

        她根本没疑惑王忠怎么知道这些的。

        王忠在俯瞰视角观察东面,既然扎卡耶夫中士向东面前进,那估计他认为友军在东面。

        大概三个街区外,王忠看到了正在战斗的友军。

        从俯瞰视角看不太远,问题是路上有一大堆敌人,还有至少十辆坦克装甲车辆。

        王忠观察了半天,发现敌人虽然多,但其实大量的建筑分割了他们的视野,只要自己能保持俯瞰视角,还是能摸过去的。

        关键在于两点,首先就是在俯瞰视角能不能控制自己移动。

        毕竟这个系统没有给配鼠标,不能真的像打即时战略游戏那样一点鼠标部队就行动。

        王忠把目标转向自己,心想让趴在地上的小人动一下。

        没想到念头刚出来,他就真的动了,甚至感觉到了身体摩擦地板的触觉。

        在俯瞰视角感觉到这些还挺怪的,而且王忠感受到了强烈的眩晕——估计是因为大脑没有适应这种情况,肉体传来的感受和视觉的错位造成了眩晕。

        就和有些人晕3d的原理类似。

        王忠又动了一下,结果晕得受不了了。

        他只能放弃在俯瞰视角下移动自己。

        那能不能移动柳德米拉呢?

        他对着柳德米拉“发功”,想用意念指挥她,结果一点用没有。

        突然,王忠发现自己干了件蠢事:妈的,意念个屁啊,直接开口下令不就完了。

        “柳德米拉,”他说,“你右手边的窗户看到吗,过去向外看,小心点。”

        柳德米拉惊呼:“你怎么看到后面的?”

        “刚刚有个印象。过去!”

        柳德米拉移动到了窗户边,于是王忠获得了房间后面的视野。

        能行!

        那待会就让柳德米拉在前面开视野,我在后面走!

        等一下,就这么让女孩子打头阵会不会太不绅士了?

        短暂的犹豫过后,王忠厚颜无耻的选择了让自己活命几率高的选项。

        他说:“柳德米拉,我大概知道怎么走了。你枪法好,你打头,我们出发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