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前妻大反派在线阅读 - 第52章 姐姐和妹妹

第52章 姐姐和妹妹

        “你……是人是妖?”

        这是染轻尘见到曲红灵,说的第一句话。

        染轻尘没有厉南霜那种天生对妖气感知敏锐的能力,所以面对妖性体质特殊的曲红灵,无法从对方身上窥探到一点妖气。

        这让她有些迟疑,拿不准对方的身份。

        虽然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对方大概率与妖物有关系。

        “好漂亮的女人。”

        望着妍丽不掩其清冷的绝美女子,便是自身也是大美女的曲红灵,心中也油然生出几分赞叹。

        不过更让她感慨的是对方的修为。

        前不久遇见一个很年轻很厉害,同样也很漂亮的背刀少女。如今又看到一个与她年纪相仿,修为丝毫不输于她的美丽女子。

        仿佛高手满大街的跑。

        难怪申叔叔说,大洲京城藏龙卧虎。

        在妖族,除了她之外,可找不出第二个年龄接近且有如此修为的妖物。

        曲红灵皓腕处细针快速飞旋,拖拽出的流萤仿佛凝成了一圈细细手镯,感受着染轻尘身上散发出的阵阵磅礴威压,挑眉道:“是妖如何?不是妖又如何?”

        “不是妖,那就让开,别妨碍我办案!”

        染轻尘抬起手中长剑,语气冰冷,“若是妖,那就一并斩了。”

        听到“办案”二字,曲红灵面上掠过些许诧异,“你是六扇门的暗灯?”

        少女心下不免吃惊。

        京城六扇门的年轻高手未免太多了吧。

        “妖,还是人?”

        染轻尘又问了一遍,耐心已到头。

        曲红灵淡淡一笑,“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斩!

        染轻尘再无废话,默念一声,三寸剑光芒骤起。

        道观内原本就断裂的神像,在外泄的浩荡剑气之下炸起点点碎石,勒刻出一道道深壑沟痕。

        曲红灵裙袖翻如花绽,雪腕倏抖,银丝小剑激射而去。

        御剑术!

        望着宛若银针的小剑攻击而来,染轻尘神情凝重。

        自古以来,剑修者不计其数,其中以“御剑术”最难修习,大多数也只是简单御剑飞行。

        可真正与人对敌,利用御剑术的少之又少。

        更别说养出本命剑。

        御剑不仅要有强大的精神力与神魂,更要与剑培养出足够灵犀的默契,做到人剑心意相通。

        能以御剑术对敌,足以说明对方的剑道高深。

        心中思索之际,染轻尘手中的长剑一刹那的明亮,与银丝小剑碰撞在一起。

        剑气如燎原般扩散开来,将两侧残破布幡绞得粉碎。

        染轻尘剑尖一移,人似游枝青蛇,顺着剑势旋绕飞转,裙摆摇曳的身影一如空谷幽兰。

        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拉近十步。

        染轻尘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与对方贴近对战,使出自己擅长的近身剑术。

        曲红灵再次御剑回击。

        骤然变大数倍的银剑,转折如意,如羚羊挂角绕过染轻尘划出的半弧剑圈,以一道极诡异的轨迹飞速挤进剑幕缝隙。

        眨眼间,细剑竟已至染轻尘的咽喉。

        染轻尘不见任何慌乱,微微侧偏姣好的颈线。

        细剑贴着脖颈汗毛擦过。

        锋利的剑气在浮透着几丝淡淡青络的玉肌上,留下一道淡浅血痕。

        “敲山!”

        染轻尘挽了个剑花,敲开对方细剑后,趁机又欺身五步。

        此刻,两人只差五步距离。

        曲红灵蹙了蹙眉,右手捏起一道剑诀。

        被震飞出三米远的细剑倏然分离成数道更细的长剑,狂风骤雨般朝着染轻尘刮去,大蓬耀目的银色剑光兜头罩落,密不透风。

        掠至的每一道细剑如活物一般,方向难测不定。

        有的似蚯蚓弯曲,有的锋利笔直势不可摧,有的飘渺如云气,有的高悬于上空,似飞龙神鸟,大有黑云压城的震撼气势。

        蜷缩在石像后的兔妖喜儿面色发白,看着神仙打架。

        原本她还打算故意喊叫出曲红灵的身份,让对方出剑攻击,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了。

        只希望两败俱伤,她好逃走。

        染轻尘被一道道剑光缠绕,似被困住。

        但下一刻,铿响如骤雨,激出无数火星。女人纤美的倩影从爆开的剑芒中疾掠而出。

        她的青裙被割裂出数道细小的口子,隐约可见剔透的雪白玉肤。

        两人之间,只余一步!

        染轻尘挥剑而起。

        剑气喷薄吞吐之间,剑鸣尤为清亮。

        满室寒光顿时拢至。

        “斩!”

        染轻尘低声轻喝,覆冰般的明媚眸子里,似有万千星辰明灭。

        这时候曲红灵想要御剑回防,显然是来不及了。

        然而就在剑锋抵落之际,曲红灵裙袖一挥,如白鹭般凌空拔起。整个人仿佛被一根吊着的威亚,生生朝后拽去,更像是木偶僵尸。

        原以为曲红灵会借此逃脱对方攻击圈,然而少女身形忽然一凝,硬生生在半空中停了一下。

        随后少女回身一抄,玉白的小手搭在对方剑身上。

        嘭!

        柔如无骨的手掌刹那迸出千斤之力。

        对方这一变化就连染轻尘也没预料到,不过女人毕竟浸淫剑术多年,敏锐察觉到剑身传递来的汹涌妖力,果断弃剑,一掌推向对方胸口。

        二女原本是打算震退对方,结果错位之后,手掌无巧不巧的落在彼此胸口。

        也不知谁先下狠手,只听嗤啦裂帛之声响起,两人双双倒飞出去,落地时手中皆捏着一片碎布。

        一人为红,一人为白。

        感受着胸口疼痛,染轻尘低头望去。

        只见自己衣襟裂开,露出一大片玉白,上面抓痕明显。

        曲红灵的胸口同样有血痕。

        相比之下,染轻尘被撕裂的衣衫更多一些。

        曲红灵疼得微微呲牙,怒瞪着对方,“好歹也是剑道大师,有必要用这么下三滥的招式吗?”

        “是你先用下三滥手段的!”

        染轻尘尽力用衣襟遮住露出的风景,绸缎摩擦伤痕的疼痛让她也是极不好受。

        毕竟那嫩娇之地,是真的很痛。

        “是你先动的手!”

        “是你先!”

        “……”

        两人从剑对剑的相搏,变成了舌枪唇剑。

        双方怒瞪着对方,杀气汹汹。

        “走了!”

        二女正要持剑再拼斗,道观外忽然传来一道催促声。

        是申圣元的声音。

        曲红灵咬了咬银牙,极不甘心的狠瞪了染轻尘一眼,“这笔账我记下了!”

        曲红灵收起飞剑,顺势隔空扯下了兔妖喜儿的一片衣衫裹在自己身上,掠向道观门外。

        “走得了吗?”

        染轻尘挥剑扑去。

        两人交集之际,曲红灵倏地盘绕开来,如泥鳅般闪身到门口,冷笑道:“姐姐先顾好自己吧,别出门被人看光了身子,让自家相公给休了。”

        听到这话,原本想要追出的染轻尘生生止步。

        她面色阴沉,忽而又讥笑道:“原来妹妹知道自己小啊。”

        曲红灵反唇相讥,“当然了,看姐姐面相那么老气,肯定岁数大,不叫姐姐叫什么?”

        染轻尘一字一顿笑眯眯道:“我是说,妹妹真小。”

        已经掠出道观的曲红灵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涨红了俏脸。

        大又如何,不过是累赘而已!

        受的伤比我更重!

        听着对方已经远去,染轻尘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铁青一片。

        她瞥了眼兔妖。

        对方眉心处渗出一点血珠,气息全无。

        女人又低头看向自己胸前伤痕,低声恼怒道:“就不能小点吗?真是累赘!”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