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阴阳师如何饲养一只波本团子在线阅读 - 20 活见鬼

20 活见鬼

        吃完饭,毛利小五郎跟着酒井千鹤去检查别墅,樱子则带着花山院涟等人到二楼客房休息。

        酒井家安排了两间客房,都是双人床。至于毛利小五郎,他要通宵守在客厅,看看会不会有头发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爬出来,不需要客房,只是让樱子拿了床毛毯到沙发上。

        花山院涟示意萩原研二检查了房间,确认没有问题,忽的把安室透往柯南旁边一推:“今天让透君和柯南君一起睡吧,两个小孩子睡一张床也不会挤。”

        “哎?”毛利兰一怔,随即恍然,“表哥,你是不是准备晚上一个人偷偷去调查?”

        “有点好奇,也不太放心姨父。”花山院涟坦然道。

        ——而且,也不太放心你。工藤新一你不要仗着小孩子的身体就和兰两个人睡一个房间啊!

        “没问题,我会照顾他们,你……小心。”毛利兰说道。

        “放心,我觉得我还是挺招鬼的喜欢的。”花山院涟揉了一把安室透的脑袋,“早点睡觉哦。”

        “涟哥哥不要胡说八道了,真是的,像个小孩子。”安室透嘀咕道。

        花山院涟摆摆手,示意自己听到了,走进了隔壁的客房,关门。

        “我把这间别墅里里外外转了一圈,真的发现了不少东西。”萩原研二惬意地躺在了另一张空床上。

        “装神弄鬼的道具?”花山院涟随口说道。

        “别说,那个脑袋做得还挺真的,晚上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萩原研二一骨碌坐起来,兴致勃勃。

        “知道犯人是谁吗?”花山院涟问道。

        “小阵平守在那儿,准备看看是谁来拿那些道具。”萩原研二说着,微微一顿,又补充了一句,“不过,那些东西被包好了藏在工具间,保姆不可能不知道。”

        “樱子吗?”花山院涟回想了一下那个还带着一丝稚气的少女,实在很难想象她这么做的理由。

        如果是酒井晴奈,还能说是因为母亲的事想要赶走酒井千鹤。

        晚上11点后,整座别墅都安静下来。

        花山院涟有式神守卫,毫无负担地睡了一觉,直到被一声惨叫惊醒——

        “怎么回事?”随着灯被一一打开,众人纷纷睡眼惺忪地打开房门。

        “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酒井晴奈在火红的睡裙外面披了件风衣,站在二楼栏杆处向下吼道。

        “鬼、有鬼!”酒井千鹤惊魂未定地躲在毛利小五郎身后。

        “叔叔!鬼在哪里?”跑得最快的是柯南。

        而慢了一步的安室透被毛利兰一把抓住。

        “那边……窗外,刚刚有张脸对着屋里笑。”毛利小五郎有些惊悚,但大致还是不相信有鬼的,走到那扇有问题的窗子边检查。

        “我说了,真的有鬼!”酒井千鹤瘫坐在沙发上,樱子扶着她轻声安慰。

        “假的。”萩原研二站在花山院涟身后,抱着双臂,一声嗤笑,“这个女人根本不信闹鬼……不过,心虚倒是真的。”

        “听说,这座别墅原来的女主人精神失常了。”花山院涟的声音很低,语气意味深长。

        萩原研二“哦”了一声,更多了几分看好戏的心情。

        “来了。”花山院涟笑起来。

        只听“呯”的一声,别墅大门洞开,狂风夹杂着雨丝瞬间涌入,引起一阵尖叫。

        “搞什么?管家,赶紧关门!”酒井晴奈压着裙摆尖叫。

        管家急忙跑过来,和毛利小五郎一起,一人推着一扇门,就要合上。

        “等等,那是什么东西?”柯南忽然指着门外黑漆漆的雨幕喊道。

        “……鬼啊!”管家定睛一看,手都抖了一下,没扶稳,那半扇大门再次被狂风吹得“呯”一下砸在墙上。

        于是,所有人都看见了,一条黑影在风雨里飘过来——确实是飘的,玄关门口亮着灯,清晰可见斗篷下是没有脚的。

        毛利小五郎铁青着脸,几乎能听见自己牙关咯咯作响的声音,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

        黑影越飘越近,几乎擦着他的脸进了屋内,停在玄关处。

        顿时,客厅里高分贝的尖叫声四起。

        管家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脸色雪白,整个人抖得跟筛糠似的。

        “走开!别过来!”酒井千鹤死死抓着樱子的手臂,指甲几乎掐进肉里。

        樱子疼得抖了抖,但还是没喊出来,或者说,在那个怪物面前,声带几乎失去了原本的作用。

        “怕什么,不就是个玩具。”花山院涟懒洋洋地说了句,举起右手,“看。”

        众人慢慢冷静下来,才发现,在灯光的反射下,空气中闪过一丝流光。

        “线?”毛利小五郎迟疑道。

        “只是牵线木偶而已,千鹤夫人见到的鬼,不会就是用这玩意儿装神弄鬼的吧?”花山院涟说着,用力扯断了钓鱼线。

        黑影失去了支撑,“噗”的一下摔在地上,脑袋还滚了两圈。

        “这是……服装模特的头?”毛利小五郎小心地捡起脑袋,一手拎起斗篷,“用普通的黑布裹着一颗假人头?”

        “嗯嗯。”花山院涟点头。

        “不可能!”樱子大声喊道,“它是从外面飘进来的,门外钓鱼线没有支撑点啊。”

        “门外十步就是树林,支撑点不是要多少有多少?”花山院涟不以为然。

        “可……”樱子觉得不对,但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不止她一个人有这种想法,大家亲眼见到这东西飘过来的鬼气森森,绝不是被线头拽着的那种呆板。

        花山院涟眨眨眼睛,一脸无辜。的确,松田阵平发现有人装神弄鬼,干脆利索地抢走了“道具”。犯人原本是用钓鱼线控制鬼影的,可在松田阵平手里……啧,那叫一个自由飞翔。

        而线头自然也是松田阵平挂好鬼影后,拿过来给他的。

        “其实,我对魔术一直挺感兴趣的,小时候还全国追着看黑羽盗一的巡演。”花山院涟从毛利小五郎手里接过假人头掂了掂,往空中一抛:“定!”

        “……”小小的松田阵平飘在空中,捧着那颗假人头无语。

        “真听话,来,转几圈。”花山院涟一只手虚按在上方。

        在所有人的眼里,那颗假人头就悬浮在他掌下10厘米的地方,咕噜噜转起圈来。

        众人:……明明这么可怕的场景,为什么会这么好笑?

        “哈哈哈哈……”萩原研二抱着肚子,笑到蹲在地上。

        “笑屁啊!hiro你还不赶紧出来管管他们!”松田阵平揪着假人头的假发,无聊透顶地转圈子。

        柯南沉默着走过来,伸出一只手,戳了戳假人头。

        “现在,去找你的主人。”花山院涟指了指。

        假人头顿了顿,慢慢转过来,正脸看向——

        “不是我!不要过来!”酒井千鹤尖叫。

        松田阵平翻了个白眼,手指勾着一缕假发,提着人头丢进樱子怀里。

        “啊~~~”樱子一声惊呼,条件反射地又扔了出去。

        “喂,自己的东西拿好啊。”松田阵平眼疾手快地接住,捧着假人头追上去。

        “你别过来!滚开啊!”樱子一边跑,一边回头,满脸惊恐。

        “这……”柯南简直傻眼。

        比起装神弄鬼的人是保姆,这个会追人的假人头显然更突破了他的理智下线。

        “因为我是操纵鬼神的阴阳师!”花山院涟一本正经地答道。

        “……哈?”柯南看他的眼神想看傻瓜,直接问道,“你中二毕业了吗?”

        “开个玩笑嘛。”花山院涟毫不心虚,弯腰在他耳边笑眯眯地说道,“我只是把随身带的微型无人机设备塞进了假人头里,用遥控控制它飞。要相信科学啊,柯南君。”

        柯南“呵呵”两声,翻了个白眼。

        不过他们的对话客厅一楼大部分人都听到了,倒也松了口气。

        高科技嘛,高大上!总之不是闹鬼就好!

        “樱子、樱子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管家失魂落魄地自语。

        “是啊,为什么呢?”花山院涟反问。

        “因为她想学千鹤夫人。”柯南答道。

        “什么?我、我没有……”酒井千鹤变了脸色。

        当年,她仗着工作的便利,经常出入酒井家,用同样的手段逼疯了酒井太一的原配,又耐心等了一年,终于成为了这座别墅新的女主人。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已经不可能留下任何证据,曾经在酒井家工作过的佣人也早就被赶走,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只要死不承认,任何人都拿她没办法。

        “啊~~~你别过来!别追我!”因为太过恐惧而没听到解释的樱子绕着沙发跑了一圈,慌不择路地撞开前面的柯南,往二楼跑去。

        柯南被撞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那假人头就从他头上飞了过去。

        “没事吧?”花山院涟笑着把他拉起来,顺手塞了个小巧的遥控给他,“要不要玩?”

        “不要!”柯南抽了抽嘴角,无奈道,“别玩了,要是真把人吓出好歹怎么办!”

        无人机,高科技,这种东西他是相信的,毕竟他自己身上也全是博士发明的各种高科技,每一样拿出来在别人眼里都写满了“离谱”两个字。至少……科学可以解释的事,总比闹鬼可信。

        “好吧。”花山院涟遗憾地把那个其实是汽车车窗遥控器的东西塞回口袋,示意松田阵平停手。

        反正今天已经死不了人了,接下去的事让警察出面比较好。找到樱子恐吓酒井千鹤的证据不难,至于更早的案子,只能让搜查一课先查查看,到底太久远了。

        “啪。”随着松田阵平像是扔垃圾似的一抛,假人头砸在楼梯上,咕噜咕噜滚下来。

        二楼楼梯口,樱子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板,大口喘息。

        “你……没事吧?”毛利兰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没、没事。”樱子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

        毛利兰正要上前把人扶起来,就听旁边传来嘲讽的声音:

        “真没用,就凭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居然还敢妄想取代竹田千鹤那个贱人?”酒井晴奈把玩着自己涂成鲜红色的指甲,一声冷笑。

        “你……都是你!”樱子茫然了一下,眼底猛地生出一股戾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把推开毛利兰,朝着酒井晴奈冲过去。

        “你疯了?痛……放开我!”酒井晴奈被揪住头发往下扯,脸上的妆容都乱了,毫不犹豫就用尖利的指甲抓向她的脸。

        然而,一直居高临下安静看热闹的安室透变了脸色,冲向楼梯口,抓住失去平衡的毛利兰的手,用力往回扯。

        “小兰姐姐!”

        “兰!”

        楼梯下传来柯南和毛利小五郎惊恐的喊声。

        安室透忘记了自己是小孩子的身体力量,被带得一个踉跄,一咬牙,死命把毛利兰拉了回来。

        毛利兰一把抓住扶栏,惊魂未定地抬头,却看到了惊恐的一幕——

        安室透承受了反作用力,重重撞在二楼的扶栏上。而没等所有人松一口气,就听“咔嚓”一声,木质的扶栏,断了。

        小小的身体和一截断裂的扶栏一起,从空中跌落。

        “危险!”迟来的惊呼这才响起。

        安室透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玩偶……玩偶?

        一瞬间,他脑子里想的是,刚刚抓住毛利兰,似乎用的是双手?怎么这个玩偶还跟着他一起摔下来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