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阴阳师如何饲养一只波本团子在线阅读 - 19 恶意

19 恶意

        酒井千鹤的别墅在郊区的一座小山顶上,从山脚开始,就是私有道路,直通别墅。

        柯南为了转移花山院涟对工藤新一的注意力,在车上把之前酒井千鹤说的情况复述了一遍。

        酒井家是做生意的,别墅的主人酒井太一经营着一个健身器材会社,平常很少回家。酒井千鹤是他第二任妻子,原本是他的秘书,在原配病逝后就嫁了进来,做了全职太太。

        目前别墅里有管家、厨娘、保姆、花工,正好是一家四口。另外就是酒井千鹤和3岁的小儿子,以及原配所出的大女儿。只是那位酒井晴奈小姐不怎么回家,平时更愿意住在东京的公寓里。

        “如果有人装神弄鬼的话,一定是别墅里的人。”安室透揪着班长的头发说道,“这条路只通往山顶别墅,外人进来作案的难度太大了。”

        “如果让你们装神弄鬼,你们会怎么做?”花山院涟很有兴趣地问道。

        “用风筝线之类的细线牵着假发就能躲在暗处做出‘头发自己在地上爬’了。”安室透想也不想地答道。

        “理科实验上,老师给我们演示过,在品红溶液里加入亚硫酸钠,红色的溶液就会变透明。”柯南接着说道,“山顶的别墅肯定用的是独立的水箱,很容易做手脚。”

        “至于明明没有人却发出哭声的储藏室,可能太多了,哪怕藏个录音机呢。”安室透撇了撇嘴,不以为然。

        两个孩子说上了瘾,一条一条尝试闹鬼的方法,听得开车的花山院涟目瞪口呆。

        “涟哥哥,如果是你会怎么做?”两双眼睛亮晶晶地看向他。

        “我啊……大概会抓个鬼放在他床上吧。”花山院涟轻飘飘地答道。

        “好冷的笑话。”安室透吐槽。

        花山院涟挑眉,他明明是最诚实的人了。

        一小时后,终于到达目的地。

        或者是酒井千鹤描述的场景让人印象深刻,这座在落日下的豪华别墅居然显得有些阴森了。

        “好像有点可怕。”毛利兰干笑了两声。

        “没关系,有我在。”花山院涟说着,牵着安室透的手走在最前面。

        “早说了让你不要来了。”毛利小五郎说道。

        毛利兰咬牙,就看你恨不得把眼睛粘在酒井千鹤身上的架势,怎么可能不来啊!随即,胆气上来,似乎也没这么怕了。

        “毛利先生,请进。”酒井千鹤说着,带他们进门。

        “夫人。”一个年轻女孩走过来,笑吟吟地说道,“客人到了的话,我就上菜了。”

        “好。”酒井千鹤一脸的矜傲,完全没有之前被闹鬼吓得惶惶不安的样子。

        “对了,大小姐回来了。”女孩又说了一句。

        酒井千鹤点头示意她去做事,低声道,“她是这里的保姆樱子,最近她一直睡在我房间打地铺。”

        “为什么?”毛利小五郎不解。

        “因为鬼怕她。”酒井千鹤咬牙道,“我看到的鬼影、血迹,听到的哭嚎,她都看不见听不见。毛利先生,如果是有人装神弄鬼,那些东西就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看见是不是?樱子明明就在我旁边,但她却看不到那些脏东西。”

        “也有一种可能,那个保姆就是装神弄鬼的犯人,为了加深你的恐惧,就假装自己看不见。”毛利小五郎压低了声音说道。

        “樱子为什么要这么做?要不是我给了他们一家工作,他们早就在东京活不下去,只能回乡下种地了。”酒井千鹤一顿,加重了语气,“我可是他们一家的大恩人!”

        “总之,先调查一下闹鬼的地方吧。”毛利小五郎说道。

        “那现吃饭吧。”酒井千鹤带着他们走进餐厅。

        “啊啦,就算我爸不回来,你也不用急着带个男人回家吧?”就在这时,通往二楼的楼梯上缓缓走下来一个穿着大红色长裙的女人。

        “晴奈,你在说什么胡话?这位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先生,以及毛利先生的家人!”酒井千鹤怒视她。

        “啊啦,随你喜欢。”酒井晴奈仪态万千地转身,仿佛是身处宴会厅似的优雅,又喊了一声,“樱子,晚饭给我端到房间里。真是的,看见就生气,幸好以后见不到了,也就这点好处。”

        樱子从厨房里应了一声。

        “……以后看不到?”毛利小五郎疑惑道。

        “那丫头就要出国留学了,后天就走。”酒井千鹤眼底也有几分开心和幸灾乐祸。

        柯南“呵呵”两声,满头黑线。

        这是个什么家庭啊?生活在这里真的不会抑郁吗?

        晚饭很丰盛,但饭桌上的人都有点食不下咽。

        主人只有酒井千鹤一个,酒井太一例行不在家,酒井晴奈在自己房间吃饭,而那个3岁的孩子则是被酒井千鹤送到了自己娘家。

        “毛利先生,你有没有发现别墅里哪里不对?”酒井千鹤小声问道。

        “挺……正常的吧?”毛利小五郎喝了一口红酒,眼睛一亮,心神顿时都跑到了酒杯里。

        好酒!不愧是富豪!

        “我怀疑就是晴奈那死丫头害我,她一直都反对太一娶我。”酒井千鹤愤愤地说道。

        “晴奈小姐不是很少回别墅吗?”毛利小五郎不以为然。

        “她做法害人又不需要人在现场!”酒井千鹤反驳。

        毛利小五郎:……难得的好酒都不香了。

        “喂。”柯南悄悄拉了拉安室透的衣袖,低声问道,“你觉得她是真的相信别墅里发生的事是鬼做的吗?”

        “那她就该请个大师,而不是请毛利叔叔。”安室透答道。

        柯南点头,两人对望了一眼,默契一闪而过。

        侦探是查活人的,可酒井千鹤为什么非要咬死了闹鬼,而不在侦探面前表现出怀疑有人装鬼?

        “说起酒井太一这个人,我倒是知道一点。”花山院涟凑到他们俩中间,笑眯眯地插口。

        “涟哥哥知道什么?”柯南急忙问道。

        “唔……我听姬城小姐说的,酒井太一是入赘,他的公司原本是岳父家的。”花山院涟压低了声音,悄声道,“前面那位夫人是酒井老社长的独生女,听说是精神失常,最后在精神病院用一支圆珠笔插进喉咙自杀的。”

        “好可怜。”毛利兰也从另一边凑过来,“那千鹤夫人是趁虚而入吗?”

        “嘛……反正结婚是在夫人死后一年,大概是没关系吧。”花山院涟微微一顿,又漫不经心地说道,“姬城小姐说,酒井家的一摊子烂事比小说还精彩,跟这种人做生意不靠谱,所以上个月刚刚拒绝了酒井太一的合作请求。”

        毛利兰偷偷看了一眼酒井千鹤,八卦的心蠢蠢欲动。

        “你什么时候听说的?明明出来的时候还不知道千鹤夫人是谁。”柯南忽然问道。

        “刚刚呗。”花山院涟一翻手机给他们看。

        一封来自姬城千春的短信,短短百来字,把酒井家那点八卦翻了个底朝天。

        柯南:…………

        “轰隆~”

        就在这时,一声闷雷响起,窗外,夜幕被巨大的闪电撕裂,暴雨倾盆而下。

        “幸好回来得早,这种天气开车走山路有点危险。”酒井千鹤拍了拍胸口。

        “说起来,狂风暴雨,山间别墅,在电影里这可是闹鬼的标配呢。”花山院涟慢悠悠地说道。

        “……”酒井千鹤握着汤勺的手指一紧,脸色青了。

        “抱歉抱歉,小孩子不懂事,鬼这种东西就不存在!”毛利小五郎大声说道。

        花山院涟抬头看了他……身后的萩原研二一眼,眼神中露出一丝疑惑。

        “没什么,就是以前鬼冢教官说,毛利前辈的手|枪射击技术是警校第一,就在想,时间还真是残酷啊……”萩原研二感慨。

        花山院涟闻言,倒是有些惊讶。不过想想又觉得正常,毕竟毛利小五郎要真只是个酗酒赌博好色的糟大叔,当初英理阿姨是看上他什么?

        “这么大的雨,明天早上大小姐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去机场呢。”把饭后甜品端上来的樱子嘀咕了一句。

        酒井千鹤一挑眉,似乎有点幸灾乐祸,但又觉得酒井晴奈走不了的话会继续留下来碍她的眼,很是纠结。

        “透君真的好喜欢这个娃娃啊,出门都要抱着。”毛利兰说道。

        安室透沉默了一下,把娃娃塞给她:“涟哥哥说,这个娃娃辟邪,借给兰姐姐。”

        “哈?”毛利兰一脸懵。

        “涟哥哥,你别总欺负透君老实听话。”柯南没好气道。

        “有吗?”花山院涟歪了歪头。

        “透君看起来也太瘦了,要好好吃饭啊。”毛利兰看看安室透面前的盘子,顺手把娃娃递给柯南,给盘子里添了几样菜。

        “谢谢兰姐姐。”安室透笑得很甜。

        其实……涟哥哥叫习惯了,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再叫一个女高中生姐姐……嗯,完全没心理压力。

        “给你。”柯南又把娃娃塞回去。

        眼看着娃娃转了一圈又回到安室透膝盖上,花山院涟很怀疑是因为这个玩偶不好看。

        伊达航当然不丑,是一种很男人的阳刚味的帅气。但不得不说,这种类型的相貌做成玩偶后,并不符合女生和小孩对“可爱”的定义。

        “唔……”花山院涟摸了摸下巴,思考,要不……再做一个?

        窗外风雨交加,餐厅里,长餐桌明显分成了两部分。

        毛利小五郎酒意上来,正对着酒井千鹤吹牛。另一边,毛利兰耐心地给两个还在讨论活人装鬼的办法一二三的小孩夹菜。

        班长玩偶被安室透一手圈着坐在他腿上,嘴角的弧度往下挂了30度。

        也不知道花山院涟做了什么,他……被困在了这个玩偶里出不来了!虽然说,他也觉得这座别墅隐藏着很深的恶意,不介意近距离保护好降谷,但……他并不想做一只娃娃被同期抱在怀里啊!

        真的好恶趣味!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