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条同学总是自我攻略在线阅读 - 20 020

20 020

        两名女孩瞪着漆黑的大眼睛,恐惧地盯着中原弥生。

        “你好。”中原弥生没有贸然靠近,试探地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发色稍浅的女孩气息微弱地说道:“枷场,枷场菜菜子。她是我的妹妹,美美子。”

        中原弥生指着她们脚上的锁链:“是谁把你们锁在这里的,那座村庄的居民吗?”

        枷场菜菜子犹豫了。

        枷场美美子小声说:“告诉他吧,我觉得他不像坏人。”

        听见妹妹的话,她才轻轻吸了口气,讲述了她们的经历。

        小山村背后是一大片坟地,两年前,村落咒灵肆虐,村民们都认为是厉鬼作祟。村里请来的神婆说,这是神明在发怒,只有修好神社、献祭孩子,才能平息祂的怒火。

        村民们修好神社,但谁都不肯献出自己家的孩子,僵持了半个月。

        后来,他们略一合计,盯上了枷场家的双胞胎姐妹。

        这两个孩子父母早故,无依无靠,就算死了也没人在乎。更何况,她们行踪古怪,早就被村里人视为不祥之物。

        于是,在两年前的某个午夜,熟睡的枷场姐妹被村民们绑起来,丢进神社里。

        村民们惊喜地发现,村里的厉鬼竟然真的被祭品吸引,飞入神社中,再也没有出来。

        三天后,几个胆大的村民去神社查看枷场姐妹的尸体,却发现她们并没有死亡。两个女孩满身伤痕地站在神社里,大部分鬼影都消失了,只有几只存活下来,正在与她们对峙。

        枷场家的那对双胞胎可以杀死厉鬼。

        这意料之外的发现令村民们大喜,他们把枷场姐妹当成了遏制鬼怪的工具,锁进神社地下,让她们与咒灵抗衡。

        每当有咒灵来到地下,为了生存,她们就会和它恶斗,直至将它祓除。而她们流血的伤口,又会引来新的咒灵。

        就这样周而复始,换来了村民两年的安定生活。

        最后,枷场菜菜子双手抱膝盖,轻轻地说:“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很讨厌我和美美子。他们把我们关进地下室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反对。”

        “因为我们是怪物吧。”枷场美美子攥紧了怀里的粉色玩偶,“小时候,有个男生往我头上扔发霉的米饭,我用玩偶挡了一下,他就忽然被麻绳勒住了脖子,吊在桥下面……要不是他奶奶发现,他可能会当场死掉。”

        枷场菜菜子将脑袋埋进膝盖之间,自言自语:“是的……这就是神明对我们的报复,因为我们是怪物。”

        中原弥生眉心紧锁。

        他确实做了最坏的打算,认为村民在祭祀活人,却没想到那些人比他想象中更恶毒,把两个小孩锁在地下室,反复承受咒灵的攻击。

        中原弥生走到两名女孩旁边,打开手电筒,检查她们身上的伤痕。

        她们经历了两年非人的折磨,浑身都是抓伤、术式留下的疤痕,由于地下室肮脏又潮湿,许多伤口已经发炎了。

        中原弥生轻声说:“先把锁链解开吧。”

        他拉住锁链,手指轻微一拽,两条足有小臂粗细的锁链就被扯断了,火星四溅。

        [恭喜您完成彩蛋任务·被隐匿的罪行,解锁彩蛋]

        [您已获得奖励·第二个彩蛋的线索]

        这么简单?

        虽然有点惊讶,但此时此刻,相比奖励内容,中原弥生更想尽快完成眼前的剧情,就把它关闭了。

        他刚关掉提示,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影子。

        一只二级咒灵趁中原弥生不备,落到他身上,张开血盆大口,用锋利的獠牙咬住了他的肩膀。

        中原弥生随手一弹,将那只咒灵祓除了。

        中原弥生感觉不到疼痛,也无法估测伤口的严重程度。直到咒灵被弹飞,他才发现,自己被咒灵咬破了动脉,獠牙拔出的瞬间,鲜血喷涌而出。

        中原弥生的鲜血吸引了神社内的咒灵,它们慢慢爬进地下室,无声无息地靠近他。

        枷场菜菜子短促地惊叫一声:“鬼进来了!”

        正在望风的夏油杰听见了这声尖叫。

        他知道中原弥生一定遇到麻烦了,立即冲进神社,循声找到地下室的入口。

        “中原同学?”

        手电筒的光扫过三人,夏油杰看见了中原弥生肩上淋漓的鲜血,又看向缩在角落的两名少女、天花板上的咒灵。

        中原弥生用力按着伤口止血,面色苍白地抬起头,说:“她们是受害者,祓除咒灵。”

        “明白了。”夏油杰干脆地答道。

        他身后冒出了上千只半透明的白色生物,这是一级假想咒灵,「船幽灵」。

        幽灵四处飘散,转瞬间覆盖了整座神社。它们扑向咒灵,伸出细长的爪子,又撕又啃,将惊声嚎叫的咒灵扯成碎片。

        所过之处,咒灵尽数祓除。

        夏油杰收回咒灵,急匆匆地跑到中原弥生旁边:“你还好吗?”

        中原弥生感觉不到疼痛,就忽略了自己肩上的伤,直到此刻,才感觉自己因失血过多而手脚发软。

        他承认:“不太好,有点头晕。”

        “我们先上去吧。这里太潮湿了,灰尘又多,小心感染。”

        为了不牵扯到伤口,夏油杰将中原弥生抱了起来,抱着他走向地下室出口,又朝枷场姐妹挥了挥手,示意她们跟上。

        他给冥冥打了一通电话,告诉她中原弥生失血过多了,让她尽快联络高层,派医生过来输血,然后送回咒术高专疗伤。

        中原弥生靠在夏油杰肩上,简略地将两名女孩的事情转告给他。

        夏油杰听完他的叙述,陷入长久的沉默。

        他从未想过,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恶毒又愚昧的人。

        中原弥生观察着夏油杰的表情,只见他垂着头,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愤怒,只是平静地看着地面,让人摸不透他的心事。

        中原弥生盯着夏油杰的侧脸,脑袋里浮现出一个个印象标签。

        脑子聪明,爱钻牛角尖,执着,容易走向极端。

        他感觉心里一沉。

        另一边,枷场美美子拖着疼痛的双腿走到了神社门边。

        她已经两年没见到外面的天日了,就在她张开双臂、感受山间的凉风时,她看到了一片摇曳的火光。

        是举着火把的村民。

        守夜的村民听见了咒灵的嚎叫,连忙唤醒其他人,火急火燎地赶往神社。此时,他们距离神社不过百米。

        枷场美美子呼吸差点暂停,她双手发着抖,跑回姐姐身旁。

        “菜菜子,他们来了!”

        夏油杰和中原弥生立即猜出“他们”是代指何人,看了对方一眼。

        中原弥生的血已经浸透了衣服,他亟需接受专业的救治,留在这里等待医生才是最优解。

        夏油杰说:“咒灵已经被祓除,他们应该不会再找麻烦了吧?”他的嗓音越来越小,显然连自己都不相信。

        没过多久,村民们气势汹汹地闯进神社。

        夏油杰把中原弥生和枷场姐妹拉到自己身后,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

        这一次,村民人数比之前更多了,几乎所有成年男子都来到了神社,为首的人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头。他举起火把打量着神社内部,发现那些盘旋的黑影竟然全都消失了。

        他目眦欲裂,瞪着枷场菜菜子:“喂,你耍了什么把戏?鬼呢?”

        枷场菜菜子非常怕他,缩到夏油杰和中原弥生身后,没有说话。

        夏油杰回答:“咒灵已经全部被祓除了。”

        “祓除?什么意思,难道你们和这两个怪物一样,能把鬼杀掉?”老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二人,不屑地问。

        “是的。”夏油杰语气冷得像一块坚冰。

        老头显然不相信,瞪了他一眼,朝两名女孩招手:“过来!别躲在他们后面了!”

        夏油杰伸出手,拦住枷场姐妹。

        “这两个孩子是咒术师,我会把她们带走,不会让她们继续承受你们的折磨。”

        几个村民嗤笑出声。

        “把那两个怪物带走?门都没有!”

        老头不耐烦地说:“后面的山上有一大片野坟,这里经常闹鬼,就算之前的鬼消失了,也会有新的厉鬼出现。要是这两个怪物被你带走了,还有谁能帮我们挡住它们呢?”

        夏油杰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不加掩饰的恶毒,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再三忍耐,让步道:“要我怎么做你们才愿意放人?给钱吗?”

        这句话颇具诱惑力,许多村民都面露贪婪之色。老人也不例外,双眼放光地问:“你能给多少?”

        “五百万,明天就能支付。”夏油杰指着中原弥生,说,“我作为人质留下来,条件是放他和两个孩子离开。”

        “别答应他!”

        “这个吊眼的家伙看起来挺能打的,不能留他,让那个受伤的小子留下来!”

        夏油杰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他耐着性子解释:“他失血过多了,必须接受治疗,不然他会死的。”

        村民只在乎自己的利益,根本不在乎人质是死是活,坚决不肯让步。

        夏油杰低头看向中原弥生,他的嘴唇已经完全变白了,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手指冷得让人心惊。

        不能再等了。

        就算当着非术师的面使用术式也无所谓,必须把中原弥生送出去。

        夏油杰不顾村民的阻拦,一手抱着中原弥生、另一只手拉起枷场姐妹,朝神社门口走去。

        老人使了个眼色,几名村民连忙拉住中原弥生的手臂:“站住!”

        “别碰我!”

        中原弥生烦躁地甩开他们的手,伤口受到拉扯,一股温热的血喷出来,淅淅沥沥地飞溅在地,还有几滴落在了夏油杰脸上。

        夏油杰的瞳孔突然放大了。

        中原弥生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虹龙亮晶晶的鳞片一闪而过。

        在中原弥生的印象中,虹龙是只很乖巧的咒灵,然而这一次,在夏油杰的授意下,它展现出了凶残的一面。

        虹龙撞碎神社的围墙,甩了甩尾巴,扑向尖叫的村民们。它张开满是尖牙的嘴,咬断了三个村民的脑袋。

        中原弥生瞠目结舌,他僵硬地扭过头,望向夏油杰。

        他仍是一副平静的、令人捉摸不透的表情。

        夏油杰用咒灵杀死了三名非术师。

        中原弥生感觉大脑接受的信息过多,快要过载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