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条同学总是自我攻略在线阅读 - 19 019[1k加更]

19 019[1k加更]

        中原弥生看着连绵的青山,估测着神社的位置。神社和民宿只隔着一片森林,按虹龙的速度,只需四十秒就足够了。

        中原弥生又查看天气预报,今天凌晨一点左右将阴云密布,云层挡住月亮和天空,正是潜行的好时机。

        决定了。他要在凌晨一点前往神社,弄清楚村民到底隐瞒了什么秘密。

        他刚合上那本《福尔摩斯》,就听见楼梯传来一阵脚步声,是夏油杰。

        夏油杰带来了另一个情报,他神色严肃地走进套房,低声说:“老板刚才告诉我,虽然村民一直排斥外界,但坚决不允许其他人靠近神社,是从两年前开始的。”

        “两年前?”

        中原弥生一愣,立即打开电子资料,上面赫然显示着一行字——“该神社建造于大正时代,废弃多年,于两年前由附近居民修葺完善”。

        这个时间点太蹊跷了。

        偏僻的小山村、无故修缮荒废的神社、不允许外人靠近,简直像怪谈漫画里的剧情。

        中原弥生和夏油杰看着对方,他们一言不发,但都猜中了彼此的心事。

        活人祭祀。

        疑问的阴云笼罩在二人心头。

        如此疯狂的罪恶,真的会出现在这个荒凉僻远的村落吗?这里的常驻人口甚至不满一百,怎么可能每年向咒灵上供那么多人呢?

        半晌,中原弥生率先开口了。

        “夏油同学,我们午夜去神社吧。我看了天气预报,凌晨一点多云大雾,能见度很低,我们应该不会被发现。”

        “好。”

        两人一拍即合。

        夏油杰和中原弥生都发现对方情绪很低沉,默契地决定转移话题。

        夏油杰平日笑眯眯的表情已经消失了,他勉强地笑了一下,说:“你饿了吗?我们叫客房服务吧。”

        中原弥生附和道:“好啊。”

        套房配置了三餐服务,老板听说他们没吃晚饭,不一会儿就端着餐盘上来了。

        晚餐是非常美味的炸酱面和冷菜,不过中原弥生和夏油杰都没什么胃口,于是端着小矮桌来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山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尽管剧情有点阴暗,但想到这只是游戏内容,中原弥生很快就恢复了情绪。

        他随口问:“那些村民的火把上贴了符咒,你看到了吗?”

        “嗯,是驱魔的符文,看来我们被当成不详的人了。”

        夏油杰说着,飞快地抬起眼扫向中原弥生,他担心他很在意这件事,安慰道:“迷信而已,不要放在心上。”

        中原弥生夹了一箸凉拌海蜇丝,说:“我以为只会被误认为欺诈师呢,没想到竟然把我们当成不干净的东西了。”

        “那也是常有的事。大家对咒术毫无了解,在他们眼里,我们就像中世纪的巫师一样。”

        说到这,夏油杰想到一件有趣的事,笑着说:“我父母也难以接受,收到咒术高专通知书的时候,还把它撕了呢。”

        中原弥生夹菜的筷子顿了一下,停在空中。

        他记得很清楚,夏油杰向家族隐瞒了咒术师的身份,他父母只知道他在东京的某所学校就读,并不清楚夏油杰每天都忙于祓除咒灵。

        中原弥生很好奇当时发生了什么,但又觉得这会揭夏油杰的伤疤,一时陷入纠结。

        中原弥生不仅社恐,而且不擅长看气氛,偶尔会说出一些伤人的话。以前和“羊”一起生活的时候,他经常直言不讳地指出白濑抚一郎的错误,把爱面子的白濑抚一郎气得要命。

        中原弥生前年才发现自己这个毛病,就养成了说话前思索一下的习惯,也因此变得更加寡言了。

        此刻,中原弥生左思右想,犹豫了半分钟。

        他终于开口问道:“你父母反对你当咒术师吗?”

        “不,我没有告诉他们我的真实职业……如果他们得知我在祓除咒灵,恐怕又要把我送去精神疗养中心了。”

        夏油杰和他父母关系不佳,提到家人时,他脸上闪过了一丝忧郁。

        夏油杰说:“咒术高专对外宣称是宗教学校——好像是天主教学校吧?我不记得了。总之,他们发现我不肯升入本校高中部、还偷偷报考了一所宗教学校,父亲就撕碎了录取通知书,直到半年后他们才肯接受事实。”

        中原弥生没接话。

        中原弥生没有父母,很难体会夏油杰当时的处境。至于那名把他偷出实验室的研究员,虽然名义上是他的养父,但也不过每天给他吃一顿饭、让他饿不死而已。

        中原弥生小心地端详着夏油杰的表情,他的神色异常平静,仿佛在描述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

        夏油杰一点都不生气吗?

        中原弥生困惑地皱起眉,就在他犹豫该不该象征性地安慰几句时,夏油杰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开始振动,来电显示弹出“五条悟”三个字。

        “嗯?”夏油杰拿起手机,不解地自言自语,“悟怎么突然来电话了?”

        为了让中原弥生听见电话内容,他按下免提后才接通电话。

        “悟?有急事吗?”

        “没有啊,我超级清闲诶,已经祓除咒灵了。”五条悟轻快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来,“我的任务地点在横滨啦,离学校很近,马上就能回去了。”

        夏油杰羡慕地叹口气:“那么快啊。”

        “你呢?”

        夏油杰简单地讲了这边的情况,着重描述那群村民怪异的行为,以及他和中原弥生的反应。

        “真的假的,中原黑脸了?”五条悟在对面笑了一声,“哈,那家伙偶尔也会做点正确的事嘛。”

        夏油杰无奈地叹了口气。

        五条悟继续说:“我也觉得你做事太一板一眼了。什么不能伤害弱者啊,如果是我的话,我就和中原一起揍他们几拳——中原不能动手,他会把非术师打死的。”

        夏油杰差点笑起来,看向坐在旁边的中原弥生,用口型问:“你也在接听电话的事,要告诉他吗?”

        中原弥生竖起食指抵在嘴唇上,无声地回答:“不。”

        他倒要看看,五条悟这家伙还想说什么坏话。

        然而,五条悟忽然非常生硬地转移了话题,问:“你刚才说,你们住在民宿里?”

        “嗯,高层给了五万日元的经费,所以我们选了套房。”夏油杰打量着房间,描述道,“套房是一间开阔的屋子,很大,没有床,我们只能睡在榻榻米上。”

        对面短暂的地顿了顿:“你们晚上……应该没时间睡觉吧。”

        “因为要趁凌晨溜去神社祓除咒灵,大概会通宵。”

        五条悟又沉默了片刻,用一种轻轻的、仿佛不经意的语气,问道:“中原那家伙在干什么呢?”

        中原弥生就等着这一刻,他特意凑到手机旁边,提高了音量。

        “你找我吗,五条同学?”

        他们清晰地听见,五条悟的呼吸声停顿了至少三秒。

        接着,电话被挂断了,听筒中传来一阵忙音。

        中原弥生:“……”

        听到他声音就挂断了?有必要那么恨吗?

        夏油杰笑着摇摇头,同样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五条悟在任务期间经常骚扰他人,但都是有原因的。要么是想炫耀自己刚拍的照片,要么是随机讲个冷笑话冻死接电话的人。

        唯独这一次,他问了几句无关紧要的问题,就突然挂了电话。

        夏油杰心想,他是怎么了,为什么如此反常?

        .

        凌晨一点,正如天气预报的预测,天空中飘来一大片阴云,遮住了月亮和星空。

        夏油杰和中原弥生行动了。

        他们没有吵醒老板,悄无声息地溜到一楼,躲进民宿的花园里。

        夏油杰放出虹龙,二人踏上它的脊背,抓稳它颈后的鬃毛。虹龙灵巧地避开树梢,借着云层的遮蔽飞往神社。

        半分钟后,他们抵达神社,一切都非常顺利。

        这座神社看起来平平常常,唯一吸引人的地方,是它爬满咒灵的屋檐。

        夏油杰大致看了一下,说:“和‘窗’说的一样,基本都是蝇头,二级咒灵暂时没有现身。”

        中原弥生点点头,谨慎地在神社周围绕了一圈,观察情况。他发现就在下方六七百米处竟然有一顶帐篷,里面还亮着灯,显然有人活动。

        他扯了扯夏油杰的袖口:“看,下面有人把守。”

        “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会守到那么晚……”

        夏油杰苦恼地皱起眉,但很快眉心就舒展开了,说:“没关系,他们上来至少要花五分钟,我们速战速决就好。”

        中原弥生点点头:“好的。”

        “安全起见,还是留一个人在外面望风吧。如果被村民发现了,我们就躲起来。”

        中原弥生心系彩蛋,立即举起手:“我想负责祓除咒灵。”

        夏油杰心想,神社里没有高级咒灵,而且也能让中原弥生增加经验,就答应了。

        “好。”他又嘱咐道,“不过,如果遇到了危险,一定要及时和我联系,不要勉强自己。”

        中原弥生连声答应,抱着对彩蛋的期待,走进神社内。

        为了触发彩蛋,他在神社内东摸摸西看看,每个东西都要碰一下,就连神像也不放过。

        可惜的是,中原弥生什么都没发现,只摸到了一手灰尘。

        “那么难找吗……”

        他失望地自言自语,又蹲下来,像玩密室逃脱一样依次敲打地面的砖块,企图触发机关。

        每一块地砖都是实心的,敲起来非常清脆,会发出“嗒嗒”的脆响。就在中原弥生差点放弃的时候,他终于听见了沉闷的响声。

        “咚咚。”

        这块石砖下面是空的。

        中原弥生立即撬开地砖,果然看到了一条通往地下室的窄路,他打开手电筒,顺着台阶走了下去。

        地下室空荡荡的,连咒灵都没有,似乎空无一物。但中原弥生用手电筒四下照了一圈,发现角落藏着什么东西。

        他将手电筒转过去,看到了两名短发的小女孩。

        她们相貌非常相似,应该是双胞胎。二人被沉重的锁链缠住了双腿,面容毫无血色,孱弱的手臂上遍布伤口。

        在她们身上,中原弥生感受到了强烈的咒力。

        她们是咒术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