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条同学总是自我攻略在线阅读 - 18 018

18 018

        夏油杰和中原弥生接到的任务非常紧急,在总监部的催促下,二人立即动身,回学校收拾好行李和咒具,马不停蹄地坐上高层派来的专车。

        这次的目的地比新潟市更加偏远,在盛冈的山地地区,难以通行。为了尽快赶到咒灵目击地点,他们搭乘一架小型飞机抵达最近的机场,又换乘直升机前往村庄。

        中原弥生有点晕机,夏油杰就把靠窗的位置让给了他,他倚在窗边,眺望着崎岖的山地。

        他心想,咒术师的管理层简直比森鸥外还要狠毒,即使是两年前的扩张时期,森鸥外也从不会在休假时间逼迫他工作。

        夏油杰坐在中原弥生旁边,也凝视着窗外辽阔的森林。

        他忽然蹙了蹙眉,低声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安。”

        中原弥生敏锐地问:“有异常吗?”

        “不,直觉而已。”夏油杰想起了半年前被敲诈的经历,眯起眼睛,“夜蛾老师说过,在远离城市的地区祓除咒灵往往非常困难……他说得不无道理。”

        夏油杰一直眉头紧锁,他忧郁的状态也影响到了中原弥生。

        中原弥生点开夜蛾正道发的电子资料,再次查看“窗”收集的情报。

        此次任务难度较低,是祓除聚居在神社的二级咒灵。根据“窗”的报告,目击者是一名路过的三级咒术师,据他所说,那些咒灵全部安安分分地留在神社内,没有出来伤人。

        正是这一点,令中原弥生和夏油杰心存疑虑。

        咒灵诞生于非术师的负面情感,而非术师外溢的微弱咒力,也会成为它们的养料。

        这些咒灵就住在距村庄几百米远的神社里,它们明明可以轻易地袭击人类,却从未踏出神社一步。

        难道神社里藏着某个具有极高咒力的东西?

        想到这里,中原弥生精神一振。

        rgp游戏狂热爱好者的经验告诉他,这其中必有蹊跷,而且多半和彩蛋有关,决不能错过。

        中原弥生和夏油杰各怀心思时,直升机到达目的地了。

        村庄内没有停机坪,飞行员只能随便找了一块平坦的草地,在森林间缓缓降落。

        这时候已夕阳西斜,外面天光昏暗,直到他们降落在地,中原弥生和夏油杰才发现,草地边缘的树林里藏着许多人。

        中原弥生细细一数,竟然足足有三十多名。

        这些人是村庄的居民,他们都握着浇了柴油的木火把,见直升机落地,就将火把点燃了。

        他们默不作声地围在直升机四周,既不靠近也不说话,面无表情地盯着二人。忽明忽暗的火光落在他们脸上,让他们的面容看起来阴森又诡异,令人心惊。

        中原弥生没有贸然跳下飞机,他仔细观察着火把,发现上面竟然还贴着驱魔的符咒。

        这显然不是一场热情好客的欢迎礼。

        中原弥生心里已经有数了,这些村民来者不善。他想起夏油杰之前在鹿儿岛被敲诈的事情,有点忐忑,摸了摸背包里的钱夹。

        高层给了他们五万日元经费,但这些村民看起来民风彪悍,似乎不太够。

        飞行员也察觉到了村民的敌意,他紧张地咽了咽唾沫,催促道:“你们走不走?我有点怕那些家伙过来砸驾驶室,我要返航了。”

        夏油杰和中原弥生对视一眼,走下直升飞机。

        飞行员说了声“我明天中午来接你们”,就忙不失迭地发动引擎,离开了。

        消失的直升机似乎助长了村民们的胆量,他们闷声不响地举着火把走向二人,逐渐缩小包围圈。

        中原弥生叹了口气。

        他总是尽量避免和陌生人接触,如果不得不与陌生人沟通,就会用眼神暗示副官或部下,让他们代替自己说话。

        但面对非常重要的工作时,他的社交障碍往往能不治而愈。

        正如此时此刻,中原弥生目前心里只有彩蛋,即使村民们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他也没有突发社恐。

        中原弥生拎起装着八寒矢的手提箱,说:“夏油同学,我们走吧。”

        他懒得和村民们磨蹭,准备无视这人,按原计划前往神社。

        一名满脸胡须的壮年男子把他们拦住了。

        他含混地问:“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村民的盛冈口音特别重,夏油杰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幸而中原弥生有个盛冈出身的部下,他能理解对方的话。

        “东京。”中原弥生回答。

        听见这个词,男子表情变得有些微妙了,他和同伴挤眉弄眼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又逼问:“你们要去哪儿?”

        “神社。”

        中原弥生此言一出,周围的居民们立即怒目圆瞪,举着火把围了上来。

        中原弥生熟悉这个表情。

        他负责的工作是商业贸易,但由于职业特殊性,偶尔也会兼职灭口。当黑手党的仇敌被逼上绝路、心生杀机时,他们脸上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村民动了杀心。

        为首的胡须男子古怪地笑了一下,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你们不能去神社,那里闹鬼。”

        说完,他威胁似的挥了挥手,手里提着一把劈柴刀。

        中原弥生看向其他村民,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带了武器,钢叉、铁锹、斧头,不一而足。

        有些村民比较谨慎,特意将武器藏到了身后;另一些人则胆大妄为,直接将武器拎在手中,金属刀具在熊熊火焰下映出明晃晃的光。

        中原弥生表情沉了下来。

        他面色苍白,相貌又清冷,一双绿眼睛透着寒光,简直像传说中藏在山间暗杀行人的魑魅魍魉,看着颇为渗人。

        胡须男子心中发毛,下意识地后退半步。他又很快反应过来,觉得有点丢脸,壮胆似的提了提那把劈柴刀。

        不过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他怕他个鬼?

        村民们互相对视,都在等别人出头,几个胆子大的握着武器往前走了一点,朝这两个貌似手无寸铁的少年耀武扬威。

        “不要靠近我们的神社,滚开!”

        “滚啊!”

        夏油杰看了一眼中原弥生冰冷的面色,担心他冲动之下会失去理智,对村民们动手。

        他见识过中原弥生的力量,知道他随手一挥就能砸碎一堵墙。要是和非术师打架,中原弥生一定可以轻松地砸烂他们脑袋,让“肝脑涂地”四个字从比喻变成陈述句。

        夏油杰不动声色地挥了挥手指。

        一只长着翅膀的咒灵从他身后冒出来,展开膜翼,挡在中原弥生和村民之间,悄悄地把村民的武器推开了。

        夏油杰弯下腰,几乎贴到中原弥生耳边,用微不可闻的音量小声说:“不要冲动,‘窗’一直在监视我们。”

        中原弥生抿了抿嘴唇,慢慢地松开了握紧的双手。

        夏油杰说得对。杀死这些人易如反掌,但如果他一怒之下动了手,他就会被认定为诅咒师,和夏油杰惨烈be。

        只能忍耐了。

        “不要和他们纠缠了,”夏油杰轻声安慰,“先离开这里,以后在找机会靠近神社。”

        “嗯。”

        中原弥生收回瞪着村民的视线,和夏油杰一步步后退,走向远离村落的方向。

        村民们见他们后退,就没有跟过来。他们在村庄外围成一圈,警觉地监视着夏油杰和中原弥生的动向。

        中原弥生打着手电筒查看地图,苦恼地说:“神社在半山腰的悬崖边上,必须通过村庄内的小路才能上去。”

        夏油杰眺望着村落外的火把,回过头,朝中原弥生挤了挤眼睛。

        “我们有虹龙,不用担心。村民不可能在守一整夜,等他们放松防备,我们再偷偷进去。”

        夜色已深,森林中露水又重,二人鞋袜都被濡湿了。

        幸而夏油杰发现这里临近一处徒步胜地,穿过前方的小木桥就能抵达一家民宿,他们才避免了在森林里露宿的命运。

        二人前往民宿,订了一间套房。

        他们谎称自己是徒步旅行的游客,民宿老板信以为真,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还热情地向他们介绍人气最高的徒步路线。

        夏油杰有意打探情报,先夸赞民宿的花园很美,又说自己想看一看盛冈的人文景观。

        他和老板攀谈片刻,状似无意地问:“那边有一座小村庄吧,好玩吗?”

        “村庄?”老板一愣,连连摇头,“我开了三年旅馆,从未去过那个村子。那边的村民似乎不太友善。”

        夏油杰露出惊讶的表情,打开手机地图,指着神社的标志:“这里可以去吗?我还想看看盛冈的神社呢。”

        老板摇头的幅度更大了。

        “不要去。新年的时候,我的客人想去参拜神社,都被村民拦住了。他们刚开始说神社倒塌了还没修缮,后来又改了口,说神社闹鬼,不让我们过去。总之,邪乎得很。”

        中原弥生和夏油杰都有些失望。

        老板没有撒谎,可惜他不是当地人,同样被村民排斥,也不知道神社的真相。

        出于礼貌,夏油杰还在和老板攀谈,中原弥生则轻声说“我先把行李放回房间”,就提起夏油杰的背包和他的手提箱,独自走向二楼的套房。

        这间民宿位于森林中央,外面风景优美,中原弥生放下行李后,就走到窗边,把窗户打开了。

        他发现窗帘后夹着一本书,是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系列。

        这本书可能是以前某个客人遗漏的,经过风吹日晒,已经很陈旧了,书页微微泛黄。

        中原弥生随手一翻,翻到了夹着书签的一页,有段话被用红色荧光笔标了出来。

        他轻声念道:“凶残的行为、隐藏的罪恶,可能年复一年地发生在这种地方,而不被人发觉。”*

        中原弥生眼前弹出一条金灿灿的系统提示。

        [您已触发彩蛋任务·被隐匿的罪行]

        第一个彩蛋!

        中原弥生万万没料到,竟然能在这里发现彩蛋,这个意外之喜扫清了他心中的郁结。

        他反复查看这本书,但除了这段文字以外,就没有其他提示了。

        被隐匿的罪行是什么意思?

        中原弥生只能想到一个可能性。

        村民们不惜动用武力都要阻挠他们前往神社,绝不可能是因为闹鬼这种无厘头的理由,神社里一定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