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条同学总是自我攻略在线阅读 - 14 014

14 014

        三名咒术师怎么都没想到,中原弥生竟然会把他捆起来拖着走。

        咒术师重视血缘和家系,即使内部矛盾重重,大家也会维持表面的客气,绝不可能撕破脸,这是他们的共识。

        这三名咒术师都来自世家,也沿袭了上一辈的习惯,中原弥生粗鲁而果断的行径让他们大惊失色。

        然而,中原弥生才不在乎这些规矩。

        擂钵街实力主义至上,强者为王;加入黑手党后,他又经历了魏尔伦严酷的杀手教育,养成了不达目的绝不善罢甘休的作风。

        至于达成目的的手段,就是他的自由了。

        中原弥生心想,他的任务是把咒术师们活着送出去,至于是否受伤,与他毫无关系。

        就这样,他毫无心理负担地将三名咒术师拖行了数百米。

        一名咒术师衣服都被磨破了,荆棘划伤他裸|露的脊背,留下一大片血痕。他全身没一块好皮,疼得连连吸气。

        这简直无异于酷刑,他忍不住崩溃地大喊:“喂,你这家伙也太乱来了!听到了吗?把我们松开啊!”

        中原弥生甚至没有回头:“不行。我的任务是把你们活着送出去,不能让你们跑了。”

        “你有没有人性啊!”

        中原弥生无视了他唾沫横飞的控诉。

        另外两名咒术师同样苦不堪言,他们被地上的虫子咬得满头是包,一张脸又红又肿,痒得抓心挠肝。然而,他们的手被绳索捆住了,只能狼狈地用肩膀磨蹭脸颊。

        其中一人咬牙切齿地小声说:“我以前没见过他,这家伙多半和那个东京高专的咒灵操使一样,是非术师出身。”

        “夏油杰,对吧?”他的伙伴露出不屑的神气,“听说他刚成为咒术师的时候,甚至不会开‘帐’,差点被非术师发现了。这些家伙真是不懂规矩,胡作非为……”

        提到非术师出身的咒术师,这两个人的语气轻蔑至极。

        中原弥生正把他们的咒骂当成背景音乐,听到这里,才稍微上了心。

        《咒术师编年史》曾提到过,许多珍贵的强大术式,都是以血缘为纽带,在家族内部承袭的。譬如,禅院家的十种影法术、加茂家的赤血操术,以及五条家的“六眼”。

        正因如此,非术师出身通常不具备优秀的生得术式,只能依附于有势力的家族。

        看来咒术师比想象中更注重家世,甚至按照家世,把人分成三六九等。

        中原弥生皱起眉。

        作为非术师出身的一级术师,夏油杰恐怕没少被世家出身的咒术师心怀嫉恨,甚至于背地中伤。

        幸而五条悟、夜蛾正道和家入硝子思想开明,这条腐朽的潜规则在东京咒术高专根本不存在。

        中原弥生走神的时候总板着脸,赤砂色的睫毛遮住双目,看起来高深莫测,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三名咒术师看见中原弥生阴沉的脸,都有些畏缩了。就连抱怨不停的那个人,也压低了嗓音,蠕动着嘴唇无声地咒骂。

        中原弥生回过神,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快到了。”他自言自语。

        中原弥生的预测非常准确,他话音刚落,浓雾中就闪过几道极为刺目的电光,精准地落在他们之前的所在地。

        闪电引燃了周围的树木,甚至把一棵巨大的榕树劈成两半,雷声震得他们胸腔都在颤抖。

        咒术师们惊魂未定,他们眺望那片熊熊燃烧树林,又扭过头,惶惑地打量中原弥生。

        若非中原弥生及时把他们救走,此刻被烧得焦黑的,就不止是那片树林了。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摸透了雷电的规律。

        实际上,找到规律并非难事,但他们忽然迷失在夜晚的浓雾中、又要时刻防备咒灵,别说寻找规律了,能镇定下来都是一桩难事。

        这名少年竟然能轻松预判雷电的方位,尽管再不情愿,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中原弥生确实观察力过人。

        咒术师们自知理亏,悻悻地闭上嘴。

        中原弥生早已把咒术师的低声诅咒当成bgm,见他们忽然陷入寂静,甚至有些不习惯了。

        他又拖着三名咒术师走了几分钟,忽然间,在一片片震耳欲聋的雷暴声中,他听见了一个不同的声响。

        如同鹿鸣,又有点像野兽的嚎叫,声音非常悠扬。

        一名咒术师忽然惊叫:“是龙!”

        中原弥生顺着他的手指望向远处。

        雾霭中,有一条白龙正自由自在地四处游弋,它时而钻进浓雾、时而从森林中探出脑袋,浑身散发出炫目的彩色光晕。

        中原弥生曾在资料上见过它,它是夏油杰降服的咒灵之一,名为虹龙。

        夏油杰的术式为「咒灵操术」,顾名思义,乃是降服咒灵并为己所用的能力。

        夏油杰为什么要放出虹龙?

        难道他找到咒灵了?

        中原弥生的疑问亟需解答。他抽出手机,犹豫片刻后,飞快地输入一串数字,拨打了夏油杰的电话号码。

        夏油杰接通电话:“喂?”

        “是我,中原弥生。”

        “中原同学?”夏油杰听起来有点惊讶,“你居然知道我的手机号呀。”

        “嗯……在学生名册看见的。”

        毫无疑问,这是谎话。

        中原弥生把夏油杰的资料背下来了,从术式到出生年月日,从家庭环境到电话号码,全都倒背如流。

        夏油杰对中原弥生十分信赖,相信了他的谎言。

        他告诉中原弥生,自从听见雷声,他就被传送到了一处悬崖底下。好不容易找到离开的路,又运气极差地遇到了雷击,几经转折才摸清闪电的规律,逃出雷区。

        夏油杰问:“你在哪里,安全吗?”

        “嗯,很安全,我还找了三名失踪者……”中原弥生打量着躺在地上的咒术师,又补充道,“他们受伤了,轻微伤。”

        夏油杰松了口气:“你没受伤就好。”

        中原弥生问:“你呢?”

        “我遇到了咒灵的分身,但还没有找出本体。”

        “很棘手吗?”

        “是的,它在不断增殖,已经复制出七只了。”夏油杰正忙着躲避咒灵,嗓音有点不平稳。

        中原弥生望着游动的虹龙,大致估算了一下距离,道:“夏油同学,请在三十秒内离开那片山坡。”

        “……你想干什么?”

        “射箭。”

        中原弥生简洁地回答,挂断了电话。

        三名咒术师闻言,都满头雾水,其中一人还嗤笑一声。

        “射箭?小朋友,你打开地图仔细看看,我们之间至少相隔三公里呢。”

        另一个咒术师指着中原弥生的弓箭,忍着笑,说:“那是八寒矢吧?我听说过这把咒具,它在一级咒具中也算佼佼者了,但短弓的射程最多几百米啦,放弃吧。”

        “别干扰夏油杰祓除咒灵了,安分地呆着吧,我还指望他和五条悟把我们救出去呢。”

        中原弥生没有回答,只目光凉薄地扫了他们一眼,又收回视线。

        中原弥生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

        他用力拉紧弓弦,晚风吹起衣摆,猎猎作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