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条同学总是自我攻略在线阅读 - 12 012

12 012

        中原弥生本以为自己的腿下午就能恢复无虞,一下课就溜进了体育馆旁的咒具仓库,借走昨天看上的那把短弓,非常期待下午能试一试新玩具。

        但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

        潮湿而阴冷的天气让创伤难以自愈,直到临行前,中原弥生的右膝还在隐痛,他不得不去医务室领了一副腋下拐杖。

        咒灵出没的地点位于新潟市的一座偏僻小镇,离东京非常远。中原弥生三人只能乘坐电车前往新潟,然后换乘巴士,几经辗转,才抵达小镇。

        他们走下巴士时,已经下午四点了。

        五条悟忍不住抱怨:“真是的,高层总让我们来这种偏僻的鬼地方出差,烦死了!”

        夏油杰哭笑不得,劝道:“高层这样安排肯定有他们的原因,就当公费旅游吧。”

        “旅游?哇,你心态真不错,荒郊野岭有什么好玩的——”

        “别吵了。”中原弥生正在查看资料,头也不抬地说,“高层让我们先去找一个名叫‘木村翔太’的咒术师,他应该会告诉我们咒灵的线索,快走吧。”

        中原弥生一旦认真起来,就性格大变。

        不仅话变多了、嗓音变大了,说话的语调也会变得果断而冷静,颇有几分领袖意味。

        不过,他自己毫不知情。

        五条悟话说到一半,就无缘无故被中原弥生打断了。他原本有些愠怒,但一看到中原弥生那双亮闪闪的绿眼睛,他便感觉心里像有一股甘泉流过,突然火气全无。

        一向难以管教的五条大少爷,竟然乖乖地闭上嘴,真的不说话了。

        依照高层发的地址,三人走进小镇,找到了木村翔太的住所。

        木村翔太是一名二级咒术师,昨天便得知那位著名的六眼即将莅临此地,诚惶诚恐地等待五条悟到来。

        他听见门铃响起,猛地跳起来,冲过去开门。

        木村翔太早就听说过五条悟和夏油杰的名号,因此,看到这两名仪表堂堂的少年时,他并没有十分惊异。

        反倒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相貌秀美的红发少年,让他心里一惊。

        木村翔太从未见过如此阴郁的年轻人,他脸上没有半点少年的朝气,一双幽绿的眼睛令人脊背发麻,目光犹如将死的野猫。

        多么令人生畏啊。

        木村翔太没来由地胆怯了,他不敢看中原弥生的脸,低下头给他们让路。

        “三位请进。”

        木村翔太家门前有两级台阶,夏油杰见状,不动声色地朝中原弥生伸出一只手臂。中原弥生会意,挽住他肌肉结实的胳膊,夏油杰略一用力,便将他抱了上去。

        五条悟看见这一幕,撇了撇嘴。

        木村翔太领他们来到客厅,简单地介绍现状。

        原来,自从“窗”将咒灵认定为一级后,高层已经连续三日往小镇调派咒术师了。然而,三名咒术师全都一去不返,生死不明。

        五条悟闻言,抱起双臂,露出不爽的神色。

        “哈……难怪要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呢。我们只是来给弱者收拾残局的嘛,真没意思。”

        中原弥生正在查看小镇的地形图,他思虑片刻,开口了。

        “所以,高层想让我们先救出三名咒术师,再祓除咒灵?”

        中原弥生森冷的目光让木村翔太如坐针毡。

        他立即挺直腰背,恭恭敬敬地回答:“是的,您说得没错。”

        中原弥生对木村翔太脸上恭顺又畏惧的表情十分熟悉,他轻叹一声,知道自己又把人家吓到了。

        他不说话了,默默地后退,尽量躲到夏油杰身后,防止给无辜的npc留下心理阴影。

        但在木村翔太看来,中原弥生只是瞧不起他,不愿和他说话而已。他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才得罪这个冷漠的少年,忐忑之余,又有几分不悦。

        夏油杰注意到中原弥生的小动作,向前倾了倾身体,隔断木村翔太的视线。

        他问:“木村先生,我们还不知道咒灵的位置呢。”

        木村翔太回过神:“我都忘了,真抱歉。”

        他伸出一只手指,沿着地图边缘画了一个大圈。

        “整座山。”他放轻了声音,“整座山都是它的地盘,只要靠近小镇四周的山脉,就会被它的术式袭击。”

        “可是,我们刚才就是跨过山脉进来的,”夏油杰不解地指着公路,“并没有被咒灵袭击。”

        “咒灵只在黄昏后现身,这片山脉面积极大,即使五条先生拥有六眼,白天找它也是白费力气。”

        中原弥生听明白了。

        除了等级,他们对那只危险的咒灵一概不知,还要等到黄昏以后,才能摸黑上山。

        他看了看手机,距离日落至少还有一小时。

        中原弥生心想,自己留在客厅只会给木村翔太徒增压力,就背上短弓,拄着拐杖站起身:“我出去调试咒具了。”

        他离开后,木村翔太明显轻松了许多。

        夏油杰看在眼里,笑着说:“木村先生,你觉得中原同学性格不太好吧。”

        “实在抱歉,还请您不要告诉他……”

        木村翔太面有愧色,嗓音也越来越小。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中原同学不擅长和陌生人交际,所以才寡言少语,他对你并无成见。”

        夏油杰是劝诱的天才。他看起来一派和气,神色又十分真诚,一句话不论是真是假,只要经他之口,就会染上惑人心神的魔力。

        木村翔太相信了他的话。

        他抚摸着胸膛,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吗?那孩子乍一看确实很阴沉,我刚才是有点害怕的……”

        另一边,中原弥生已拄着拐杖来到庭院。

        昨天,夏油杰已经介绍了这把弓的等级和名字,它被命名为“八寒矢”,是一级咒具,与中原弥生等级一致。

        中原弥生端详着手中的短弓,他刚将一支箭搭上弓弦,夏油杰就出来了。

        他笑眯眯地走到他旁边,问:“想试一下八寒矢的威力吗?”

        “嗯。”中原弥生眼睛亮亮的。

        夏油杰经常使用武器,他对高专的咒具都了如指掌,八寒矢也不例外。

        他敲了敲黑铁制成的箭矢,说:“八寒矢具有召回术式,利箭射出后,只需轻声呼唤‘回来’,它就会回到使用者手中。”

        中原弥生点头:“我知道了。”

        夏油杰彬彬有礼地后退一步,指着空旷的庭院:“试一下吧。”

        中原弥生依言拉紧了弓弦。

        院子里有棵杨树,中原弥生本想朝树干射一箭,但顾及到自己远超常人的攻击力,他担心给木村翔太造成精神以及经济损失。于是,他扬起手臂,将箭矢指向天空。

        他松开弓弦。

        只听见一声锐利的破空之音,箭矢飞向天空。它经过何处,空气中的水分就会瞬间凝结,绽放出一朵朵寒气逼人的冰花。

        箭矢没有停下。

        箭矢还在飞。

        箭矢快要穿过云层了。

        中原弥生:“???”

        原来如此。在无上限攻击力的加成下,八寒矢的有效射程同样超级加倍了。

        他只好轻声念道:“回来。”

        飞入云层的箭矢立即调转方向,以极高的速度朝中原弥生飞来。

        ……等等。

        夏油杰只说八寒矢能被使用者召回,但并没有告诉他,所谓的召回究竟是什么样的方式。

        如果像回旋镖一样……

        中原弥生打了个寒战。他非常确定,如果被那支八寒矢刺中,以他脆得不能再脆的防御力,一定会当场横死。

        眨眼间,八寒矢已越来越近,刮起一阵刺骨的风。

        中原弥生放弃抵抗了,他正想趁机存个档,一只细长的手忽然从斜后方伸出来,抓住了八寒矢。

        准确地说,不是抓住,而是拦截了。

        箭矢像撞到了一层无形的壁垒,它猛地停下来,悬在半空中一动不动,距离那只手仅有五厘米。

        “小心点啊,硝子又不在,没人能救你。”

        是五条悟的嗓音。中原弥生抬起头,脑袋向后仰去,果然看见了五条悟的脸。

        他下意识地说:“谢谢。”

        “……不用了,我又不是特意来救你的,如果你受了致命伤,我们还要把你绑在担架上扛回学校呢。”

        五条悟扭开脑袋,又说:“八寒矢的制作者是江户时代的咒言师,它的召回术式受语言操控,只需加一个形容词——比如‘缓慢’,它就会以平稳的方式被召回了。”

        说完,他关闭无下限,将八寒矢塞到中原弥生手里。

        中原弥生惊诧地盯着五条悟的背影,心想,这家伙真是友善得有点诡异啊。

        .

        半小时后,木村翔太见夕阳西沉,急急忙忙地走出来,提醒道:“三位,可以进山了!”

        他守在门边送行,并遵照旧例,客气地祝夏油杰和五条悟武运昌隆。

        中原弥生从他面前经过时,木村翔太鼓起勇气,大声说:“中原君,祝您一路顺风!”

        木村翔太居然主动对自己说话,这让中原弥生非常惊讶。

        惊讶归惊讶,他并没有忘记礼节,朝木村翔太点了点头,低声说:“谢谢您。”

        木村翔太颇为感慨。

        夏油杰没有骗他,中原弥生果然是个好孩子啊。

        三人告别木村翔太,借着还算明亮的夕阳,朝山麓走去。

        离小镇越远,石砖铺成的羊肠小道便越破旧,最后甚至连石砖都消失了,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布满荆棘和杂草。

        新潟市昨天也下了雨,雨水浸湿土壤,让山路变得异常泥泞,踩上去甚至会咕唧作响。

        中原弥生拄着拐杖,几乎寸步难行。

        路面特别滑腻,他每迈出一步,都会向下滑几厘米。然而,他倔强地不肯向五条悟和夏油杰求助,咬着牙紧跟在二人身后。

        五条悟和夏油杰都放缓了步伐。

        夏油杰见中原弥生如此辛苦,忍不住制止道:“中原同学,别走了,留在这里等我们吧。天色越来越黑了,你会摔跤的。”

        中原弥生摇摇头:“没关系……”

        夏油杰皱起眉,他绕到中原弥生面前,略微弯下腰,说:“上来,我背你。”

        中原弥生脑内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他聪明的大脑开始疯狂运转。夏油杰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的好感上升了?

        抱着一丝侥幸,中原弥生点开夏油杰的好感条。

        [好感值:13]

        呵呵。

        中原弥生的心已经死了,面无表情地接受了夏油杰的好意。

        他趴到夏油杰背上,脸颊贴着他宽阔的肩膀。夏油杰后颈有几根散落的黑发,被风一吹,柔软地拂过中原弥生的脸颊,带来软绵绵的瘙痒感。

        自从年满十二岁,中原弥生就再也没被人背过了,他看着夏油杰的背影,忽然有点不好意思。

        他小声说:“夏油同学,如果累了就放我下去吧。”

        “没事,你很轻,不重。”

        夏油杰侧过头,微笑着回答。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