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条同学总是自我攻略在线阅读 - 11 011

11 011

        中原弥生非常珍惜在游戏里的高质量睡眠,他很快将五条悟这个糟心的家伙抛之脑后,又把稿纸撕碎、扔进废纸篓,惬意地躺到床上。

        他缩在温暖的被子里,被那股清新的草木香包围,很快便陷入睡眠。

        他被那股清新的香味包裹,很快陷入睡眠。

        中原弥生没能像昨晚那样安然酣睡,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便满身冷汗地睁开了眼睛。

        他并非从噩梦中惊醒,和中原中也一样,中原弥生从不做梦。

        他是因为右膝的隐痛而苏醒的。

        宿舍墙壁由实木制成,不防潮,外面大雨滂沱,房间内也阴冷潮湿。

        中原弥生右膝有旧伤,以前在擂钵街生活的时候,每逢阴雨天都隐隐作痛。后来,他和中原中也加入黑手党、搬进高层公寓,家里24小时开着除湿系统,他的隐疾才终于作罢。

        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竟然在游戏里复发了。

        中原弥生无奈地挽起长裤,查看伤痕。在熹微的晨光中,他的腿显得十分白净,衬得那条蜈蚣般横穿膝盖的缝合疤格外显眼。

        中原弥生和哥哥来自同一个实验室,是在培养舱中长大的实验体。

        不过,中原弥生的异能毫无价值,在研究员看来,他是个失败的试验品,留下没什么用、扔了又可惜,就一直搁置在培养舱里,迟迟没有销毁掉。

        那一年,荒霸吐出世,爆炸将整个基地摧毁。

        大家完全忘记了这个失败的试验品,他们忙着抢救剩下的资料,任由中原弥生自生自灭。

        只有一名研究员心怀鬼胎,他想到幼年异能者应该能在黑市卖个好价钱,便偷偷开启培养舱,把他偷走了。

        可惜,中原弥生的异能鸡肋至极,即使价格一降再降,依然无人问津。研究员无可奈何,只好收留了他,打算把他养大一点再卖出去。

        中原弥生在研究员家中生活了六年,他性格暴躁,动辄对中原弥生拳打脚踢。

        研究员似乎也拥有某种异能,有一次,他随便挥了挥手指,中原弥生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甩出去,狠狠掷在墙上。他右膝被墙壁撞碎,留下了一道永久性损伤。

        这便是这道疤的来历。

        中原弥生抚摸着略微凸起的缝合疤,心想,这款游戏竟然如此写实,连玩家的伤疤都原样照搬了。

        他有点后悔,早知如此,当初建立角色卡的时候就该小心一点,把疤痕去掉的。

        隐隐约约的痛感让中原弥生彻底睡不着了,他靠在枕头上,眯着眼睛,又半睡半醒地躺了半小时。

        中原弥生倒在床上摆烂的时候,五条悟和夏油杰也陆续起床了。

        夏油杰遵照昨天的承诺,准备送中原弥生上学。他换上制服,将长柄伞挂在门外,去盥洗室洗漱了。

        他遇到了正在刷牙的五条悟。

        五条悟见夏油杰急匆匆地扎头发,打了个哈欠:“你今天怎么回事,那么早就出门?平时不都是踩点上课吗?”

        “中原同学没有伞,我和他约好了,今天一起上学。”夏油杰在梳子上喷了一点定型喷雾,将一缕碎发梳理整齐,“他可能想去食堂吃早餐,所以还是提前一点比较好,不能让他迟到了。”

        五条悟的动作忽然停滞,差点把薄荷味的泡沫咽下去。

        夏油杰梳完头发就离开了,五条悟立即收好牙刷和洗面乳,假装无意地跟在他身后,走向中原弥生的宿舍。

        夏油杰敲门:“中原同学,你醒了吗?”

        “嗯,请等一下!”

        房间里传来模模糊糊的回应。

        中原弥生听见夏油杰的嗓音,立即换好衣服,用双臂支撑着身体,慢慢移到床沿。

        他试探地扶着床头柜站起来,尝试走路。

        还好,虽然右膝有点胀痛,但可以正常行走。

        中原弥生放心了,以前病痛发作的时候,他疼得走不了路,要拄着腋下拐杖才能行动。经过几年的调理,病情减轻了许多。

        中原弥生慢吞吞地走到门边,他拧开门锁,看到了夏油杰的面容。

        夏油杰微笑道:“早上好!”

        “早上好……”

        中原弥生的目光投向夏油杰身后,不可避免地和五条悟对视了。

        因为昨天的事,二人都有些尴尬,讪讪地移开视线。

        中原弥生不想被夏油杰发现腿上的伤,他假装自然地撑着门框,将重心转移到左腿。他自认为伪装得还算不错,却被五条悟一眼看穿。

        他貌似不经意地问:“你右腿受伤了?”

        五条悟敏锐得远超中原弥生意料,他见事情败露,只好卷起裤腿,露出右膝的伤疤。

        “以前的旧伤而已,阴雨天有点痛,不碍事。”

        话虽如此,那条伤疤看起来十分狰狞,五条悟和夏油杰见状,都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五条悟沉思半晌,忽然打了个响指:“对了,杂物间有往届学生留下的轮椅!虽然闲置多年,但应该还能正常使用。”

        轮椅?

        中原弥生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可不想坐在轮椅上,成为全校师生注目的焦点。

        中原弥生想拒绝:“等……”

        夏油杰的嗓音盖过了他虚弱的拒绝:“你有钥匙吗?”

        中原弥生企图挣扎:“不……”

        五条悟指着走廊另一端:“杂物间的钥匙一直挂在公告板上。”

        中原弥生非常绝望:“我……”

        夏油杰点点头:“把它推过来吧,我陪中原同学下楼。”

        中原弥生已经放弃了。

        你们咒术师真是乐于助人呢。

        夏油杰扶中原弥生来到一楼,没过几分钟,五条悟推着一辆轮椅回来了。

        面对二人过于沉重的好意,中原弥生难以说出一个“不”字,只能任由夏油杰搀扶着,半推半就地坐到轮椅上。

        五条悟自告奋勇:“我推轮椅。”

        “好,那我撑伞。”

        如此这般,中原弥生接受了他的命运。他坐在轮椅上,被五条悟推着前行,旁边还有一个撑伞的夏油杰。

        一路上,他能明显地感觉到,每个路过的人都在若有所思地盯着他们。

        夏油杰非常体贴,特意将伞倾向中原弥生,替他挡住雨水:“中原同学,你的腿还痛吗?”

        中原弥生机械地摇头。

        挺好的,腿确实不痛了,沐浴在大家的注目礼下,他感觉自己快仙去了。

        所幸咒术高专教职工稀缺,他们只遇到了五六名咒术师,社死范围有限,中原弥生尚能承受。

        经过食堂的时候,五条悟放慢了脚步。

        他问中原弥生:“你想买早饭吗?”

        中原弥生昨晚没吃饭,现在非常饿,小声却坚定地回答:“嗯。”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五条悟立即调转方向,朝食堂走去。为了节约时间,三人都买了奶油面包,拎着纸袋匆匆离开食堂。

        “杰,还剩几分钟?”五条悟问。

        “三分钟。”夏油杰看了一眼手机,“跑起来吧,迟到就麻烦了,会被夜蛾老师教训的。”

        五条悟加快了速度。

        中原弥生面无表情地压住翻飞的衣领,暗想,五条悟这家伙体育成绩一定很好,他推着轮椅依然健步如飞,简直可以备战奥运。

        “五条同学,慢一点,雨滴溅到我脸上了。”

        “不要找我抱怨,又不是我撑伞!”

        “明明是悟跑得太快了。”夏油杰故意将伞向□□斜,遮住自己和中原弥生,唯独五条悟暴露在雨中,“这样呢,中原同学还会淋雨吗?”

        “喂!你故意的吧!”

        中原弥生一言不发地聆听二人拌嘴,不自觉地扬起了唇角。

        .

        在五条悟和夏油杰的努力下,三人最终没有迟到,踩着铃声抵达教室。

        夜蛾正道和家入硝子已等候多时,夜蛾正道见中原弥生坐在轮椅上,惊讶地问:“你受伤了?”

        夏油杰替他回答:“中原同学旧伤复发,腿痛。”

        夜蛾正道看起来颇为苦恼。

        他说:“高层派发了任务,今天下午去外地祓除咒灵。听说这次的任务有点棘手,我本来想让你们三人结伴的……”

        夏油杰提议:“我们两个人就够了,让中原同学留校养病吧。”

        夜蛾正道思虑良久,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中原,你和硝子不用离校,下午的任务由夏油和五条完成。”

        中原弥生不愿放弃任何与夏油杰相处的机会,立即否认:“夜蛾老师,我没有受伤,请让我也参与任务。”

        为了佐证自己的话,他撑着扶手站起来,堪称当代医学奇迹。

        夜蛾正道非常惊讶。

        逃避任务的咒术师他见多了,不惜医学奇迹也要祓除咒灵的学生,他是第一次见。更何况,作为高层子嗣,中原弥生不可能不知道,祓除咒灵是一项极为危险的活动。

        真是个勇敢的好孩子啊。

        夜蛾正道看向中原弥生的目光增添了几分钦佩。

        .

        今天上午的课程是社会学,中原弥生没有教科书,夏油杰就将课桌挪到他旁边,和他共用课本。

        二人靠得非常近,他们肩膀相贴、脑袋也凑在一起,几乎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

        中原弥生心里一动。

        出现了,老套又甜蜜的剧情——同桌共用课本。

        与此同时,五条悟也在寻找他的社会学教科书。

        五条悟讨厌理论,每次上课都摸鱼。但他见中原弥生和夏油杰凑在一起认真读书,心里有点不爽,破天荒地产生了听课的念头。

        五条悟翻找半天,一无所获。

        趁夜蛾正道转身写板书,他悄声问家入硝子:“硝子,你带书了吗?”

        “没有。”

        家入硝子和五条悟对视三秒,同时回过头,望向后排。二人默契地搬起椅子,坐到中原弥生和夏油杰两侧,将他们挤在中间。

        四人整整齐齐地坐成一排,断绝了暧昧的萌芽。

        中原弥生:“……”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