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条同学总是自我攻略在线阅读 - 10 010

10 010

        五条悟眼尖地发现中原弥生正在藏东西,但他走上前时,中原弥生已成功销毁证据,他只看到了一支孤零零的铅笔。

        五条悟问:“你刚才在写什么?”

        中原弥生随手拿起旁边的《咒术师编年史》:“在看书。”

        五条悟半信半疑。

        他没有多问,推开铅笔,将表格和彩印纸放在中原弥生面前。

        “快点填,我还要回宿舍打游戏呢。”五条悟不满地撇撇嘴,“杰在洗衣服,夜蛾那家伙就只能差遣我了。”

        咒术高专的制服非常个性化,学校提供了基本模板,学生可以按照个人喜好自行设计细节,就算把上衣改成视觉系无袖露脐装、下装改成精神小伙铅笔裤,也完全没问题。

        中原弥生总算知道,夏油杰为什么能堂而皇之地穿不良少年同款阔腿裤了。

        他铺开图纸,制服有ab两款可供选择。

        a款和五条悟的衣服大致相同,是贴合身材的黑色制服;b款则是改良和服,宽袍大袖,宽松的袴垂到脚踝,像平安时代的阴阳师。

        五条悟很好奇中原弥生会把制服改成什么样,自觉地坐在旁边,围观他填表。

        不过没关系,中原弥生已经掌握了克服社恐的秘笈,他把五条悟当成一个英俊的南瓜,成功地忽视了他的存在。

        中原弥生的审美早已被森鸥外等人带偏,说到制服,就只能是布料挺括的黑色大衣,再不济退而求其次,黑色西装。

        a款制服服帖匀称,非常符合中原弥生的审美,他毫不犹豫地提起笔,勾选a款。

        五条悟有点意外:“我还以为你会选b呢,京都高专那帮守旧派都喜欢这一套。”

        “我又不是他们。”

        “……说的也是。”

        五条悟沉默片刻,又指了指备注栏,提醒道:“可以在这里调整其他设计,把外套纽扣改成拉链,或者把裤子改短。”

        中原弥生喜欢笔挺合身的款式,最好上衣短一点,不影响坐立。

        等等,轻度修身、上衣改短,这不就是五条悟的制服吗?

        中原弥生看向五条悟。五条悟的制服简洁干练,布料贴合腰身,正是他理想中的效果。

        他们的审美竟然一模一样!

        中原弥生拒绝和五条悟穿同款,立即划掉“上衣改短”几个字,在旁边加上一句“需要袖扣和黑色八角帽”。

        他想象了一下制服的最终效果,确认不会被误认为五条悟的情侣装后,才善罢甘休。

        中原弥生上个月刚定做了一套新衣服,他还记得自己的尺码,顺利填好身高、腿长等数据,将表格还给五条悟。

        “填完了?还有这个,要签名和按指纹。”五条悟又抽出另一张灰褐色的信纸,说道。

        “指纹?”中原弥生迷茫地重复,“那么繁琐吗?”

        “这是高层的要求,他们古板得要死。”五条悟摊开双手,耸耸肩,“按指纹和签名后,证明书还要上交给学校,制作学生证。”

        中原弥生展示着空荡荡的书桌:“我没有印泥。”

        “我宿舍有,在书桌的第三格抽屉里,自己拿。”

        中原弥生不想出门,抗拒地抿紧嘴唇。

        五条悟靠在椅背上,舒适地伸展着双腿:“瞪我也没用,我才懒得再走一次呢,走廊上全是雨水和落叶,脏兮兮的。”

        中原弥生无法差使他,只好走出宿舍。正如五条悟所说,外面风雨大作,他刚推开门,就差点被一阵狂风拍回房间里。

        中原弥生担心五条悟偷看草稿,走了不到五步,就偷偷摸摸地倒回去,猛地推开门。

        五条悟被开门声吓了一跳,茫然地抬起头:“怎么回来了?”

        中原弥生没有恶意,只是想确认一下五条悟是不是在偷看笔记,见他还乖乖坐在原位,就默默地退了出去。

        五条悟看着中原弥生清瘦的身形,还以为外面风太大,他行动不便。

        五条悟内心深处甚至难得地冒出了几分愧疚,把一名早上才低血糖晕倒的少年赶到外面,似乎有点不近人情。

        “你进来吧,我去拿。”

        门外,中原弥生意味深长地摇摇头:“不用了。”

        五条悟满头雾水,直到门嘎吱一声合上,他才幡然醒悟。

        “喂,你刚才是不是怀疑我偷你东西?谁要偷你的东西啊!中原弥生!”

        五条悟气得直呼全名,但外面电闪雷鸣,中原弥生没听见他愤怒的自白。

        “什么啊!讨厌鬼!”

        五条悟气呼呼地坐回椅子上,准备等中原弥生回来再兴师问罪。

        他在寂静的房间里无所事事,只能四处打量,以求消磨时间。

        中原弥生多少是有点强迫症的,夏油杰昨天送他的文具已经被整理好了,井然有序地堆放在书桌左侧,书脊排成平面。

        唯有一张纸破坏了平衡。

        它突兀而倔强地竖起一个小角,旁逸斜出,十分破坏美感。

        五条悟盯着那张纸,敏锐的直觉令他心头一紧。

        没错,所有线索都连起来了。

        刚才进门的时候,五条悟分明看见中原弥生把某个东西藏到了身后,只留下那只铅笔。中原弥生宿舍里又没有值钱的东西,他特意倒回来监视他,肯定另有原因。

        名侦探五条悟的大脑飞速运转。

        没错,真相只有一个——中原弥生刚才,在写一些不能让他看见的信息!

        日记吗?还是写给家人的信?

        五条悟盯着那张突出的纸片,开始自我拉扯。

        他自幼接受精英教育,高尚的教养让五条大少爷做不到偷窥别人的日记,这侵犯了隐私。

        不过,中原弥生有高层背景,严格来说算不上一个清白的好人。如果是写给家人的信,只需看一看地址,就能知道他背后的人究竟是谁了。

        经过一番拉扯,五条悟充满负罪感地抽出那张纸。

        假如是日记就合上,假如和高层有关,他再仔细看看。

        抱着这样的想法,五条悟偷偷瞄了一眼。

        出乎意料地,稿纸上只有三个字,五条悟。而贴在一旁的黄色便签纸,则用极为潦草的字迹写着七八个词语,依稀能辨认出“甜党”、“帅气”字样。

        五条悟如遭雷击,兴师问罪的想法也一扫而空。

        他站起来,又坐下去,又站起来。他绕着书桌转了一圈,接着扩大范围,在房间内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转。

        最终,五条悟回到书桌前,做贼心虚地将草稿纸塞回去,没敢看第二眼。

        难道中原弥生真的喜欢他?

        五条悟坐立难安,非要和别人倾诉一番才行。

        他打开手机,一边斟酌着该如何隐瞒关键信息,一边拨打家入硝子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

        “五条啊?有话快说,别占线,等一下歌姬前辈要给我打电话的。”

        “硝子,你觉得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把别人的名字写在纸上?”五条悟急匆匆地问道。

        家入硝子冰雪聪明,轻松地猜出了真相。

        她故意问:“谁的名字?”

        “不是谁,我不认识,在推特上刷到的,你不要多想!”五条悟连珠炮似的快速否认。

        “嗯……”家入硝子故意拖长尾音,“我觉得吧,可能是情书呢。”

        她听见对面传来“嗵”的一声闷响,五条悟十指颤抖,不慎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另一边,中原弥生已经跨过堆满树枝和落叶、遍布积水的走廊,来到五条悟的房间。他按照指示,在抽屉里找到了那盒印泥。

        临走前,他顺便端详了一下五条悟的房间。

        明明宿舍的排布完全一致,这间房间却显得格外宽敞明亮。墙壁被漆成了浅米色,床头的挂画、书桌旁柔软的艾绿色地毯,无不彰显出主人风雅的审美。

        中原弥生盯着挂画看了几眼,才慢慢掩上门。

        他拿着印泥返回宿舍,一看见五条悟,就发现他的表情不太对劲。

        五条悟正在偷偷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中原弥生假装没注意到,有条不紊地在证明书上签好名字、按下指纹,然而,五条悟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中原弥生有点着急了,他急则思变,想到了一个逃避报告的办法。

        中原弥生侧过手机,悄悄拍下坐在桌边的五条悟,将照片传给伊藤辉彦。

        他又发了一条短信:“伊藤先生,五条悟在我宿舍赖着不走,没时间写报告。”

        这个结果比报告更让伊藤辉彦满意,他立即发来回复,而且态度大有转变。

        “不用急,没时间就算了,多陪五条悟聊聊天,最好和他成为亲近的朋友。报告周末再交吧,一周交一次,其他时间尽量和五条悟交际,钱用完了就告诉我。”

        中原弥生冷笑一声,差点被五条悟听见,连忙捂住嘴巴。

        五条悟像下突然定了决心似的,扭过头,问:“你刚才在写什么?”

        中原弥生早就忘了那份报告:“嗯?”

        五条悟露出“你在撒谎吧”的表情:“如果是情书,一定会失败哦——当然啦,我不知道你喜欢谁,是晨间星座占卜说的,今天所有星座都不适合表白。”

        中原弥生愣住了。

        情书?什么东西,没头没尾的,莫非是npc的提示吗?

        他顿时来了兴趣,抱着问一问也不吃亏的想法,中原弥生拖来一张椅子,在五条悟对面坐下。

        他尝试触发关键词,一字一顿:“任务?支线?副本?”

        五条悟表情渐渐迷茫。

        “哈?你怎么像机器人一样说话……”

        中原弥生又换了一套说辞,企图打探夏油杰的理想型:“喜欢的,类型。”

        五条悟闻言,像被外面的电闪雷鸣劈中了脑袋,呼吸都差点停止了。

        有戏!

        中原弥生认真地看着五条悟,轻声说:“我该怎么做,才会被,喜欢?”

        中原弥生自己都不曾察觉,在聚精会神的时候,他的嗓音会忽然变小。这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声音又小,在其他人看来,简直是害羞的铁证。

        不知为何,五条悟脸红了。

        中原弥生:“?”

        五条悟似乎迫切地想离开这里,他一手捂着泛红的脸颊、一手拿起桌上的文件,飞快地退向门边。他甚至很有礼貌,小声说了句晚安。

        中原弥生更加困惑了。

        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却没能触发支线,好奇怪的npc。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