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条同学总是自我攻略在线阅读 - 9 009

9 009

        中原弥生枕在夏油杰腿上,只要略微抬起眼,就能仰视他的脸庞。

        中原弥生暗自感慨建模师巧夺天工的技艺。

        好帅,这种恰到好处的狐狸眼到底该怎么捏啊,他想偷师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走廊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五条悟匆匆忙忙地冲进教室。他是从医务室跑回来的,轻微喘着气,手里还捧着整整十瓶葡萄糖补充液。

        五条悟看见躺在夏油杰膝上的中原弥生,像断电的机器人一样,短暂地静止了几秒。

        他陷入了漫长的头脑风暴。

        五条悟昨晚辗转一夜,推测中原弥生之所以把自己一拳打飞,是因为他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

        然而,眼前的场景推翻了他的猜想。

        五条悟眯起眼睛,话中带刺地对中原弥生说:“喂,那家伙醒了吧,还要躺到什么时候?”

        中原弥生暗道糟糕,他光顾着看夏油杰的脸,忘记装晕了。

        中原弥生立即闭上眼睛,虚弱地沉吟一声。他肤色白皙,唇色又浅淡,一蹙眉就显得格外阴郁孱弱,令人无比揪心。

        中原弥生的演技远比不上太宰治,但欺骗涉世未深的五条悟,是绰绰有余了。

        五条悟果然上当。

        他以为中原弥生是真的身体不适,连忙拧开一瓶葡萄糖口服液,又体贴地插上吸管,才将玻璃瓶递给中原弥生。

        五条悟退到一旁,靠在身后的课桌上,一副漫不经心的神色。但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目光不时蜻蜓点水地扫向中原弥生,正在悄悄观察他。

        中原弥生也注意到了五条悟的视线,疑窦顿生。

        他在担心他吗?

        中原弥生十分忐忑,一个好感值负数的npc突然变得如此友善,真让人不安。

        喝完一瓶甜腻腻的葡萄糖后,中原弥生恢复了精神。

        剩下的九瓶葡萄糖溶液在讲台上摆成一排,家入硝子见状,不禁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责备五条悟:“真是的,都说了两瓶就够了……不,不用送回去,放进急救箱备着吧,说不定以后还用得上。”

        家入硝子把玻璃瓶拢在一起,捧着它们走向储物柜。

        她发现玻璃瓶竟然是温热的,不禁疑惑道:“奇怪,葡萄糖溶液明明是放在常温仓库的呀,天气那么冷,摸起来竟然不冻手……”

        她灵光一闪,扭头看向五条悟。

        今天气温十六度,正是春寒料峭的天气,五条悟却敞着制服外套,露出里面单薄的衬衫,锁骨都冻红了。

        家入硝子心下了然。

        五条悟担心溶液太冰,就把玻璃瓶塞进了外套内袋,隔着衬衫紧贴皮肉。从医务室跑回课室大概需要三分钟,恰好足以让冰凉的溶液升温,达到可以入口的温度。

        家入硝子:“呵呵。”

        .

        历经种种意外,夜蛾正道索性取消了上午的历史课,四人休息到下午两点,才懒洋洋地前往操场。

        今天下午只有一节体育课,课程内容为咒具训练。

        咒具,顾名思义,是拥有术式和咒力的武器。无需额外灌注咒力,上手即用,对咒力薄弱的术师非常友好。

        夏油杰和五条悟体术优异,夜蛾正道从不参与授课,只让学生们自行拿取咒具,按照自己的进度练习。

        家入硝子不是战斗人员,她婉拒训练,悠闲地溜回宿舍了。

        而五条悟独自坐在操场边的草坪上,不知在忙什么。

        夏油杰无奈地看着两名同窗,对中原弥生说:“只剩我们了……去仓库拿咒具吧?”

        “嗯。”

        二人来到体育馆旁的仓库,夏油杰介绍道:“高专的学生可以随时取用咒具,不过,珍贵的藏品都存放在地下,这里只有一小部分。”

        虽说只是一部分,却也摆满了整座仓库。这些咒具被精心保养,刃口打磨得簇新,每一把都寒光闪烁。

        中原弥生仔细查看咒具,渐渐忘记了攻略目标的存在。

        这是他的老毛病,以前玩《g.i恋爱都市》时,他也曾因沉迷欣赏卞氏刀,而把库洛洛独自撂在一旁。

        十分钟后,中原弥生走马观花地逛完仓库,才发现自己冷落了夏油杰。

        他脸颊一热:“抱歉,我走神了。”

        “别放在心上。我第一次过来的时候,和你一样好奇。”夏油杰劝慰道。

        中原弥生的高攻击力和武器非常适配,他看着琳琅满目的咒具,心想,如果找到合适的武器,他就能解锁新的技能了。

        黑闪虽然方便快捷,但过于枯燥乏味,毫无游戏体验。

        还是咒具更有意思。

        中原弥生看上了一把挂在墙上的短弓,夏油杰也拿起他常用的咒具,两人并肩走出仓库。

        五条悟正在操场等他们。

        他看见二人,快步朝他们跑来:“我学会了!”

        夏油杰不解:“学会什么?”

        五条悟故意卖关子,东遮西掩地不肯说。

        中原弥生推测:“多半是用手指打出黑闪吧。”

        五条悟笑容消失了。中原弥生的推测十分准确,他深受打击,肩膀都失落地垂下来。

        他长叹一声,蔫蔫地承认:“回答正确。”

        说罢,五条悟伸直手臂,对准无人处“啪”地弹了一下手指,指尖闪出一道噼啪作响的黑色火花。他的咒力无穷无尽,在咒力的加持下,黑闪掀起一阵风暴,摇撼着树林的枝条。

        尽管成功打出黑闪,但五条悟还是无精打采,失望地小声说:“你们居然猜到了,真没意思……”

        夏油杰和中原弥生对视一眼。

        夏油杰鼓掌道:“确实是意料之外呢,你竟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掌握这个技巧,很厉害哦。”

        中原弥生勉为其难地配合他,小声说:“嗯,很厉害。”

        听见中原弥生的夸奖,五条悟眨了眨眼睛。

        有一瞬间,中原弥生错觉五条悟头顶冒出了一对雪白的猫咪耳朵,仿佛很高兴似的,轻微地摇晃一下。

        .

        仲春的天气变化无常,放学时,原本晴朗的天空风云突变,下起了大雨。

        三人都没带伞,只能一路狂奔,从操场跑回宿舍。

        中原弥生的毛呢外套非常厚实,他只有头发濡湿了,身上依然是干燥的;五条悟用历史课本挡雨,同样躲过一劫。

        夏油杰没那么好运,回到宿舍时,他全身都湿漉漉地滴着水。

        他望着阴沉的天空,对中原弥生说:“我看了天气预报,这场雨大概会持续到明天晚上……你有雨伞吗?”

        中原弥生摇头。

        “没关系,明天一起上学吧,我的雨伞挺大的。”夏油杰说着,无可奈何地指了指自己的衣服,苦笑道,“我要去洗澡了,明天见,中原同学。”

        “明天见。”

        和夏油杰告别后,中原弥生抖掉外套上的水珠,返回房间。

        他还没脱下潮湿的衬衫,就接到了伊藤辉彦的电话,一阵刺耳的来电铃声在房间内回荡。

        中原弥生浑身一颤。

        对社恐而言,响个不停的电话无异于催命符。

        中原弥生有来电恐惧症,他讨厌接电话,每次听见铃声,就像被锥子扎中胸腹似的,胃部都收紧了。

        部下们尊重中原弥生的喜恶,从不拨打电话,仅通过短信与他联络。有赖于他们的敬爱,中原弥生三年没接到一条电话,几乎忘了被铃声支配的恐惧。

        此刻,他听见久违的来电铃声,心跳骤然飙到一百二。

        中原弥生手忙脚乱地翻出手机,摁下通话键。

        “喂?”

        伊藤辉彦的嗓音从听筒中传出来:“中原,你顺利入学了吗?”

        中原弥生担心被隔壁听见,压低了音量:“嗯。”

        “很好。”伊藤辉彦顿了顿,命令道,“一小时内,把你搜集到的全部情报发给我,必须包含五条悟的喜好和生活习惯,越详细越好。”

        中原弥生在心里骂人。

        他因为夏油杰停滞的好感值焦头烂额,差点忘了伊藤辉彦这颗定时炸|弹。

        伊藤辉彦没等到中原弥生的回复,不耐烦地催促:“喂?听清楚了吗?”

        “……好的。”

        中原弥生挂断电话。他坐到书桌前,抽出一张草稿纸、一支铅笔,苦恼地盯着白纸发呆。

        中原弥生无从下手。

        他和五条悟相识不过两天,并未获得任何有意义的情报。

        看来,只能自行编造了。

        中原弥生提起铅笔,在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下“五条悟”三个字。

        他闭上眼,回忆五条悟的面容。

        长得很好看,帅哥,猫系男,性格非常糟糕,能吃三份淋满枫糖浆的布丁,超级大甜党,极其惹人讨厌。

        ……算了,改成“较为”吧。

        较为惹人讨厌。

        中原弥生又撕下一张便签纸,将联想到的关键词逐一记录。他依然毫无头绪,郁结地转着铅笔。

        好难写!

        既不能让伊藤辉彦得知他和五条悟关系不佳,又要编造五条悟的日常,这玩意比考试作文还要棘手。

        中原弥生面临着游戏生涯的最大挑战,心情格外苦闷。

        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门。

        门外的人性情急躁,中原弥生还没说话,他就自顾自地推门而入了。

        来者是五条悟。他手中拿着高层刚下发的等级证明书,以及绘制着高专标准制服的彩印纸,还有一张空白的尺码表。

        “该订制春季校服了,后勤部需要你的服装尺码。”他说道。

        中原弥生本就有些心虚,听见五条悟的声音后,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

        他低下头,迅速地扫了一眼桌面。

        那张写有五条悟名字的草稿纸正堂而皇之地平铺在桌上,便签则罗列了一排关键词,“猫系男”和“帅哥”格外引人注目。

        绝对不能让五条悟看到这个!

        中原弥生挡在书桌前,不动声色地卷起草稿纸,将它塞进笔记本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