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条同学总是自我攻略在线阅读 - 8 008[虫]

8 008[虫]

        不知是不是错觉,五条悟藏在墨镜下的脸似乎有点泛红了。

        不会吧……

        中原弥生正想仔细看个究竟,面前却突然冒出一个红色的巨型弹窗,挡住了视野。

        【警告:检测到外界干扰】

        中原弥生身处游戏时,异能会自动监测附近是否有他人出现,如果此人走进五米内,就会弹出这条警告。

        中原弥生皱起秀丽的双眉。

        是谁呢?

        他终止了异能,脱离游戏。

        *

        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中原弥生只觉得耳边拂过一阵冰凉的风,跌坐在书房的沙发上。

        来者是一名穿草绿色西服的青年,二十岁上下。他相貌端正、身材极为高大,看起来一表人才,不像黑手党,倒有点像军警人员。

        青年探出脑袋:“打扰了,弥生先生。您在玩游戏吗?”

        此人是中原弥生的副官,名叫筑山隼人。

        中原弥生为人阴郁,像一只凶恶的野猫,黑手党的部下们格外畏惧他,看见他都绕道而行。

        筑山隼人是个例外。

        此人神经大条,即使中原弥生阴沉沉地板着脸,他也丝毫不受影响。因此,中原弥生去年被提拔为准干部后,挑挑拣拣半天,最终指定筑山隼人作为自己的唯一副官。

        筑山隼人捧着几份资料袋走进书房,毕恭毕敬地说:“准干部,有几份合同需要你签字。”

        接过合同的瞬间,中原弥生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他专注地阅读每一项条款,一字一句地推敲,确认对方没有玩文字游戏;他又查看合作者的往年营业额,估算黑手党能从中榨取多少利益。

        筑山隼人无事可做,站在书桌旁,看着上司发呆。

        对这位年轻的小上司,他一向是非常敬重的。

        中原弥生平时忙于学业,只有周末和寒暑假才能当全职黑手党,尽管如此,他的业绩也远超他人。

        四年前,前干部太宰治叛逃,森鸥外把他的产业全部转到中原弥生名下。许多资历更深的元老大为不满,屡次弹劾中原弥生,但都被镇压了。

        再后来,中原弥生用实力证明,森鸥外的选择是最优解。

        他负责洋酒生意,每逢寒暑假,黑手党就能开辟几条新的海运航线、垄断日本走私酒市场。去年暑假,黑手党的净利润上涨12%,中原弥生荣获“寒暑假业绩王”的花名。

        筑山隼人的目光四处游移,落到了花瓶里的一大捧波斯菊上。

        他十分触动,心想,准干部是个重视亲情的好孩子啊。

        筑山隼人虽然神经大条,但并不是傻瓜。他注意到,由于中原弥生性格寡言,许多人都对他误解极大,认为他的副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开什么玩笑!

        每想到这一点,筑山隼人就唉声叹气。

        可恶,准干部风评被害,太可怜了!真希望大家都能发现准干部是个好人!

        筑山隼人一步步挪到花瓶旁边,拎起一旁的玻璃喷壶,给波斯菊喷水。

        他一边喷,一边愤愤不平地小声抱怨:“真是的,竟然说人家吓人,准干部明明只是个小孩啊!”

        “隼人,你自言自语什么呢?”

        筑山隼人身后忽然飘来中原弥生的嗓音,他被吓得肩膀一抖,差点砸碎喷壶。

        中原弥生总是神出鬼没,经常把他吓一大跳。

        “不要总是吓我啊,准干部。”

        筑山隼人抚摸着胸口,抱怨道。

        “真胆小。”中原弥生把签好的合同交给他,说,“没什么问题,拿回去给首领过目吧。”

        中原弥生虽然有严重的社交障碍,但在熟人面前,他通常不会突发社恐,偶尔还能和他们开开玩笑。

        顺便一提,被他视为熟人的,目前只有中原中也、尾崎红叶、筑山隼人和太宰治。

        中原弥生发现筑山隼人一副期期艾艾的神色,便问:“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筑山隼人双眼放光地抬起头。

        “准干部,你真的好厉害啊!每次都能猜到我在想什么!”

        他确实有口信带给中原弥生。

        今天早上,森鸥外得知中原弥生毕业,就联络了筑山隼人,让他询问中原弥生何时回来工作。

        森鸥外是个老狐狸,不仅把棘手的任务甩给副官,还虚情假意地叮嘱,千万不要催促中原弥生,务必尊重他的意愿。

        然而,森鸥外失算了。

        筑山隼人忽略了他的客套话,直接提炼中心思想:“首领催你回来上班。”

        中原弥生摇头:“这个假期我不工作了。”

        “……啊?”

        “我有其他事要做。”

        筑山隼人疑惑地问:“您不用赚钱吗?我记得您说过,您需要大量资金……”

        “我找到了更快捷的赚钱方式。”

        中原弥生说着,将放在一旁的游戏包装盒翻过来,《doki☆love~咒术高专~》几个字赫然在列。

        “我知道这部游戏!”筑山隼人拍了拍手,“论坛有人开帖讨论哪个角色更容易攻略,他好像叫——”

        中原弥生做出威胁的手势。

        “打住,不要破坏我的游戏体验。”

        作为一名游戏高手,不看任何游戏实况、不搜任何通关技巧,是他的傲慢。

        中原弥生抱着手臂,说:“总之,你告诉首领,我这个月不回去工作了,以后会加班补上的。”

        筑山隼人有点为难。

        他是真的害怕森鸥外,但也不想逼迫中原弥生。

        准干部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正是爱玩闹的年纪,毕业后想休息一个月也无可厚非。哪个王八蛋会强迫十五岁的小孩假期加班呢?

        筑山隼人是直肠子,心思都写在脸上。中原弥生察言观色,猜出了他苦恼的原因。

        中原弥生从文件堆里抽出信纸和钢笔,说:“我写一封亲笔信吧,否则你不好交差。首领有时候也挺难缠的。”

        筑山隼人看着他学生气十足的脸,愧疚感瞬间拉满。

        他可是中原弥生的副官,就算再怎么害怕森鸥外,也不能向着外人啊!

        “不用了!我现在就回去复命!”

        筑山隼人想把钢笔夺走,谁知,钢笔像焊在了中原弥生手上似的,纹丝未动。

        他盯着中原弥生细长的手指,面露困惑。

        准干部的力气,是不是变大了?

        中原弥生体术优秀,但受限于年龄和体格,力量较弱。如果在黑手党内部举行掰手腕大赛,他大概是中等偏下的。

        这时,他忽然发现,中原弥生比去年长高了不少。

        筑山隼人恍然大悟,中原弥生还处在发育期,所以力量才会成倍增长。

        他看向中原弥生的视线都多了几分慈爱。

        筑山隼人感慨道:“准干部还是小孩子呢!”

        中原弥生:“?”

        他写完信,将信纸塞到筑山隼人手里,推着他往外走:“对对对,我就是个小孩子。你快去向首领复命吧,别被扣工资了。”

        把副官送走后,中原弥生回到书房,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重新施展异能,光屏再度出现。

        [是否进入游戏?]

        “是。”

        中原弥生回到游戏内。

        *

        中原弥生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课室内,背部靠着一个温暖又柔软的物体。

        怎么回事?

        他记得很清楚,弹出警告的时候,他正和夏油杰一行人在森林中前行,为什么突然闪现到课室了?

        “中原同学?”

        中原弥生听见有人叫自己,循声抬起头。

        他这才发现,他正靠在夏油杰怀里,背后“温暖又柔软的物体”,是夏油杰的胸膛。

        中原弥生感觉脸上飞起一层热雾,他猛地坐起来,差点撞到夏油杰的下巴。

        他环视一周,夏油杰、家入硝子和夜蛾正道都在教室里,只有五条悟不知所踪。

        夏油杰见他一脸茫然,解释道:“你刚才晕倒了。”

        “……多久以前?”

        “你和悟聊天的时候。”

        中原弥生算了算时间,看来,他回到现实世界后,游戏角色就失去意识了。

        因为脱离游戏而昏倒,这是第一次。

        中原弥生之前玩过的所有游戏,都无需手动暂停。一旦他回到现实,游戏内的时间就会停止,直到他再次归来。

        中原弥生感觉有点奇怪,但没有放在心上。

        「天赋分配」一直在进化,十二年前,它只能增幅技能点,但经过几年的自我完善,中原弥生逐渐可以亲身进入游戏,甚至在游戏内吃饭睡觉了。

        这多半也是异能的进化,虽然不太便利就是了。

        这么想着,中原弥生往前挪了五厘米,试图脱离身后的怀抱。

        他刚准备站起来,就被夏油杰和家入硝子摁住了。

        家入硝子说:“别动,你有点低血糖。”

        “硝子说得没错,坐着吧。”

        “夏油本来想把你抱进医务室的,但唯一的床位被送进太平间停放尸体了——”

        夏油杰连忙朝家入硝子做手势,示意她不要提及血腥暴力的话题。

        家入硝子耸耸肩,不说话了。她走向教室后方的饮水机,接了一杯凉水,递给夏油杰。

        “喂他喝点水吧,他嘴唇有点干。”家入硝子说道。

        夏油杰接过纸杯,非常自然地将杯沿探到中原弥生唇边。

        中原弥生:“……”

        正所谓福祸相依,他无意间树立了柔弱人设。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然而,被同龄人喂水实在是太奇怪了。中原弥生默默抢过纸杯,快速喝完冰水,被呛得不停咳嗽。

        夏油杰忧虑地端详着他,问:“还头晕吗?会不会很难受?”

        中原弥生拼命摇头。

        夏油杰不太相信,他盘腿坐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如果还是头晕,就躺下来休息一下吧。你可以靠着我,应该会舒服点。”

        中原弥生一点都不头晕,但他考虑片刻,还是从善如流地躺下来,枕在夏油杰腿上,把柔弱人设贯彻到底。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