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条同学总是自我攻略在线阅读 - 7 007

7 007

        夜蛾正道沉声说:“你有证据吗?”

        考官寒气十足地冷哼一声,指向中原弥生的衣袖。

        藏在袖子里的肥啾似有所感,畏畏缩缩地探出脑袋。它看见考官肩上凶神恶煞的兀鹫,惊叫一声,化成青烟消失了。

        考官冷笑道:“中原没有使用生得术式,这就是证据。”

        此言一出,中原弥生算听明白了。这老毕登哪里是怀疑他作弊,只不过看他不顺眼,在吹毛求疵而已。

        夏油杰也看出考官故意找茬,蹙起眉心。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他发现中原弥生是个安静的性子,如果和别人口舌之争,多半会吃亏。

        他将中原弥生挡在身后,语气生硬地对考官说:“这是评测的规则吗?为什么不提前说明?”

        夜蛾正道闻言,有些惊讶。

        夏油杰是中庸内敛的性子,即使高层派发大量工作,他也能心平气和地接受,没有半句怨言。

        那样的夏油杰,竟然会用如此强硬的语气对上级说话。

        考官同样深感意外。

        在守旧派看来,夏油杰这类非术师出身的“外来者”,既无家世、又无地位,是可以随意差遣的小炮灰,不足挂齿。

        考官没想到一名无权无势的学生也敢反驳自己,他扫视着夏油杰,眼神愤怒又轻慢。

        他意味深长地拖长了语调:“所以,你相信中原弥生能不使用生得术式,仅靠黑闪祓除二十八只咒灵?”

        “是的。”夏油杰不卑不亢地回答。

        考官嗤笑一声。

        夏油杰眉间出现了淡淡的阴影:“你笑什么?”

        “夏油,你有所不知。”乐岩寺嘉伸抚着胡须,慢条斯理地解释,“黑闪会消耗大量咒力,即便是特级咒术师,也不可能连续使用二十八次……这确实难以置信。”

        得到公证人的认可,考官洋洋得意。

        “既然乐岩寺校长也心存疑虑,这次评测——”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清脆的响指打断了。

        打响指的人是五条悟,他正坐在一旁,悠闲地拨弄着路边的狗尾巴草。

        五条悟说:“那家伙确实祓除了每一只咒灵。”

        中原弥生讶异地扭过头,像看陌生人一样端详着他。

        五条悟竟然帮他说话?

        这是做梦吗?

        五条悟察觉到中原弥生惊愕的视线,朝他做了个鬼脸。

        中原弥生明白了。五条悟确实不喜欢自己,但相对而言,他更讨厌滥用职权的高层。

        他和五条悟,暂时成为了利益共同体。

        考官听见五条悟说话,脸上闪过一丝惶恐,不说话了。

        五条悟何许人也?

        风头正盛的御三家继承人,大名鼎鼎的“那个男孩”,连高层都对他忌惮三分。有人甚至猜测,五条悟继位后,咒术界将迎来一次大洗牌。

        考官不敢在五条悟面前猖獗,瞬间恭顺了许多。

        他小心翼翼地问:“您确定吗?”

        六眼能看穿一切术式,五条悟的判断,是非常有分量的。

        五条悟有些不耐烦:“废话。他释放的咒力非常微薄,即使连续使用二十八次黑闪,也不会造成大量消耗。”

        “但是,如果释放咒力不足,是无法祓除高级咒灵的……”

        五条悟朝中原弥生使眼色,暗示他快点展示自己远超常人的怪力,给考官一点震撼。

        中原弥生犹豫不决。

        他还想尝试一下柔弱人设呢,如果给夏油杰留下“此子力大无穷”的深刻印象,他的计划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不过,超高战力+柔弱体质,这种人设时髦值挺高的,也不是不行……

        经过权衡,中原弥生接受了。

        他四下环顾,挑中一块长宽两米的巨大岩石。接着,他伸出纤细的手指,在石壁上轻轻弹了一下。

        随着爆破的巨响,岩石轰然碎裂。

        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其中几块碎石飞向了考官的脑袋。考官大惊失色,只能气喘吁吁地弯腰躲闪,窘迫至极,无法维持趾高气扬的态度了。

        亲眼目睹这一幕,远比兀鹫的视界更震撼人心。

        事实胜于雄辩,乐岩寺嘉伸不由得暗自惊叹,这名少年天赋过人,前途不可估量。

        他环抱着双手,推测道:“中原力气很大,弥补了咒力的缺陷,所以能把消耗量控制在最低。不错,真是聪明的做法。”

        夜蛾正道瞥他一眼:“那么,您认为中原作弊了吗?”

        “作弊?当然不。”乐岩寺嘉伸一挥袖,宣布道,“考官存在误判,本次评测结果有效。中原,高层会在两日内下发纸质文件,你放心等着吧。    ”

        考官早就躲到了远处,他狼狈地拍去身上的灰尘,走向停在路边的轿车,随时准备溜之大吉。

        五条悟忽然喊道:“等等,你站住。”

        考官浑身一僵,只能停下脚步。

        五条悟似笑非笑,漠然地说:“既然误判了,就该受惩罚吧。老爷子,一定要把他污蔑学生作弊的事情写进报告里哦,我会监督你的。”

        乐岩寺嘉伸知道这位大少爷有多难缠,也深知五条家树大根深,五条悟可以轻松取得报告书原件。

        他只好翻开记录簿,写下“考官失职”几个大字。

        考官脸都黑了。

        他忿忿地想,五条悟这毛头小子和中原弥生认识不过两天,怎么就非要替他出头呢?

        要不是五条悟多管闲事,考官多半会再诡辩几句。但他不敢招惹未来的家主,只能自认倒霉,抱起叫个不停的兀鹫,丢盔弃甲地跑了。

        乐岩寺嘉伸也拂了拂衣袖,朝轿车走去。

        从夜蛾正道身边经过时,他淡淡地说:“夜蛾,这学生是一块璞玉,好好教导他。”

        两所学校关系算不上和睦,让乐岩寺嘉伸夸奖夜蛾正道的学生,比逼他吃苍蝇还难受。

        “璞玉”二字,是他最高的赞美。

        夜蛾正道目送老人离去,半晌才收回视线,朝三名学生挥了挥手。

        “走吧,回去上课。”

        一行人前往教学楼。中原弥生和夏油杰并排前行,夜蛾正道和五条悟走在他们前面。

        他们穿过树林时,五条悟忽然放慢脚步,自然而然地插到中原弥生和夏油杰之间,把他们隔开了。

        他突然问道:“喂,中原,你外套里面的衣服,是红色吗?”

        中原弥生颇为感激五条悟的拔刀相助,对他有所改观,不再像昨天那样敷衍他了。他解开毛呢外套的牛角扣,露出白色圆领卫衣。

        “不是。”他回答。

        五条悟困惑地歪了歪脑袋。

        “真奇怪,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你胸前的衣服,是红色的,血红色。”

        ……红色?

        中原弥生被「赫」贯穿胸膛时,胸前鲜血飞溅,衣服也染上了赤红的色彩。

        他心中一凛。

        难道他们保留了读档前的记忆吗?

        这时,夏油杰插嘴道:“可能是看错了吧。”

        夏油杰温润的嗓音似乎具有某种魔力,听见他说话,中原弥生悬着的心也安定下来。

        游戏角色不可能拥有读档前的记忆,是他杞人忧天了。

        五条悟还在自言自语:“不会吧……”

        中原弥生见他还不相信,就卷起卫衣,露出里面的灰色t恤。

        “喏,没有别的了。”

        中原弥生不慎把t恤下摆也卷了上去,露出一截清瘦的腰肢。他肤色白净,腰部像白玉雕琢而成,肌肉线条柔滑且优美。

        五条悟脸色一变,他伸出手,飞快地帮他把衣服拽下来。

        中原弥生:“?”好怪啊你。

        夏油杰探出头,笑着打趣道:“悟竟然会看错,真少见。话说回来,我倒是看得很清楚,中原同学被咒灵袭击的时候,你发动了「赫」吧。”

        五条悟被电了一下似的,浑身一颤。

        他极力掩饰自己的心虚:“哈?!我才没有!”

        夏油杰对他的嘴硬嗤之以鼻,转而询问中原弥生:“中原同学应该看到了吧?”

        中原弥生心想,他不但看得清清楚楚,还亲身体验了一次。

        五条悟和夏油杰在等中原弥生答话,而前方的夜蛾正道见三人停下脚步,也回过头,不解地看向他们。

        ……怎么都盯着他啊!

        众人聚焦的视线让中原弥生有些紧张了,他晕乎乎地想,自己该说什么呢?

        中原中也是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的绅士,在他的言传身教下,中原弥生同样礼数周全。

        得到他人友善的对待,要道谢才行。

        中原弥生思虑良久,抬起头,凝视着五条悟碧蓝的双眼,认真地说:“谢谢你,五条同学。”

        这句话的威力比「赫」更强烈。五条悟愣愣地盯着中原弥生,片刻后才回过神,别扭地看向别处。

        “我只是担心咒灵冲出‘帐’而已。”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