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五条同学总是自我攻略在线阅读 - 5 005

5 005

        中原弥生也很惆怅。

        五条悟那张漂亮的脸实在是太危险了,每次和他交谈自己都面红耳热,十分影响游戏体验。

        他愁眉苦脸地离开食堂,还没走出百米,身后就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是夏油杰。

        他没有提起刚才的不愉快,只轻松地问:“你回宿舍吗?”

        “嗯。”

        “一起走吧,我想回去洗澡。最近太潮湿了,身上黏糊糊的,很难受。”

        仲春的天气又冷又潮,中原弥生也浑身汗津津的,粘滞得要命。他决定和夏油杰一起去洗澡,用热水冲掉那股讨厌的寒气。

        抵达浴室后,他有点后悔了。

        他单知道浴室是共用的,却没想到它如此朴素。眼前是一间可供二十人使用的老式澡堂,采光不好,暗沉沉的,仿佛随时会钻出一只幽灵。

        最关键的是,澡堂仅划分了单独的隔间,没有门,只要转过头,就能看到其他人的sexy    back。

        在这里洗澡,需要一点光明磊落。

        中原弥生自认不是光明磊落的人,站在门口踟蹰不前。

        夏油杰看穿了他的心思,苦笑道:“夜蛾老师去年就想改建宿舍了,但高层拨给学校的经费特别少,一直筹不到钱。凑合用吧,过几天就习惯了。”

        说罢,他解开衬衫纽扣,露出浅麦色的脖颈和胸膛。

        中原弥生心一横,不就是没穿衣服的纸片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也脱去外套,将换下来的衣服一件件丢进收纳筐。

        中原弥生体型修长,裹在厚实的毛呢外套里,乍一看似乎瘦得病态,只有脱掉衣服后,才能发现他其实肌肉紧实,是个骨肉停匀的好身材。

        他暂时不想观赏夏油杰的sexy    back,目不斜视地钻进隔间。

        打开热水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浴室里没有沐浴露。

        中原弥生从未在学校寄宿,直至此刻他才知道,公共澡堂和酒店不一样,是需要自带洗浴用品的。

        这时,夏油杰敲了敲隔板。

        他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幕,探出半边身体,将自己的沐浴露和洗发水递给中原弥生:“用我的。”

        夏油杰经常在户外祓除咒灵,皮肤被晒成了健康的麦色,散发出蜂蜜般的光泽。

        他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腰肢瘦劲,小腹有几条凸起的青筋。胸前的泡沫沿着人鱼线滑到下腹,落入被水雾遮挡的部位,看不见了。

        不愧是r-15游戏,很有原则。

        澡堂没有暖气,即使把水温调到最高,也难免冷飕飕的。二人洗完澡,连忙穿上衣服,去盥洗室吹头发了。

        中原弥生的头发松软而厚实,沾水以后格外厚重,红铜似的垂落至肩部,总是难以吹干。

        外面春寒尚存,他被冷得打颤,感觉发根都快结冰了。

        夏油杰啼笑皆非:“我帮你吧。”

        他接过吹风机,伸出手,轻柔地拨弄中原弥生潮湿的红发。

        被同龄人无微不至地照料,这让中原弥生感觉有些别扭。但考虑到自己的柔弱人设,他还是接受了夏油杰的关怀。

        他悠闲地坐在长凳上,忽然想起了五条悟的话,就侧过头问道:“夏油同学也经历了等级评定吗?”

        “没有哦。我在夜蛾老师面前祓除了一级咒灵,被直接评定为一级术师,并未测试。”

        中原弥生明白了。

        他的身份是伊藤辉彦捏造的,高层没有他祓除咒灵的资料,所以专门安排了一场考核,以便确认他的等级。

        中原弥生直觉地感到,这是一个重要的剧情点。

        他的好胜心熊熊燃烧,盖过了社恐心理,追问:“咒术师的最低等级,是四级吧?”

        “是的。”

        “如果没有达到四级,还能在高专上学吗?”

        “不清楚。”夏油杰摇摇头,“我只知道,无法祓除咒灵的人会被分配到情报部门,成为‘窗’的一员。”

        中原弥生见过这个名词。

        “窗”,退居二线、仅负责情报工作,和咒术师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他瞬间脑补出一部有情人被迫分离的be大戏,连忙点开角色卡:[天赋平平无奇,上限二级咒术师]

        他松了口气。

        不算高,但够用了。

        夏油杰看不到浮在半空的角色卡,他见中原弥生眉心紧锁地盯着空气,有点担心他的精神状态。

        他安慰道:“你已经入学了,这场测试只是为了确定等级,方便以后派发任务,不用太紧张。”

        “不是的,我没有紧张……”

        中原弥生苍白的解释令夏油杰更加担忧了,他站起身,

        为了让中原弥生尽快放松心情,夏油杰在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瓶热牛奶,递给中原弥生其中一瓶。

        “喝点牛奶吧,有助睡眠。”

        中原弥生讷讷地接过牛奶,将温热的玻璃瓶捧在手里。

        被哥哥以外的人关心,可是难得的体验。

        中原弥生没有朋友,部下们也对他避之不及。刚被提拔为准干部的时候,森鸥外让他挑两名心腹作为副官,他考虑了整整三天,都没想出合适的人选。

        夏油杰的关怀是如此熨帖,令人如沐春风。

        中原弥生心想,假如夏油杰是真实存在的人,恐怕很难不心动吧。

        喝完热饮,夏油杰就带上文具和笔记本去自习室了,他要补昨天的作业。中原弥生则独自返回宿舍,懒洋洋地倒在床上。

        他说:“查看现实时间。”

        [15:11]

        他已经在游戏里度过了大半天,但换算成现实世界,不过短短两小时。

        这是异能的自带buff,游戏内部的时间流速比外界慢许多。

        中原弥生非常喜欢这个buff,去年暑假,他每天都溜进流速慢十倍的《树木模拟器》补觉半小时,留下了“中原准干部不需要睡眠”的业界传说。

        《咒术高专》的流速比外界慢六倍,他计算着时间,如果趁现在小睡一会儿,今晚就能通宵打游戏了。

        中原弥生钻进被子里。

        他在枕头上嗅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草木香,大概是洗衣液的味道。那股香味仿佛具有催眠的魔力,让他昏昏欲睡,眼皮沉重得难以睁开。

        他不知不觉地合上双眼,睡了整整十二小时。

        对中原弥生而言,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他长期失眠,睡眠时间超过六小时就可谓奇迹了。

        但事实正是如此,他陷入了黑甜的酣睡,直到翌日清晨才被人唤醒。

        中原弥生感觉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额头上,那个人忧心忡忡地拂开发丝,将手背贴在他额前,似乎想估测他的体温。

        他以为是中原中也,喃喃地耍赖:“让我再睡五分钟……”

        “不行,会迟到的。”

        “什么啊……撒谎,我已经放假了……”

        中原弥生勉强睁开眼,看见了夏油杰的面容。

        夏油杰正站在床边,担忧地端详着中原弥生。他还没扎头发,黑亮的发丝柔顺地垂下来,扫过中原弥生手臂。

        好近!

        中原弥生浑身一震,抓着被子向后弹了半米,滚到床沿。

        “小心,别摔下去了!”夏油杰连忙拉住他。

        中原弥生睡得特别沉,怎么都叫不醒,夏油杰还以为他生病了。见他终于醒来,他如释重负。

        “快起床吧,考官已经到了,夜蛾老师催你去考场。”

        中原弥生回想起昨晚闻到的香味,他能睡十二小时,多半是那股气味的功效。

        《咒术高专》背景设定完全取材于现实,甚至大胆地打出了“平行世界”的宣传语,据说游戏里的一切事物,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同款。

        上个月,中原中也负责的宝石贸易遭到了其他宝石商的恶性竞争,他压力颇大,几乎住在了办公室,凌晨两点才蹑手蹑脚地回家。

        中原弥生打算买几瓶同款洗衣液囤在家里,改善他和哥哥的睡眠质量。

        他犹犹豫豫地开口了:“夏油同学,枕头上的香味,是洗衣液吗?”

        “香味?”

        “对,我很喜欢那个味道……”面对夏油杰的视线,中原弥生嗓音越来越低,几乎听不见了。

        “我用了除菌剂和衣物柔顺剂,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个……这样吧,你闻一下我衣服的气味,如果一样,就应该是柔顺剂了。”

        说罢,夏油杰俯下身,指了指自己的领口。

        中原弥生凑上前,果然闻到了那股清新的草木香。

        “是这个吗?”

        “嗯。”

        鬼使神差地,中原弥生看向夏油杰的脸,他不着边际地想,这个人长得真好看,两弯柳叶眉细长入鬓,如同古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夏油杰也不经意地瞥了中原弥生一眼。

        转校生有一双漂亮的绿眼睛,他总是面无表情,像个毫无情绪的木偶人,但若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眼里藏着聪慧而狡黠的光。

        二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遇了。

        与此同时,五条悟正鬼鬼祟祟地走出宿舍。

        他昨晚彻夜未眠,家入硝子的话言犹在耳,他一闭上眼,脑子里就自动重播“他喜欢你”,余音绕梁。

        他想了一晚上心事,直到隐隐听见夏油杰说话,才意识到已经天亮了。

        五条悟正竖着耳朵偷听二人谈话,但他们忽然没了动静,他好奇得百爪挠心,打算假装路过,看一看这两个人在做什么。

        五条悟推开虚掩的房门。

        他看见凑在一起的夏油杰和中原弥生,露出集困惑、怀疑、不爽于一身的复杂表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