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二哥他超努力在线阅读 - 13 第 13 章

13 第 13 章

        李平乐被叶莉莉一巴掌扇到头昏眼花,差点以为自己要折在这里了。

        叶妈妈的话更是让他觉得在做梦。

        叶莉莉的妈妈红着眼睛落泪,声音颤抖,满眼期待,女儿自从得上躁郁症和精神病后,天天打家里人:“你既然娶了她,就应该对她负责。”

        叶妈妈用感激的目光看向李平乐,他不嫌弃女儿有病,现在家里能分担巴掌的人。

        继父在叶莉莉面前不敢大声说话,但此刻劝李平乐倒是理直气壮:“莉莉失手杀过人,但那时候她还年轻,不是故意的她现在真的没有杀心了,监狱改造得很成功。她就是嘴巴上说一说。”

        “她还杀过人?你们在骗我吧!”李平乐大叫起来。

        李平乐看向叶莉莉。

        他大脑宕机,见到叶莉莉打完人,甩甩手,坐到餐桌前正准备吃饭。

        继父瑟瑟发抖,阻止的话喊出来:“你别大声说话,她会生气的。她是全国散打比赛女子a组银奖!她当时弄死她家暴的前夫,只用了三招。”

        本来,差点判成过失杀人的。

        但监控里,叶莉莉被打后和家暴前夫纠缠在一起,动作干脆利索。

        辩护律师说叶莉莉的身体记忆自动使用了狠招,但这是防御机制,在她的比赛场上,别的选手也不会被人用出这三招而死亡。

        所以,前夫的死并非叶莉莉主观所求。

        李平乐浑身都痛,蜷缩着身体,鼻腔里充斥着血腥味,感觉自己要死了。

        整个人抖成了筛子,拿着筷子的手夹不住菜。

        自己娶了一个杀人犯?

        他本来想报警,但事情闹得太大,下午,有邻居帮忙报警,警察上门了解情况。

        房间里没有监控,据邻居口述,他听到了新婚夫妻吵架,出来时就看到房门大开,但没看到扭打痕迹。

        主要是隔壁的叶莉莉有非常严重的躁郁症,按道理来说不可能这么快结婚,邻居担心她的父母卖女儿。

        警察看了看记录,再看两个人的伤口,最后定为互殴。

        李平乐现在一头雾水,资料里,叶莉莉的确是有钱人。

        家暴现场还有两位家长,叶莉莉是精神病人,发病时,监护人要尽到监护责任。

        警察例行询问。

        继父缩了缩脖子,心惊胆战,李平乐像当年的自己进行反抗,他比自己惨多了。

        但自己一把年纪扛不住啊,又不敢杀了叶莉莉,后来,他发现每天也就被抽两三巴掌。

        李平乐这个小伙子还是太年轻。

        李平乐享受了谢绯三个月的喜欢,被吹飘了,头一次被打成这样子,无法心甘情愿。

        但一想到自己放弃了谢绯卫家小少爷,现在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新机会,他一时半会舍不得放手。

        叶莉莉家有钱,现在肯定是装的,自己忍一忍,把钱骗出来再说。

        警察摇摇头,他甚至都有些可怜叶莉莉。

        这人确诊了躁郁症,但没有去办理精神残疾证,所以一看就被父母卖给了这个李平乐当媳妇。

        什么家暴?一看就是李平乐打他的精神病老婆。

        等警察走了之后,李平乐脸色煞白:“我……我要离婚。”

        叶莉莉上前就抽了他两巴掌:“敢离婚,我弄死你!”

        李平乐吃软怕硬,看到叶莉莉这个疯子,自己缩到了角落里不敢吭声。

        李平乐挨了两巴掌。

        叶莉莉吃完饭回房间时,又给了继父和妈妈一人一下。

        李平乐问:“她干嘛打你们?”

        这两个人不是站叶莉莉的边吗?

        继父捂着脸,哭丧着说:“顺手。”

        *

        李平乐在接下来三天备受煎熬,他没从叶莉莉手中拿到一分钱。

        而且最关键的是,叶莉莉因为前夫的事情,晚上睡不安稳,次次拿粗麻绳捆住李平乐的手脚。

        有一天晚上,李平乐藏了刀片,将麻绳割断了。

        没想到一开灯,叶莉莉睁着眼睛盯着他,吓得李平乐没死过去。

        这结个婚,跟投胎换人似的。

        好在,白天的叶莉莉不限制他的行动,只要他晚上回去。

        李平乐本想躲的,但无论去哪里,叶莉莉都能找到他,开天眼一样。

        而康老大的人也一直在催债,说之前帮他演戏骗过谢绯,骗过叶莉莉,该给的钱一分都不能少。

        李平乐在思索怎么躲避时,被康老大的人抓到了包厢里。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

        他一个踉跄摔在地上,磕磕巴巴地说:“你们去抢虞安啊,谢绯二哥,他很有钱的。”

        康老大抽了一口烟,瞥了对方一眼。

        有小弟耀武扬威,把康老大之前的话说了一遍:“不说虞安身边藏着的保镖。李平乐,虞安他天天打工,能有啥钱?”

        李平乐笑起来,笑得难看:“他身上穿的都是剪了标签的大牌,有几件原价估摸都要十来万吧。虽然,他的衣服都剪了标签,但是真想卖二手的,找个厉害的人弄点真标签,想办法修复,也能卖个几万块。他那么多好衣服,手上肯定有不少钱。”

        有小弟的眼睛红了:“他娘的,这么有钱啊,这要是抢个百八十万,直接跑路到外地生活,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啊。”

        康老大抽了几口烟,蹙起眉头,猛地踹向小弟:“放你娘的狗屁,什么抢,我们干得是正规生意。李平乐,你就是报警,老子也不怕你。这三个月,我们可是帮你追到谢绯的大帮手。”

        “抢虞安,你当老子不知道你想送我进去啊?!”

        康老大改过自新,蹲过几年牢    ,已经熟知法律的底线。

        他可以不懂道德,但对法律很敬畏。

        康老大拍拍李平乐的脸:“三天时间,说好的三万,我不管你怎么来的这笔钱,反正我要是没看到,我让你不得安宁。”

        李平乐怕得要死,硬着头皮谢谢康老大。

        但他真拿不出这笔钱。

        康老大的手下三三两两散开了,小巷子里,有两个消瘦的青年靠着墙抽烟,唉了一句:“你听到李平乐说的话吗?原来衣服也那么值钱啊。”

        另外一个人接话:“应该挺值钱的,我要是穿起来,岂不是能帅到一大堆小姑娘。”

        两个人沉默了一下,而后眼神交错。揶揄道:“康老大说虞安像他年轻时一个朋友,还同姓,所以不抢,咱要不要试一把?”

        “什么保镖啊,反正我是没看到虞安身边有保镖!”

        两个人越说越兴奋,抢衣服嘛,又不是抢钱,应该不算违法犯罪!

        虞安在书店里打了个喷嚏,同事关心他的身体健康。

        “虞安,你没事吧,要不要买点药?”

        虞安笑了笑:“没事,我没觉得不舒服。”

        虞安负责漫画小说这一块的推销任务,他闲暇时间会拿起来看看。

        小时候,家里没电视,家附近也没有这种书店,一家书店的老板也不允许他和谢绯进去看书。

        虞安后来在垃圾站买了一小袋不要的破损的故事书。

        里面很多页面都丢失了,虞安给谢绯讲故事时,就现场编造,尽量使故事圆满完整。

        里面还有几本色情小说,虞安看过两眼后,当时面红耳赤,少年人抱着心思想留在家里看两眼。

        但里头配了大尺度的插图,虞安怕谢绯在家里玩的时候看到,所以还是把书烧了取暖。

        那时候,家里太小了,他和谢绯住在小小的次卧里,没地方藏东西。

        虞安本想给谢绯买一点,但对方最近在吃苦,不能给甜头,万一再看两本爱情小说就又恋爱脑了呢?

        再气大哥一下,大哥就不只是让卫沈吓唬他了。

        同事好奇地问:“虞安,你想什么呢?听说你哥哥,还有弟弟,你长得这么好看,你的哥哥弟弟是不是也是大帅哥?”

        虞安思索了片刻:“大哥挺帅的,弟弟还小,还没张开,不过挺可爱的。”

        同事戏谑道:“我上次看到了,你家大哥居然还有助理,开着豪车过来送你东西,你这穿的比店长老板还阔气。你说实话吧,你是不是哪家的少爷和家里闹矛盾了,出来体验生活?”

        虞安尴尬地笑了笑。

        闹矛盾是真的,体验生活是假的,自己是正儿八经的在工作,多卖点书,多拿点提成    ,小弟的学费,往来的生活费,还有想象中的大房子都是靠双手赚来的。

        过段时间,等卫家的气消了,其他人见状摸清楚风向了,虞安就会去投简历。

        至于回卫家?虞安不太指望。

        卫长恒说一不二,让自己滚,那就是真滚。

        大哥是卫家的掌权者,从小养出来的威严,说话谨慎,不会轻易开口下令。

        虞安想,大哥让自己一起滚,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选择。

        虞安摆摆手,没有承认,但也没解释,让同事一头雾水,摸不准名堂。

        虞安自己也摸不准    。

        他拜托生活行政观察一下卫家的风向,但大家都藏着掖着,生活行政心里也没有数。

        不过,生活行政可以试着进一步调查。

        虞安对对方表示了感谢。

        现在,自己每天都有挺多事情忙的。

        书店上班赚第一份钱,下午接谢绯放学,顺手送进工厂里折纸盒子去。

        然后,回到家里煮晚饭吃,这个时间段私底下接一点私人活。

        卫氏的工作经历帮到了虞安。

        他在网上注册了两个账号,一个账号是卖书,他会制作一些小说漫画的安利视频,需要的话,他可以邮寄过去。

        员工有折扣价,再加上他和快递谈好了包年价格,不超重的话,三块运费。

        第二个账号是工作咨询的收费账号,他在卫氏干了一段时间,大公司的规章制度可以说是接近完美,人员构成出现问题,也能第一时间调整。

        经验,本就是一种财富。

        虞安本意想对接一些小公司,万事开头难,一开始,没多少人咨询。

        好在后来有刚入职的新员工,无意中发现了他,一个问题十块钱,虞安主页里放过他在工作中解决的问题,处理流程让人眼前一亮。

        新职员下单,咨询自己工作中的问题,然后虞安给出方案,对方很满意。

        之后,虞安收获了几个回头客。

        虞安在家里算账:“书店工资保底工资一千八,本月销售奖励已经有两千一,网上卖书赚差价,四百五十元,账号咨询收入五百六……还有小绯上交的工资,现在累计九百一十二块钱……”

        谢绯赚的不多,尽管都上交了,但也是杯水车薪。

        遇到工厂没货的时候,谢绯在里头打四个小时螺丝,可能也就赚个十几块钱。

        虞安私底下干这么多工作的事情,都是瞒着谢绯的,怕弟弟知道后担心。

        毕竟心功能不全的人要多多休息才好。

        实际上,虞安的身体并没有那么差,之前在卫家,有医生仔细说过方案,让他补充营养,放平心态,情绪上不要大起伏就行。

        别的,不至于要过上特别养生的生活。

        大晚上,虞安去工厂接弟弟回家,谢绯眼泪汪汪的,他一副受了委屈的小模样,但又不说,害怕让二哥听了更心烦,心脏更难受。

        谢绯洗过澡倒头就睡。

        虞安把人扶到被子里,压好被角,无奈地笑了笑。

        谢绯还在说梦话,声音哽咽:“……我想折纸盒子,不想打螺丝,呜呜呜,打电路板螺丝太容易弄坏了。”

        最近,工厂接了一批某货物,谢绯是负责焊某个接口螺丝的。

        谢绯干不好,害怕做坏了被骂,所以速度慢了很多。

        这些他没有和二哥说,但虞安听工厂里热心肠的人说过。

        谢绯准备明天带点工厂里货物去学校弄,抽空弄。

        虞安或多或少都知道    。

        哭笑不得拍拍谢绯的肩膀,低声说:“当初你要是不哭着要和渣男在一起,哪里要受这个苦啊。”

        睡着了的谢绯听不见。

        虞安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出去。

        虞安坐在沙发上思索了很久,给大哥发了问好的消息,时间很晚,他也不方便打电话。

        虞安联系上了卫沈和生活行政,这两个人在卫家,算是除自己之外,和卫长恒相处最长的人了。

        卫沈今晚有酒局,正在酒吧包场,生活行□□之等人也去了。

        虞安给卫沈打电话,对方稀里糊涂地说:“来来来!虞安!”

        虞安打车过去,还没进酒吧,就被里头的声音吵到了。

        卫沈经常来这里包场喝酒,虞安来过几次,门童倒是认得他:“虞先生,里面请。”

        虞安找到了付之,努力大声说:“你们这么开心,工作上那边没异样?”

        生活行政趴在他的耳边,回答:“问题不大,今晚我休息!据说卫沈在处理谢绯的事情,可能任务完成了,今晚请大家喝酒。”

        虞安心想,大概率是祸害李平乐那个渣男成功了。

        “等会儿问问他。”

        付之给虞安倒了一杯低度数的酒水,暖暖身体,但卫沈这个时候拿着酒杯过来:“喝什么低度酒,来,虞安,来杯深水炸弹。”

        虞安接过来,但没喝,大声问:“卫三少爷,谢谢你帮小绯了。”

        不管卫三是不是听大哥的安排,但虞安还是得感谢他,既然对方让自己过来,那自己就得过来一趟,这是人情世故。

        毕竟卫沈也不怎么邀请自己喝酒。

        卫沈摆摆手:“小事,你是不知道李平乐有多惨,你领谢绯往他面前溜达溜达,让谢绯多扎扎心。我看他就不会发癫了。”

        “虞安,来,拍照,我发个朋友圈!”

        虞安抬手挡脸,不想丢人,也不想让卫家的其他人知道自己还和卫家有往来。

        也怕大哥觉得自己居心叵测,离开了卫家,但依旧有关系网。

        卫长恒可以主动出手,但不能是自己背后算计。

        日后,有人在大哥面前嚼卫沈的舌根,事情就麻烦了。

        虞安提醒卫沈,但酒吧太吵了,扯着嗓子喊:“别发朋友圈!”

        卫沈听错了:“转发朋友圈?”

        “我说,别发朋友圈!!!”

        卫沈听不清楚,索性算了,催着虞安喝酒,虞安只喝了几杯低度数的温酒。

        里头乌烟瘴气,生活行政把虞安送出来,联系了卫家的司机,安排了一辆车过来

        他有安排车的权利,顺带着送虞安回去不是问题。

        两个人在外面等车,生活行政低声说:“谢绯苦吃够了,你试着联系一下卫总吧。怎么说呢,卫总就算不答应,但你服个软,日后,我帮你也方便一点。”

        虞安动了动脚,低声说:“嗯,我时不时给大哥发消息,他虽然没回我,但没拉黑。”

        虞安打了个哈欠,眯了眯眼睛,车来了,停在酒吧门口。

        生活行政拍拍肩膀:“你自己上车吧,我喊了王司机,你和他说就行。他嘴巴严,不会乱说的,我再进去喝一轮。”

        虞安拉开车门,猛地停在原地,从副驾驶位上,能看到后排的男人。

        车上,卫长恒语气不善:“上车。”

        虞安连忙坐到了后排。

        卫长恒沉声说:“你喝酒了?”

        虞安嘴唇嗫嚅,轻抿着唇,嗯了一声。

        虞安没胆子问大哥为什么会来,低着头,挤在角落里。

        虞安看向窗外,付之还在台阶上招手,虽然疑惑为什么他突然坐到后排,但没多想。

        虞安感觉自己进了狼窝,朋友还在欢送自己。

        车启动后,虞安说:“对不起,大哥,是我私自过来的,和卫沈少爷没有关系。”

        卫长恒低声说:“不用替他辩解。”

        虞安点点头,没再解释。

        过来一会儿,虞安小心翼翼地问:“大哥,你还没睡啊?”

        卫长恒看向他,靠近了一些:“你心脏不舒服,你大晚上还熬夜喝酒?这种交际没有必要,不要管卫沈的想法。”

        虞安略微颔首,眼睛望着下方,笑了一下:“大哥,你是在关心我吗?”

        卫长恒盯着虞安的脸,人或许是有些醉了,说话没之前的拘束,眼尾有些发红。

        睫毛垂下,遮住了眼睛,此刻微微颤动着。

        卫长恒呼吸一沉,车开向出租楼时,沿途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虞安的声音同窗外雨声交汇在一起,传到了卫长恒的耳朵里。

        虞安呢喃开口:“大哥,别生我的气……”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