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二哥他超努力在线阅读 - 12 第 12 章

12 第 12 章

        虞安刚才在外面站了一会儿,现在待在温暖的车里,双手的颜色从苍白变得有些红,明显被冻着了    。

        卫长恒的手贴附近    ,只察觉到一股冷意。

        虞安睡得很浅,车行驶途中偶尔会颠簸一下,他时不时醒过来看一眼外面。

        在确定还没回到住处后,虞安便又很快闭上了眼睛继续睡觉,他很困很累。

        卫长恒缓缓收拢了手指,看到他这样子,眼神松动,视线总是若有若无地落在虞安脸上,凝视着他闭上的双眼。

        车开到出租楼下停了。

        虞安身体一晃,睁开眼睛。

        听见身旁的卫长恒说了一句:“到了。”

        虽然已经过了三月,但将城的天气依旧寒冷,昼短夜长,现在已经天黑了,但时间还早。

        虞安下车顶着寒风,略微弯腰,看向车里坐着的男人。

        两个人四目相对,卫长恒坐在车里,藏在昏暗之中,神情隐晦难辩,除开风声便是隐约传来的气息声。

        虞安低声询问:“谢谢大哥送我回家,要不要喝杯热茶再走?”

        卫长恒望向他,声音沉沉:“不用,休息吧。把围巾给他。”

        最后一句话是对生活行政的吩咐。

        副驾驶的生活行政下车,小心翼翼拿出袋子里的羊毛围巾,递给了虞安:“虞先生,天气寒冷,还请好生照料。”

        车里的卫长恒低声说:“戴着,这几天不适合穿低领衬衫,配一条围巾好一点。”

        虞安笑了一下,说了一句是,可以把这段话看成是大哥的关心,也可以理解为大哥认为今日的搭配很掉价。

        虞安离开得匆忙,很多配饰都留在了卫家,那些价值不菲的胸针、领针、领带夹,他也不敢拿。

        不过围巾的确很暖和。

        虞安如实照做,直起身体,打招呼送客:“大哥慢走。”

        他目送卫长恒离开。

        那辆黑车的尾灯化作光点,彻底消失,空气中的汽车尾气味道也被冷风吹散,虞安缩了缩脖子,将脸埋入围巾里,上面还带着柔顺剂的浅浅香味。

        很温暖。

        虞安转身上楼,鞋子踩到破旧的廉租房楼梯口,地面上有不少灰尘。

        虞安低头扫了一眼,大哥有轻度洁癖,前两次上楼……虞安想起来,好像那段时间的楼梯没这么多灰,好像这里的房东会半个月扫一次楼梯。

        要不然等到房东下次扫楼梯的时候,自己再请大哥上楼?

        虞安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出声,动作轻松,

        他走到楼梯时,遇到了几位楼里的住户,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大妈,五十多岁的年纪,和虞安的父母差不多。

        她们看虞安像小辈,面相又和善,搬过来住了几天没和人闹过红脸,没吵过架;说起话来,那叫一个悦耳动听。

        大妈们刚才就看到了虞安从那辆干净到发亮的黑车下来,问:“刚才车上的是你亲哥?你哥看起来很有钱,你怎么住这里啊。这边很乱的,好多不三不四的人。幸好你是男的,要是女的,大晚上家长都不放心让人出门买东西的。”

        另外一位阿姨说:“要是吵架了,和哥哥服软。”

        虞安眼睛弯弯,温声回答:“好,会服软的。”

        隔壁的邻居阿姨想把虞安介绍给自己女儿,这小伙子长得好看,身形修长,谈吐也不错,看起来家里还有钱。

        只是还没开口,虞安便找了话,转身上楼,他要回家休息一下。

        的确太冷了,家里暖和很多。

        邻居阿姨回家之后,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女儿下班回家。

        她的女儿刚刚大学毕业,在市中心的一家公司上班,现在还在实习期。

        女儿坐在家里,大口吃着晚饭,她饿坏了。

        妈妈等她吃完,说起了虞安的事情:“我看隔壁那个谢绯的二哥听话的,比你大两岁,穿的那叫一个俊。他家里关系应该不错,哥哥总是开着小车过来。”

        女儿嗤笑一声:“妈,有钱人能住这种地方?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妈妈拿着手机直接放在她眼前:“你看嘛,这车洗的比你鞋底都干净。”

        女儿瞥了一眼,突然停了下来:“这辆车车牌五个八?这不是卫总的车吗?”

        “什么卫总?”

        “卫氏集团卫长恒啊,我公司就是卫氏的子公司啊。卫总来这里做什么?”

        妈妈一头雾水:“什么卫总?人家送家里弟弟回家,我看兄弟俩好像吵架了。但没什么隔夜仇,今晚还特地给人送围巾呢。”

        女生重复了一句送围巾。

        她放下筷子,连忙出门,去敲了敲隔壁的门。

        当门打开的时候,女生看到了一个熟人,准确来说她认识虞安,而虞安和她没有交集。

        “虞特助?!”

        虞安疑惑地看向她:“您是?”

        几分钟后,女生坐在虞安的家里做自我介绍:“我叫谢可,可乐的可。”

        父母取名是希望她一生平安顺遂,所求皆可得。

        谢可有些局促,公司的人都在传虞特助离职的八卦,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但没一个人猜到真相。

        有人惦记上虞安的位置,最近总往人事和行政两部门跑。尤其是谢可同部门的一个同事,心思直勾勾地摆在明面上,众人皆知。

        大家都认为虞安成了弃子。

        虞安看出来小姑娘心中的想法,给人解释,窘迫地咳嗽一声:“卫总是我的……哥哥,最近家里小弟出了点问题,我就过来先陪陪他。”

        谢可眨巴眼睛,之前公司就传言虞安和卫总有关系,由于二人姓氏不同,大家不相信他俩是兄弟。

        虞安低声说:“我俩有缘分,不过卫总……我哥的事情,我想拜托你不要说出去,影响不好。”

        谢可用力点头:“虞特助,您要是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可以找我,我能帮的一定帮。”

        谢可不傻,虞安虽然落魄,但他身上穿的衣服明显都是剪标去特征的大牌,脖子上系着的围巾,四个边角绣了精致的刺绣,是某品牌的华风款。

        卫总大晚上给虞安送将近十万的围巾?

        她想往别的方向跑偏,但虞安又说家里还有个弟弟,倒挺像家长里短的。

        豪门的事情她不太懂,挺乱的。

        不过,她明白了一件事情。虞安离职,但特助的位置无人接替,只是被人代管工作的原因,是卫总特地给虞安留的。

        公司里的某些花孔雀倒是开错屏了。

        就算兄弟闹矛盾,那也是短时间的事情。

        虞安留女生喝了一会儿茶,而后就送对方出门。

        女生妈妈原本还很激动,当听说隔壁的虞安是有钱人家少爷时,瞬间蔫耷耷了:“那他干嘛请你喝茶?”

        女生啊了一声:“虽然工作没交集,但虞特助是出了名的好脾气。”

        隔壁房间。

        虞安本不想大晚上请小姑娘进门喝茶,担心对方被人看见后说闲话。

        但对方敲门声试着喊了一声卫总。

        虞安就猜出可能是卫氏的员工。

        虞安通过交谈有所收获,自己离职后,大哥没有让其他人顶替自己的位置。

        目前,小绯和渣男谈恋爱的事情被卫长恒压下去了,像谢可作为员工,竟然毫不知情,只是纠结虞安离职的原因。

        这事压得很死。

        不但维护了卫家的名声,也护住了谢绯的面子。

        要是这事爆出去,谢绯在圈子里,在那所豪门少爷小姐云集的贵族学校,绝对会遭遇校园欺凌。

        虞安低头看向挂在衣物架上的围巾,这条围巾没有剪掉标签……

        好像是卫长恒的围巾。今年二月买的,虞安当时因为喜欢,还多看了两眼,心道不太适合大哥的风格。

        果然,大哥一次没戴过。

        现在便宜自己了。

        虞安看着围巾,卫长恒平时表情冰冷,做事说一不二,但这件事情上反而没有用上雷霆手段。

        或许……卫长恒心里真的把自己当弟弟看待,只是不善于表达感情。

        等以后……要认真感谢对方。

        现在,虞安要等谢绯吃点苦头,洗洗脑子再说。

        虞安又给卫长恒发了消息:“围巾太贵重了。”

        卫长恒没回答。

        虞安又发消息:“但大哥的一片心意,我就收下了!”

        和有钱人不要推脱,虞安试过,这就好比给乞丐一毛钱,对方非不要,说太贵重了,不敢收。

        反而像阴阳怪气。

        深夜,虞安在站台等谢绯下班。

        今晚,谢绯赚了五十六元。

        曾经的小少爷,接连数天白天上课,晚上打工,虽然一边哭一边折纸盒子,吓了别人一跳,但他还是努力打工中。

        虞安把谢绯的钱全部拿走。

        李平乐想收份子钱?门都没有!

        虞安准备推波助澜。

        第二天,他有意无意地往李平乐那边传播了一个消息。

        就是他真的生了大病。

        李平乐一听这消息,各种方式拉黑了谢绯,生怕谢绯跑过来纠缠他,哭着找他借钱。

        惹不起这个傻逼,还躲不起吗?

        万一被叶莉莉知道自己是个同性恋,自己就惨了。

        李平乐现在想早点和叶莉莉结婚,日后被叶家发现自己是一个渣男,自己也绝不离婚!

        叶莉莉这个富家千金想离婚,必须掏钱!

        最少二三百万!

        否则,自己就耗死她家,直接吃绝户!

        李平乐的家里人听说他再找了富家小姐,又特地煮好吃的庆祝,幻想着自己要住进大房子里了。

        而谢绯这几天精神恍惚,上课、打工都失利。

        他想给二哥贷款治病,但二哥把自己身份证骗走了,也不知道藏在哪里。

        谢绯找不到。

        每晚上打工回家,谢绯看到“身体不适”的二哥还给自己煮夜宵吃,他是边哭边吃,眼睛红肿。

        他打不通李哥的电话,发消息就显示自己被拉黑。

        五天后,他终于等到了男朋友李哥主动打来电话,然而电话一接通,渣男就得意洋洋地说:“我明天就要和叶小姐领证了,你快点把份子钱打给我。对了,你哥没在身边吧,你别让你哥知道,谁让你当初花我钱了。”

        谢绯气到说不出话。

        虞安接过电话:“不巧,我在,你继续说。”

        李平乐憋了一下,没憋出狠话,蔫耷耷地问:“你怎么老跟着他?”

        虞安声音冰冷:“就你这个蠢样子,要不是小绯脑子笨,正常人谁会喜欢你?”

        “小绯早上进学校交手机,进工厂交手机,你说他什么时候能接你电话?那就是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才能拿到手机,你说我不在旁边,我在哪里?”

        虞安又嗤笑了一声:“还有想收份子钱,你婚礼有钱办吗?”

        李平乐得意起来:“那是你们不懂我的好,叶莉莉可是想直接和我领证。”

        谢绯在旁边骂了一句:“你就个骗子!”

        李哥挂断电话,隐瞒了叶莉莉是精神病的事情。

        不管怎样,等领了证,叶莉莉就是自己老婆,她的钱就是自己的钱了。

        康老大那群人还等着要钱呢。

        谢绯哭到上气不接下气,虞安给他擦擦眼泪,说:“别想太多,他不会有好下场的。”

        谢绯哽咽落泪:“我不要,二哥,怎么办啊,都是我害了你。”

        谢绯视角里,二哥每天都在勤勤恳恳打工,当一个普通人,没有希望再回到卫家。

        可如果自己不犯糊涂,二哥可以待在卫家过舒服日子。

        谢绯说:“医生让你不要生气,李哥他还来气你!他简直不要脸!”

        “卫家那边也不要我们了。”

        虞安嗯嗯两声,没说大哥抽空见过自己三次。

        虞安低声说:“恶人有恶报,别哭了,哭多了不好,二哥听到哭声觉得心累……上次让你分手你不分……”

        谢绯用力喘气,努力让自己不哭:“因为我那时候觉得李哥和二哥一样好……二哥好像在卫家不开心,他说,他说带我赚大钱,送二哥房子。”

        虞安笑着抱了抱他:“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在卫家没有不开心。不过,二哥等着小绯真的给二哥买上大房子了,多干点活吧。”

        谢绯很有斗志地嗯嗯两声。

        虞安心道:这傻孩子……大哥说得对,是不怎么聪明,怪不得小学三年级后,数学就没及过格。

        翌日清早,康老大等人守在本区的民政局门口,啃着几个包子。

        李平乐今天容光焕发,牵着叶莉莉过来,看到他们几个人吓了一跳,哄骗叶莉莉先进去,给了几个流氓两千块钱。

        刀疤脸的小弟拿钱走人。

        旁边的小弟呸了一声:“这小子福气太好了,日后可以找他多拿点钱,反正这家伙当时说帮他欺骗谢绯就给我们两三万。就是卫家那边,他是一分钱没拿到啊,据说还给那个姓谢的小伙子花了一千块钱。”

        “卫家人做事比他歹毒多了,再纠缠,说是要把他两条腿的骨头打成粉末,给他冲水喝掉。”

        康老大骂了一句:“卫家不好招惹,赶紧走。”

        手下开口:“那个谢绯穷,但他二哥有钱啊,咱要不要抢他点钱?”

        几个手下哦吼一声,兴奋起来。

        刀疤脸啧了一声:“李平乐知根知底,抢就抢了,虞安那个人……”

        兄弟们不明所以:“康老大,你上次也嘀嘀咕咕,虞安怎么了?”

        康老大摸了一把光头,一拧眉毛:“虞安长得挺像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不过这都是小事,你们就没发现?”

        小弟们疑惑地看着他。

        康老大踹了小弟一脚:“谢绯离家和男人同居,卫家一点反应都没有。虞安一走,你没看到他现在住的那块,莫名其妙多了一些像便衣的保镖吗?你敢抢他,不要命了?”

        小弟赔笑:“老大,我知道错了。    ”

        一行人簇拥着康老大走人。

        民政局门口,半个小时后,叶莉莉挽着李平乐的手出门,李平乐先给爸妈发个消息,让他们知道这大好事。

        看到消息的李平乐妈见到两个人拿了红本子,得意地和家里的人哼哼:“上赶着嫁给我儿子,那就要当个老实本分的儿媳妇。不说别的,你看看我们住的这地方漏风又漏雨的。”

        “换个大住处吧。女的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把你家的产业让咱们平乐管。”

        而李平乐原本想去叶家别墅,结果被带到一套普通的房子里。

        商人叶家父母请他坐下吃饭,李平乐嘴角抽抽,不会是富人的考验吧?

        李平乐看了看桌子上的菜,有些不满:“莉莉,你家有钱,怎么就煮三个菜啊。”

        下一秒,叶莉莉抽他一巴掌:“爱吃不吃。”

        李平乐震惊:“你打我?”

        叶家父母连忙过来按住他:“打就打了,莉莉脑子有病,她一天只打几次,也就疼一会儿。你只要不还手,她变好了,莉莉她现在已经不杀人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