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二哥他超努力在线阅读 - 10 第 10 章

10 第 10 章

        叶莉莉扬手一扔粉色的羊绒外套,懒散地坐在沙发上,老旧沙发发出吱呀作响的弹跳声。

        她这两天身上喷了香水,传出淡淡的香味,但表情却阴沉到可怕,吓着一旁的继父。

        继父有些害怕她,但又觉得自己的男性威严眼中缺失,说了几句:“你别这样坐着……”

        叶莉莉扫了他一眼,继父放弃规劝对方,换了一种说法:“……您还是躺着更舒服一点。”

        妈妈也不敢说话。

        她一向以继父为主。

        等到了晚上后,夫妻俩才鬼鬼祟祟地进了屋,锁上门,压低声音。

        叶莉莉的亲生妈妈看向老公,顶着一张老脸,撒娇说:“你怎么就怕她了呢?”

        继父骂骂咧咧,掐了女人一把:“不要脸的婊丨子,看你生出的好女儿,她人都敢杀,她还有什么不敢的?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运,才会和你结婚。”

        妈妈想亲亲老公,让他不要生气。

        他俩以为自己的动静很小,不会惊扰隔壁的叶莉莉。

        门口突然砰的一声,破旧不堪的锁头,当啷一下掉地上。

        叶莉莉几个大步,抡圆了手臂,张开手掌,猛扇对方巴掌,边扇边骂:“骂的,不长眼的老畜生,大晚上说话找死啊。”

        叶莉莉顺手又抽了妈妈一巴掌。

        等她走后,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夫妻俩瑟瑟发抖,躲在角落里。

        过了一会儿,妈妈捂住自己的脸,才说:“她今天打扮的那么漂亮,好像是找到对象了,太好了。”

        他俩觉得自己要解放了,女孩子嫁人后就得搬到别人家里住去伺候一家老小,到时候,自己总算能逃出苦海了。

        他俩也不管这个女婿是好是坏,反正一心想要撮合小两口……

        过了一会儿,他俩趴在耳边说悄悄话,商量彩礼的事……偷偷要一点?不让叶莉莉知道,本来女孩子嫁到别人家,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妈妈没说什么,只是不停地说:“等她嫁出去,你就和我过安稳日子了。”

        继父还想说点啥,隔壁传来哐当一声,他宛若惊弓之鸟,缩着脖子,不敢再说话了。

        期盼瘟神能出门!

        *

        李平乐一连几天都没主动找过谢绯。

        没有打电话,没有发消息,但他的朋友圈还在更新,只是单纯的不想回谢绯消息。

        叶莉莉这个富家女和他说了不少卫家的事情。

        李平乐这才知道谢绯骗了自己,心被狠狠戳了一个洞,血流不止。

        谢绯不是卫家小少爷,更也不受卫家人的待见。

        他妈和卫叔叔在一起十年,如今还是无名无分,逢年过节,卫家人的聚餐和宴席里,都不会出现妈妈和两个儿子。

        就连谢绯引以为豪的二哥虞安,看似接触到一点点卫家皮毛,但就是一个卫家的打工仔。

        李平乐隐瞒了自己认识卫家人的事情,疯狂套叶莉莉的话,得知卫长恒没有带谢绯虞安两兄弟回去的想法。

        他本来还将信将疑。

        结果叶莉莉心思单纯,相处第四天,就带着李平乐去豪宅玩了一圈。

        这里虽然比不上卫长恒常住的园林,但对于李平乐来说,宛若天堂,一双眼睛看不过来,这里摸摸,那里瞧瞧。

        叶莉莉挽住他的手,小猫一样蹭了蹭他:“以后,我带你多来。”

        李平乐乐不思蜀,回到家里后,再看到谢绯发来的短信,翻了个白眼,手机扔到一边,没有回复的兴致。

        而望夫石谢绯,每天晚上从工厂下夜班后,兴致勃勃拿出手机,结果李哥没有关心自己。

        他自顾自地发了一大通消息,嘘寒问暖,牵肠挂肚。

        可他等了又等,每晚等到深夜,对方都没有回复。

        有时候,谢绯看到李平乐的昵称下,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但过了一会儿,对方没发一条消息,销声匿迹。

        直到第二天早上,李平乐才会发简短的一段:“太累了,早上好,宝贝。”

        谢绯情绪低下,上课也总是走神,一连好几次作业都没及时完成,被迫留在教室里补作业。

        谢绯和班里的同学不熟。

        上次,他和大家说了卫家的事情后,他发现有部分学生当着自己小声说闲话,用怪异的眼神看自己,特地针对自己。

        他心中起疑,直到他似乎听到了二哥的名字。

        谢绯上前问他们是不是在聊自己二哥,结果被人嘻嘻哈哈糊弄过去。

        “谁稀罕打听你二哥是谁啊?你说话干嘛这么冲。”

        那群人勾肩搭背,没再给谢绯多余的眼神,嘲讽了一下他自作多情。

        谢绯涨红了脸,脑袋嗡嗡的,揉了揉头发,只能无奈回到位置上继续学习……过了一会儿,他又听到走廊外传来脚步声,是那群人又回来了,叽叽喳喳,嘻嘻哈哈,似乎特地冲着自己的方向发笑……

        虞安下班后,在书店左等右等,外头街道来往的学生陆续散了。

        虞安盯了很久,一直等不到谢绯。

        他给小弟打了电话。

        电话那头,谢绯声音断断续续:“二哥,对不起,我还有题没写完。可能不能七点去工厂干活了。”

        虞安叹了一口气,安慰他:“是计件的工作,你去晚点不影响工厂的安排。”

        “你是不是不太舒服?我去给你买点感冒药,另外,想吃什么,我去买。”

        谢绯吸了一下鼻子,声音发闷:“不,要花钱,我回家洗个热水澡没问题的。”

        虞安笑了一下:“热水澡也要花钱的,水费,暖气费,你要是洗的久,说不定不比十几块钱一盒的药便宜呢。”

        谢绯啊了一声:“那二哥花我的工钱,补贴家用。”

        每晚,虞安让小弟把工钱都转给了自己,谢绯除开学校饭卡,每天固定的两块钱车费,可以说是身无分文。

        虞安确定谢绯没事后,先去药店一趟,又买了两个手抓饼,放到自己的手提包里,再走路去学校找虞安。

        学校不允许外人私自进去,虞安只能在校门口等,太冷了,他穿着大衣,带着围巾帽子,捂得严严实实,没几个人认出他。

        虞安倒是认出不少熟人的儿子女儿,都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千金。

        有几位嚣张跋扈的,虞安特地转过身,尽量不让那群人看出来。

        等了半个小时,虞安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谢绯跟着一个高个子男生出来,那男生长得倒是挺帅,但一脸凶气,穿的很单薄,分不清是家境贫寒还是耍酷。

        虞安没印象,就算这男生家里有钱,估计也不是特别有钱的那种。

        虞安发现谢绯眼尾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男生一拧眉毛,吼出来:“你哭什么?你先惹事还哭,他们又没说什么,就提了你二哥的事情两句。你他妈的都要放学了,还闹事,害得我还被老师喊来送你出校门。”

        他是班上的纪律委员,老师的得力小助手,谢绯哭得厉害,老师担心他,派纪律委员把他送出去。

        谢绯被冻得厉害,浑身都在发抖,说出来的话也抖成筛子:“可他们在背后说我二哥,如果,如果他们在背后聊你爸妈的事情,你也会生气的。”

        谢绯还要说,突然眼前一亮,冲到校门口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面前。

        虽然穿得多,但并不显得臃肿,身上的衣服版型很好,笔挺垂顺。

        “二哥!”

        纪律委员刚刚还在背后嘴了虞安,转头就又遇到正主。两个人隔得远,虞安应该没听到他的闲话,但年轻人藏不住事,耳朵一烫,顿时面上有些害臊,冷哼了一声。

        虞安取下围巾,将带有体温的围巾系在谢绯脖子上。

        虞安露出了脸,看向那位同学:“你是小绯的朋友吗?谢谢你送他出来,同学。”

        纪律委员刚才也听了同学们说虞安的闲话。

        他还以为虞安是一个长得平平无奇、有些小心眼的人,但此刻看到真人,那些关于虞安的流言蜚语瞬间被击碎。

        虞安脸被冻得很快就变得有些苍白,睫毛浓密漆黑,像是一把小刷子。

        青年长得很高,看这些乳臭未干的高中生需要微微低头,半阖着眸子,睫毛遮住大部分眼神,神态很是温柔。

        他正单手揉了揉谢绯的肩膀,让对方暖和一点。

        看起来,脾气很好。

        纪律委员点了点鼻尖,尴尬地回了一句:“你好……”

        谢绯看到二哥,心中的气就消了,抱着二哥拉着他走向公交站台:“二哥,快点走吧,这里好冷。”

        虞安开口:“不谢谢同学吗?”

        谢绯不情愿地和纪律委员说了再见,离开前,特地再说:“我二哥真的很好,我不许别人说他的。”

        纪律委员抿着唇,看着谢绯那个蠢样子,在地上踹了一脚后,就转身走了。

        虞安回到家后,盯着谢绯喝了药,摸了摸额头,觉得弟弟的体温有些不太对。

        虞安担心弟弟生病,今晚不让对方去打工了。

        而谢绯喝药之后,没有昏昏沉沉,反而变得精神十足:“二哥,李哥貌似也生病了,我想去看看他,他最近都没有给我打电话。”

        虞安敲敲桌子,兄弟俩坐在餐桌两边,四目相对,表情严肃。

        “过来,二哥和你聊聊。”

        虞安端坐着,姿态很好,谢绯莫名紧张,缩着脖子,姿态缩着。

        虞安开口就分析利弊:“小绯,我们现在离开了卫家,没钱,没权利,你在学校里受到了白眼冷语吧。我也不太好过,我手上没什么钱了,找工作总是破壁,他们都不敢得罪卫家。”

        谢绯反问:“可是,二哥你工作能力很强啊,能给他们带来利益,不是得罪卫家。”

        虞安摇摇头:“你的好朋友和人闹翻后,你会去和他的对手玩吗?”

        谢绯小脸一白。

        这是二哥第一次认真地说这件事情。

        虞安轻声说:“李平乐前两位女朋友,都是不能给他带来好处后,才会抛弃的,你也许不信,但要用眼睛看。”

        “我们没钱了,回不去卫家了,同学还嘲笑你,二哥也找不到好工作。所以,李平乐不要你了,因为你没有利益……”

        谢绯抖了起来,说:“可是在卫家,我也赚不到钱,但大家也没有不要我。”

        虞安摸了摸他的头发:“可是怎么办呢?二哥比谁都希望你一辈子遇到的都是好人,但没办法,不要相信人心。”

        “人心易变。”

        虞安见过妈妈和谢绯的父亲郎情妾意的时候,看到他俩天下第一好,也看到他俩闹分手。

        对方追求妈妈时,说不介意带个小拖油瓶。

        后来,对方做不出抛弃虞安的事情,但总嘲讽虞安是个野孩子,只知道白吃饭。

        那时候,虞安寄人篱下,不是滋味。

        后来,谢绯出生后,虞安还挺讨厌他的,但这孩子完全和妈妈一个模样,对谁都好。

        谢绯震惊时,虞安缓缓开口:“而且,卫家没有要我们,没有接纳我们,他们只是……养着我们,就像他们花钱请管家请工匠,他们请了很多人,你懂吗?”

        谢绯身体僵硬了很久,半晌后,虞安把买的两个煎饼拿出来递给他。

        刚才虞安被那个纪律委员一打岔,忘记这回事了。

        “小绯,吃吧,以前总管着你不让吃垃圾食品,现在……尝尝吧,尝个味道。以后就吃不上了。”

        谢绯一边哭一边吃东西,最后眼睛发红睡了。

        虞安心满意足地关上门。

        虞安单手托腮,选择给生活行政打去电话。

        对方没睡:“虞特助,什么事情?”

        “谢绯在学校被欺负了,那学校挺多富家子弟的,我估计是他们家里对我和谢绯的事情表明了态度……现在,什么情况?”

        生活行政啊了一声:“这样吗?卫家没情况,可能是外面的其他人在揣测卫总的意思,然后家里的少爷们就以为你被抛弃了。”

        生活行政说:“卫总可能真消气了,但他不低头,你要不然主动点?”

        虞安明白后,感谢了对方。

        虞安坐了一会儿,思索了一会儿,按下了通话键,给卫长恒打去电话。

        大哥接了。

        男人声音沉沉:“喂?”

        虞安声音发紧:“是我,大哥……你上次托人送的甜酒,我煮了一点,很好喝。”

        以前,虞安给卫长恒打电话都是讲工作上的事情,但现在,他没有说别的,只是表达了感谢,然后也不说话。

        过了片刻,卫长恒嗯了一声,没有否认。

        虞安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小声开口:“大哥,其实,我几天前看到你了。”

        卫长恒语气疑惑:“嗯?”

        虞安解释:“我怕李平乐喝醉了来找我,背着小绯去宾馆那晚,我走在路上,我远远地看到了你的车,我想找你说话的,但又怕打扰你。”

        卫长恒没有说话,虞安只是觉得对方呼吸重了点。

        卫长恒说话间隔时间很长,似乎正在斟酌话语。

        但他只说了三个字:“然后呢?”

        虞安笑了一下:“谢谢大哥。”

        虞安握紧了手机:“不打扰大哥了,我先挂了?”

        卫长恒突然开口:“这段时间控制住谢绯,别往李平乐那边去,会出事。”

        虞安眨了眨眼睛,强行压住心中的雀跃:“知道了,谢谢大哥提醒!”

        但怎么拖住谢绯是一个难题。

        虞安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第二天,他编了一个理由。

        谢绯一出门,就看到二哥趴在沙发上,整个人蔫耷耷,不停地咳嗽。

        他生病了,但为了赚钱,还得带病上班。

        谢绯一听更着急了:“二哥,你快休息吧!”

        虞安温柔笑了一下:“不行啊,你高考只要文化课过线,肯定能上美大,学费一年五万,一年一交,二哥得给你赚学费。”

        谢绯拉不住二哥,心疼无比,他没有情绪的倾诉口。

        他甚至都想去求大哥,但打了电话,打不通。

        合理怀疑对方拉黑了自己。

        而好几天没消息的李平乐,终于在谢绯心神恍惚时联系了他。

        但对方来提分手的。

        李平乐很会装,就算分手,也说的是他对不起谢绯,不想打扰谢绯的人生,不愿意看他一个小少爷落到这地步。

        丝毫不提他出轨了。

        谢绯整个人都懵了。

        分手?!

        这两个人离开卫家接受磨砺还没满半个月啊。

        谢绯抽泣说:“你是不是被大哥威胁了,被人命令和我分手啊?李哥,能不能和我一起度过难关,我放不下你。”

        李平乐想分手,结果谢绯不答应,这要是日后闹起来,叶莉莉肯定生气。

        李平乐冷哼一声:“你等我忙完了,亲自和你说,不聊了,挂电话吧。”

        谢绯不信李哥的分手,但还是很伤心,抱着装病的虞安哭了大半天,最后把自己哭倒了。

        他想找李平乐,但都不知道渣男跑到哪里去了,如果二哥还在卫家,渣男跑到地府,卫家都能把他挖出来。

        但现在不同,他和二哥完全没有助力。

        谢绯伤痛欲绝,但二哥生病,他离不开。

        后来,他还想一连给李哥打去电话,都没人接听。

        虞安一边安慰他,一边压制自己嘴角的笑容。

        “病”得更严重了,甚至谢绯还压着他去医院做了个全身小检查。

        谢绯没钱,但他想办法借了花呗一千块钱,准备打工赚钱还债。

        *

        李平乐本来担心谢绯纠缠,没想到那家伙居然没找过来。

        李平乐趁机又见过叶莉莉的父母,两位长辈局促不安,但不敢吭声,说自己没什么见识,只要小辈喜欢,不用考虑他俩的意见。

        他俩不像是做生意的人。

        但夸人的话一套一套,说李平乐很俊,学历也好,看起来是个懂事的孩子,面相好,他们一看就喜欢。

        李平乐虽然疑惑,但还是相信了。

        叶莉莉娇羞地拍了拍他,李平乐被打的地方刺痛,呲牙咧嘴,小姑娘力气好像有点大。

        天生神力?

        李平乐没发作,毕竟他调查过叶莉莉真的是有钱人的女儿,家里还有一个身体不健康的弟弟,他的父母觉得女儿有精神病,所以才会想早点嫁出去,不要影响到弟弟。

        但他们不会亏待女儿,每个月都给几十万。

        精神病……但有钱,弟弟看起来命不久矣,长辈又迷信面相之说。

        自己这不是妥妥的吃绝户吗?

        李平乐还托康老大帮忙调查,调查属实,一群人瞬间眼红李平乐的好福气,一张嘴挺会钓有钱人,真他妈的嫉妒。

        才二十四岁,就走上了人生巅峰。

        吃过饭后,李平乐回家,谢绯虽然没亲自找过来,但一直打电话,打得他心烦,准备当面说清楚。

        就算说出叶莉莉的事情也关系,反正叶莉莉都同意和自己结婚了。

        谢绯算个屁!李平乐想到在他身上花的一千多块钱,啐了一口唾沫,自己结婚谢绯得把这一千块钱当份子钱随回来!

        这边,叶莉莉的父母回家后,喜极而泣,终于送走了这瘟神。

        他俩也试图反抗过叶莉莉,但打不过,随着长时间的镇压,他俩已经不敢主动反抗了。

        叶莉莉打人是真痛。

        她上次杀人坐牢,就是因为和前夫吵架,前夫是个暴脾气的,觉得叶莉莉和他闪婚,肯定好拿捏,直接上手打人。

        没想到被叶莉莉反杀,由于是防卫过当,不算故意杀人,没判几年。

        但叶莉莉回家后,看到父母收拾自己东西,拿起东西就砸了继父一下:“我亲爸买的房子,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煮饭去,我他妈饿了。”

        继父差点被砸死:“你不是要结婚吗?你都要有老公了,怎么还打我们……”

        叶莉莉扬手给了他一巴掌:“顺手的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