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二哥他超努力在线阅读 - 9 第 9 章

9 第 9 章

        虞安仔细看过弟弟的每一个支付账号,确保没有一分闲钱在里面。

        同时,他把谢绯的身份证放到了自己手机套里夹着,避免这傻弟弟去贷款。

        做完这一切后,虞安低头看向谢绯。

        弟弟跟着渣男过了几个月的苦日子,天天窝在没暖气的出租房里,这一两天才睡一个好觉。

        好日子不过,非要发癫。

        真是缺心眼,长得也看起来傻。

        谢绯长得比较稚气,脸上还带着一点婴儿肥,睡着时,小时候,他也是这样跟在自己身边,乖巧地喊哥哥,帮自己做事。

        虞安抬手,弹了弹谢绯的眉心。

        虞安给人捻好了被子,就去洗漱,之后横竖睡不着。

        今晚,不管李平乐发不发疯,虞安都不怕对方找过来。

        卫家人就没一个正常人。

        不好招惹,还有点变态。

        *

        与此同时,李平乐刷了两张卡,才把千把块的酒水账付了。

        他脸色变红,明显生气了,走到ktv的一楼大门处,大晚上不好打车。

        刚才蹭吃蹭喝的几位“好兄弟”刚刚从停车场开车出来。

        李平乐硬着头皮,开口说:“康大哥,您搭我一程,我去找谢绯。”

        刀疤脸康老大歪嘴一笑,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不屑地上下看着他,带着讥笑:“你都傍上卫家了,没车,还没有车钱?”

        李哥憋了一肚子火,目送那几个人开车离开。

        一转头,自己就被人放了闷棍,脑袋闷痛,眼前发黑,极致的恐惧袭来,这个人的出手力度真想杀了自己啊。

        李平乐察觉到后怕,刚想道歉    ,说不会纠缠谢绯了,结果下一秒就晕死过去。

        这个时候的冬季,如果真的在室外待一整晚,李平乐会被直接冻死。

        所以,第二天,他在ktv的过道里醒过来,这是室内的过道,有暖气,但并不太温暖。

        整个人腰酸背痛的。

        身旁有一张纸条,写着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想攀卫家,你没这条命!”

        李平乐满心污言秽语,又不敢说出来。

        谢绯已经对自己情根深种,难不成卫家真不要这个弟弟了吗?

        李平乐心中狐疑,但卫长恒真的狠心,说不要谢绯就不要,还把二哥虞安一起赶走,主打一个“一视同仁”。

        李平乐心中打鼓,摸不准卫长恒的心思。

        他捡起眼镜,往楼下走去,一楼大厅里,乍一看,有个长得乖巧柔弱的女生正在和人说话,大概二十二,二十三岁的样子。

        身旁站着四五位的同龄女生。

        这群人面相还很稚嫩,看起来没见过世面。

        一群人叽叽喳喳,李平乐嫌吵,露出厌恶的表情,但走过时,听到那几个人说:“莉莉,你家好有钱啊,你爸妈每个月给你的零花钱都有几十万啊?!日后谁娶了你真是天大的福气。”

        围在中间的女生羞涩地说:“只是零花钱而已,我不会乱花钱的,我要攒起来给我老公用。”

        几个人嬉笑大闹。

        李平乐停下脚步,几十万的零花钱?

        卫家的零花钱恐怕也只有几万块。李平乐看中的是卫家的名字,可以助自己扶摇直上九万里,借着卫家的风头,在职场上走上人生巅峰。

        但如果能有一笔巨款,那自己还用什么工作?

        李平乐阴测测地盯着那个女生,记住的样子,原本要去找虞安算账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他有了新的备用计划……

        *

        同样的,虞安带着小弟回住处。

        谢绯跟在哥哥的背后,问:“哥哥,你昨晚为什么要把我带到宾馆睡啊?房子不能睡吗?”

        谢绯看向他:“住宾馆要花钱,咱们不是没钱吗?”

        虞安编造谎言:“昨晚上,没暖气了,我怕你冻着,所以背着你到宾馆睡,这里有空调。”

        谢绯啊了一声,上前摸了摸哥哥的手:“辛苦哥哥了,带着我肯定很辛苦。”

        虞安看着弟弟傻傻的样子,没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

        自己担心李平乐先一步冲到出租房里,再一次利用谢绯当挡箭牌闹事。

        而出租楼的隔音效果很差,虞安不想打扰其他租户。

        又过了一会儿,谢绯发现四十块钱没了。

        虞安开口:“帮你存着。”

        谢绯没有别的意见了。

        兄弟俩回了家里,谢绯煮好了早饭,两个人吃过后,又日常去上学加工作。

        谢绯心中不是滋味,看到二哥提早两站下车,走进那家书店当一个货架整理员。

        二哥没有钱买新衣服,还穿着卫长恒给二哥的旧衣,里面笔挺的厚衬衫,搭配中长款的深色大衣,衬得整个人修长挺拔。

        和那书店格格不入。

        谢绯看到路边有不少人都在看二哥。

        谢绯瘪瘪嘴,趴在窗边看了很久。

        但车开得很快,他一下子就看不到二哥了,然后,他在学校门口停下来,拿着东西往教室走。

        谢绯走美术生的路子,他前三个月虽然因为李平乐耽误了一点时间,但联考校考都还不错,校考四所学校都过了。

        现在,只要文化课不要太拉后腿就行。

        谢绯一进教室里,就有学生凑过来喊他:“谢少爷,我怎么看到你这两天坐公交车过来啊?”

        “有钱人也会换花样吗?”

        谢绯所在的学校虽然是贵族学校,但学校里还有不少减免费用进来的优等生,可以说,师资很好,但生源复杂。

        谢绯不太和其他同学合得来,红了红脸,低着头,小声说:“我谈恋爱了,但家里不同意,和家里吵架后大哥不让我回家住,只能坐公交车。”

        谢绯没心眼,别人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没看到一些学生听到这话,眼神都变了变,谢绯只顾着黯然神伤,班上的纪律委员不耐烦地咳嗽一声:“围着干什么,都滚回位置上背书!”

        对方语气很凶,其他学生害怕,缩着脖子走了。

        谢绯抬头看了一眼,嗯了一声,低着头拿出纸笔开始努力学习,并拿出手机给二哥发了保平安的信息。

        虞安刚刚和店长对完账目,口袋里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来看到谢绯的短信。

        “二哥,我到学校里了,我正在学习。”

        虞安发了一句:“专心学习。”

        虞安今天多了一份工作量,负责漫画小说区的导购员。

        书店有不同的板块,店长发现安排一些“推销讲解员”,成交率上升了不少。

        比如说,当学生或者家长踟蹰不定时,讲解员可以在一旁说哪套试卷更好。

        工作日,又是上午,店里没学生过来。

        虞安不太忙,中午在店里和其他员工一起吃饭。

        有同事看了好一会儿,小声说:“虞安,你身上的衣服,好像是某个大牌的春季新款啊,但怎么没标啊?”

        虞安笑了一下,解释道:“我在网上买的,买到了仿品,所以才把标剪了,把仿照的品牌图标徽章弄掉了。”

        另外一个男同事连忙说:“是啊,虞安都和我们在这里打工,都是穷苦打工人,怎么可能穿的这么好。”

        其他人打着哈哈过去了。

        尽管虞安穿的是“假货”,但其他员工对他印象不错。

        中午休息一个半小时,只有收银员在值班,虞安接到一个电话后,和店长打了招呼出门。

        虞安走到外面,沿着大道往前走了会儿,而后停在路旁的一辆豪车面前。

        车上没有卫长恒,只有生活行政。

        对方说:“虞特助,卫总让我给你送点吃的,李管家和你前几天在家里酿了一些甜酒,今天看了看,可以吃了。”

        虞安接过那些东西,不可思议地再三确定:“大哥让你送过来的?”

        车上没人,但生活行政还是下意识地压低声音:“李管家今早叫人煮了甜酒汤圆,卫总亲自说的,好喝,让我装一坛子过来送你,千真万确。”

        虞安看了看装在袋子里的小坛子,诧异地睁大眼睛。

        和大哥相处的这几年,两个人的确没翻过脸,没吵过架,但这不代表两个人其乐融融。

        虞安的心里,大哥是一个冷情冷心的人,但貌似自己对大哥有误解。

        虞安说:“那帮我谢谢大哥……算了,我还是亲自和他说吧,反正大哥没有拉黑我。”

        生活行政点点头,又谨慎地说:“卫总亲自接手了李平乐的事情,你就别参与了。”

        虞安欲言又止,点头,决定不背后议论此事。

        二人告别后,虞安抱着东西回了书店,有同事问了一嘴。

        虞安解释:“家里大哥送的东西,最近比较冷,不喝酒取暖,也可以喝点带酒精度数的甜品暖暖身体。”

        同事夸他家兄弟感情真好,虞安愣了一下,跳过不回答。

        下午,谢绯也看到了小坛子,追着问了一会儿。

        虞安架不住他一直问:“店里发的福利品,等晚上回家后,给你煮点甜酒喝。”

        虞安说完,思考要不要抽空偷偷请大哥喝点?对方不来,但心意得到,这是人情世故。

        大哥既然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送东西,虞安也想向对方低低头,不想关系闹得太僵。

        谢绯没看出二哥的心事,不疑有他,惦记着晚上的吃喝。

        但,吃喝之前,虞安先把他送进了工厂里,去做一毛钱一个的纸盒子。

        谢绯这次脚步有些踟蹰,当听二哥说家里的暖气费用,一天就得三十块钱时,他连忙走进工厂打工赚钱。

        工厂里不能使用手机摸鱼。

        谢绯没有空和他的亲亲男朋友谈情说爱了。

        而李平乐也没心思联系谢绯。

        他想办法勾搭上了那个每个月零花钱几十万的女的。

        这群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都是傻子,好骗的很!

        李平乐假装帮了对方一个小忙,对方就追着要感激自己,要请自己散步。

        两个人聊天中,李平乐得知对方看起来年纪小,但实际上已经二十八岁了,结过一次婚,但已经离婚了。

        李平乐一看,的确对方长得不算漂亮,眼角还有细纹,是圆脸,但不觉得可爱。

        可这是一个月零花钱有几十万的大小姐,居然还认识卫家。

        李平乐把心中的疑惑都按下,权当是这女的长得高大,但又娇滴滴的作态,引起的不适。

        李平乐旁敲侧击询问虞安在卫家的地位:“我知道卫长恒是卫家的老大,那虞安呢?我看他一身名牌。”

        女人眨巴了眼睛:“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虞安和谢绯压根就不算卫家人啊。”

        李平乐急了:“可是谢绯说……”

        女人娇滴滴地说:“啊,他是不是骗了你?他俩就相当于保姆的孩子,压根就不是大少爷大小姐呢。”

        李平乐急得说不出话,磕磕巴巴地反问:“是吗?”

        女人抱了抱他:“你好可怜,是不是被骗了。下次,我带你到我家里玩吧。”

        李平乐被对方身上的香味吸引,一下子心猿意马,连忙说了好。

        两个人分别后,李平乐还念念不忘。

        女人回到家里后,并不是所谓的豪门豪宅,而是普通的三室一厅,她的继父原本还在老婆面前做大,看到女的回来,立马怂的跟一条狗一样,小心翼翼地问:“小野,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被喊小野的女人表情变化,看起来有些神经质,用力地推搡了一把椅子:“傻逼,滚一边去,再哔哔一句,我他妈的一刀砍死你。”

        她的妈妈过来说话:“莉莉,他毕竟是你的继父,你怎么能骂人呢?他是对我不好,但……”

        叶莉莉脱下外套,露出健壮的肌肉,还有腰间挂着的一把开刃的□□:“妈,别逼我一巴掌扇得你找不着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