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二哥他超努力在线阅读 - 7 第 7 章

7 第 7 章

        卫长恒的手在虞安的腰上短暂的停留了一刻放开了人。

        卫长恒走在虞安的右后方,低声提醒:“小心点。”

        男人将声音压得很低,但依旧还是十分清楚地传到了虞安的耳朵里。

        虞安有种晃神的感觉。

        尽管隔着厚实的外套,但虞安还是觉得对方手上的温度似乎透进来。

        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自己租住的房子,这里的环境对比起卫家园林简直是天差地别。

        老旧的楼房里没有物业,也没有专门的公共区域打扫人员,楼道里经久不修。

        大早上光线昏暗,物品的陈旧气息涌入鼻尖,这里的人早起讨要生活,陆续有其他租户起来忙活说话的声音。

        虞安也想租好点的房子,一是手上真没足够的钱,二是自己刚刚离开卫家,就过得舒舒服服,他怕会打了卫长恒的脸。

        现在这种情况,虞安在大哥面前卖个可怜,比在大哥面前潇洒自在要好。

        第三就是真住的好,李平乐那个渣男估计真要缠小弟一辈子了,就逮着谢绯这个恋爱脑骗。

        卫长恒和这里格格不入。

        但男人的体温,还有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气息,以及低沉嗓音,都在清楚地提醒虞安。

        冷酷无情的大哥真的过来了。

        刚才问了他俩关系的邻居本来走到他们楼下,但因为好奇,所以时不时回头打量。

        邻居看到这一幕,心道还真是哥哥啊。

        不是哥哥的话,而是寻仇的仇家,应该不会在虞安要摔倒时扶住他,还特地提醒他。

        很快,众人走进房间。

        进门后,房间里比楼道里要暖和了一点,当然,比不上卫家。

        卫家别墅里四季如春,是用钱砸出来的供暖。

        好在虞安昨晚把窗户合页钉在一起,不再漏风后,室内没那么寒冷了。

        尽管所有人都不说话,保持了安静,但在卧室睡觉的谢绯还是隐约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

        他睡眼朦胧起床,一打开门,看到客厅里乌泱泱的一群人,差点吓得跪在地上。

        谢绯三步挪做两步,躲在了二哥背后,探出头再看了一眼,毫无底气地喊:“大哥?”

        虞安没机会长话短说,自己都弄不清楚大哥过来的原因,只能拍拍弟弟的肩膀,让他先准备早饭。

        谢绯小声问:“所有人的早饭吗?”

        他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一旁的生活行政听见了。

        生活行政开口说:“谢少爷,谢谢你的好意,我们已经吃过了。”

        虞安让他多准备大哥的一份早餐。

        谢绯宁愿所有人一起吃早餐,也不希望只多一个大哥。

        出租房的木餐桌很小,是一个压缩版的四人桌,三个成年男性坐下来,虞安都不敢乱动,怕蹭到一旁的大哥。

        幸好,昨晚上谢绯把桌子擦得很干净,一丝灰尘都没有。

        要不然卫长恒绝对不会坐下来。

        谢绯知道卫长恒不喜欢和人共餐,所以准备煮点鸡蛋,热一点牛奶。

        至于大哥喜不喜欢吃,谢绯就不能保证了,因为自己并不清楚大哥的口味。

        谢绯忙活着,把早餐端上了桌子。

        谢绯小声问二哥:“二哥,我可不可以回房间吃早饭。”

        虞安也想躲,但躲不了,盯着小弟:“不可以。另外,你管好你的嘴,大哥过来的时候,不要乱说,不要乱传。”

        大哥过来,要么瞒着卫家,要么没瞒着卫家。

        不管怎样,都不是弟弟可以帮忙往外传话的。

        谢绯的榆木脑袋想不明白,虞安跑到他的男朋友面前炫耀,让那个渣男觉得卫家在意他,黏得更紧。

        谢绯憋红了脸,小声反问:“不可以吗?我还想告诉李哥这个好消息。”

        虞安正要解释。

        卫长恒冷哼一声:“谢绯,我不介意把你舌头挖了。”

        虞安身体一僵,连忙给小弟使眼色。

        谢绯露出委屈的表情,要哭不哭。

        但这个时候,卧室里的手机响起了通话铃声。

        谢绯把手上的水渍一擦,谨慎地看向他们,征求二人的同意:“二哥,我去接个电话?”

        虞安敲了敲桌子:“把手机拿出来,大家听着。”

        谢绯照做,乖巧地蹲在茶几前,手机摆在茶几上。

        所有人盯着那手机。

        而手机那头的李平乐还毫不知情,他故意咳嗽一声,装出感冒生病的样子。

        “宝贝,对不起啊,我今天生病了,不能来找你了,怕传染你。”

        谢绯表情急切,压低声音:“你没事吧,是不是昨天感冒着凉了?怎么办啊?”

        李平乐又咳咳咳几声,说:“没关系的,我还能扛,你相信我,虽然咱们手上没钱,但也不能动你二哥的钱,他也不容易。我今天去找一份工作,努力赚钱。”

        谢绯要掉眼泪了,硬生生憋回去,今天卫沈那个疯子虽然不在,但他怕日后对方再给自己一巴掌。

        “李哥,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李平乐气得表情有些狰狞,光哭有什么用,把你二哥的钱拿给我啊。

        但他不能直接说出来,生气地跺了跺脚。

        谢绯小声说:“李哥,你人真好,生病了都想着我和二哥。”

        李平乐见谢绯真信了,气得不行,谢绯脑子不转弯,别人阴阳怪气他,他还以为被夸。

        李平乐咬牙:“看来,下次得直接和他说才行了。”

        今天不是一个好机会,李平乐准备再撑几天,装病,身体越来越差,到时候不怕谢绯不拿钱。

        现在,他只能无奈地挂断了电话。

        出租房里,谢绯抽泣说:“二哥,他生病了,是不是昨天感冒了,那房子里没暖气,他又冷着了。”

        卫长恒冷哼一声:“是绝症吗?”

        谢绯嘴唇嗫嚅:“不是,但他感冒了。”

        卫长恒不怒自威,一旁的一个保镖站出来,传话:“既然感冒,那就要多多运动,谢少爷,我们会给他安排一份体力活。”

        谢绯看向二哥:“是吗?”

        虞安嘴角抽了抽:“应该有点用。”

        谢绯眼前一亮:“那我替李哥谢谢大哥!”

        谢绯开心地回到了房间里,卫长恒没待多久就走了。

        虞安送他下楼,临走前客套道:“大哥,再见。”

        卫长恒看着他,一字一句说:“再见。”

        而李平乐出门溜达,本想找一个轻松自在点的工作糊弄一下谢绯,也赚点钱吃好的。

        顺带拍张照片,向谢绯表示一下自己的辛苦。

        结果今天诸事不顺。

        他连一个超市里临时工的岗位都找不到。

        最终,只有一个无冷气的仓库搬运活还缺人,上面的人推,下面的扛到小推车上。

        这还是他父母托关系找的。

        主管说活很轻松,都是小件物品,李平乐半推半就被聘用了。

        结果东西很重,主管扛了一袋放到他肩膀,

        李平乐一个踉跄,差点摔出去。

        主管一改脸色,凶神恶煞地说:“既然来了,就得干完一天,要不然我去哪里找代替你。咱们都是熟人,你要是不给我这个面子,也别怪我不给你颜面。这里东西又贵又重,摔坏了,一袋赔一千。”

        李平乐硬着头皮搬运。

        虞安看了看手机时间,推测大哥应该是回卫家了。

        卫长恒从两年前开始,很少去集团办公室办公,像重要文件签字都是相关人员亲自送到卫家请他签字。

        虞安在房间里转了两圈,看到沙发上叠放着的两袋衣服,是生活行政放下来的。

        虞安的衣服一般就两种,一是大牌新款,二是私人定制。

        生活行政拿来的衣服都是比较常见的款式,没有特别明显的品牌标识。

        他发现生活行政把大牌标签剪了标,挺好,要不然虞安也得自己剪掉。

        这样,李平乐应该是认不出。

        虞安嘀咕,难道大哥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生气?

        虞安纠结了一会儿,编辑了信息,给卫长恒发去了信息:“谢谢大哥送来的衣服,我很需要。”

        车上的卫长恒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想起来虞安和别人介绍自己的画面,他喊自己哥哥。

        以前,虞安刚到卫家时,也是小声跟在自己背后喊自己哥哥,后来可能觉得两个人不亲近,逐渐改口改成了大哥。

        前排的生活行政小声问:“卫总,抱歉,我突然想起,我给虞特助准备的衣服里还有一些钱没拿出来,一时疏忽。可能是虞特助以前放进去忘记拿出来的。”

        卫长恒思索片刻后:“不用,算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