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二哥他超努力在线阅读 - 6 第 6 章

6 第 6 章

        虞安真没想到卫长恒会来,有些手足无措。

        虞安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从上到下打量着面前的男人:“大哥?”

        楼道的灯光熄灭,陷入昏暗中,男人的表情越发难以分辨,看不出他的情绪。

        但虞安确定,大哥的眼睛一直盯在自己的脸上。

        寒冷潮湿的冷空气从楼道里涌入房间,虞安抖了一下,醒醒鼻子,局促不安,侧身让开一条道:“大哥,您要进来吗?”

        出租房的隔音效果一般,虞安尽量压低声音,不打扰其他人。

        卫长恒收回自己的视线。

        “就住在这里?”

        卫长恒不但冷酷无情,而且还怕脏。

        所以卫家庄园的佣人雇佣数比正常值多了一倍。

        虞安隐约觉得他有些生气,但不敢抬头分辨大哥的脸色,硬着头皮解释:“我放心不下,李平乐不是好人。我怕他看卫家这么坚决,会让生米煮成熟饭。”

        卫长恒抿紧了唇瓣。

        虞安连忙取下口罩,朝大哥笑了一下,戴着口罩说话不太礼貌。

        卫长恒看到他手上的锤子和合页,略微蹙眉。

        虽然他不知道虞安具体要干嘛,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哥,也看过卫家的工人拿着锤子扳手在园林里修修补补的样子,知道虞安应该要修东西。

        虞安和卫长恒低头道歉,把人请进来,家里还没有准备茶叶,只能给人倒水。

        虞安拿了一只新买的玻璃杯,一边洗杯子一边烧水。

        出租房里的沙发比较小,男人坐在上面,显得有些局促,威压也分外明显。

        尽管只有卫长恒一个人上楼,但虞安知道,卫长恒的人都等在楼下,或者楼道里,看护着他的安全。

        卫长恒没有说话。

        他盯着开放式的小厨房,虞安背对着自己正在洗玻璃杯。

        虞安抿紧了唇,动作紧张,请神容易送神难。突然,背后传来温热的气息,是大哥走近了。

        男人垂眸,看到虞安的手被冷到发红。

        从水龙头流出来的水温度不高,是温冷水。

        厨房的热水和浴室里电热水器共用,不太好用,每次要用热水,都得先把水管里的冷水放出来才行。

        虞安准备明天找人在厨房里装一个燃气热水器。

        卫长恒眯了眯眼睛:“不用洗了,我不喝。”

        虞安连忙把玻璃杯放好,乖巧地转过身,看着堵着自己的大哥:“大哥,您请到沙发上坐。”

        卫长恒没有走动,而是靠近虞安,近到虞安能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

        很好闻,这是虞安闻过的最好闻的一种味道。

        卫长恒声音冰冷,将其中的利害关系说清楚:“我不知道谢绯是不是没脑子,一副寻死觅活的样子,但他那个姘头拿着这点吊着他,但凡从卫家再漏一点好处给你和谢绯,他就赖你们兄弟俩到死,懂吗?”

        虞安点头,点头幅度不敢太大。

        懂了。

        其实虞安已经很感谢大哥说了这么多。

        卫长恒从小到大,顺风顺水,别人为了攀附卫家,而不断地“投桃报李”,阿谀奉承。

        甚至,虞安怀疑,如果卫长恒说想看到渣男死掉,都会有疯狂的人折磨李平乐致死,当巴结卫家的投名状。

        如果李哥真的死了,虞安真觉得谢绯会哭得死去活来,日后发现真相,或许还会迁怒。

        虞安设身处地从弟弟的角度想,一个善良、上进、勇敢、不畏强权的年少初恋,他生命的一束光,这么美好的少年……被卫家的人折磨致死,死前还被污蔑是一个渣男。

        虞安不承认李哥是一个少年,也不承认对方有以上的美好品质,但眼瞎的弟弟就是这么看他男朋友的。

        虞安小心翼翼地看向大哥,问:“所以,大哥您是在替小弟着想吗?”

        “没有。”卫长恒反驳。

        虞安看着他的表情,看到那双深邃的眼神里毫无对谢绯的感情,甚至还有厌恶,明晃晃的厌恶。

        大哥不是一个善人。

        谢绯招惹了麻烦,卫长恒不会大度到请他回去。

        甚至说,虞安也知道自己没回去的可能,卫长恒亲自赶的人,卫家其他人恐怕都知道了,除开卫长恒大开尊口,否则无论虞安怎么和卫家的人处好关系,都没有一个卫家人能把自己捞回去。

        虞安嘴唇嗫嚅,不知道怎么说些什么。

        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卫长恒转身离开了,虞安小心翼翼地送他下楼。

        卫长恒坐上豪车,车灯的光亮逐渐远离。

        虞安转身回房间,大哥过来做什么?

        他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回房间里后,虞安给父母报了平安,让他们不要担心自己。

        车上,卫长恒闭目养神,虞安的话还萦绕在耳边。

        不弄死李平乐,是替“谢绯”那个蠢货着想?

        卫长恒冷哼一声,缓缓睁开眼睛,手指慢条斯理敲打着    ,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自然是为了让李平乐生不如死。

        卫长恒声音冰冷,吩咐前面的助手:“给李平乐认识一些“好朋友”,带带他寻求发财之道。”

        助手听出来言外之意,开口说:“好,卫总。”

        车一路疾驰,到了卫家园林这边。

        李管家大半夜还起来安排值夜班的佣人工作,生怕准备不周,正在气头上的卫长恒再次发怒。

        众人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卫长恒准备上楼,突然停下脚步:“虞安带了什么东西走?”

        衣物布料这块的物品由一位张管家负责,他上前回答:“回卫总,都清点过了,只带了两身冬天的衣服,别的都没拿。虞特助的房间需要清理吗?”

        卫长恒转过头,看向他:“不用,每天打扫,不要落灰。”

        张管家连忙说:“是。”

        等卫长恒上楼,几个管家凑在一起说话。

        “听人说,卫总去找了小虞,怎么回来还这么生气啊?”

        “小虞没哄好卫总?是不是没哄啊?”

        李管家欲言又止,虞安还不一定会开口求饶,下午两个人吵架时,虞安的脸色不好看,但欲言又止,始终没低头。

        李管家想,是虞安和卫总的想法产生了分歧,两个人真吵架了。

        不过卫总低头,今晚还去找虞安了。

        李管家抓挠了一下头发,亲兄弟还明算账呢,这两个人不是亲兄弟吵起架来,更难办。

        也不知道他俩聊了什么。

        其实,李管家觉得卫总对虞安挺好的,来到卫家后,吃穿用度几乎和卫长恒一个规格。

        以前有人自作主张,把虞安每个月四套正装缩减成了每个月一套,还不是卫长恒指定的牌子,第二天,李管家就没见过那个人了。

        如果,虞安主动道歉,说要回卫家,李管家觉得卫总应该别扭一下就同意了。

        但虞安一心护着他的弟弟,谢绯没受到点教训,卫总一时半会消不了气。

        *

        今晚,最开心的人是李平乐的家人们。

        李平乐平时和谢绯租住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里。

        但其实他在贫民窟还有另外一个家,这些他都没和谢绯坦白。

        一个两室一厅的棚改房,他的父母、一个弟弟,两个妹妹。

        李平乐骗谢绯,说自己不受家里人的待见,从小受尽委屈。

        谢绯自小到大都享受着亲人的关照,看不得这些,十分可怜他。

        李平乐一走进棚改房这里也没有暖气,但房间里摆着热气腾腾的火锅,一家人大气地买了牛肉,客客气气地让李平乐坐下来吃。

        七八岁的弟弟捧着碗吃得狼吞虎咽,读初三的二妹妹若有所思地开口:“哥哥,卫家没同意?”

        李平乐嘿嘿一笑:“没同意?我看快了,你们是没看到谢绯那个蠢货哭着帮我求情的样子,他二哥为了保护他,还跟着过来租房子住。”

        坐在角落里的女孩子,鼻头一酸,哽咽说:“这样不好吧,哥哥。”

        她年纪大概十七八岁。

        父母一筷子打她头上:“就你读了一点书,装什么清高,吃什么吃,睡觉去,明天早点起来拣点垃圾,再去工厂干活!”

        父母又对李平乐开口,眼睛发亮:“别管这个赔钱货的话,多吃一点,可怜这张脸,太心狠了。等我们发达了,谁打得你,你就狠狠打回去。”

        李平乐面露凶光:“我要弄死他。”

        李平乐大口吃着火锅,被烫了一下。

        李平乐说:“我看他二哥在卫氏挺有名气的,人脉也广,他大哥不管谢绯,他二哥可是当他是宝贝心肝。”

        “这两三天,我让谢绯把他哥哥手上的钱拿过来,我本来想让他二哥给我们安排工作的,但他二哥肯定不同意,我就骗谢绯,说我有工作了,让他也去找一份活,然后把工资都给我。”

        “谢绯傻逼一个,我就说家里人生病了,他肯定把钱给我。”

        一家人更兴奋了……

        李平乐摇头晃脑,说:“明天,我还是得找份轻松的工作,骗骗谢绯的二哥,他二哥不是善茬,眼神不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卫长恒好像比较在乎谢绯二哥。哎,我要是一开始骗虞安,说不定早就发财了。”

        *

        翌日大清早,虞安接到了大哥的电话。

        虞安怀疑自己听错了。

        对方在电话里言简意赅说了两个字:“下楼。”

        虞安连忙披着外套下去,外头还在下雨,一出门就很冷,冷得受不了。

        卫长恒的车里很温暖,虞安不知道大哥又来找自己的原因。

        虞安小声喊人:“大哥,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卫长恒没说话,看向窗外。

        副驾驶位置上的生活行政开口说:“虞特助,卫总给你拿点衣服过来,等会儿我给你送上去。”

        “另外,您吃饭了吗?需要我给卫总安排的时候,给你准备一份吗?”生活行政这话也是在询问卫长恒意见。

        虞安看向他:“小绯会做早饭的。”

        卫长恒终于开口:“就你和谢绯住?”

        “嗯。”

        “你不怕谢绯跑了?”

        虞安不好意思地摩挲手指,把手指指节磨得通红,小声说:“我和小绯说,如果我半夜起床发现他不在房间里,或者他把李平乐放进来,我就在他面前吊死。”

        卫长恒情绪瞬间下来,语气难听:“大可不必,别到了谢绯身上就自乱阵脚。”

        虞安窘迫地笑了笑,被训了也不敢反驳。

        虞安小声地客套:“大哥,来一趟也不容易,不嫌弃的话,小绯的手艺还行,要不要尝一下?”

        虞安觉得卫长恒能走进这种地方都顶着巨大的压力,让他待在这里吃一顿饭,恐怕会要了他的命。

        但下一刻,卫长恒推开车门,下车。

        虞安呆坐在车上,看向他。

        卫长恒低头看他:“行。”

        虞安疑惑地看着他,歪了歪头。

        一行人上楼时,撞上了楼道里的邻居们,他们也不敢上来问话。

        毕竟一行人没一个说话的,西装革履,倒像是来追债的。

        倒是有个胆子大没眼力见的邻居下楼时,问了虞安一声:“你不是昨天搬来的小伙子吗?这是你朋友?”

        虞安看对方在观察卫长恒,于是低声说:“这是我的哥哥。”

        虞安本来说是大哥,但卫长恒的样子,他怕邻居会觉得“大哥”指的是“□□大哥”。

        于是将大哥的喊法换成了哥哥。

        邻居嘀嘀咕咕,哥哥看起来是个有钱人,怎么弟弟跑到这里来住?

        而且房间里的那个可爱小男生也喊虞安二哥,怎么一家子兄弟,长得不像还不熟?

        一个正牌大少爷,一个私生子?

        虞安心神不安,上楼时脚踉跄了一下,背后,男人的手贴住他的腰肢,动作用力地搀扶住他。

        是卫长恒帮了他。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