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二哥他超努力在线阅读 - 1 第 1 章

1 第 1 章

        《二哥他超努力》by墨兔儿,首发晋江文学城。

        电话拨号进行中,但对面的人一直没接。

        “小绯!”虞安咬牙,他连忙拿冷水冲脸,而后动作快速地刷着牙。

        虞安蹙眉抬头,镜子里,他脸色苍白    ,头发散乱,肩膀微垂,俨然一副被生活摧折的模样。

        他打给弟弟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从昨晚开始,他又给弟弟发了不少文字消息,照样石沉大海!

        耐心耗尽,虞安心中不安又气愤,编辑了一段文字

        “我找你还有商量余地,你等大哥派手下找你,你就自己挖个坑埋了吧!!”

        从昨晚凌晨到今早上,他发送的消息已高达几十条,但恋爱脑弟弟一直没回复,还在和他的“男朋友”郎情妾意。

        虞安揉脸低头,黑发从脸颊两侧垂下,略微遮住了他的隽秀眉眼。

        他快被气炸了,这段时间吃睡不好,精神萎靡不振。

        虞安习惯性把牙膏泡沫含在口中一分钟,他抽空再发了一条消息后,迅速拿冷水泼脸,冰冷的触感让他浑身一颤,鼻尖嗅到丝丝冷气,清醒了一点。

        他年长谢绯六岁,二人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可以说,谢绯是虞安亲自带大的。

        今年二月,也就是上个月,小弟年满十八周岁了。

        弟弟吹生日蛋糕蜡烛时,表示自己谈了恋爱,是个男的,已经交往三个月。

        他迫切地希望男朋友能得到家人的认可和祝福,想和男朋友结婚,明年,大家能一起庆生。

        虞安当时脑袋嗡嗡的,像有人拿锤子狂敲耳膜。

        他的弟弟,

        一个刚满十八岁的高三学生,

        和一个二十四的男的,谈恋爱了?!

        本来这事也就虞安操心发火。

        大哥卫长恒压根就不管弟弟的事。

        但男的接近谢绯,其实是为了攀上卫家关系,这事还被卫家的人发现了。

        牵扯到卫家,虞安无法回想大哥当时的脸色。

        不敢回想,怕做恶梦。

        谢绯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就是个辣鸡!

        大学时,对方和女孩子谈恋爱,说毕业就结婚,结果一毕业找到工作后,立马踹掉女朋友,开始勾搭老板女儿。

        老板得知直接开除他,行业封杀!

        现在这家伙无业待业。

        渣男勾搭上谢绯,加上好友,盗用了谢绯朋友圈里关于卫家内部建筑的图片,误导了一家公司的hr,让对方以为自己也是卫家的人。

        hr允许对方学历不够却破格进入面试。

        入职后,他为了在公司混得如鱼得水,以谢绯这卫家小少爷的名义诚邀对方和自己共进晚餐、

        当然,渣男带着谢绯一起赴宴,让谢绯替他撑场面。

        谢绯被人卖了,还觉得这渣男好上进,好努力!

        李哥诓骗未成年少年,又趁机用卫家的名头招摇撞骗,事情又又又闹到了卫家面前!

        虞安口水耗干,只想劝导小弟迷途识返。

        结果,当时的谢绯红着眼,流着泪,哽咽道:“二哥,你相信我和李哥,我俩不要卫家的钱。我们说好了,就在外面租房子住,我会勤工俭学赚学费的。”

        “他是个好人,假以时日,李哥一定可以飞黄腾达,到时候,我给二哥和大哥买大房子!”

        不提大哥还好,一提大哥,虞安头皮发麻。

        卫家的人里,虞安最害怕卫长恒。

        虞安的母亲贫穷人家出身,但长得漂亮,性格天真漫烂,先后有过三段感情。

        年轻时,她先和虞安父亲结婚,生下虞安;后来和谢绯父亲谈恋爱,生下谢绯。

        最后,三十多岁的她带着前两位男人的孩子来到卫家,和离过一次婚,有一个儿子的卫止组成“新家庭”。

        当年,十四岁的虞安牵着八岁的弟弟跟着母亲不远万里来到了卫继父家的豪华大宅里。

        那晚上,豪华的别墅亮如白昼,穿着西装革履、华丽长裙的各色男女等或坐或站,一并簇拥着坐在轮椅上的老人。

        所有人低垂着眉眼,沉默不语,就连呼吸都竭力放轻。

        虞安站在大厅里,所有审视的视线扎在自己身上,他一动也不敢动,感觉大脑和鼻腔里充血,嗅到血腥味。

        而那个时候,大哥卫长恒坐在准继父身旁,时年十九岁,他的长相和继父有七八分相似,锐气更盛。

        虞安低声喊他。

        对方端着一杯红茶,轻抿一口,没给眼神,没给回应,仿佛虞安是空气,不值得挂在心上。

        之后,虞安便开始喊他大哥,卫长恒从未喊过他弟弟。

        虞安揉了揉眼睛。

        手机的来电铃声打断自己的思路。

        卫长恒身边一位生活行政,和虞安关系不错,此刻对方打来电话通风报信。

        虞安立刻接通。

        生活行政压低声音,语速很快:“虞先生,卫总今天回国,飞机半个小时前落地,现在快到卫家园林了!”

        虞安头皮发麻,连忙吐出口中泡沫后,一边穿外套一边问:“我怎么没接到消息。”

        生活行政继续说:“快到大宅了,大概还有十五分钟到大门!抱歉,我也是才知道不久,刚刚接到卫总,卫总没授意我告诉你。”

        “了解,感谢!”虞安挂断电话,小跑着去换鞋,脚步飞快地下楼。

        虞安喊楼下的管家:“李管家,大哥突然回家了!”

        不止虞安怕大哥,其他人也害怕。

        虞安为了让妈妈和弟弟在卫家过得舒心,来到卫家后,一直努力刷卫长恒的好感度,但成效甚微。

        卫长恒太冷漠了,开始接手集团和家族事务,更是常用雷霆手段,压得卫家不安分的人喘不过气来。

        卫老爷子前年去世后,卫家掌控权由卫长恒全权接手。

        从小锦衣玉食养出来的贵公子,也是在卫家狼争虎斗中稳坐首席的王者,如今卫家众人以他为主。

        虞安始终对大哥有着心理上的畏惧。

        卫长恒突然回国。

        所有人都着急。

        李管家一把年纪了,一听虞安的话,哎呦一声:“我立马安排人搞好卫生!”

        他连忙安排人在宅院各处点上熏香,指挥佣人们用鸡毛掸子再快速扫过家具上的可能存在的浮灰和花园各处枝叶上蛛丝,并调出库房里武夷山大红袍。

        卫总最近喜欢这款茶叶。

        虞安一边拨弄发型,一边和人对接最近的事务,等会儿大哥问起来,他也能回答出来。

        李管家瞧了他一眼,虞安嘴唇湿润,额前碎发也湿了,急忙提醒他:“小安,领带,领带!你今天穿的是法式衬衫,领针呢?你还得把头发脸弄干。”

        虞安低头一看,举起手,说:“我拿了。”

        深黑领带,得配银色领针,还有袖扣……他仔细调整自己的装扮。

        五分钟后,几位分管事也接到命令来到大厅,集合在这里。

        虞安看了一眼手机,生活行政发了微信消息:“已经进了大门,到沿水长廊上。”

        虞安拨弄了两下:“问题不大。”

        他对李管家和分管家说:“大哥到长廊了,我们来不及去大门迎接,在这里等吧。”

        话音刚落,虞安听到脚步声响由远至近,他抬头一看。

        一行人沿着长廊,绕过庭院景观,向着虞安所在的中式大别墅走来。

        对面为首的高大男人穿着深色大衣,居高临下,神情冷酷,他的背后乌泱泱跟着十来号人。

        虞安低着头,后退了一步,不敢抬头看,心跳如雷震颤。

        众人走进大门,从他身旁飞快掠过,三月的寒风被行走时撩动的衣摆带入室内,虞安冷不禁打了个颤抖。

        等大家都走过去后,虞安和李管家紧随其后跟上。

        李管家立马给自己找了事情做,略微颔首示意自己要去厨房指挥佣人端出茶和茶点。

        虞安没地躲,低着头站在一侧,轻声喊:“大哥,您一路辛苦了。”

        虞安和卫长恒现在关系有些怪。

        母亲和卫叔叔以夫妻名义生活,但并没有正式结婚。

        因为母亲和虞安的生父并没有离婚,她的户口登记上依旧是已婚。

        以卫家的能耐,就算老老实实按规矩走流程,也早该让母亲恢复单身状态了。所以,根本原因还是卫家没点头。

        但虞安还是得喊准继父的儿子为大哥。

        卫长恒身旁的银色西装青年嗤笑一声:“哈,虞安你怕什么?大哥没那么生气。”

        虞安略微抬起头,先看向说话的人,对方天生笑脸,眼角若有若无笑意,此刻借着卫长恒的威风,面带嘲讽。

        他是卫长恒的得力助手,也是卫长恒的堂弟。

        卫家老太爷一共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小女儿十多年前嫁出去,孩子还小。

        目前,和卫家牵扯颇多的也就是三个儿子的后代。

        卫长恒的父亲是长子,卫长恒又是长孙。

        这个西装男人是三伯的小儿子,他家比较乱,私生子都有三个,各种勾心斗角,所以这人说话也喜欢夹枪带棒。

        不过,人倒是没什么实际恶意。

        比如现在,虞安听出他在提醒自己事情还没到卫长恒大发雷霆的地步。

        宽大的半圆沙发,十来个人站在沙发左右和后侧,坐在沙发上的黑色大衣男人架着腿,靠在沙发靠背。

        卫长恒开口:“谢绯在哪?半个月前,我说过,你处理他的事情。”

        虞安最害怕看到气场强大的大哥皱眉,轻声说:“大哥,事发突然,小绯还在外面,您放心,我会处理好他的事情,绝对不会让此事牵扯到卫家。”

        卫长恒起身,说:“到书房再说。”

        他的意思不让其他人跟着,要单独和虞安谈话,毕竟是卫长恒的家事。

        虞安神情颓废,低着头盯着旋转台阶往楼上走。

        站在一楼大厅里的十余人看到虞特助这样子,神情莫测。

        通风报信的生活行政用怜悯的目光望向虞先生。

        银色西装男人哀叹一声:“真倒霉啊,我们的虞特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本来这次回国还想大家吃个便饭的,我估计虞安估计不想见人了。”

        这边,虞安和卫长恒进了书房,虞安蹑手蹑脚地关上书房门,生怕发出太响的声音吵到大哥从而罪加一等。

        虞安老实地站在书房里,眼角余光看向一旁的窗户,里头倒映着自己的模样。

        嗯,衣服配饰搭配得体,发型没塌,腰杆挺直,整个人状态看起来还行,起码没碍着大哥的眼睛。

        卫长恒有个毛病,他有点强迫症,要求所到之处一尘不染,身旁的人装扮得体。

        习惯是好习惯,但他不但要求自己还无法忍受别人破坏这个规则。

        卫家的员工对此并没有太多异议,因为工资给得多。

        虞安在心里琢磨,起码大哥不能在这一点上骂自己了。

        卫长恒没有坐下,而是站在虞安面前,目光凝视着他,问:“所以,你处理谢绯此事的进度是零?”

        虞安解释:“我调查了那个李哥的一些过往经历,并将这些告诉了小绯,同时已经处理好他冒认卫家人的事情,目前,他已被辞退。”

        虞安倒也不是毫无准备。

        卫长恒嗯了一声,虞安觉得他情绪没之前那么低下了。

        虞安连忙趁热打铁:“大哥,我会抽空处理,并协调好手上的行程,绝对不会影响到工作。”

        卫长恒冷声道:“不用,我会安排人接受,你对谢绯太纵容了。”

        虞安猛地抬头看向他,欲言又止,最后噤声不言,间接承认了他的说法。

        等会儿,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把谢绯抓回来,要是让大哥的人抓住小弟,谢绯就没那么多好果子吃了。

        卫长恒的目光盯着面前虞安的脸,冷冽的视线下移,又落到青年的嘴唇处,他眯了眯眼睛。

        虞安有些茫然,被面前男人的视线弄得有些心神不宁,心中不解,小声地说:“大哥,怎么了?”

        卫长恒冷声道:“把嘴上的东西洗干净了再过来。”

        虞安连忙说好,倒退着走出书房,帮忙掩上门后,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快步走去。

        虞安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自己嘴唇怎么了?大哥为什么盯着?

        他回到房间,关门,小跑着进了洗手间照镜子。

        镜子里的人气血上涌,脸颊偏红,虞安睁大了眼睛,刚才刷牙太着急,嘴唇上还残留着一点牙膏泡沫没洗干净。

        本来嘴唇水分湿润时看不出来,但唇部水分挥发后,嘴角便有一点点白色的痕迹

        所以,刚才自己就是这样子和大哥说话的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