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家教日常在线阅读 - 18 第18章

18 第18章

        隔天放晴,章乔又把仙人掌挪回花园。

        阳光照得仙人掌的小刺仿佛镶了金边,章乔将它摆回原来位置,一早就开始灌鸡汤。

        “小仙儿你可得争气。”

        小仙儿是他突发奇想给仙人掌取的名字。

        “一定开出朵花来,让质疑你的人感到羞愧!”

        质疑的人从旁经过,脚步微顿,仿佛没看到似的继续往前,倒是他身后跟着的小尾巴拐了个弯停下,好奇地摸摸仙人掌,不出意外被扎手。

        章乔不厚道地笑了。

        秦小满扁扁嘴,跑到旁边去看他的山茶和月季,剪两枝插在花篮里,搁在琴房的钢琴上,陪他一起上课。

        秦小满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午饭,方姨在餐桌上宣布,让章乔把下午空出来,带秦小满去城里一家裁缝店做衣服。

        “做衣服?”章乔首先想到的是秦小满最近长高长壮,衣服不能穿了。

        方姨看着埋头扒饭的秦小满,一半欣慰一半发愁:“不是普通衣服,是去做礼服,参加宴会穿的。”

        “啪嗒”一声,秦小满的勺子掉在了桌子上。

        “宴会?”章乔问,“什么宴会?”

        “就中秋宴会。”方姨起身去厨房给秦小满拿把干净勺子,“每年都要办。”

        秦小满情绪明显变得低落,方姨也不想多说,等收拾碗筷时才悄悄对章乔道:“前几年小满还小,所以没去,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点名了要让他去参加。”

        章乔问:“谁让他去?”

        “还能是谁。”方姨似乎很不情愿提起那人,“小满舅舅的外公,小满的太外公。”

        “太外公?”章乔想了想,“是住在最上面那栋房子里的人吗?”

        方姨点点头:“一直在国外养病,最近刚回来,你上次看到的那辆劳斯莱斯就是他的车。”

        章乔想起秦小满对那栋巍峨大宅的抵触,以及见到那辆劳斯莱斯时下意识的闪躲。

        他一直有个疑惑,既然是秦小满的太外公,秦翊衡的外公,为何两人都跟着姓秦?

        章乔没多问,下午让司机带他和秦小满出门,等抵达裁缝店时,秦翊衡已经到了。

        秦翊衡站在店内,正翻一本图册,同一位裁缝模样的老人商量着什么,又是正式的三件套西装,铁灰色马甲,深蓝条纹领带,身材比例比橱窗里的模特还要标准,十分抓人眼球。

        章乔下了车,秦翊衡恰好抬头,隔着橱窗遥遥对视一眼又错开视线。章乔微微一笑,领着秦小满推门走进去,门口的风铃在他头顶轻轻晃动。

        秦翊衡早十分钟抵达,正同裁缝店的老师傅商量秦小满礼服的款式,秦小满站在试衣服的台子上,伸直双臂,不情不愿地转了个圈。

        章乔背着手,饶有兴致地在店里闲逛,墙上挂着布匹面料和一些做好的成衣,他走一圈,悄悄站到了秦翊衡身后。

        秦翊衡没注意,还在同老师傅说话。

        老师傅问:“面料要格纹还是纯色?”

        秦翊衡说:“不要格纹,纯色,黑色。”

        “领结还是领带?”

        “领带。”

        “上衣设计成燕尾?会活泼一点。”

        “不用,要传统的那种,不要开叉。”

        听着听着章乔发现,秦翊衡为秦小满挑的都是中规中矩的款式,似乎力求低调,恨不得秦小满站在人堆里越不起眼越好。

        他清清嗓子,等两人都朝他看过来,才笑吟吟地问:“燕尾,是燕子的尾巴吗?”

        裁缝戴了副老花镜,目光从镜片上方投向章乔。他为秦翊衡做了许多年衣服,第一次见秦翊衡带人来,不由多看章乔两眼:“对,就是仿照燕尾的开叉设计。”

        章乔摸摸下巴,视线在秦小满身上转了转:“小满穿应该很好看吧。”

        秦翊衡有些头疼,章乔又要同他唱反调了。

        章乔看出他的心思,睁圆的眼睛显得颇为无辜:“我以为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给意见。”

        秦翊衡一噎。

        章乔暗暗一笑,又道:“你不如问问秦小满?他都六岁了,能自己做主。”

        店里也有做好的童装成衣,老裁缝让徒弟拿来不同款式给秦小满试穿,秦小满原本挂着张小脸,逐渐在换装中体会到乐趣,挑中一套黑色燕尾礼服,搭配白马甲和白领结,衬衫是胸前打褶的设计,活泼不呆板,上身立马变小王子。

        章乔竖起大拇指,笑着看向秦翊衡,一副“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的模样。

        老裁缝也觉得这套不错,拿着皮尺给秦小满量身,秦翊衡将图册递给章乔:“你也挑一套。”

        “我?”章乔以为听错,向秦翊衡确认,“我也要去?”

        “嗯。”

        章乔接过图册翻了翻,光衬衫的样式就有数十种,他顿觉头大,情急之下拽住秦翊衡:“要不然你帮我挑?”

        章乔的手指白皙修长,松松地拉着他的衣袖。秦翊衡盯着看了两秒,挣开章乔的手:“六岁小孩都能自己选,你不行?”

        章乔怀疑自己看错了,但那轻挑的眉锋和微翘的嘴角都表明,秦翊衡分明是笑了一下。

        “我不行的。”章乔丝毫没觉得不好意思,又改去扯秦翊衡的衣摆,冲他讨好一笑,“翊衡总,帮帮忙?”

        顶着这样一张脸,用这样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请求,没人能拒绝。

        裁缝店是老裁缝自己经营,有一个徒弟,中秋前做出秦小满的衣服已经有些赶,秦翊衡打算为章乔在店里挑一套成衣。

        那头秦小满还在量身,老裁缝量他的肩围,在本子上记下数据。章乔问秦翊衡:“我也需要量一下吗?”

        章乔不喜欢拘束,衣服以宽松为主,今天也是一身休闲装出门,上身是棉质衬衫,下摆收束在米色长裤里,勒出一把劲瘦的腰。

        秦翊衡垂眼打量,脑海中似乎自动生成章乔身体各部分的尺寸,又抬眼在店里看了一圈,指着高高挂起的一套衣服道:“那套。”

        老裁缝的徒弟取下衣服,章乔接过看了看。

        也是三件套款式,不过内搭却不是马甲,而是一截宽大的黑色绸缎。

        他将绸缎捏在手里,问:“这是什么?”

        秦翊衡答:“腰封。”

        章乔拿上衣服走进试衣间,换好衬衫和裤子,但在系腰封时犯了难,总不得要领,只得求助。

        章乔的声音从试衣间里传来,老裁缝的徒弟去后头的操作间,秦翊衡迟疑两秒,从沙发起身,掀开试衣间的挡帘,在镜子里同章乔对上了视线。

        章乔先是一愣,继而笑起来,转身将腰封递给秦翊衡:“这要怎么穿?”

        秦翊衡接过腰封,说:“转回去。”

        试衣间不算小,但站两个成年男人还是有些勉强。

        章乔转身面对镜子。

        “抬手。”

        命令的话从背后传来,章乔感到一股细小的电流窜上脊椎,他抬起手臂,从镜子里看到秦翊衡将腰封从他身前穿过。

        这个姿势很像秦翊衡从身后搂住他。

        章乔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

        秦翊衡维持半臂的距离站在他身后,两手各抓腰封的一边,沉声道:“收腹。”

        章乔收紧小腹。

        腰封一共五粒铜扣,秦翊衡一粒粒扣上,最后拉紧带子系好,随即松开手。

        手松开了,视线却不受控制地仍在那截腰上流连。

        他刚刚才发现,腰封的边缘还缝了一圈黑色蕾丝。

        秦翊衡忽然有些后悔挑了这一身。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静止,直到章乔问:“好看吗?”

        黑色的腰封绑在衬衫外头,让章乔的姿态显得更加挺拔,不输秦翊衡见过的任何人。

        以前他就发现,章乔的气质谈吐完全不像只有高中毕业。

        秦翊衡没有回答,在镜子里同章乔默默对视,像来时一样,无声地掀开挡帘走了出去。

        章乔穿好外套,对着镜子照了照,大小合身,他又换回自己衣服,出去时就看到秦翊衡正在同一位年轻女孩说话。

        女孩面容姣好气质优雅,微微倾身朝向秦翊衡,唇边带着明显的笑意,似乎在询问什么。秦翊衡保持得体的距离,脸上一贯没什么表情。

        章乔站在一旁,见两人又聊几句,那女孩冲秦翊衡一笑,说了句“宴会见”便旋着裙角翩然离开。

        章乔这才走过去,把衣服递给老裁缝的徒弟,又再次向秦翊衡确认:“真的让我参加?不是家宴吗?”

        “不算家宴,也会有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秦翊衡顿了顿,眉心微蹙似乎有些担忧,“那天我可能顾不上小满。”

        章乔了然,想起秦亦南父子和未谋面的秦翊衡舅舅以及外公,完全理解秦翊衡的心情:“放心吧,我会看着小满的。”

        秦翊衡郑重点头:“谢谢。”

        明明比章乔大不了几岁,非得老气横秋地故作成熟。

        章乔微微一笑,忽然又问:“刚才那个就是合作伙伴吗?”

        “哪个?”秦翊衡反应了一会,明白章乔说的是刚才那女孩。

        女孩是某个生意伙伴的女儿,路过看见秦翊衡便进来打招呼,还说曾经和秦翊衡在某次宴会上见过,但他完全没印象。

        “算是吧。”秦翊衡道,不知怎么,他停下看了章乔一眼,又补充说,“其实我不太记得她。”

        章乔一愣,偏头短促地笑了下,转过头时笑意还挂在脸上:“那天在医院,你说希望小满尽快讲话,是不是因为这场宴会?”

        秦翊衡没想到章乔主动提起当天的事,沉默了一会说:“那天是我心急了,不过的确有这方面考虑。”

        他思索再三,没有告诉章乔秦小满如果再无进展,就可能会被送出国,只道:“我外公是个很严厉的人。”

        章乔看出他有难言之隐,笑着保证:“那天我会很规矩的,绝对不给你惹麻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