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家教日常在线阅读 - 17 第17章

17 第17章

        从拳击馆出来,秦翊衡先送秦小满和章乔回去,又开车返回公司。

        方姨张罗一桌好菜,秦小满吃了两大碗米饭,终于电力耗尽,一头栽在床上呼呼大睡,连澡也没洗。

        章乔陪方姨说会儿话,又去花园看一眼。

        风雨过后,花园里那几株海棠被移走,花匠翻土施肥,种上山茶和月季,都是应季花,姹紫嫣红开得热闹。另一边辟成菜地,绿油油的小葱辣椒迎风招展。

        而两者之间的空地上则摆了一盆孤零零的仙人掌。

        当听到章乔说想种仙人掌时,秦家的老花匠还以为自己耳背听岔了,向他再三确认。

        章乔放缓速度重复:“没错的阿伯,我就是想种仙人掌。”

        老花匠在秦家服务多年,什么稀罕花卉都摸过,从没见过有谁要种仙人掌,既然章乔有要求他便照办,很快移栽了一盆仙人掌过来,连盆足有半米高。

        章乔伸出手,小心地去触碰那株仙人掌,密密麻麻的小刺扎得手心发痒,却不疼。

        “一定要多晒太阳,不能浇太多水,淹了根就不好活了。”老花匠嘱咐,抬手指指天,“过两天要是再下雨,就得搬去屋里。”

        章乔记下,他还关心一件事:“能开花吗?”

        “能啊,不过时间说不准,短的话几个月,长的话几年。”老花匠话锋一转,“但用心养就一定能开花。”

        用心养就一定能开花,章乔记在心里,点了点头。

        傍晚,天空聚起鱼鳞状的云,俗语道“鱼鳞天不雨也风颠”,等到晚间,果然下起了雨。

        第一滴雨点打在窗户上的时候,章乔正在房间看书。他搁下书,起身下楼,太急忘记开灯,好在楼梯上的夜灯足够亮,让他不至于完全摸黑。

        雨势很急,等章乔走到门廊下时,淅沥小雨已经转成了瓢泼大雨,他惦记那盆仙人掌,顾不上找伞便冲进雨里。

        仙人掌底下是透气的陶土盆,重量不轻,章乔抱着有些沉。月亮被乌云遮挡,四周又没灯,再加上雨天条件反射性的心脏抽痛,章乔刚走两步就有些发晕,一时间竟迷失在雨中。

        就在这时,一阵车声从身后响起,章乔转身看去。一辆轿车远远驶来,停在了别墅门前,车灯闪烁两下后熄了火。

        秦翊衡一眼看到站在雨中的章乔,车刚一停稳就下了车,打开后备箱拿出雨伞,朝章乔小跑过去。

        短短几分钟,章乔的睡衣已经沾上一道道深色水迹,头发也湿漉漉贴在额头上。秦翊衡单手将雨伞撑在他头顶,紧接着想也没想地,飞快脱下外套披在了他身上。

        章乔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影朝自己走来,等到跟前才认出是秦翊衡,随即又感到双肩一沉,是秦翊衡把外套披在了他身上。

        “这么大雨你出来干什么?”

        “这花得搬进去。”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秦翊衡垂眸看那盆仙人掌,默认了“花”的叫法,说:“你先进去,我待会儿再回来搬。”

        “现在就搬进去吧,淋了雨容易烂根。”章乔道。

        还有个原因章乔没说,如果秦翊衡待会儿回来搬,肯定没办法打伞,势必要淋雨。

        “你打伞,我把花抱进去。”章乔迟疑几秒,声音低了些,“你走慢一点。”

        仿佛有根心弦被轻轻拨动,秦翊衡低头朝章乔看去。他很难想象夜盲的人在这种情况下看东西是什么感觉,但从他的角度,这么近的距离,他连章乔睫毛上的雨珠都看得一清二楚。

        “行。”秦翊衡听到自己说,“我走慢一点。”

        从花园到门廊不过短短二十几米,中途要穿过草坪和一条卵石路,再登两级台阶。

        这段路秦翊衡从小走到大,闭眼走都没问题,却从没像今天这样走得小心翼翼。

        章乔怀抱那盆仙人掌,秦翊衡走在他身侧,挡住吹来的风雨,雨伞也倾斜,大部分遮在章乔头顶。

        中途,章乔脚下打滑差点摔倒,秦翊衡眼疾手快扶住他,又迅速收回手,低声说一句“小心”。

        声音被雨声模糊,不知道章乔有没有听见。

        好不容易走到门廊下,章乔松了口气,弯腰将那盆仙人掌贴墙放好,确保风吹不着雨打不着才放心。

        他脱下西装外套,抖落上头的雨滴,递给秦翊衡认真道:“谢谢。”

        之前的不愉快似乎随着这两个字烟消云散了。

        “不客气。”秦翊衡接过时碰到了章乔微凉的指尖,忍不住问,“不是不喜欢下雨吗?”

        “啊?”章乔愣了愣,转了两个弯才明白秦翊衡真正想问的问题,往墙边的仙人掌一抬下巴,“没办法,谁让它太娇贵。”

        秦翊衡没说话。

        两人谁都没有进去,在门廊下并肩站着,幕天席地的雨织成一张细密的网。

        风声,雨声,树影在眼前晃动。

        秦翊衡忽然问:“今天那人是你朋友?”

        章乔想了一会儿才明白秦翊衡说的应该是老邱,点点头:“是朋友,关系不错。”

        “那个拳击馆老板也是?”

        拳击馆老板?瞿凯?

        章乔一顿:“算是吧。”

        “你朋友还挺多。”

        秦翊衡语气与平时无异,但章乔却听出微妙的不同,不由转头看去,恰好秦翊衡也看向他。

        夜色模糊了秦翊衡英俊的五官,章乔只注意到那双分外明亮的眼睛。他微微一怔,就听秦翊衡又缓缓开口:“所以你还找了别人帮你找人。”

        这话题的跳跃让章乔有些跟不上,他怀疑雨天不仅让他心脏闷痛,还让他反应迟钝。

        “我之前的确托过老邱,他帮我找了但没有结果,我就放弃了,没想到他会找其他人帮忙。”

        说着说着,章乔忽然明白过来,秦翊衡该不会因为他拜托老邱而感到不爽吧。

        “不用麻烦他。”秦翊衡笃定道,“人我一定帮你找到。”

        “这么自信啊?”章乔扬了扬唇,轻声一笑,“那可就拜托你了啊。”

        既然提到拳击馆,章乔想到另一件事,有些好奇地问:“你会打拳?”

        秦翊衡轻轻嗯了一声。

        “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

        秦翊衡微微昂了昂下巴。

        章乔继续问:“专门练过吗?”

        “不算专门练过。”秦翊衡顿了几秒,“算是种发泄方式。”

        这会儿功夫雨又小了些,雨丝轻柔地拍打在脸上,带着初秋夜晚微微的凉意。

        秦翊衡不知何时背起手,仰面看向远方。

        都说外甥似舅,章乔发现秦小满有时也会做同样的动作,背着手,眼神很亮地朝他看。

        章乔心中一动,往秦翊衡走近一小步,问:“还有其他发泄方式吗,运动之类?”

        秦翊衡似乎沉浸在思绪里,没有立刻回答。他发泄的方式其实很单调,原先还会打打球类运动,但几年前他跟秦亦南打了场网球,对方回家就从楼梯上摔下来扭伤脚,关于他的传言也因此愈演愈烈。

        从那之后,他就不碰网球了。

        “没了。”秦翊衡道,“没其他的了。”

        章乔偏头,无声地打量秦翊衡。无论长相、穿着还是身材,从第一面起,秦翊衡就相当吸引他,也依旧吸引着他。

        但不知不觉间,似乎又有什么在悄然发生变化。

        章乔眯了眯眼,忽然起了兴致似的问:“你知道仙人掌会开花吗?”

        秦翊衡愣了愣,坦言道:“不知道。”

        “我也是从书上看到才知道的。”章乔说,“老伯说,只要用心养就能开花。”

        秦翊衡不置一言,默默转头看一眼墙根那盆仙人掌,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的怀疑。

        “不信啊?”章乔道,“真的能开花,开出来的花朵还很漂亮。”

        “就算开花又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开了也会落。”

        章乔一哽,忽然就明白了。

        “所以你说没有喜欢的花,是因为就算花开了也会落?”

        秦翊衡没有否认,默认了章乔的猜测。

        “你这人……”章乔感到不可思议,又觉得这样的反应无比贴合秦翊衡的个性。

        拧巴又敏感。

        “花开花落是自然规律,就像生死离合,都是无法逆转的规律。”

        秦翊衡眉心微微动了动,脚尖一转似乎就要往屋里走。经过前几次,章乔已经摸清了,这是秦翊衡准备单方面结束对话的信号。

        他怎么能让秦翊衡如愿?

        章乔一把拉住秦翊衡的臂弯。

        “你信吗?”章乔掌下用力,牢牢扣住秦翊衡,而后在秦翊衡诧异的目光中说,“我养的这盆仙人掌,一定会开花。”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