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家教日常在线阅读 - 15 第15章

15 第15章

        秦小满哭了。

        他在秦亦南说出那句“从小没了妈”的时候便打开了门,硬生生刹住脚步,眼睁睁看着秦亦南扬长而去,看着秦翊衡跟章乔因为他发生争吵。

        秦小满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整层楼的人都被惊动。

        秦翊衡从来没见过秦小满这副模样。

        哪怕当年从车祸现场被救出来,之后几度高烧,秦小满也只是像小猫似的哼哼几句,瘦小的身体陷在雪白的病床里,眼泪顺着眼角无声地往下落,看得人心碎。

        自那之后,秦小满一次也没哭过。

        秦翊衡头皮发紧,看秦小满就像易碎的玻璃,想抱又不敢,还是章乔反应过来,上前把秦小满抱了起来。

        一路风驰电掣回庄园。

        方姨一见秦小满,顾不上询问发生什么事,眼泪唰地就往下掉,抱着秦小满一起哭。

        秦翊衡焦头烂额。

        “棒棒糖”“巧克力”“动画片”“游乐场”,许诺轮番上阵,秦小满不买账,西湖的水都哭干了还停不下来,顶多顿一下打个嗝,然后继续哭,那叫一个撕心裂肺伤心欲绝。

        秦翊衡后来也想明白了,哭也是种发泄方式,秦小满肯哭未必不是好事。

        方姨抱着秦小满坐在长沙发上,秦翊衡坐旁边单人沙发,章乔靠在一旁的立柜前,听着秦小满从太阳高悬哭到太阳落山,从号啕大哭转为低声抽噎,到最后终于停了。

        秦小满哭累,睡着了。

        秦翊衡起身,想从方姨怀中接过秦小满,被方姨一巴掌拍在手背上。

        方姨眼睛通红,认定是秦翊衡做了什么才让秦小满受了天大委屈。她瞪着秦翊衡,声音也哑了:“你不是不愿意碰小满吗?不要你抱。”

        章乔正要上前,闻言立刻收回脚步。

        方姨抱秦小满上楼,中途秦小满似乎醒了,哼哼唧唧两声,方姨赶紧乖啊宝地哄,他很快又睡了过去。

        客厅安静下来,章乔看了秦翊衡一眼,也上了楼。

        夕阳将客厅的家具摆设涂抹上金色光辉,也勾勒出秦翊衡孤单的背影。他独自坐着,头颅低垂,陷入长久的沉默。

        入夜后,章乔在床上辗转反侧。

        手背被饮料烫到,虽然冲了凉水但还是有些疼,但这点小伤小痛不算什么。

        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卧室靠近楼梯口,就听方姨脚步不停地从他门前穿梭来去,偶尔还有一两句对话从隔壁传过来,似乎是方姨想哄秦小满吃饭。

        当方姨不知第多少次从他门前走过,章乔终于忍不住了,起身走到门口,一开门,正撞上端着托盘要下楼的方姨。

        托盘里摆的都是秦小满爱吃的点心水果,一口未动。章乔在心中叹了口气,接过托盘对方姨道:“您去休息吧,我来试试。”

        章乔走到秦小满房间门口,敲了敲门,说了句“小满我要进来喽”,又等几秒,接着转动把手推开了门。

        此时夜已深,秦小满的卧室没拉窗帘,月光照进来,墙角还有一盏落地灯,不算太暗,对章乔来说勉强能看得见。

        他环顾一圈,看见了床上隆起的被子。

        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章乔双手叉腰,装模作样地四下看看,故作奇怪道:“秦小满去哪儿了?”

        被子飞快挪了一下,紧接着又不动了。

        章乔感到好笑,清清嗓子,又问床上摆着的玩偶熊:“熊二,你知道秦小满去哪儿了吗?”

        玩偶当然不能说话,只能章乔自问自答。他学着动画片里熊二憨憨的口音说:“刚才还看到秦小满了,就在房间里,咦,人到底在哪儿呢。”

        秦小满在被子里又动了一下,似乎终于忍不住,猛地掀开被子跳了出来。

        章乔很配合地张开手臂抱住了他。

        秦小满飞快抱了章乔一下,又缩回被子里,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抬起哭得红肿的眼皮偷偷瞅章乔,似乎在为今天的事感到不好意思。

        章乔表现得仿佛无事发生,挨着床边坐下,拿起托盘里的一个豆沙包,掰开两半,一半塞进自己嘴里,又很自然地将另一半递给秦小满,边吃边说:“我好饿啊,你不饿吗?”

        秦小满低头看看扁扁的肚子,感觉是有点饿,从章乔手里拿过豆沙包,学着他的样子咬了一大口。

        章乔翘了翘嘴角,三两口把豆沙包解决,又拿起一块枣泥糕,同样一掰为二,自己吃一半,另一半给秦小满,之后两人又分食一根香蕉。

        估摸着秦小满差不多该饱了,章乔停下来,温和地问:“小满,你愿意听我讲个秘密吗?”

        没人会对别人的秘密无动于衷,秦小满哭红的眼睛唰地亮了,坐直身体,又拍拍身侧,示意章乔也坐到床上,离他近一点。

        章乔哭笑不得,枉费他刚才一直担心秦小满会不会还在难过,却忘了小孩子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章乔甩了拖鞋,从善如流地坐到秦小满的身边,背靠柔软的床头。

        “我的秘密就是——”他故意停顿,等秦小满的胃口被高高吊起,才用很轻的声音说,“我没见过我妈妈。”

        秦小满一下愣了。

        银白的月光如水般倾洒在地板上,章乔展开手臂搂住秦小满,望着昏暗房间里模糊的某个点,声音轻缓仿佛从另个时空传来。

        “——我一生下来她就走了,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她。”

        “其实也不能算没见过。”章乔对着虚空自嘲一笑,“毕竟我有一张她的照片,能看得出她很漂亮,很有气质。我试着通过照片去找她,但我甚至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或者即便活着,又会不会愿意见到我。”

        章乔顿了顿,喉结在薄薄的皮肤下轻轻滚动,再开口时嗓音便有些发哑。

        “不管她是不是活着,不管她想不想见我,我都会好好生活,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可怜。”

        “所以小满。”章乔转头,爱怜地抚摸秦小满凌乱的头发,“没有妈妈不是一件可怜的事,何况你的妈妈那么爱你,她用生命来保护你,所以你一点也不可怜。”

        秦小满睁大眼怔怔地看着章乔,眼中很快蓄起泪,一头扎进章乔的怀里,呜呜地哭了出来。

        比起白天时的号啕大哭,这样压抑的呜咽更叫人撕扯心肺地疼。

        秦翊衡站在房门外的阴影里,不知不觉也湿了眼眶。

        章乔没再说话,任由秦小满在他怀里哭得浑身发抖,等秦小满哭够了,他抽张纸给小孩擦眼泪,继续说:“我之前听人讲,人死之后灵魂还会留在世界上,时不时回来看一眼自己惦记的人。”

        秦小满似懂非懂地听着,睫毛还挂着泪,一眨眼泪滴就往下掉。

        这是第一次有人同他谈到秦谷雨。

        这是第一次有人同他谈到死亡。

        他忽然从床上坐起来,睁大眼睛急切地四处搜寻,似乎想看看章乔说的灵魂在哪里。

        章乔微微一笑,抓住秦小满的手按向他自己的胸口,温和道:“小傻瓜,她就在你心里啊。”

        秦小满这回真是哭累了,多年积郁的难过通通释放出来,沉沉睡了过去。

        章乔替他盖好被子,悄悄退出房间,看到秦翊衡时并不意外。

        秦翊衡没有刻意遮掩动静,刚出现在门口章乔就发现了。

        对视一眼,章乔先开口:“抱歉,我又自作主张了。”

        秦翊衡动了动唇。

        章乔说着抱歉的话,语气里半分歉意也没有,也不给秦翊衡说话机会,飞快道:“逃避不是办法,这些事总要有人跟他讲,今天那个心理医生也说了,心结不解,他不会开口说话。”

        良久的沉默后,秦翊衡终于道:“今天是我的问题。”

        “的确是你的问题。”章乔毫不客气,脸上没了一贯的笑意,显得比秦翊衡更加冷漠。

        “你知道吗?我来的第一天就见到了你那大表兄和他儿子,他们对秦小满极尽奚落,秦小满只能躲在我背后。但他总要长大,他不可能一辈子躲在别人身后。”

        秦翊衡全然不知情,语气顿时也冷了几分:“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章乔反问:“告诉你又怎么样?你难道会带着秦小满打上门,让那对父子向他道歉吗?”

        秦翊衡一噎。

        “今天的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选择忍。但忍从来不是我的选择,也不该是秦小满的。”

        章乔深深地看了秦翊衡一眼,一字一顿道:“你应该一早知道我就是这样的人,否则当初在路边看到秦小满,我就该眼睁睁看着他被那个惯偷带走,而不是去多管闲事!”

        “闲事我既然管了,就会管到底,你可以终止合同,我立马走人,否则我就要以我的方式去教秦小满,我会教他受欺负不要忍,不要躲,要骂回去,要打回去!”

        “而你作为他的舅舅,也无权干涉。”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