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家教日常在线阅读 - 11 第11章

11 第11章

        章乔逐渐摸清秦翊衡回来的时间。

        这天晚上,他熬了会儿夜,见时间差不多便搁下书。

        到楼下,一杯水还没喝完,外头便传来车声。章乔竖起耳朵,很快听到了开门声。

        “哎翊衡总,您慢点。”

        这声音听着耳熟,显然不是秦翊衡,章乔皱了下眉,快步往玄关走去。

        江南刚扶秦翊衡在换鞋凳坐下,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旁边,他吓一跳,抬头见是章乔才松了口气。

        “是你啊。”

        章乔嗯了一声,目光却在秦翊衡身上没有移开,秦翊衡浑身酒气,不用问也知道喝了酒,貌似还不少。他垂着头,整张脸埋在阴影里,坐着一动不动,章乔甚至不确定他是睡着还是醒着。

        “你刚叫他什么?”

        “翊衡总啊。”

        公司姓秦的太多,都叫秦总不好区分。江南问:“你问这个干嘛?”

        “没事,随口问问。”章乔道,“他怎么喝这么多?”

        江南心里藏不住事,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

        “还不是明唐总,应酬的时候拼命灌酒,怎么不见他灌自己儿子啊。”

        “明唐总?”

        江南这才想起章乔算是个外人,懊恼说漏了嘴,章乔已经自己猜出来了,下巴往秦翊衡点了点:“秦明唐?他舅舅?”

        “……”

        江南内心抓狂,这都能猜出来?要不要这么聪明啊?

        他赶紧转移话题:“翊衡总这样不行的,是不是给他喝点醒酒汤什么的?”

        章乔点点头,见江南眼巴巴望着他:“我?”

        “你看我像会煮醒酒汤的人吗?”章乔感到好笑,“难道我长了一张贤妻良母脸?”

        江南跟章乔接触了几次,知道他表面看起来温柔亲和,人畜无害,实际很不好惹,立刻连连摇头。

        章乔反问他:“你是助理,你不会吗?”

        “我不会。”江南小声道,有些急了,“那怎么办?”

        章乔也没办法:“我去叫方姨。”

        “不用,别叫她。”秦翊衡终于从待机状态启动,说了进门后的第一句话,声音哑得厉害,“你回去吧。”

        后一句是对江南说的。

        江南向来对秦翊衡的指令百分百执行,立刻走了。

        章乔站在原地,眼见秦翊衡从凳子上站起来,笔直地从他身边经过,走进厨房打开灯,弯腰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白萝卜,凉水下冲了冲,去皮切条,同时架锅烧水。

        他仿佛一个机器人,流程已经精准地编码在了大脑里,不用思考就能熟练操作,一看就不是第一次。

        水沸后萝卜下锅,秦翊衡盖上锅盖,不知从哪儿拖过一把椅子,往靠窗的位置一放,长腿一跨,面朝椅背坐了上去。

        章乔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喝醉了的秦翊衡这么可爱吗。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起初,秦翊衡还挺直脊背,慢慢的,他的腰弯了下去,双手交叠搭在椅背上,侧脸贴在手背,歪着头,就这样定定地望向窗外。

        他后背宽阔,微微躬着的姿势让衬衫绷紧,勾勒出清晰的肌肉轮廓。

        厨房正对树林,外头漆黑一片,树影婆娑,衬得秦翊衡的背影说不出的寂寥。

        章乔忽然觉得不是滋味,心底慢慢滋生出异样难言的感觉。

        在多少个醉酒的夜晚,秦翊衡一个人在厨房自己煮醒酒汤,等汤煮开的过程中,又像这样默默看向窗外?

        秦翊衡趴在椅背上一动不动,良久后章乔才意识到,他可能是全然没注意自己的存在,只得清清嗓子,提醒对方这里还有一个人。

        秦翊衡果然没注意,诧异地回头,黑沉的眼眸直勾勾盯着章乔,似乎在辨认他是谁。

        不同人醉酒的表现不一样,就在章乔想秦翊衡喝醉后是不是变得不认人时,忽然听到他开了口。

        “对不起。”

        章乔愣了愣。

        “对不起。”秦翊衡狠狠搓了把脸,大脑清醒了些,嗓音却依旧发哑,“我不该发脾气那样说你,毕竟你不知情,所以对不起。”

        一连三句“对不起”让章乔的喉咙也莫名发紧,明明喝醉的人不是他。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应该提前问你方姨的情况。”章乔顿了顿,“方姨几乎不碰米面,我早该看出来。”

        “很严重吗?”章乔问。

        秦翊衡维持扭身的姿势看他一眼:“空腹血糖接近20,还有糖尿性心肌病。”

        空腹血糖在7以下才算正常,20已经算比较危险的一个数值。章乔心情发沉。

        对话到此结束,至少秦翊衡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把上半身转了回去,手臂重新搭在椅背上,下巴搁回手背,继续望向窗外。

        黑夜在窗外弥漫,仿佛千斤重担,沉沉地压在他的双肩。

        章乔的好奇心在这一刻达到顶点,很想知道秦翊衡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被打上“克亲”的标签。

        秦翊衡似乎进入某种忘我的状态,如同一尊静默的雕塑一动不动,章乔往旁边移动一步,想将他的侧脸看得清楚。

        这一动,秦翊衡像是忽然被惊到,又回了头,诧异地看了章乔一眼,似乎奇怪他怎么还在。

        章乔看出他的想法,举了举手中水杯:“还没喝完。”

        杯中只剩浅浅一口水,秦翊衡嘴角抽动了一下,明明是极细微的表情变化,章乔却敏锐地捕捉到了,并在那张英俊的脸上读出了两个字——无语。

        他再次发觉,醉了酒的秦翊衡真的格外可爱。

        窗外刮起阵风,是雨来的前兆。章乔不舒服地动了一下,就听秦翊衡似乎说了句什么。

        “嗯?”章乔好像没听清。

        “没事。”秦翊衡回过神,飞快说道,方才那一刻他一定是被酒精控制大脑,否则怎么会问出那样的话。

        周遭再度安静下来,只有延绵不绝的风声,秦翊衡又把头转了回去,望着窗外的憧憧树影,思绪有些飘忽。

        不知过去多久,他听见章乔说:“我不喜欢下雨。”

        “那天你回来,身上沾着雨水,所以我才会往后退一步。”

        秦翊衡心里一动,听章乔在他身后继续道:“你又不是洪水猛兽,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秦翊衡再一次回了头。

        章乔依旧端着水杯,舒适的睡衣包裹着他,以一种慵懒的姿势倚靠在厨房门框上。

        “我眼睛不行但听力还是不错的。”章乔笑起来,那一笑不同以往,带着股说不出的风情,润了水的嘴唇也比往常要红,在秦翊衡眼中一开一合,“这样冤枉我,我可是会伤心的。”

        秦翊衡忽然口干舌燥,不知是头顶灯光太亮还是其他什么,他感觉被晃了一下眼。

        他闭了闭眼,强行从酒精手中拉回自己的神智,努力定了定神,同时又有些佩服章乔,就这样坦率直白地说出喜恶。

        这段对话已经超出了他同秦小满住家家教应有的对话的边界,秦翊衡深知自己该终止,但还是忍不住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喜欢下雨?”

        章乔歪着头,表情似笑非笑:“大概是ptsd?”

        秦翊衡一怔。

        “书上看到的。”章乔耸了耸肩,“下雨天我可能发生过不好的事,但我不太记得了。”

        秦翊衡想到了章乔借的那些书:“你对小满很好。”

        章乔不知从哪儿得出的结论,点了点头:“所以秦小满也是。”

        两人驴唇不对马嘴地说着话,但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意思。秦翊衡深深地看了章乔一眼,这一次没有再回避。

        “小时候他妈妈出车祸,把他护在怀里才捡回一条命,那之后他两次高烧惊厥,好了以后就不会说话了。”

        酒精最终还是接管了秦翊衡的大脑,让他的一切都放缓了,他的思绪、他的动作、他的声音。他像是在同章乔对话,又像是陷入某种飘忽的状态,喃喃地自言自语:“他原先是会说话的。”

        章乔也发现了,用很轻柔的声音问:“会说什么?”

        秦翊衡却忽然沉默了,垂头望着地面,就在章乔以为他是不是睡着的时候,才听到他的回答。

        “会喊爸爸妈妈,会说天气很好,会说真好吃,会好多好多。”秦翊衡如鲠在喉,顿了顿,用章乔几乎无法听到的音量说,“还会叫舅舅。”

        章乔一下子不知该如何继续。

        蒸汽顶起了锅盖,扑哧扑哧地响,秦翊衡像是从一场旧梦中惊醒,起身关了火,盛出一碗萝卜汤喝下后,眼神立刻恢复清明。

        这绝对是章乔见识过最快的醒酒速度。

        秦翊衡喝完醒酒汤,章乔也喝完那一口水,转身正要上楼,见秦翊衡站在原地不动,问:“你不一起上去吗?”

        秦翊衡本能地抗拒,想找个理由让章乔先上楼,但慢了半拍,章乔已经走到墙边按下了开关。

        随着啪嗒一声响,厨房的灯灭了,楼梯旁的小夜灯却瞬间亮起,串出明亮的弧形灯带,随楼梯而上,同秦翊衡想象中一样,非常漂亮。

        他刚想走过去,就听章乔说“别动”,紧接着黑暗中响起脚步,章乔摸索着朝他走来。

        “我还有点看不清,你拉我一下。”

        秦翊衡莫名其妙:“拉什么?”

        章乔用行动回答了他。

        章乔抓住了他的手臂。

        仿佛触电般,秦翊衡猛地挣开了。

        章乔头一次觉得醒酒汤真不是个好东西:“好好,我不碰你,我抓着你衣服总行吧?”

        秦翊衡顿了顿,听语气颇不情愿:“不是装夜灯了吗?”

        “哦?原来这夜灯是为我装的,我还以为是为方姨装的。”

        秦翊衡不说话了。

        黑暗中,章乔弯起嘴角,却故作严肃道:“其实我刚发现,我的夜盲可能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夜灯不够亮,看东西还是模糊。”

        秦翊衡语塞一阵:“那你手机呢?”

        手机就在睡衣口袋里,章乔答得毫无心理负担:“房间充电,没带。”

        秦翊衡又沉默了。

        “你就拉我一下吧,大男人这么啰嗦。”

        秦翊衡想不明白怎么就上升到男不男人的问题,还没反应过来,章乔已经伸手从后面勾住了他的皮带。

        他只觉腰腹一紧,呼吸也随之一滞。

        “这样行吧,没碰到你。”章乔自以为很体贴,催促道,“走吧。”

        两人挨得极近,黑暗放大了感官,秦翊衡能清晰地感知后背贴着一个人,离他很近,很近。

        “走啊。”章乔又催他,声音又轻又柔。

        秦翊衡感到大脑再度脱离掌控,在章乔指令下僵直地往前走,起初几步甚至同手同脚还被章乔踩了一下脚后跟。

        夜灯其实很亮,对章乔来说足够了,他却闭上眼,跟着秦翊衡的脚步,听着秦翊衡的呼吸,闻着秦翊衡身上不算难闻的酒气。

        “喝了很多酒吗?”

        “……”

        “平时这种饭局很多?”

        “……”

        “喝完了会难受吗?”

        “……”

        章乔每说一句,气息就喷在秦翊衡后颈,声音就在他耳膜形成共振,汇作细小电流爬进他的脊髓。秦翊衡终于忍不住了,脚步停了一下,偏过头低声道:“你能不能别说话。”

        “哦。”章乔嘴上应着,却报复似的用力勾了下秦翊衡的皮带,“那你走慢点。”

        秦翊衡彻底败下阵来。

        磕磕跘跘走到二楼,到房间门口,章乔主动松开手,说句谢谢,同时推开了卧室的门。

        光线流泻而出,视野一下变得明亮。

        章乔眯了眯眼,见秦翊衡似乎偏头在往秦小满房间的方向看,问:“想看他为什么不进去?”

        喝了碗萝卜汤,秦翊衡发了一身汗,又走了一段“艰难”之路,酒醒了七八成,也恢复了往日冷漠的模样。

        “怕吵他。”

        “小孩子睡着是打雷也不醒的。”章乔意味深长地道,“而且我相信,就算秦小满被你吵醒,他也会很高兴。”

        章乔没再说什么,走进卧室,关门前又同站在门外的秦翊衡对视一眼。

        “晚安。”他笑了笑,“做个好梦。”

        *

        翌日早上,秦翊衡睡过了头。

        上一次睡过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但昨晚他睡得很沉,以致闹钟都没能把他叫醒,秦小满都起了他还在睡。

        他迅速洗漱穿戴整齐,省略早饭,打算直接去公司。

        方姨得知秦翊衡喝酒回来却没叫她,已经有些不高兴,见秦翊衡连早饭都不吃,更不高兴了。

        “有些人,仗着年轻不把身体当回事。”方姨冷着脸在厨房收拾,锅碗瓢盆乒乒乓乓地为她伴奏,“好不容易早上在家,连口早饭都不吃,难伺候啊。”

        秦翊衡无奈,保证道:“我一定吃,我去公司吃,我让江南给我买。”

        “买的能有我做的好?”

        秦翊衡:“……”

        他本就宿醉未消,被念叨得头更晕了,意识到自己开车不安全,便打电话叫司机来接。

        方姨还在念叨,秦翊衡装没听见,走到玄关换鞋,秦小满磨磨蹭蹭跑过去,双手背在身后,眼神亮晶晶地看着秦翊衡。

        秦翊衡刚要站起来离秦小满远点,章乔也走过来,先一步问:“小满,手里拿的什么?”

        秦小满高高竖起两只胳膊,每只手上都拎了个塑料袋,每只袋子里都装了个造型别致的包子。

        “这个是蘑菇包,里面豆沙馅。”章乔辨认完一个,目光又转向秦小满另一只手,隔着袋子看了看,“这个是核桃包,奶黄的。”

        秦小满一个劲儿点头。

        章乔仿佛一名尽职的翻译,又看向秦翊衡,问:“翊衡总,爱吃哪种?”

        秦翊衡被这个称呼弄得一愣,张了张嘴还没回答,章乔又道:“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都要。”

        秦小满很上道,将两兜包子一股脑儿全塞到了秦翊衡怀里。

        这两人一唱一和,完全没给秦翊衡拒绝的机会。

        包子搁在怀里,秦小满双手背在身后,雀跃又期盼地看着他。拒绝的话到嘴边,秦翊衡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拎着两袋包子出了门。

        司机已经等在门口,方姨用保温饭盒盛了粥,一路嘱咐着送秦翊衡出门。

        走到车边时,秦翊衡忽然停下,转头看了一眼。

        章乔带着秦小满站在别墅门廊下,迎着阳光对他挥了挥手。

        秦翊衡收回目光,对方姨说了句什么,方姨神情变得古怪,也回头看一眼,点了点头。

        章乔纳闷秦翊衡对方姨说什么,但他好奇心有限,转头便忘了,没想到陪秦小满上完课,在吃午饭时得到了答案。

        餐桌上摆着一盘炒猪肝,秦小满最不爱吃这个,总觉得有股苦味,像喝中药,一看到就嫌弃地捏住鼻子。

        “这不是给你吃的。”方姨把猪肝端到章乔面前,“小乔来,这个好,你多吃点。”

        章乔惊讶:“给我的?”

        “是啊。”方姨盯着章乔看,又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章乔有些不解,笑着问:“您怎么了?”

        方姨同样不解,说起早上秦翊衡上班前交代她的话。

        “非说你眼神不好,要我炒猪肝给你补一补,但我看你眼神挺好的啊,又大又闪多漂亮,依我看该补的人是他。”

        章乔猛地咳起来,偏过头,一边咳一边忍笑道:“我眼神是有点不好,他说的倒也没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