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家教日常在线阅读 - 7 第7章

7 第7章

        秦小满很高兴。

        自从得知章乔要来给自己做住家家教,他就一直处于兴奋状态。

        他不喜欢身边有不熟悉的人,不喜欢走到哪里都有凶巴巴的保镖跟着,也不喜欢对他耳提命面的家教。而且之前那个周老师身上太香了,熏得他脑袋疼。

        但如果是章乔,他可以考虑一下。

        自从方姨接到电话,秦小满就趴在窗户上往外望,那热切劲儿看得方姨都有些吃味。

        远远看到车来了,秦小满抓起他最喜欢的一只熊,蹭蹭蹭跑到门口。

        章乔坐车一路向上,穿过一扇气派的雕花铁门,又沿坡道行驶一段距离,司机才在一栋白色三层别墅前停下。

        章乔下了车,先打量了片刻四周环境,推开虚掩的栅栏,穿过一处稍显破败的花园,走到入户的门廊下正要敲门,手还悬在半空门就自己开了。

        他低头看去,看到一只……熊?

        准确说是举着玩偶熊挡在面前的秦小满。

        章乔同这个年纪的孩子几乎没有过接触,他想了想,将行李放在一旁地上,蹲下身,很配合地问:“熊先生,我找小满,他在家吗?”

        秦小满从熊后面歪出脑袋,对章乔眨了眨眼,又飞快缩了回去。

        章乔失笑,他想秦翊衡说的没错,秦小满似乎真的挺喜欢他。

        “你就是新来的老师?”

        一道声音从秦小满身后传来,章乔抬眼看去,就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身材略胖留着短发,穿戴朴素,胸前系条围裙,正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章乔听出应该是刚才接电话的人,直起身,露出笑道:“您好,我叫章乔。”

        方姨上下审视章乔。

        自从秦翊衡交代今天新老师会过来,方姨便警惕起来,原因无他,之前那几个老师太作妖,尤其是周老师,竟然支开她单独带秦小满去找秦翊衡,导致秦小满走失的罪魁祸首。

        “你之前在哪家做过?”方姨问。

        章乔“啊”了一声。

        “有什么才艺?”

        “……”

        “钢琴几级?”

        “……”

        “会几国语言?本如?考你鸡娃?啊你啊塞呦?萨瓦迪卡?”

        “……”

        “学历呢?”

        “高中毕业。”

        方姨:“……”

        两人面面相觑,章乔觉得方姨这样才是为秦小满找家教的正常思维,继续笑道:“我跟您有相同的疑问,也不知道秦总为什么找上我,不过因为待遇实在太优厚,所以我就来了。”

        方姨很想立刻给秦翊衡打电话,问他到底看上章乔什么了。

        人已经上门,方姨再不满意也不能把章乔赶走,只好不情愿地往旁边让:“先进来吧。”

        等章乔换好鞋,方姨把他往里引。

        “你房间在二楼,我和小满也住二楼,三楼是小满舅舅的书房和卧室。”

        说着,方姨忽然停了下来,警告地看向章乔:“不该你去的地方不要去,不该打听的也别打听。”

        一来就下马威?

        章乔挑动眉梢,依旧维持微笑:“好。”

        方姨看他一眼,没再说话。

        客厅是挑空设计,显得空间开阔,布置也温馨素雅,沙发是柔软的布艺而非质感冷硬的皮具,阳光透过一整面落地玻璃照进来时,很有家的感觉。

        房子里很安静,除方姨和秦小满外,似乎没有其他人,与章乔想象中不太一样。

        一条旋转楼梯通往二楼,章乔上楼放行李。房间宽敞,独立卫浴还带衣帽间。章乔放好行李,在房间四处转了转便又下楼,恰好听见方姨在说话。

        “乖宝,中午想吃什么?”方姨低头看着秦小满,双手比作鸡翅膀在身侧上下扇动,“吃咕咕哒?”

        秦小满摇头。

        “那吃猪猪?”方姨比了个猪鼻子。

        秦小满摇头。

        方姨又把手伸到屁股后面,比了个游鱼摆尾的姿势:“吃鱼鱼?”

        秦小满还是摇头。

        方姨面露愁容:“那你想吃什么?”

        秦小满摸摸小肚子,依旧摇了摇头。

        章乔看得有趣,猜测秦小满现在根本就不饿。

        他沿楼梯走下,来到秦小满面前,弯下腰问:“小满,你现在有空吗,能带我出去转转吗?”

        秦小满想了想,点了下头。

        方姨不乐意:“大中午的天气这么热,出去干什么,找罪受。”

        章乔笑笑:“晒太阳能补钙,长得更高。”

        除了不说话,秦小满的身高也是方姨一块心病,闻言立刻被说服了,脱了围裙就要跟着一起走。

        章乔看出来了,方姨对秦小满有些过度溺爱和保护,但方姨要跟着他不好阻拦,反而是秦小满,坚决地摇了摇头,牵起章乔就往外跑。

        方姨跟在后面,追到花园的栅栏后喊:“慢点!”

        章乔被秦小满拉着往前冲,回头冲方姨喊,声音都有些飘忽:“别担心,我们很快回来。”

        来的时候坐在车上,章乔没能看清,置身其中才发现,这处庄园比想象得还要广袤幽深,一眼望不到边。草坪、森林、蜿蜒的道路,很像电视剧里的场景。

        除了秦翊衡住的那栋房子外,还有几栋外观相仿的别墅四散着隐匿在高大茂密的树木之后,大概是秦家其他人的住所。

        刚一离开方姨视野,秦小满就松开章乔,蹦蹦跳跳跑在前面,道路两旁尽是不常见的花木,散发幽幽的夏日香气。

        秦小满先是摸摸花,刚碰到花瓣手就缩回来,偷偷瞥章乔一眼,见他没阻止,又碰碰草。

        如此几回,秦小满胆子便大起来。

        章乔手插兜,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路过一片花圃,那花枝干细长花朵明艳,随风摇曳很是美丽,秦小满正想伸手摘,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马达轰鸣,很快拐出一辆敞篷跑车,唰地停在了他们面前。

        跑车副驾坐着个小男孩,看着跟秦小满差不多年纪,身材却有秦小满两个壮,大声喊道:“秦小满!”

        秦小满猛地瑟缩了一下,兔子似的躲到了章乔身后。

        小男孩不怀好意地咧嘴大笑,下一刻忽然捂住喉咙,一脸痛苦地倒在座椅里,扯着嗓子冲驾驶座上的男人尖声喊道:“爸爸,我的嗓子……我怎么了,我不会说话了,我变哑巴了哈哈哈哈!”

        开车的是个成年男人,三十出头,鼻梁架一副墨镜。

        “瞎说什么。”男人装模作样批评小男孩,压低墨镜,眼睛从镜片上方看过来,用几乎质问的语气道:“小满,见到表舅舅怎么不喊人,你这孩子也太没礼貌了。”

        副驾的男孩再一次爆发刺耳大笑。

        秦小满又往章乔背后缩,死死攥着他的衣服,仿佛误入兽群的羊羔,浑身写满难以掩饰的惶惑和恐惧。

        章乔心里一动,低头摸了摸秦小满的头,就听那男人问:“你是谁?”

        从年龄和对话,章乔很容易推断这两人身份,这男人大概率是秦翊衡舅舅的儿子,秦翊衡的表兄,这个一看就让人恨不得抽出鞋底照脸扇的小男孩则是他儿子。

        章乔腹诽这豪门关系的确够复杂,同时也没想到,第一天来就让他碰上了,他往旁边侧了半步,完全挡住秦小满,不卑不亢道:“我是秦小满的老师。”

        章乔猜的没错,这两人正是秦亦南和他儿子秦焱。

        秦亦南微微眯起眼,从上到下扫着章乔,神情傲慢。章乔始终微笑,并不避讳他的目光,站着任由打量。

        半晌,秦亦南讥讽哼了一声,收回视线,开着跑车轰然离去。

        秦小满依旧低着头,死死攥着章乔的衣服,章乔不得不转身强行把自己被拽得皱巴巴的衣角从秦小满手里抢救出来。秦小满受惊一般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这回埋得更深。

        章乔心中不是滋味。

        他接受这份工作,完全是因为秦翊衡开出的条件,刚才秦小满躲到他身后寻求保护的时候,他内心深处忽然就被触动了。

        他意识到,这是个没有母亲的孩子。

        在自己家里还要被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奚落,无处可躲,只能藏在他这个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身后。

        章乔心中泛酸,蹲下同秦小满视线齐平,这才发现小孩儿细白的脸蛋涨得通红,眼睛里也闪着泪。

        章乔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该说什么,想了想,轻声问:“讨厌他们?”

        秦小满视线闪躲,缩着肩膀不说话,本来就瘦小,这一看更加可怜。

        章乔无声叹了口气,心想这孩子还没他出租屋楼底那只奶牛猫胆子大,放轻语气哄道:“你有权利讨厌他们,何况我也不喜欢他们。”

        秦小满唰地抬头,眼中写满难以置信。

        章乔又道:“虽然背后说人不太好,但我总觉得那两个人好像不太……聪明。”

        “不仅不聪明,嘴还毒。“章乔继续道,“哪像你,聪明又可爱。”

        秦小满愣了。

        “你很聪明。”章乔竭力安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还记不记得,你在我手心写你舅舅的电话号码,我当时就在想,这个小朋友好聪明啊。”

        秦小满怔怔地凝视着章乔,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嘴角也慢慢咧了起来。他忽然挣开章乔的手,转身拔了一捧花,几下编出一个花环,踮起脚高高举起,示意章乔低头。

        章乔这下真对秦小满刮目相看了,他一向佩服动手能力强的,当即弯腰让秦小满给他戴上。

        担心再遇上秦家其他人,章乔带秦小满原路返回,方姨还站在院子里翘首等待。

        秦小满跑过去,摸摸肚皮,又做了个拿勺子吃饭的动作。

        方姨看了章乔一眼,没说什么,牵起秦小满回屋做饭去了。

        章乔没有提出帮忙,倒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他根本不会做,于是在客厅转了转,看到了墙上挂着的秦小满的画,便站定慢慢欣赏。

        出去溜一圈,秦小满大概饿了,埋头扒饭吃得很香,方姨看得高兴,想到什么,表情又有些沉,看了章乔一眼,靠过去压低声音问:“你们刚才没遇到什么人吧?”

        “遇上了。”章乔停下筷子,实话实说。

        方姨的面颊瞬间绷紧。

        “好像是小满的表舅舅。”

        方姨重重哼了一声,面露不屑:“他算哪门子舅舅,一家子狗屁玩意儿。”

        说完,她瞪着章乔,似乎在为自己的失言懊恼,又似乎想警告章乔别想在秦翊衡面前多嘴。

        章乔笑了笑,眼神却带上几分冷意:“您说的对,的确是狗屁玩意儿。”

        *

        之后几天,章乔正式上岗,每天陪秦小满上课。秦小满这个年纪应该去幼儿园,大概因为不会说话,秦翊衡请了老师在家里教。

        章乔记录秦小满上课的情况,每天向秦翊衡汇报,秦翊衡每次只回一个【好】,惜字如金吝啬得很。

        一周很快过去,章乔一次也没在秦家看到秦翊衡,除了某天半夜他起夜下楼喝水,回到房间时听到外面有车声,撩开窗帘,看见秦翊衡披着月色回来了。

        章乔熄了灯,躺回床上,睡意却随着刚才那一眼消失了。他点开微信里秦翊衡的头像,朋友圈显示半年可见,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背景也是系统初始设定的一片黑。

        黑暗中看东西眼睛不舒服,章乔锁了屏,没多久就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很轻。

        他屏住呼吸,听着那道脚步上了二楼,从他门前经过,似乎停在隔壁秦小满房间前。

        几分钟后,那道脚步才又响起,再一次从他门前经过后,沿楼梯上了三楼。

        章乔仰面躺在床上,直到什么动静也听不见,才又闭上眼睛。

        秦翊衡这一周都很忙。

        半个月没在公司,手里压了一堆事,何况还有港口那个项目的报告要写。

        秦翊衡心里清楚,这份报告就算递到秦昭礼手中也不会有他半分功劳,大概率是给秦亦南做嫁衣,他心里不痛快,迟迟不愿动笔,秦明唐打电话询问也推脱说手里事情太多,另外还要等底下人再整理些资料。

        但也只能拖几天,还是得写。

        秦翊衡调整好心态,反倒是江南,跟秦亦南的蛇精脸秘书在电梯里不期而遇,又被对方一顿嘲讽,回办公室的时候都快哭了。

        “真把自己当根葱,狐假虎威!”江南捧着笔记本站在秦翊衡办公室,愤愤不平,“我看等董事长回来,他们还能嚣张得起来!”

        秦翊衡没说话。

        江南气呼呼喘了几下,凑到秦翊衡跟前出主意:“要不然您故意把报告写得很烂,比如弄错一位小数点什么的,反正这报告最后也跟您没关系。”

        秦翊衡抬起头,眸光微冷。

        江南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电视里都这么演的啊。”

        秦翊衡感到心累,挥挥手让江南出去了。

        办公室安静下来,秦翊衡靠进椅子里,抿着唇,目光转向了办公桌上摆着的一张照片。

        秦谷雨的照片。

        江南说的话他不是没想过,甚至更阴暗更丑恶。故意搞砸,让舅舅和表兄出丑,让外公震怒,让他们知道他不是那么好拿捏的。

        阴暗念头在他脑海中闪过不知道多少次,但每次只要想到秦谷雨,再多想法都会戛然而止。

        曾经为了一个点的利益,秦谷雨能挺着大肚子去跟供货商谈判,然后在电话里,对远在大洋彼岸的他说:“冬至,历史上许多朝代都毁于内斗,对于一个集团来说同样如此。舅舅一家是很过分,但外公年纪大了,我们要一起守护他,守护公司,守护这个家。”

        秦翊衡闭上了眼。

        这天周六,秦翊衡还在加班,在他背后,落日西沉,华灯升起,他才搁下钢笔,揉了揉眼,一看时间,已经九点五分了。

        每晚九点,章乔都会准时发来秦小满当天的上课情况,附带一张课堂照片。

        秦翊衡拿起手机,却蹙了下眉。

        没有未读信息。

        章乔没给他发。

        在章乔出租屋楼下,章乔主动提出加微信,秦翊衡考虑他说得有道理,便同意了,也做好被“骚扰”的准备。

        谁知章乔每天准时准点、规规矩矩汇报,半个跟秦小满无关的字眼也没有。

        合同也签了,秦翊衡没看,不过据江南说,章乔并没有狮子大开口。

        至于章乔要找的人,秦翊衡也已经交代下去,唯一线索只有一张二十多年前的照片。

        秦翊衡看了那照片,是个怀抱婴儿的年轻女人,看背景是在一家条件简陋的医院病房。

        他花一秒思考章乔和这女人的关系,随后便把这件事清除出了大脑。

        面对空白的屏幕,秦翊衡皱了皱眉,搁下手机继续看文件,五分钟后又拿起,还是没有信息,他意识到会不会出了什么事,立刻拨打家里的座机。

        响两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传来方姨的声音,听起来同平时无异。

        秦翊衡镇定下来,随便聊几句,之后才假装不经意问起章乔。

        方姨道:“小乔在给我弄手机呢,我最近眼睛有点花,看手机老是看不清,就想把字体调大点。怎么了,你找他?”

        秦翊衡刚想否认,方姨已经在那头招呼章乔    :“小乔,来来,接电话。”

        一阵悉索声后,听筒里传来章乔的声音。

        “喂秦总,你找我?”

        清亮的嗓音夹杂细微电流,在秦翊衡耳膜形成震动。他迟疑了一秒,问:“今天怎么没汇报?”

        “我刚打算给你发信息,有事耽误了一会儿。”章乔道,“是这样,我想了一下,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当面跟你谈谈小满的情况。”

        章乔的声音似乎都是带着笑的,秦翊衡顿了顿:“我还在加班,可能很晚。”

        “没关系,我等你。”

        秦翊衡忽然沉默了。

        电话另一头,章乔见秦翊衡长久没出声,试探问:“你还在听吗?”

        “在。”秦翊衡道。

        “那就说好,今晚你回来我们谈谈。”章乔问,“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

        “行,那我挂了。”

        挂电话前,秦翊衡又听到了方姨的声音,似乎在说什么网红店。

        他挂了电话,靠在真皮座椅里发呆,一会儿想方姨不是不喜欢章乔吗,怎么一周时间,称呼就从“那个高中毕业的小子”变成了“小乔”,一会儿又想章乔要跟他谈什么,秦小满是不是又出问题了。

        等他再抬头,已经十分钟过去,只得重新投入工作,这一忙便忘了时间,等结束时才发现,已经过了十二点,到第二天了。

        秦翊衡本想直接在办公室睡,车钥匙在手心捏了捏,还是决定开车回去。

        路上人车廖廖,上了山后四周更是寂静,唯有星月照在头顶。

        进了秦家大宅,秦翊衡将车停在别墅外,下了车,抬头望一眼。

        整栋房子一片漆黑,估计都睡了。

        他原地站了一分钟,轻悄悄地穿过花园开了门,没开灯,摸黑在玄关换鞋,边摘领带边往客厅走,忽地顿住脚步。

        客厅沙发旁点着一盏小灯,灯光昏暗,隐约照出沙发上歪着的一个人。

        章乔被动静吵醒,伸了个懒腰从沙发站起来,转向秦翊衡的方向,望着他笑吟吟道:“回来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