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家教日常在线阅读 - 4 第4章

4 第4章

        同样不知道视频一事的还有章乔。

        章乔是个行动派,打定主意要走就立刻发信息跟老板辞了职,出租屋的东西该收拾的收拾,又去图书馆还了两本书,坐地铁回出租屋的路上得空看一眼手机,这才知道他在网上火了。

        他扣住中年男人的画面不知被谁拍了下来,连带之前扮人偶跳舞发传单的片段,被剪成一段两分钟的视频,还发上了网,评论过千点赞过万,很快成为同城热门。

        评论区里各种花式表白,【小哥哥好帅啊】【酒窝好好看】【这身手是不是之前练过】,有求章乔联系方式的,有问蛋糕店地址的,还有想尝尝998的金箔镶钻蛋糕的。

        这些都是小云转述的,因为等章乔去网上搜的时候,那视频已经完全找不到了。

        章乔刚准备给小云回复,手机又收到来电,蛋糕店老板微信轰炸他一天,终于忍不住要开麦了。

        章乔没接,慢悠悠出了地铁,沿着路灯一直走到小区门口才接起老板电话。

        “金箔的还镶钻,只要998!”吼声从听筒传来,把路过遛狗的大妈吓了一跳,章乔把手机拿远,踩上花坛边沿,没走两步就失去平衡,差点摔一跤,他又赶紧跳下来。

        “还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老板气得不行,说话都破了音,在那头使劲儿喘了口气,“章乔,你挺行啊。”

        章乔笑道:“谢谢老板。”

        “你还真以为我夸你啊?”对面的人差点吐血,顿了顿,没好气道,“你明天一早来店里,最近客人太多,小云他们几个忙不过来。”

        这家蛋糕店的老板为人抠搜,经常找各种理由克扣工资。如果不是因为店面开在人流最大的商业区,加上同事都还不错,章乔不会呆这么久。

        章乔眯了眯眼,道:“如果没记错,我好像已经辞职不干了。”

        “什么辞职不干了?”老板吼道,“我同意了吗?”

        章乔直觉老板态度反常,没吱声,手机拿到眼前点开微信,看到了小云刚发来的信息——

        【小乔哥你真的火了!今天店里来了好多客人,都是来看你的,老板都快高兴疯了!】

        “你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不行,你明天必须来,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章乔将手机贴回耳边,语气冷了下来:“我说辞职也不是在跟你商量。”

        电话那头沉默,隔了一会儿,老板才又开口,态度比方才缓和许多:“半个月,你再干半个月,我给你双倍工资。”

        “三倍。”

        老板牙根磋得咯吱响:“行。”

        章乔笑了笑,接着道:“你先别急着答应,我还没说完。不光我,大家一起忙,工资自然都要三倍才能显出老板你一视同仁,而且都得日结,不得拖欠。”

        “你——”

        “哦对了还有张姐,人家带女儿来治病挺不容易,大热天扮人偶,这属于高温作业吧,是不是得发高温补贴?人偶服的钱是不是考虑报销?”

        “我——”

        “你考虑考虑,行的话我明天一早过去。”

        章乔利落挂了电话,继续往前走。小区老旧,有段路的路灯全坏了,视野有些暗。他眯了眯眼,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才继续往前,不到楼下就收到了信息。

        【我都答应!都答应!明天一早我要看到你!】

        隔着屏幕章乔似乎都能看到老板气急败坏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就在这时草丛一阵悉索,几只流浪猫钻了出来。

        蛋糕店三班倒,章乔有时上完晚班会半价买一份店里没卖掉的三明治当宵夜,在楼下看到猫就顺手揪一角扔过去,几次过后,那几只猫听着他的脚步就会出来。

        其中一只奶牛猫长得神气又漂亮,个头最大,胆子也最大,是一群猫中的领头。

        奶牛猫跑到章乔脚边,蹭了蹭他的裤腿,黏糊糊地喵了一声。

        章乔摊手无奈道:“今天没吃的。”

        “喵~”

        “真没有。”章乔道,“下次一定。”

        奶牛猫又喵喵叫了两声,发觉章乔真没吃的,头一甩,扭着猫步带着一群跟班又钻回灌木丛,连个眼神都没给章乔,以示对他画大饼行为的不满。

        第二天章乔去店里,客流果然翻了一倍不止,都是冲他来的。章乔实打实体会了一把当网红的感觉,代价是从早忙到晚,腰都要累断了。

        直到半个月后,他的这波热度才总算过去。

        离职当天,章乔没有告诉任何人,像往常一样笑眯眯告别,推开玻璃门刚走出去,迎面撞见一个熟悉面孔。

        “章先生你好。”江南礼貌微笑,“我是江南,我们见过的,你还记得吗?”

        章乔盯着江南的娃娃脸看了两秒,点了点头,往旁边让出路:“来买面包?”

        “不是,我是来找你的。”江南道。

        章乔没说话,只盯着他看。江南心里打鼓,就听章乔忽然问:“来了有一个星期了吧?”

        江南一慌,说话也结巴起来:“你、你说什么?”

        章乔往马路对面抬抬下巴:“那辆粉色电动车是你的吧,这周每天都停那儿。”

        “什、什么粉色电动车?”江南脸红了,“我、我不知道。”

        章乔绕过江南就要走,江南急了,只得承认:“是,是我的。”

        “承认了?”章乔弯起嘴角笑了笑,故意拖长语调反问,“来干嘛?监视我啊?”

        明明章乔的脸上是带笑的,但江南却感到一阵莫名的压迫感。他没想到会被抓包,一下慌了神。

        “不是不是没有没有,我就是……考察一下你。”

        章乔的眼睛黑白分明,直直看过来,江南完全不敢同他对视,心虚地避开,心想这人似乎跟自己观察到的不太一样啊。

        江南额头冒汗,声音越来越低:“绝对没有监视……”

        章乔清楚江南说的是实话。某天工作间隙,他瞥见有辆粉色小电动停在马路对面,车屁股还贴一张“新手上路”的贴纸,觉得可爱就多看两眼,再后来发现这辆粉色小电动天天停在马路对面,还专门卡着他上班的时间,而车主正是江南。

        章乔觉得不对劲,某天晚班后故意假装离开,实则抄小道又绕回来,戴上鸭舌帽,跟着江南进了附近一家便利店,看着他点了份关东煮,然后坐在窗前凳子上,拿出笔记本,边吃边记录。

        “……有礼貌,始终保持微笑,我进行一番伪装后进店里去买东西,还看到他教一个老奶奶怎么团购优惠劵,有耐心、有爱心、有责任心,初步看符合条件……”

        江南一边记录一边自言自语,章乔在旁边货架假装买东西,站了半天江南愣是没发现他。

        确认对自己没威胁,章乔便放任了江南的举动,没想到江南竟然找上门,说是考察他。他故意玩笑道:“考察什么?看我适不适合当豪门少奶奶?”

        可惜这个玩笑并没有被成功接收,江南无语地看他半晌,道:“考察你适不适合做一个五岁小孩的陪读家教。”

        “那天那个小孩?”

        章乔立刻想到了秦小满,继而又想到了冷冰冰不苟言笑、钱夹里连十块钱都掏不出来的秦翊衡。

        江南点了点头。

        秦翊衡出差这段时间,江南负责给秦小满找家教,先在网上筛了一圈简历,又约见了几个候选人,都不太满意。

        那些人眼中透着精明劲儿,跟周老师差不多,江南不太喜欢,直觉秦翊衡和秦小满也不会喜欢。

        说来也巧,有次他路过章乔的蛋糕店,进店买东西时又看到了章乔,头脑中仿佛有个灯泡刷一下亮了。

        于是便有了所谓考察。

        经过一番观察,江南发现章乔有爱心,有耐心,认真负责,是个男的,还救过秦小满!

        简直天赐的缘分啊!

        他立刻向远在海外的秦翊衡汇报,秦翊衡考虑了一个晚上,让他先找章乔谈谈。

        江南提前打好腹稿,预备重点强调“薪资任开,待遇优厚”,谁料章乔直接道:“不用了,没兴趣。”

        江南:“……”

        此刻夜已深,路上人车廖廖。章乔不想再浪费时间,走到路边扫了辆单车,又回头看了江南一眼。

        江南愣愣地站在原地,张开的嘴巴还没合上。

        别人家助理精明能干,这个助理却有点憨,章乔动了恻隐之心,解释道:“我不适合,况且我也要离开这里了。”

        说着他长腿一伸跨上单车,对着背后挥了挥手:“拜拜,早点回家吧。”

        临行前一天,章乔收拾妥当,又将出租屋打扫一遍。行李归置在一个手提袋里,是他在岚城一年的全部家当。

        手提袋塞得有点满,拉链不好拉,章乔伸手进去把里面的衣服压一压,不小心碰到侧面搁着的一个信封,顿时停了下来。

        停顿片刻,他将信封小心地抽出来,信封敞着口,一张照片就这样掉出来,落在了他脚边。

        恰好这时手机响,章乔一边接电话一边弯腰捡照片。

        电话是老邱打来的,老邱不死心,又想劝章乔留下来。

        “乔儿。”老邱在电话里欲言又止,“本来这些话我不该说,但你这些年一直居无定所,四处飘着,是不是为了找那个人?”

        “哥说句不好听的,茫茫人海,想找个人那就跟大海捞针一样,概率渺茫。你这么年轻,还是得为自己打算。”

        “人啊。”老邱最后道,“太执着不是件好事。”

        西沉的落日从窗户投进光束,照亮了空气中浮动的细小尘埃,也照亮了照片上的那个怀抱婴儿的年轻女人。

        章乔垂眸看着照片,沉默良久,只说了一句:“我知道的,邱哥。”

        老邱叹了口气,明白劝不动,就说明天送他去车站,章乔没有拒绝。

        挂了电话,章乔把照片搁回信封,收进手提袋深处,而后利落地拉上了拉链。

        打扫屋子的时候,他还意外发现一本以前买的电影杂志,封面是个当红男星,面部轮廓硬朗,黑西装白衬衫,不过衬衫没有扣扣子,一条领带垂在胸前,胸腹肌肉若隐若现,岔着修长双腿坐在高脚椅上,凌厉的眼神十分具有张力。

        章乔已经忘记什么时候买的这本杂志,饶有兴致地往后翻了翻,脑海中却忽然闪过另一个人。

        原先觉得帅气的男星顿时索然无味。

        说实话,他甚至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只知道是那个不会说话的小孩秦小满的舅舅。

        章乔收起杂志,转身去浴室冲澡,花洒打开,狭小的空间很快氤氲起水汽。

        那张脸在脑海挥之不去。

        章乔往后撸了把头发,无奈叹了口气,关掉花洒,背靠有些泛黄的瓷砖,闭上眼,半晌发出一声低哑又满足的叹息。

        一天在忙碌中悄然过去,等从浴室出来已是傍晚,楼下几声猫叫提醒了章乔,他一手提着垃圾,另一只手拎着新买的猫罐头,下了楼。

        刚出单元,那几只流浪猫便从四面八方钻了出来。

        章乔逐一打开罐头摆在地上。买之前他特意数了猫的数量,确保每只猫都有份。

        流浪猫在章乔面前一字排开,埋头吃着鲜美的鱼肉。章乔蹲下身,看着一个个毛茸茸的猫头挤挤挨挨,忍不住笑了,笑完又忍不住唠叨。

        “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看到车记得躲,路边的东西别吃,小心被下药。下雨天也别出来,淋湿了容易生病,又没人能照顾你们。哦还有,楼上的那只柯基脾气很坏的,看到它也记得躲起来。”

        那只奶牛猫最先吃完,又来蹭章乔。章乔无奈地笑道:“真没了。”

        奶牛猫却没走,挨着章乔的裤脚蹭了好久。章乔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试探着伸出手,奶牛猫眯起眼喵喵叫唤,主动伸头蹭他的掌心。

        罐头很快被一扫而光,章乔做了个深呼吸,站起来,头一次赶猫:“行了,赶紧走吧,待会儿楼上柯基就该下来了,快走快走。”

        猫咪们一哄而散。

        落日西沉,倦鸟归巢,章乔望着远方天空发了会儿呆,从口袋里摸出了上次老邱给的半包烟。

        独处时他很少抽烟,这一刻却有些忍不住,点燃后深吸了两口,忽然听到背后有动静,猛地转身,看见一个人。

        那个不久前他肖想的对象,就站在几米外的楼道口,静静看着他,不知来了多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