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清穿之据说佟贵妃体弱多病在线阅读 - 20 第 20 章

20 第 20 章

        两个女儿都在宫里,赫舍里氏自然担心,时刻关注景仁宫的情况。

        现在宫里还没那么紧,景仁宫的消息还是能打听出来的,自然也知道伊哈娜的事,还有她们一起吃蒙古烧烤。

        赫舍里氏一时心情复杂,看来两个女儿在宫里适应很好,而且还和慈宁宫搭上关系。

        不对,是慈宁宫让伊哈娜格格搭上了景仁宫。

        佟国维看着赫舍里氏坐立不安的模样,将人按下,给她倒了一杯热茶,“你担心什么,现在是慈宁宫有求于娘娘,不会难为宁儿和瑶瑶。”

        赫舍里氏饮了一口茶,还是不放心,“娘娘性子软,我担心出事。”

        佟国维说道:“这个时候,太皇太后不会让后宫出事。”

        他靠在椅子上,望着桌上燃烧的烛火失神,手中的核桃发出“格拉格拉”细微响动。

        今年皇上九岁,再过两三年,估摸宫里就要给皇上选后,现今有四大辅臣,估计轮不到他们佟府。

        除非在此之前,将四大辅臣拉下马,可能他们还有一线希望。

        可是到时候,还有太皇太后的蒙古贵族,就算是皇上不愿意,也别不过太皇太后,别像先皇一样,又弄一堆蒙古妃嫔。

        朝中,鳌拜和索尼开战,加上他们佟府也站到了索尼这边,鳌拜的气焰有所收敛,不过听说和遏必隆交往越发密切了,前段时间还为遏必隆的女儿(他的义女)大办生辰宴。

        鳌拜府中没有适龄的女儿,如果他猜的不错,遏必隆的这个女儿就是皇后的热门人选,当然如果鳌拜不愿意,也可以从瓜尔佳氏一族重新挑选出一个女子入宫参选,不过身份就不太够了。

        至于索尼……

        佟国维眉间拢起,他和索额图结盟后,对方已经告知他们府中已经确定入宫的人选。

        至于四大辅臣中的苏克萨哈,也有一个适龄的女儿。

        目前四大辅臣中,鳌拜和遏必隆同属于镶黄旗,结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至于剩下的索尼和苏克萨哈是各自为战,双方互相看不上,甚至如果不是因为立场为题,索尼更加讨厌苏克萨哈。

        四大辅臣不倒,皇上就站不起来,皇帝不出头,他这个国舅当得也没意思。

        “真是头疼啊!”佟国维的大手摸了一把光秃秃的脑壳,微凉的触感让他的脑子稍微冷静些。

        “老爷?”赫舍里氏眼含询问。

        “没事!爷就是感慨两声。”佟国维晃了晃脑袋。

        ……

        景仁宫的“小私塾”营业十分顺利,伊哈娜在适应了半个月后,也能自在的进出景仁宫,大概当了佟佳氏的学生,有了底气,平时也敢跑去乾清宫了,不过没敢太过分,次数也不多。

        到年底的时候,佟佳氏给三人安排了一个小测验,三人中佟安宁的汉语测验成绩最好,佟安瑶的满语测验成绩最高,伊哈娜的蒙语测验成绩最优。

        人人都拿到了第一名,人人都有短板。

        佟佳氏有些无语地看着三人,这三个是商量好的吗?

        伊哈娜拿着卷子遮着脸。

        真是丢死人了,居然只有蒙语拿了高分,她一个十岁的蒙古人,真是丢了科尔沁的脸。

        佟安宁也有些心虚地瞧着佟佳氏,她平时的摸鱼行为应该没被她看到吧。

        真小孩·三岁半的佟安瑶兴奋地举起试卷,兴高采烈道:“我第一!”

        佟安宁鼓掌赞赏:“咱们瑶瑶真厉害!”

        佟佳氏将三人的神情看在眼里,哭笑不得道:“咳咳……咳!你们啊!”

        伊哈娜连忙上前扶着她,“佟娘娘,外面冷,咱们先进屋。”

        佟安宁和佟安瑶也一左一右地扯着她的旗装衣摆往殿内拉。

        “你们啊!”佟佳氏看着围在身边的孩子,心头酸甜,既好笑又感动。

        进入暖阁内,全身猛地一热,佟佳氏全身都有了力气,看着旁边玩闹的三个姑娘,她含笑靠在炕上。

        但愿这些孩子未来都有一个好前程,不说夫贤子孝,只愿不要像她这般,在宫内蹉跎度日,连自己孩子的事情都无法拿主意。

        佟嬷嬷见状,守在一旁安静地待着。

        ……

        在得知三人的成绩后,慈宁宫也凑了热闹,给了赏赐。

        康熙先将佟安宁埋汰了一番,也送了东西,对于这种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的做法。

        佟安宁表示,她不和小孩计较,有便宜不占白不占。

        临近新年,佟安宁和妹妹带着赏赐和宫里赐的年货回了佟府。

        粗略一算,在宫里不仅没花一分钱,临走时,还带了很多赏赐出来,简直赚大了。

        回到府中,赫舍里氏十分稀罕了两姐妹一会儿,要什么都答应,可惜这种自在日子只持续了一天,第二天,赫舍里氏就开始给两姐妹算账了,确切来说是佟安宁。

        佟安宁只能受着了。

        年底的时候,各家各户之间来往密切,佟安宁、佟安瑶虽然没有被赫舍里氏带出去过,可是两人在京城各家可是如雷贯耳,尤其是佟安宁。

        这些在皇城根儿住的王公贵族对于紫禁城的一举一动那是时刻牵动在心,从佟安宁第一次进入紫禁城,到现在出来,她在里面干了什么,他们是一清二楚,知道景仁宫的佟佳氏对于佟安宁十分疼爱,皇帝也和这个小表妹关系好。

        许多人猜测,佟安宁可能是佟府要送进宫的女孩,可是经过仔细一调查,觉察有些不对劲。

        因为佟安宁的身体情况在佟府不是一个秘密,就是佟府随便一个扫地的都知道他们府中的宁格格身体不好,鬼门关就闯了好几回,前些年两只脚都踩进去了,不知道被哪路神仙又拉回来。

        而且根据调查,这些消息也不是佟府的烟雾弹,不止佟府的大夫可以证明,宫里的太医也替她诊过脉,小孩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在景仁宫的那些日子,有时她和佟佳氏两人一起生病,大家一起养病,这些外人都是知道的。

        小姑娘能不能长大,宫里的太医圣手都无法肯定,所以佟府应该不会将宝压在她身上。

        而赫舍里氏的二女儿比佟安宁小了一岁,年龄还算适合,如果他们是佟府的当家人,多数确定佟安瑶。

        ……

        年后大年初二,赫舍里氏带着姐妹俩回了娘家。

        赫舍里氏的娘家,自然是佟安宁的外祖家,这也是两人第一次回来。

        比起佟府的气派,外祖家的宅子要小一些,也算是富贵人家,祖上和索尼那一脉有点关系,不过不多,赫舍里氏虽然也是大姓,可是不如钮枯禄、瓜尔佳这种姓氏尊贵,说出去总弱了一分,不过现在府中的姑爷当了国舅爷,他们也能挺起胸膛来。

        赫舍里氏入府后,先是带着两姐妹向长辈磕了头,认了人,得到了好几封厚厚的红包。

        然后就让秋嬷嬷、宋嬷嬷带着她俩去和府中的小孩玩了,有两个嬷嬷在,不用担心孩子被欺负。

        ……

        赫舍里氏侧耳听到院中小姐妹说话的声音,一点也不认生,不禁翘起嘴角。

        老父亲阿克丹坐在上首,同样听到外面的动静,开口道:“安宁的身体还是那样吗?”

        当初佟安宁病危,是阿克丹找了门路,请了德高望重的大喇嘛,才将她救过来,对于这个孩子的未来,阿克丹也有些不确定。

        赫舍里氏叹气:“还是那样,不过平时鬼精鬼精的,我也管不了她,爷也说了,她来世上一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了,让她过得痛快些。”

        “真是苦了你了!”母亲完颜氏心疼地看着她。

        赫舍里氏:“我不觉得苦,只是心疼孩子。”

        双方又闲聊了一段时间,然后阿克丹就进入正题了,“年前二十八那天,莫尔根看到佟府的人和鳌少保的人有接触,你知道吗?”

        莫尔根是阿克丹的小儿子,今年才十六岁,目前正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时候,阿克丹之前想让他走科举,奈何似乎没给他一个做学问的好脑子,机灵劲都用到别处了,他一心想当将军,可是现在天下局势还未定,真上了战场,他这个阿玛可能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赫舍里氏瞳孔一颤,很快恢复正常:“阿玛,我只管内宅,对于这些朝堂之事,我一向不过问。”

        阿克丹闻言气的吹了吹胡子,“老夫又不会害了你们!你连我都不信任?”

        闺女大了,和他说话也藏着掖着了。

        旁边的完颜氏用手指捅了他一下,“大过年的你发什么脾气!好好说话!”

        “咳咳!”阿克丹轻咳两声,“额瑾,阿玛求你件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