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清穿之据说佟贵妃体弱多病在线阅读 - 18 第 18 章

18 第 18 章

        景仁宫中,赫舍里氏陪着佟佳氏用完午膳后,就出宫了,离宫前,她再三交代姐妹俩,不要随便乱走,不要乱说话,要听佟佳氏的话。

        佟安宁和佟安瑶面上答应的挺好的,等到赫舍里氏一离开,立马抛到脑后了,先欣赏了御花园的雪景,然后和佟佳氏一起学着做西洋点心。

        一下午,佟安瑶的学习大业进度为零,不过在三人的配合下,终于做出了一件还算能看的蛋糕成品。

        三人换了干净的衣服,看着桌子上目前最好的成品——焦糖色的蛋糕,还带着一些烧过头的焦黑,佟安瑶撑着下巴,头上的“三岁”旗头随着她的动作摇晃,“姐姐,好不容易做出来的蛋糕,为什么要送给皇上?”

        她们好累哦!她为了尝味道都吃撑了。

        佟安宁给了她一个小脑蹦,“因为皇上是姑姑的儿子啊!”

        “哦,那好吧!”佟安瑶懂了。

        佟安宁她们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康熙就带着人来到景仁宫。

        梁九功略微尖细的声音响起,“皇上驾到!”

        穿着明黄常服的九岁少年一个箭步迈进暖房,将斗篷脱下,殿内的众人行礼。

        康熙走到佟佳氏跟前,“儿臣给额娘请安!”

        “免礼!”佟佳氏含笑扶起他。

        众人落座后,康熙瞥到佟安瑶头上的旗头,笑道:“额娘,你看,朕在佟府时,宁儿就是这样子,朕可吃了不少哑巴亏。”

        佟安瑶一听皇上也怕这个东西,坐的更直了。

        佟佳氏忍笑,“那是皇上心疼妹妹。”

        佟安宁见状,安慰道:“皇上表哥,你放心,等过了年,三岁的牌子就用不上了。”

        康熙闻言翻了一个白眼,“可是你还准备了四岁、五岁、六岁的。”

        和她认识了这么久,他也算了解这人。

        “皇上表哥好英明!”佟安宁佯装惊诧地鼓起掌。

        康熙抽了抽嘴角,“……你既然做了,为什么不戴出来,难道觉得丢脸了?”

        佟佳氏笑看向佟安宁,好奇她怎么回答。

        佟安宁闻言,叹了一口气,“我也是为了你的面子着想,有了妹妹的三岁就够了,如果我和妹妹一起出手,我担心你承受不住。”

        康熙表情变得一言难尽,可是看着对方嘚瑟的表情总觉得不是滋味,思索片刻,开口道:“真的吗?朕不信,你就是嫌弃丢脸了。”

        说完,他还吓唬佟安瑶,“瑶瑶,她就是嫌弃丑,所以才给你戴的。不信你问她。”

        佟安瑶一听,立马眼巴巴的看着佟安宁。

        佟安宁丝毫不虚,她站起身,“嬷嬷,将我的法器拿出来!”

        她一个四岁的孩子还能怕出丑,尤其这种能克制康熙的东西。

        康熙:!

        眼睁睁地看着佟安宁拉着秋嬷嬷跑回了房间,出来时,脑袋上的旗头就变了样,和佟安瑶头上如出一辙,只是变成了“四岁”。

        佟安宁得意洋洋道:“既然你这么期待我这件法器,我就勉为其难地拿出来了。哎呀!原先还想做杀手锏的,现在就拿出来,有点亏了。”

        康熙面无表情道:“你可以一直藏着当杀手锏的。”

        原先就一个“三岁”在面前晃,现在多了一个“四岁”。

        哦,还是罪魁祸首!

        佟安宁:“我不介意拿出来。”

        康熙一脸头疼:“我介意!”

        佟安宁继续轻松道:“我不介意啊!”

        她又不介意康熙是否介意!

        康熙:……

        他听懂了佟安宁的言下之意。

        佟佳氏也是聪慧之人,听明白了佟安宁的话,微微侧头忍笑,当做给儿子面子。

        佟安宁带着佟安瑶先绕着康熙转了两圈,三百六十度展示了自己的小旗头,然后和佟佳氏一起展示了他们做的蛋糕。

        佟安宁:“这是我和姑姑、妹妹做出来最好的点心,舍不得吃,都留给你了。”

        “嗯嗯!你是姑姑的儿子。”佟安瑶配合地点头。

        康熙眼睛微眯,“你们做的东西能吃吗?”

        别是不好吃,又不舍得扔,所以就留给他吧,虽说额娘干不了这事,但是某四岁小姑娘可是理直气壮。

        佟安宁闻言后退一步,捂住心口,“表哥,你就这样伤我和妹妹还有姑姑的心吗?”

        演技浮夸,并没有看出多少伤心。

        康熙:“朕的心倒是被你们伤的碎成了好几瓣。”

        他结束一天的课程后,连口茶都没喝,火急火燎地来到了景仁宫,结果佟安宁带着妹妹拿出了杀手锏,惹他心塞。

        如果不是看在对方年纪实在小的份上,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等到佟安宁长大,他要好好和此人算账。

        佟安宁闻言一脸嫌弃,“皇上表哥果然读书多,将花心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佟佳氏喷笑出声,殿内的其他人也没忍住。

        康熙眉毛微凝,深呼吸,目光落到佟安宁的“四岁”旗头上,默默道,她才四岁,本来就是不讲道理的年纪,等到明年就好了,就让她好看。

        显然……佟安宁不想让康熙好看。

        想着自己既然将“四岁”旗头带出来了,就趁机将康熙的礼物放出来吧。

        想到这里,她转身跑进了西侧殿,片刻后抱了一个四方的盒子过来了。

        “皇上表哥,这是我用心给你做的大杀器!”佟安宁眼含期待。

        佟佳氏带着疑惑问道:“宁儿,这里面是什么啊?”

        佟安宁看着康熙:“让皇上表哥打开就知道了。”

        “呵呵!”康熙则是后仰,带着几分惊疑,“拿开,朕不要。”

        佟安宁出品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佟安宁见康熙这副样子,打算强买强卖,“贴心”地打开了盒子。

        四方的盒子里放着一块粉色牌子,牌子用打磨圆润的木棒支起来,入目就是“九岁”两个端正的黑色大字,没有笔法和字法,一看就知道是初学顽童手笔。

        佟安瑶帮忙将牌子拿出来,双手握住杆子,将牌子支了起来,康熙看到的是“九岁”,佟佳氏看到的是“尊老爱幼”这几个字。

        康熙无奈地捂着眼,他不想看啊。

        佟安宁:“皇上表哥,你不用伤心,这不是快到年底了,我担心九岁不管用,所以还做了一个十岁的牌子。”

        康熙:!!!

        这么贴心,让他想揍人,可是身边有额娘在,自己肯定动不了手,而且他怀疑自己真动手了,恐怕佟安宁会闹得人尽皆知,天下人都知道大清皇帝欺负四岁小女孩。

        只见盒子下方还有一块橙黄色的牌子,上面写着“十岁”,佟安宁将牌子拿出来,然后将盒子扔到一旁。

        和妹妹一起举起来,“皇上表哥,你在前面尽心冲,我和妹妹在后面给你呐喊,无往不利!”

        佟安瑶配合地举起“九岁”牌子,“无往不利!”

        康熙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佟安宁!”

        ……

        景仁宫外面守门的侍卫听到这声“龙啸”,疑惑地往院内看了看,皇上怎么了。

        景仁宫院内,佟佳氏站在台阶上,看着康熙举着“十岁”的金色牌子追着佟安宁跑,佟安瑶抱着“九岁”的牌子追着康熙,想要帮姐姐拦住他。

        一阵冷风撩起屋檐下的帘子,佟佳氏不禁咳嗽了两声,唇角轻启,“嬷嬷,你看他们玩的多开心啊!”

        佟嬷嬷:“娘娘也要照顾好自己。”

        佟佳氏:“本宫晓得,我还没等到玄烨长大。”

        ……

        第二天,佟佳氏和佟安瑶的教育大业才开始,客人就上门了。

        听到是伊哈娜上门,佟佳氏有些诧异。

        伊哈娜自从被太皇太后留在紫禁城后,很少回来景仁宫,平时就是帮忙送慈宁宫的赏赐时,会跟着苏麻喇姑过来请安。

        对于这个蒙古女孩,她没有什么想法。

        玄烨的事情,她即使是生母,有太皇太后在,也没有多少话语权,何必给双方难看。

        伊哈娜带着礼物迈进主殿的东侧屋,向佟佳氏行了礼。

        佟安宁向她介绍妹妹。

        伊哈娜夸奖道:“佟妹妹真漂亮!”

        佟安瑶同样道:“伊哈娜姐姐也很漂亮。”

        姐姐说,如果被人夸奖了,也要夸回去,这样大家都高兴。

        就这样,双方尬夸了几分钟,最终佟安宁单刀直入:“伊哈娜格格,你是来找我和妹妹玩的吗?”还是需要她去当红娘。

        伊哈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略微羞涩地看向佟佳氏,“佟娘娘,我虽然懂一点汉字,但是还有许多不懂,所以您在教宁格格她们的时候,能不能让我蹭课,我会努力学的。”

        佟安瑶仰头看着她,恍然大悟,原来她是想要当姑姑的学生。

        佟佳氏神色微怔,很快就恢复正常,唇角扬起温柔的笑,“可以啊!”

        伊哈娜有些懵,她没想到佟佳氏这么好说话,她昨夜辗转反侧,和塔塔想了好多话,甚至最后想着将太皇太后搬出来。

        旁边的佟嬷嬷玩笑道:“依奴婢看,娘娘干脆在宫内开个私塾算了,正好广招学生。”

        佟佳氏点了点面前的三个孩子,笑道:“这三个开个私塾已经够了。”

        ……

        等到康熙中午去景仁宫请安时,就得知自家额娘在宫里开起了“私塾”,伊哈娜也成为她的学生。

        康熙:……

        他不知道这个主意,是太皇太后想的,还是伊哈娜自己的主意。

        但是他不喜欢伊哈娜出现在他身边。

        想到这里,看着院中和佟安瑶玩游戏的佟安宁带着几分不满。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引狼入室。

        他抿了抿嘴角,轻声吐槽:“这家伙到底是聪明还是笨啊!”

        昨天才将他弄得心梗,今天就带着人没心没肺地玩了,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站在哪一方的。

        梁九功站在一旁装作没听见。

        康熙:“小梁子,你说呢!”

        “呃!”梁九功犹豫了片刻,小声道:“皇上,您是在说谁呢?”

        “你说呢?”康熙立马不满地看着他。

        梁九功干笑两声,“格格不笨。”

        几次三番将皇上惹得跳脚,又拿她没办法,岂是愚笨之人。

        康熙:“哼!”

        梁九功:……

        不是,皇上,奴才到底说的对不对,你给个准话啊!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