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男配稳拿深情剧本[快穿]在线阅读 - 27 第 27 章

27 第 27 章

        季眠大一下学期的初春,他第一次没能参加穆语曼的生日。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穆语曼是比贤者和智者更值得尊敬的人,她的生日是仅次于春节和中秋的大日子。这两年,尽管穆语曼不再愿意为自己的生日兴师动众,但还是会跟段酌几人吃顿晚饭,切一个不大的蛋糕。

        孙齐还是带着徐晓筱前来,不过两人此时的身份已经有了很大不同。

        今年年前,他们已经完婚了。

        季眠的电话在晚饭结束时打来。

        “语曼姐,生日快乐。”他在电话里说道。

        穆语曼笑着收下他的祝福,又问起季眠的近况。她开了手机扩音,桌上的人都听得到季眠的声音。孙齐跟徐晓筱也时不时地对在旁边说上两句,孙齐的嗓门很大。

        餐桌上笑声不断,气氛格外温馨和谐。段酌垂着眼皮,静静听着他们的谈话。

        惹得孙齐频频往他身上看。

        大哥这是抽了哪门子疯?平常跟季眠煲电话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安静的,怎么这时候表现得跟个被排挤的“孤狼”似的?

        “语曼姐。”季眠的声音小了点,“我哥在旁边吗,怎么没听见他讲话?”

        穆语曼这才转头望向段酌。

        段酌牵动嘴角笑了,在场没人知道他笑容的真正含义。

        他很得意,得意即便是在这样的场合,即便有穆语曼在场,季眠关注在意的人,还是他。

        他没意识到自己用沉默来博得季眠关注的行为究竟有多幼稚。好在在场的人里,也无人会将“博关注”这样的字眼与段酌行为的动机联系起来。

        段酌从穆语曼手里接过电话,做的第一件事是关掉扩音,然后带着手机起身离开餐桌。

        好像他们之间的谈话是什么重要机密似的。

        在别人的生日上夺过祝贺者的电话,这样的行为未免显得过于霸道了。

        “大哥也真是的,平常跟季眠煲电话粥就算了,怎么这时候也这么腻歪?”孙齐看得直摇头。

        段酌来到客厅窗前,侧着头对电话那头说着什么,神色很温柔。

        穆语曼瞧着自家弟弟眉眼低垂,笑着同电话那头讲话的神情,忽然晃了下神,隐约感觉哪里奇怪。

        段酌很敬爱她,穆语曼也自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很要好,可他却从未在她面前流露过这样的情绪。

        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感觉浮上心头。穆语曼眉心轻蹙,但最终也没有找到这微妙感的源头。

        *

        晚上九点,段酌拎着袋厨余垃圾下楼。

        出了入户门,一眼就对上楼外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车头前站着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

        在这样的穷街区里,这车几乎可以当是观光景点供起来了。

        段酌不巧与车头的男人对上视线,从对方压着的眉头看出他遇到了什么问题。但他向来没几两善心,见状也不欲理会,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好。”男人却叫住了他。

        段酌心里“啧”了一声。

        “你认识穆医生吗?”对方眼神探究,在夜色中打量着段酌。

        段酌对这种探究的眼神再熟悉不过了,立即判断出来:这又是他姐的追求者。

        穆语曼的追求者从来就没少过,但段酌了解他姐的性子,无论是再怎样优秀的异性,她都从未给过对方眼神。

        有时候碰到没分寸纠缠不休的家伙,段酌也出面帮忙处理过几次。

        “不认识。”

        “可我好像看到,你是从穆医生家里出来的。”男人追问道。

        “哦,大概是你眼睛不好。”

        男人:……

        他脸上客气的微笑敛了,问:“你是穆医生什么人?”

        原本他还以为,此人会是穆语曼的亲属,但从这人与穆语曼截然相反的性情看来,显然不是了。

        这人脑子有泡?

        段酌懒得理会,径直走向垃圾桶,把手里的厨余垃圾丢了进去。

        “喂,你——”男人追了上来。

        没完没了了……

        段酌侧过头,开口,一个“滚”字呼之欲出时,不远处穆语曼的声音及时打断了他。

        “顾先生?”

        男人脚步瞬间停住,缓慢地转过身,看向穆语曼。

        段酌的目光也偏过去。

        穆语曼走近,看了看好像剑拔弩张的两人,率先拉过段酌介绍道:“这是我弟弟,段酌。”

        闻言,男人原本冷冽的神情顿时变了,变得客气了许多,对段酌颔首示意:“抱歉,我以为……刚才多有冒犯。”

        “他是顾霆,我之前的一个……病人。”穆语曼接着对段酌说。

        段酌敷衍地朝对方点了下头,仍旧面色淡淡。

        “顾先生,您怎么来了?”

        顾霆顿了一下,道:“还是之前的旧伤,晚上的时候偶尔会发作。”

        呵。段酌冷笑。

        看病不去医院,专挑医生过生日的时候大半夜跑来对方家里?

        “我记得,今天似乎是穆医生的生日,所以才冒昧过来打扰你。”

        “不会。”

        顾霆抿了抿唇,忽然问:“那,穆医生晚上有空吗?”

        段酌在旁听着,简直要笑出声了。他这辈子头一次听到这么蠢的搭讪方式,每句话的转折就像突兀的直角,生硬得要命。

        “……”穆语曼猛地咳了几声,半天过去,虽没开口,却也未说拒绝的话。

        段酌挑起眉梢,颇为意外地看着穆语曼,对顾霆的冷嘲顿时收了几分。

        这人有情,而他姐看起来也并非全然无意。

        他不是看不懂气氛的人,一直留在这儿不过是担心这个叫顾霆的跟那些追求者一样,会对穆语曼纠缠不休。

        但洞悉穆语曼对这人的态度特殊,他很有眼力见儿地转过身,朝着穆语曼摆了下手:“我上去了。”

        “哦,好。”

        上楼进门,孙齐跟徐晓筱都还在。孙齐开着车过来的,也不担心回去太晚的问题。

        客厅的顶灯没开,此时两人都趴在客厅的窗台上,八卦地瞧着楼下的景点迈巴赫以及站在车边的两个人。

        “大哥。”见段酌进来,孙齐转头问道,“楼下那人谁啊?刚才穆姐一看见他就下去了。”

        “病人。”

        “哦。病人啊?感觉怪怪的。”孙齐瞧着一黑一白两道背影,补充完后半句:“怪……般配的。”

        楼下的两个人,光是背影就已经相当养眼。

        跟徐晓筱在一起之后,孙齐对穆语曼早已经全然放下了。

        又或者说,他一开始自以为的喜欢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深刻。

        “唉,季眠上学去了,穆姐要万一跟别人在一块,他不知道能不能放得下。”

        段酌忽地默然。

        半晌后缓缓开口:“……能吗?”

        “不能吧?季眠那脑子,一根筋似的。”孙齐怅然地叹了口气。

        段酌勾了勾唇角。

        “……也是。”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