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男配稳拿深情剧本[快穿]在线阅读 - 25 第 25 章

25 第 25 章

        季眠高考的那两天,周围熟悉的人几乎全体出动了。

        段酌的朋友兄弟们轮番来提前探望他,只不过人还没进门,就被段酌以“影响考生状态”为由赶出去了。

        只留下一个孙齐在二楼。

        考前一晚上,季眠有点失眠,但次日早晨的精神状态竟然还不错。

        在他考试的那两天时间里,系统只字未言,这也正是季眠所希望的。

        四门考试结束,除了数学大题的最后一问季眠做起来有点难度,其余科目都答得很顺畅,就连他最弱的理综也意外地顺利。

        两个月的突击冲刺没有白费。

        八号下午五点钟,季眠走出考场。

        今天的天气不算好,即便到了下午五点,太阳也依旧灼人。

        季眠走得很快,跟着整个大部队。

        刚一走出校门口,远远便听到有人在右侧的树荫下大喊:“季眠!”

        “季眠!”

        是孙齐的声音。

        季眠循声看过去,只见那片树荫下,站着两个显眼的青年,一个顶着一头耀目的红毛,脸上一条细长的疤,另一个气质则沉静得多,且帅得不像话,周遭再多人也挡不住的风采。

        他加快步子,到最后几乎是小跑着过去的。

        “孙齐哥。”他先跟孙齐打了声招呼,随后目光才落回到段酌身上,后者唇边噙着浅笑,自始至终注视着他,神情莫名温柔。

        随即,季眠的脑袋上覆上一只温暖有力的手,像往常一样揉了两把那头软篷篷的头发。

        季眠低着头任由对方摸,心跳不知为何有些快。

        过了会儿,他才小声喊了句:“哥。”可以了。

        段酌这才松手,偏头看向孙齐:“包给我。”

        “哦对!”孙齐没把包直接给他,自己从带的包里取出一把遮阳伞,递给季眠。

        从很久以前开始,每次和季眠出门,段酌都会随身带把伞。

        季眠听话地接过来,问道:“哥,为什么总让我打伞啊?”

        “这还不懂?”孙齐笑道,“你白呀,白的人就该打伞。”

        “……”

        对于孙齐混乱的逻辑,季眠不知该如何回应。

        “而且,现在的姑娘都喜欢白白净净的男的。唉,审美不行了。”

        “……”

        孙齐瞅了瞅季眠那张白净俊秀的脸,暧昧地挑了挑眉头,说道:“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等你上了大学就知道了,你这张脸,想追女生都比其他人容易。”

        此话一出,在场的两人齐齐变了脸色。尤其是段酌,骤然落下的唇角直接把孙齐吓了一跳。

        “屁话那么多?”段酌冷冷道。

        季眠的表情也很认真:“我只喜欢语曼姐,不会追其他女孩的。”

        闻言,段酌侧目看向他,几秒后平静地垂下眼皮,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孙齐:……

        合着就他里外不是人是吧?

        周围的人群逐渐开始散开,带着各自结束高中生涯的孩子们回家。

        段酌也抬手,捏住季眠的后颈,往前轻轻推了一把。“回了。”

        “好。”

        *

        六月份下旬,高考分数出来的这天,季眠抱着段酌的手机,而孙齐也用自己的智能机,在一旁帮他查成绩。

        进入网页的时候,季眠浏览器页面的蓝色进度条一只卡在最后那么一丁点距离,迟迟登不进去。

        “欸?”孙齐忽然出声,看着忽然有了文字的界面,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后面的“总分”栏目,吐出一个数字:“640?”

        “这是六百四吧?”他把手机举起来,看向两人。

        季眠的手指头僵住,心脏好像不会跳了。

        连段酌也愣神片刻,随后上前一步抽走孙齐手里的手机,在成绩条上看了又看,确定那个分数是640没错。

        “640?这算高还是低?”孙齐嘀咕完,想到什么又道:“应该挺高的吧?我朋友他老弟去年才考两百五。”

        段酌手指点在屏幕上,只回了两个字:“很高。”

        “六、六百四?”季眠总算从僵硬中回过神,结结巴巴的,“我考了……六百四?”

        下一秒,他的眼前被手机的成绩界面挡住,耳边是段酌带笑的声音:“自己看。”

        【这里面至少有五十分是我的功劳。】系统骄傲地道。

        六百四十分,这里面有一点季眠超常发挥的因素在,但更多的是他最后两个月有效复习的结果。

        季眠捧着手机,整张脸都是烫的。

        “哥!!”他兴奋地蹦起来,一把搂住段酌的脖颈,给了对方一个热情至极的拥抱。

        他有学上了!!

        被他抱住的人怔了下,手臂正要收紧想将人搂得更紧,季眠却已经抽身奔向孙齐,用同样的手法给了后者一个拥抱。

        堪称端水大师。

        段酌:……

        他的舌尖轻轻抵住后槽牙,有点不爽。

        孙齐嫌弃地推开季眠,谁要跟男的搂搂抱抱?他可是有女朋友的!

        扒拉开季眠的手,他无不艳羡地问:“大哥,你说,我今年二十五还能去高考不?”

        这年头工作多难找呀,他虽然是自己做生意,但也没打算一直创业,就等着赚够了钱找份安稳的工作养老呢。

        当年要是能有个本科学历,现在指定就去考公务员了。

        “……呵。”

        段酌回给他一个冷笑。

        短暂的亢奋过后,就是择校的纠结了。

        季眠的分数很高,但在本省却显得非常尴尬。本地的几所重点高校断层严重。最好的那一所分数线最低线也要660以上,而剩下两所六百分左右就能上。

        季眠的分刚好卡在中间,最好的够不上,但去其他的两所学校,这成绩又未免太可惜。

        在本省的学校里纠结了半天,也没能选出究竟要上哪一所。

        段酌在窗户前抽了根烟,最终一锤定音。

        “看看外省的吧。”

        志愿填报结束时,季眠的志愿表顺利填完。

        第一个是本省那所最好的学校,再后面两个则依次外省的两所高校,他的分数差不多能上。

        当地剩下的那两所被他填到后面当作保底。

        结果不出意外,季眠的运气还没好到能捡漏的程度。他被第二志愿录取,而那所高校远在一千多公里以外。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屋外的阳光正好。

        段酌靠在躺椅上闭眼小憩,季眠则是坐在自己的小马扎上挨着他,跟他一起躲在阴凉处。

        考试结束以后,季眠重新拾回他的老本行,在木雕店里兢兢业业地刨木花。

        他的手艺在这两年中快被遗忘得差不多了,拿起刻刀手都是生疏的。

        季眠为此难过了好几天。

        段酌前段时间刚清完单,木雕店里近来没什么生意。季眠自己窝在店里面,雕了一个外形很粗糙的马,最后被自己的成品丑到自闭,扔下刻刀陪段酌一起在外面吹热风了。

        夏天天热,但静止不动地坐在阴凉处却另有一种独特的惬意滋味。

        季眠还是在自己的小马扎上,段酌的躺椅就在他边上。

        他想了想,把自己的小马扎挪远了一点,免得跟他哥离得太近热到对方。他自己很耐热,倒是怎样都无所谓。

        段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对此没说什么。

        但季眠莫名觉得,他哥那个眼神好像是希望他能坐近一点。他有点迟疑,不知道这感觉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到底是没再搬动小马扎凑过去了,攥着自己雕的丑丑的骏马,黯然神伤。

        “没那么容易忘,手艺一旦学会了,过再久也能捡起来。”段酌安慰他。

        他难得对谁好好说话,这一年,几乎把自己这辈子的好话都说出口了。

        段酌曾经那爱答不理的鸟脾气,在季眠面前不知何时已不见了踪影。

        他接过季眠捏在手里的马状坯子,在掌心里转了一圈。的确是丑。

        段酌脸上带笑:“进步不少,起码不是土豆了。”

        季眠:“……”

        “你们两个人,怎么都喜欢在夏天往外面跑?”

        温柔悦耳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

        段酌看到来人,喊了声:“姐。”

        季眠轻快的嗓音同时出现:“语曼姐,您怎么来了?”

        穆语曼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哥,手里拿着一件快递专用的档案袋。她道:“我在楼下,这位小哥向我问路,地址是你们这一栋楼。”

        她笑眯眯的:“我想,可能是季眠的录取通知到了,就一起过来了。”

        季眠身子立刻坐直了。

        那小哥把档案袋递交给了他,脸上带着恭贺的喜气:“麻烦您签个字。”

        季眠唰唰签完,将笔和单子还给小哥后,撕开了档案袋的拆封线。

        里面是一张深蓝色的厚实纸张,双层的,外皮上面印着烫金的“录取通知书”。

        季眠的第一反应是拿给段酌看,可穆语曼的声音在同一时刻响起:“哇,好漂亮!”

        他准备拿给段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最终把手里的通知书率先递给了她。

        穆语曼接过他的通知书,好似自己当初考上大学那般开心,翻来覆去地看。

        她看着通知书上偌大的“季眠”两个字,忽然就有些感慨。

        几年前的某个晚上,她的房门被段酌敲响,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季眠。

        打开门,先看到的是自家弟弟那张冷冰冰的脸,眉头紧锁。而在他背后背着的,是个浑身脏兮兮打扮古怪的少年,脑袋耷拉着,意识昏迷。

        少年的脸颊几乎要贴到段酌的脖子,后者嫌弃地想要躲开,但因为背人的姿势没能做到,只能任那张软绵绵的脸蹭自己的下巴和脖颈。

        穆语曼被吓了一跳,忙问:“这是怎么了?”

        “这小子偷东西,被孙齐揍了一顿,晕在我车后面了。”背着他的人脸色很臭地往里走,“往床上铺点东西,这小子身上脏。”

        那时候季眠身上的味道不算好闻,是个名副其实的臭小子。

        穆语曼没听他的话,快一步走到床边,把被子挪到一边示意段酌把人放在床单上。“先放下吧,我回头洗就是了。”

        “麻烦了,姐。不行我就送去医院。”

        穆语曼刚毕业不久,是医院的实习医生,虽然不是骨科,但治这种不大严重的外伤还是没问题的。

        “我看看……”

        被放置在床上的少年脸上好几道青紫的痕迹,身上脏兮兮的,看得出年龄还很小。

        如今回忆起来,穆语曼甚至无法将那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男生,跟眼前这个刚收到录取通知书模样乖觉的少年联系起来。

        她感慨万千,悄悄吸了下鼻子。

        “语曼姐?”

        “我没事的。”穆语曼俯下身,将季眠轻轻抱住了。

        “祝贺你。”

        季眠猝不及防被她抱住,整个身子僵住了。穆语曼身上淡淡的衣料香味和发香将他包裹住,女性温柔的怀抱陌生又柔软。

        他的脸颊顿时红了。第一次被异性拥抱,季眠本能的有些害羞。

        段酌盯着季眠泛红的耳尖看了两秒,忽地站起身,提着躺椅回了店内。

        穆语曼一怔,松开了这个不含任何暧昧意味的拥抱。

        “哥?”季眠也回过头,“您不晒太阳了吗?”

        回答他的是躺椅磕在地上的声音。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