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男配稳拿深情剧本[快穿]在线阅读 - 17 第 17 章

17 第 17 章

        春天再次降临在这片破败的老城区时,季眠度过了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二个新年。

        他仍然是跟段酌一起过的,不过比起去年,年夜饭桌上的气氛要和谐温暖多了。

        他当下最重要的表白任务早已提上日程。

        就在四月二十,穆语曼生日的这一天。

        穆语曼不喜高调,每年的生日就邀上几个关系最近的亲朋好友,简单地吃一顿午饭就收场了。

        季眠提早两个小时和段酌过来了。段酌一进门先进了厨房,去做午饭,这大概是他一年中除了春节之外唯一一次亲自下厨的时候。总不能让寿星来做菜。

        季眠的厨艺天赋点几乎为负,于是只跟在他大哥屁股后面打下手。

        他一点一点切着手底下的萝卜丝,心里的腹稿却没停下来过。

        今天是他有记忆以来,生平第一次要对谁表白。

        尽管季眠对穆语曼并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慕情愫,但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紧张。

        他在心里排练了好几十遍,再度向系统确认:【这样应该可以吧?会不会有点太过直白了?】

        【可以,不会。】系统简短答道,颇有几分段酌说话时的风格。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菜几乎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个红焖蹄筋还在高压锅里炖煮。

        段酌洗了手从厨房里出来,季眠紧随其后来到客厅。

        透过客厅的窗户,他看见孙齐已经过来了,有个漂亮的姑娘挽着他的手臂。

        这回孙齐把他新交的女朋友带来了。据说,双方连父母都已见过了,目前正处于谈婚论嫁的阶段。

        那女孩,正是不久前孙齐从几个流氓手底下救下来的女生。

        他伤了一条胳膊,带回来一个美好的姑娘。

        孙齐的条件其实还不错,虽然没有稳定工作,但家里有点小生意,皮相也还凑合。最重要的是,他天生有张很会讨女孩子喜欢的嘴。

        有时候,孙齐能跟那女孩煲好几个小时的电话粥。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对方。

        季眠有点不理解,一年多以前,孙齐还总把穆语曼挂在嘴边,说这辈子非她不娶,一年多以后,他便对另一个漂亮女孩爱得死去活来。

        但周围的人都说这是人之常情。孙齐喜欢穆语曼也有两年了,得不到回应,又心知肚明自己配不上人家,总不能一直等下去。

        他悄悄地打量着跟附近的居民聊得正欢、笑容放肆的孙齐,还有他身边那个着装简约的漂亮女孩,她捂着嘴唇轻笑,被孙齐一口一个的段子逗得身形微颤。

        两人看上去算是般配。

        【为什么人会喜欢上不同的人呢?】季眠向系统提出自己的困惑。

        【也许他开始只是喜欢对方的长相,一旦发现所爱的人跟自己预期的不同,爱意就会消减;有些可能是迫于无奈,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类,喜欢没有回应,只好放弃去寻找更适合自己的伴侣;也可能他本就是个花心多情的人,开始时就只是心血来潮;还有激素的影响……总之,人类变心有很多种理由。】

        【人类在不同时间甚至是同一时间爱上不同的人,这都很正常。】系统说,【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在人类身上,都不奇怪。毕竟是人类嘛……】

        【哦……】季眠似懂非懂。

        季眠盯着孙齐和他女友看的的时间过长了,眼见着他的视线快被楼下的人察觉到,后脑勺忽然被某人的手按住。

        段酌手腕一转,把季眠的脑袋扳正了,强行使他的视线从两人身上移开。

        于是季眠和他变成了面对着面,两张脸只有不到一臂的距离。

        “眼珠子要长到别人脸上了。”段酌低声道。

        季眠的眼神还是呆的,与段酌大眼瞪小眼,一眨不眨。段酌冷淡的面孔清晰地倒映在那对琥珀色的瞳孔,眼睛里只装着他一人。

        段酌动作停顿了一下,松开了手。“想什么呢?”

        “没什么。”季眠回神后,摇摇头,“只是在想,人为什么会喜欢上不同的人?”

        段酌的表情顿时有些一言难尽,一脸“你在问什么蠢问题”。

        “怎么,你这辈子难不成就只喜欢一个?”

        季眠思考两秒,点了点头。“如果有的话……这辈子,一定只喜欢他。”

        “不过,”他抿了抿唇,“我没那么优秀,人家可能看不上我。”

        季眠的话并没有指向性,但段酌听在耳朵里,却默认他是在说穆语曼,不由得沉默了。

        【哇哦。】系统忽然出声。

        【怎么了?】

        【深情值一下子涨了很多。你还是很有一套的嘛!】

        季眠茫然地道:【什么?】

        【就刚刚的话啊,你不是为了深情值,故意说给段酌听的吗?】

        【我……没想那么多。】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道:【看来你天赋异禀。】

        它的任务者蠢蠢的,对待感情也是傻得可以,天生就是做深情男配的料。

        “季眠,”段酌歪过了脑袋,如墨般的深黑瞳孔凝视着他。“你今年快十八了。”

        “?”

        “脑子里怎么还是小鬼头才有的念头?”

        季眠:“……”

        他面无表情地转过头,不理人了。

        季眠本以为跟段酌的这场对话就到此为止了,不想过了两分钟,耳后毫无预料响起段酌的追问:“她要是有很多缺点呢?”

        季眠脑子里短暂地思考了下,才接上他的思路,说:“可我也有缺点的。”

        “那对方要是不洗澡呢?”段酌又道。他知道季眠有点洁癖。

        季眠叹了口气,“哥……”

        他发现,他大哥最近愈发喜欢拿他开玩笑了。

        段酌笑了下,不再开口了。

        客人很快来齐。

        吃过了午饭和蛋糕,一行人陪着穆语曼许愿、唱过生日快乐歌,就差不多散场了。

        穆语曼起身,跟她准备离开的客人们一起出了门,打算去送送朋友。

        房间内就剩下季眠、段酌,以及孙齐和他的女朋友徐晓筱。

        踌躇片刻,季眠也站起身来,“我……也想出去一下。”

        说完,又欲盖弥彰地补充了句:“我去透透气。”

        季眠对穆语曼的“爱慕”是偷偷摸摸的,就如他两年前的职业一样。尽管没能藏住,但他特意叮嘱孙齐,别把自己的心思告诉穆语曼,担心给对方造成心理负担。

        听到季眠吞吞吐吐的语气,桌上除了徐晓筱以外的其他两人都对季眠的目的心知肚明,他才不是想去透气,而是准备向穆语曼表白了。

        连孙齐都替他捏了把冷汗。尽管不觉得季眠能成功,但每次一瞧见他提起穆语曼时顽固又坚定的语气,又不希望他被拒绝。

        但凡季眠喜欢的是别的其他任何人,而不是穆语曼,他都不会产生这样矛盾的念头。

        在场的唯有季眠清楚他表白被拒的概率为百分之百,半点可能性都没有的。

        他紧张,却并不担心。他心里门清,穆语曼喜欢的不是他这种类型。

        她看着温温柔柔的,实际内心十分刚强,唯有那种与她势均力敌的成熟男性才能获得她的青睐。

        临走时,季眠看了段酌一眼,小声道:“哥……”

        后者在他对面,姿态漫不经心,好像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里。

        见他看自己,段酌也撩起眼皮,还是那句话。

        “你去。我不拦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