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男配稳拿深情剧本[快穿]在线阅读 - 15 第 15 章

15 第 15 章

        段酌开着小三轮进入了一个明显是富人区的小区里,门口的保安见到那辆破破烂烂的小车时,看两人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不过段酌对旁人的眼光向来是视而不见的,而季眠背对着保安,也没瞧见他的脸色。

        在段酌给客户打过电话,拿到通行许可并且在门卫处登记以后,保安才不情不愿地给他们开了门禁。

        与小区大楼格格不入的破旧小三轮缓缓驶入。

        这位客户住的楼层很高,住在二十一楼,并在段酌来之前提醒过,说他们家楼的电梯出了问题,目前还在维修中。

        带着两件沉重的木雕画上楼属实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

        两幅画将近五十斤,还要小心不能磕了碰了。

        段酌将木雕画扛在背上,季眠想帮他分担一副,却被无情拒绝,于是只好小心地扶着两幅画的尾巴,一来帮段酌减轻负担,二来防止画磕碰到哪里受损伤。

        等扛到二十一楼时,不光是季眠,就连段酌的气息也是重的,后背贴着木雕画棉布包装的部分全部湿透了。

        季眠还喘着气,手却连忙接过画,好让段酌能稍微放松一下。

        待两人的呼吸都平复了,段酌才用指节叩响了户主的门。

        静候了一分钟,无人应答。

        他眉头皱起,又敲了几下。

        仍然没人来开门。

        “哥?”

        段酌暂且没理会季眠,取出手机,给那客户打了个电话,却没打通,

        “我们是,被耍了吗?”就连季眠,此刻都看出来情况不对劲了。

        “对方付了三成定金,应该不至于。”段酌脸色也有点沉,摸不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而且,就在十几分钟前,那人还接了他的电话,让保安放他们进来。

        他抬起手,继续敲门。

        这回,门却从里面开了。

        季眠首先闻到的是浓烈的香水气味。他不懂香水,但感觉得到这人所用的香水应该很贵,可就是喷得太多了。

        视线也循着看过去。

        给他们开门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看得出保养得很好。

        只是,女人的眉眼间始终有一种怨怼留下的深重痕迹,给她的面容平添了几分令人不适的戾气。

        季眠没注意到,从女人开门的那一刻起,他身边的人身子便骤然僵住了。

        他看人出来,语气轻快地道:“您是钱女士吧,这两幅木雕画已经做完了,您先看看满不满意?”

        “不用看了。”女人嘲讽地扬起嘴角,“我不满意。”

        “……啊?可您,还没看过一眼呢。”季眠茫然地道,手足无措地看向一旁的段酌。

        “走。”段酌冷冷吐出一个字。

        “可是……”

        季眠刚想说什么,脑袋被段酌按住了。

        “回去。”

        女人却在此时道:“爬二十一楼的滋味怎么样?我好心提醒一下,下楼的时候可以坐电梯。”

        闻言,季眠忍不住回过头,额头上还冒着一层薄汗。

        “可您不是在电话里说,电梯是……”

        “看来,你跟贱人的儿子一样,一样的蠢。”

        “……”

        季眠愣住,望向段酌,这才发现他哥的表情阴沉得吓人。

        他倏然明白了。这里是段酌的生父,那个出轨生下段酌的伊彰的家。

        而眼前开口说话的女人,应该就是伊彰的妻子贺海媚。

        他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只能呆呆地看着两人。

        季眠很不舒服,他顶多只是被戏耍了,贺海媚的目的并不是他,她想要的是侮辱段酌,侮辱这个从未招惹他们的私生子。

        他可以理解贺海媚对于段酌和段锦颜的怨恨,可他却不能理解,为什么时隔这么多年,段酌从未出现过他们眼前,贺海媚还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他?

        在季眠看来,令贺海媚痛苦的根因,应该是她那个出轨的丈夫伊彰才对。

        【为什么她不跟伊彰离婚呢?】

        【谁知道呢。人类嘛,你懂的,总是奇奇怪怪的。】系统说完,又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他们家有电视啊,那就好办了。】

        【什么?】

        【刚才我接通了这里的电路系统,等到今天半夜,他们家的所有显示屏都会放鬼片,连续放一整周。】

        【……谢谢你。】季眠知道,系统是在为贺海媚戏耍他们的行为替自己出气。

        “伊彰呢?”段酌冷声问,“让他出来。”

        贺海媚拧眉道:“他不在。”

        “哦?”段酌笑了,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两个月前你从我这里下的订单,又特意选择今天让我们来送过来,难道不是为了让他旁观,杀鸡儆猴吗?”

        “你——”

        “伊彰在外面又有女人了吧?看来,没有我妈这个‘贱人’,你还是看不住自己的男人。”

        贺海媚神色霎时间变了,姣好的面容看上去无比狰狞骇人。她扬起手,作势就要挥在段酌脸上,却在半空时被截住。

        段酌甩开她的手腕,踏进门,径直略过贺海媚,直接闯入家门。

        “你干什么!谁让你进来了!?”贺海媚大喊道。

        见状,季眠莫名有些慌,于是急忙放下手里的木雕,对贺海媚说了句“抱歉”,也迅速进了门。

        “你!”贺海媚气得说不出话,“你”了半天也没蹦出来半个有用的字眼。

        方才在门口时,有一道木头的屏风挡着,客厅的左侧角落是视觉死角。段酌走进客厅左侧,随后只听见一道陌生高昂嗓音发出痛呼——

        只用了两秒钟时间,段酌便拖着一个中年男人从角落里出来。

        季眠看清了这个害了段酌以及两个女人的罪魁祸首。伊彰穿着一身黑色睡衣,长相与季眠想象中的大差不差,就是一副高瘦苍白的小白脸模样。

        不过他已年近五十岁,生出皱褶的岁月痕迹在这样一张脸上显得极尽猥琐油腻。

        段酌掐住伊彰的脖子,膝盖猛地提起,撞在伊彰松垮的肚皮上。他的力道没有半点收敛,带着种要把五脏六腑都打碎的狠劲。

        伊彰连叫都叫不出来,大张着嘴,胃里一阵痉挛。

        段酌及时松开手,伊彰的身子便软绵绵地倒在地上,随后,竟是直接吐了。

        他倒在自己的呕吐物上,污秽不堪。

        【拦住段酌。】系统提醒道,【他失去理智了,别打出人命来。】

        季眠回过神。

        段酌脸上挂着笑,还没打算放过伊彰。他抬起腿,又一脚即将落下去。

        “哥!”季眠抓住了他的手臂,“可以了哥!”

        末了觉得以他的力气够呛能拦住段酌,于是索性用另一条手臂攥住了对方腰部的衣料,死死扒紧将人往后面拽,不肯放手。

        “松手。”段酌的视线扫过来,沉郁得吓人,“不然我连你一起揍。”

        “我……”季眠声音有点抖,抓着段酌手腕和衣角的手却没松开。

        段酌盯着他看了几秒。

        下一刻,季眠的领子被粗暴地提起来,领口处的力气将他无情地甩到一边。

        “咚”地一下,季眠的头磕在墙上,从喉间溢处一声吃痛的呜咽。他仍然死死拽着段酌的手腕。

        段酌动作滞了一下,但语气仍未和缓:“松手。”

        【如果你需要的话,今晚他的电视里也会有鬼片放映。】系统淡淡对季眠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