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男配稳拿深情剧本[快穿]在线阅读 - 14 第 14 章

14 第 14 章

        季眠喜欢穆语曼的事情成了这群无节操家伙的笑谈,不过段酌还算“善良”,吩咐孙齐别把这事情告诉穆语曼。

        笑归笑,他不至于真的把季眠的心思当作玩笑。

        季眠雕了两周的猫咪。段酌还没把它还回来,不知道会把它扔到哪个垃圾堆的犄角旮旯里去。

        一想到这点,季眠心里就有点郁闷。

        他从没想过段酌会把它留下的可能性,季眠认为这概率小于等于零。

        而实际上,段酌起先也的确没打算把它留下来。

        那晚回家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时,他摸到口袋里硌人的东西,才想起自己白天的时候没收了季眠的猫。

        季眠的技艺的确比之前进步太多。

        段酌指腹摩挲过木雕猫咪的脑袋,上面被细致地用刻刀雕的毛发有几分立体的蓬松感。已经算是精细了,但手法还不大成熟。

        还给那小子吧。段酌想到。

        又盯着木雕小猫毛茸茸的脑袋看了几眼,他蓦然想到季眠那头猫一样蓬松柔软的棕色短发,以及他安静乖觉的性子,忽然就觉得这小木雕跟季眠长得有几分像。

        “……”

        猫咪木雕在他手心里转了两圈,最后段酌拉开书桌抽屉,随手将其丢了进去。

        *

        八月份,季眠在段酌的店铺里度过了整整一年,总算开始干些更有难度的活了,或者说,更重要的活。

        “跟我去送料。”段酌站在店铺外,敲了敲门面上的玻璃门。

        季眠手里握着把小凿子,正在给木头打形,闻言抬起头:“送什么料啊,哥?”

        “客人定的两副木雕画。”

        “哦。那孙齐哥呢?”

        以往都是孙齐去送的。

        这时,右手腕扎着一层不算厚石膏绑带的孙齐出现在门口,一脸心如死灰。

        “孙齐哥?你胳膊怎么了?”

        孙齐嘴唇嚅嗫了下,没吭声。

        段酌冷笑了一声。“还能怎么?跟周边的流氓打起来了。”

        孙齐面红耳赤:“那群瘪犊子对人家小姑娘动手动脚的!我总不能干看着!”

        “‘110’让你吃了?”

        “那,咱在附近也是有点名气的,报警……多没面子啊。”

        季眠听着两人的对话,从店内走出去,一眼瞧见店门口一辆朴素的三轮车。这是段酌平常用来送料的车,不过并不常用,因为大部分时候店里接到的订单都是些中小件,用段酌那辆旧旧的大众车去送就足够了。

        只有大型的木雕画,汽车车厢装不下,放在后座又容易磕碰,才会用到这辆小三轮。

        果然,三轮车的露天车厢里,躺着两张巨大的木雕画,被用厚厚的牛皮纸和棉布包着,防止在路途中磕碰。

        这两张画几乎把车厢底部铺满了,只在最前方留了一道空隙,空隙里放了张小凳子供季眠坐。

        段酌脚踩在车头的驾驶座台阶上,腿一迈就坐了上去。他回头对季眠道:“上去,护着料。”

        “哦。”季眠伸手扶上车厢的边沿,还没跳上去,就被边沿铁皮的温度烫得缩回去了。

        此时还在三伏天,正是酷暑,头顶的太阳毒辣得很,把地面上的一切事物都烤得滚烫,何况是铁皮呢?

        段酌眉头缓缓皱了起来,却不是嫌弃他动作慢。

        这一年,季眠变化很大。之前那头夸张“时髦”的发型被剪成寸头,后面长了又修了几次。

        季眠本身是直发,发量多,但是细软,并且很容易炸。

        头发留长以后,如今就在脑袋上软软地蓬起来,像是猫咪炸起来的毛。任谁看他都忍不住想薅一把。

        在木雕店里捂了一年,季眠比刚来时更白了,白了好几个度。站在那里,像块人形的反光板。

        段酌盯着他瞧了半晌,忽然对孙齐道:“去找把伞。”

        “啊?”孙齐很懵。

        要下雨了?天气预报上没说啊!

        段酌一个冷淡的眼神扫过去。

        “哦哦!”孙齐麻溜地去了。

        这边,季眠拽着自己的短袖下摆,将衣料在铁皮边沿上垫了一下,总算是上去了。

        他的腰露出一截,很细,白得晃眼。

        段酌原本懒散倚着身子,从后视镜里看他上车,见状偏过了脑袋,不再看了。

        季眠松开手,衣摆落下,重新挡住白晃晃的腰身。

        没多会儿,孙齐回来了,手里握了把薄雨伞。

        伞面很劣质,瞧着几块钱买的,一看就是糙极了的男人用的。

        “换一把。”段酌语气平稳无波,“能挡太阳的。”

        “啊?太阳伞?”孙齐单手捧着雨伞,“大哥,我没有啊!”

        “找你穆姐去借。”

        季眠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一幕,脑袋里跟孙齐的想法一模一样:“哥,今天要下雨吗?”

        没得到回答。

        季眠便不吭声了。

        孙齐再回来的时候,左手拿了一把浅绿色的素面太阳伞,里面胶着黑色的涂层。

        “这回肯定对了!我找穆姐要的。”

        段酌“嗯”了声,对季眠:“打着。”

        “……”

        为什么要他打伞?

        但大哥说的话,他要听。季眠一直谨记这一点。

        【呵呵。】系统忽然冷笑一声。

        季眠感到莫名其妙:【你怎么了?】

        回答他的仍然只有一声:【哼。】

        季眠不理系统了。他从孙齐手里接过伞,撑起来。灼热的日光霎时间被隔绝在外,好像空气都凉快了几分。

        孙齐搔着头:“你小子还真有耐性,居然真的削木头削一年了。”

        之前他也干过这活,那时候是有个大单,段酌忙不过来喊他来帮忙。干了两天,他就嗷嗷叫唤着想走。

        满脑子都是:让他上刀山下火海都行,就是别让他再削木头了!

        他看了看藏在伞底下的季眠,感叹:这可能就是扒手的耐性吧。

        毕竟要偷东西,急性子总是不行的。

        三轮车缓缓发动,闷热的暑天因此有了风,凉快起来了。

        季眠坐在车厢里,一直很安静。

        不是他不愿意跟段酌说话,只是他大哥的气场跟穆语曼几乎截然相反,季眠觉得,自己太聒噪的话,一定会被嫌弃。

        因此跟段酌单独在一起时,他总是不自觉地保持缄默。还是去年在段酌家里过了个年回来,他的话才稍微密了一些。

        段酌穿着半袖在前头开车,嘴里叼着一根刚点上的烟。

        烟味从前面飘过来,钻进季眠的鼻子里。

        季眠侧过身子,胆子大起来了:“哥,抽烟对身体不好。”

        其实是他讨厌烟味,怪呛人的。

        “哦。”

        “……”知道自家大哥不会听自己的,季眠只好默默闭嘴了。

        太阳彻底从云层里钻出来了,正午的日光着实烫人。

        季眠想了想,身子微向后仰,把伞往段酌的方向倾过去。

        头上多了片阴影,段酌往后视镜里扫了眼,看见车厢里的少年两只手拖着伞柄,努力向他的方向靠过来。

        但段酌老早就晒习惯了,压根用不着。他盯着看了几秒,最后到底是没说什么。

        “咳……”

        季眠把着伞,因为离段酌太近,一不留神猛地被烟雾呛了一口。

        他于是悄悄挪了挪身子,后脑勺藏在段酌的脑袋后面,好挡一挡烟味。

        过了会儿,也许是那一支抽完了,段酌把烟掐掉了,之后一路没有再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