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男配稳拿深情剧本[快穿]在线阅读 - 11 第 11 章

11 第 11 章

        站在穆语曼的家门前,季眠敲响了门。

        门内传来女人清亮的声音:“稍等!”

        半分钟后,季眠面前的门开了。

        “语曼姐。”

        “啊,季眠呀。”穆语曼笑着侧过身,将他迎进家门。

        她对季眠的到来丝毫不感意外。毕竟这已经是他三月份第七次过来了,而整个三月才堪堪过去一半而已。

        季眠进门后,先是帮忙把屋内的炉子通旺了,换了两块新的煤炭。冬天刚过不久,气温还是很冷。

        这一片街区没有暖气供应,于是有条件的人家就装了空调,像穆语曼这样不缺钱,却还用老式火炉的已经很稀少了。

        系统说,穆语曼属于“救赎文里的治愈系女主角”。

        至于什么是救赎文和治愈系女主角,季眠一开始还不大清楚。

        对此,系统是这样解释的:【大约两年后,穆语曼会在某个漆黑阴冷的巷子里捡到一只受伤的野生男主,并且无微不至地照顾了对方一个月。而男主表面上是个高冷的野男人,但真实身份其实是豪门谢家的公子,拥有狗血身世,被私生子弟弟仇恨……为了获得谢家全部的财产继承,男主的反派弟弟设计了一场车祸意外,意图杀死男主。】

        【可惜,拥有主角光环的男主却在那场车祸中死里逃生,被穆语曼所救。在那一个月里,两人暗生情愫,经历了重重的艰难险阻,男女主终成眷属,获得happy    ending。】

        当初季眠听完时,错愕了许久,这辈子一部狗血电视剧都没看过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世上竟有这么离奇的巧合、转折。随后而来的就是被提前剧透的淡淡惆怅。

        有系统在季眠耳边提供情报,他现在连穆语曼的银行卡里的余额有多少都一清二楚,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嗯……那委实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穆语曼远比季眠想象中富裕。

        “你休息就好,不用帮我做什么的。”看见季眠又在忙活,穆语曼道。

        “我不坐了语曼姐,我就是……随便转转。”

        季眠摸了摸口袋,垂着眼睛,有点脸热。

        系统说,作为一个合格但又不能抢眼的深情男配,他要学会用最庸俗方式来暗示爱意,才不会抢走男主角的风头。

        比如时不时送一些俗不可耐的礼物。鲜花无疑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

        但季眠没钱买花。

        “语曼姐,这个送给您。”季眠取出上衣口袋里装着的东西。

        是一件勉强算是木雕的玩意儿。

        木雕圆滚滚的,辨不出具体的形状。

        穆语曼怔了下,从他手中接过木雕,仔仔细细打量半晌。

        不久前,她向自家弟弟问起季眠在店里的近况,段酌回答说“挺好的”,接着又道:“他很会雕土豆。”

        那时候,穆语曼只以为她弟弟难得开了个玩笑。

        她嘴唇动了动,好一会儿才发出声音:“这、这个是土豆吧,雕得很好呀。”

        季眠懵了一下,缓缓道:“那个……是兔子。”

        穆语曼:“……”

        啧。大失误。

        ……

        五分钟后,季眠满脸通红地走出门。

        只要回忆起穆语曼欣然收下了那只形状难辨的木雕兔子,并且郑重其事地将其摆在窗台,他就愈发窘迫。

        段酌的木雕店就开在附近,身为干姐姐的她怎么会缺这些东西呢?何况他的手艺还那么……

        但他又只能送这些了,他什么也没有。

        季眠只能雕得再仔细些,再用功些,雕刻的周期再长一些,可仍旧无济于事。他似乎在这种手工活上很没有天赋。

        在第七十九颗“土豆”诞生后,季眠决定放弃闷头学习了。

        他捡回了自己作为曾经的扒手最拿手的本领——偷东西。

        他决定偷师。

        段酌今日就在店内。新年结束后,新年时的单子已经年后的几个订单堆在一起,他这半个月来几乎都待在店里工作,甚少外出。

        他手拿一把牙刀,正在一块二十公分的人形木头上雕刻曲线。

        季眠对这个订单有点印象。是一个顾客定制的古风人物雕像。

        段酌很少做人物雕像,但他抓形却非常精准。

        头戴斗笠的少女侠客已经初具雏形,斗笠的轻纱被风轻轻扬起,动态感十足。

        季眠默不作声地从段酌身边经过,然后悄悄用眼睛瞥一下,没一会儿又在店内走一圈,路过段酌再瞥一下。

        但这样断断续续地看压根学不到什么。

        他踌躇一会儿,假装去拿工具,实则蹑手蹑脚地站在了段酌身后偷看,刻意保持了一米多的距离。

        穿堂风从店门口吹进来,掠过段酌的头发和外套,轻拂季眠的面庞。有一股淡淡的,木头的香味——来自于段酌,与初春的青草和春泥气息混杂在一起,形成一种奇妙的味道,很好闻。

        “想学?”

        后脑勺长着第三只眼睛的段酌忽然间开口,季眠吓得耸了下肩膀。

        回神后,他飞快地点头,点完才恍然想起来,段酌应该是看不到他在做什么的。

        他于是绕到段酌身侧,在他旁边蹲下来,眼睛很亮。

        “想学,哥。”

        “哦。”段酌扫了他一眼,唇角勾了下,“那你想吧。”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