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男配稳拿深情剧本[快穿]在线阅读 - 10 第 10 章

10 第 10 章

        第二天中午,季眠的房门被敲响。

        一开门,还是段酌,还是那吝啬的两个字——“下来。”

        季眠乖乖跟着下去了。

        这次,段酌的屋子里没有别人。

        “语曼姐不在吗?”季眠问。

        “她回老家,看老人。”

        “哦。那哥您不用回老家吗?”

        “不回。都死光了。”

        季眠睁大眼睛,愕然两秒,才结结巴巴地道:“对不起哥,我没想……”

        “信了?”段酌乐了,“骗你的。”

        “……”季眠眉头紧皱,“哥。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不好。”

        段酌笑容敛了,冷冷扯了下嘴角。这小子,还教训起他来了?

        季眠安静了一会儿,忽然有点不解。

        既然语曼姐不在,那大哥为什么要喊他下来?

        他灵光一现,说道:“哥您吃过饭了吗?是要我去买午饭吗?”

        只有这个解释合理了。

        “……”

        段酌齿关咬紧,半截烟被他衔着,也跟着他咬牙的动作向上挑了挑。

        每次季眠同自己说话,段酌都觉得自己不是姓“段”,而是姓“周”,全名周扒皮。

        他平时难道很苛待这小子吗?

        段酌仔细回忆了下。他不就平常让这小子跑跑腿,削削木头?

        他还给他地方住,想起来还会发发工资——这小子自己不要的。

        “哥您要吃什么,跟我说一声就行了,用不着特意上来一趟……”季眠很贴心,“多辛苦呀。”

        段酌紧咬的牙松了又紧,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冷哼。

        “现在是过年。”他说。

        季眠:“?”

        “你觉得楼底下还有哪家餐馆是开着的?”

        “……”

        “……对哦。”

        段酌熄了烟,道:“去厨房,端饭。”

        季眠一进厨房,才发现案板上已经有三道菜了,其中两道是剩下的半条鱼以及一盆干锅虾,已经放在微波炉加热过了。旁边还有一锅刚煮好的白饭,在厨房里氤氲出米香。

        段酌是个好主人,把前一晚的剩饭热一热端给客人吃,还煮了锅白饭呢。

        而季眠全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因为他不认为自己是客人,而是个安分守己的小马仔。“大哥”给他吃什么,他就吃什么。

        他只看着案板上那道热腾腾的青椒鸡蛋,感叹:除了鱼,大哥还会做别的菜呢。

        而他自己,煎个鸡蛋都容易过火。

        季眠把饭菜端上了桌,筷子规规矩矩摆在段酌的碗沿上。

        新年的第一顿饭——虽然是剩饭。

        季眠吃饭有点慢,不过段酌居然也没比他快多少。慢悠悠地剥虾、夹菜。就跟段酌本身给人的感觉一样,做什么事都带着点漫不经心的慵懒。

        季眠腮帮子被饭塞得撑起来一小团,眼睛看着桌上的那半条鱼,以及段酌永远避开它的两根筷子。

        昨天有穆语曼在,饭桌上热闹,季眠还没察觉到这点。

        今天只剩下他们两个男的,又一个赛一个的沉默,季眠的眼睛在餐桌上停留得久,这才发现:他大哥好像不吃鱼。

        “哥,您不爱吃鱼吗?”

        段酌筷子停了一下,抛出几个金贵的字:

        “有刺,难挑。”

        段酌从很小的时候就不吃鱼这种食物,吃一次就被鱼刺卡一次嗓子,被卡住他外公就往他嗓子眼里灌醋。

        用网络上流行的话说,他对吃鱼这件事有“童年阴影”。

        如果不是昨天穆语曼说季眠喜欢,非要他买一条回来,段酌绝不可能允许它出现在饭桌上。

        “哦。”季眠点点头,说:“那可能是您舌头太笨啦。”

        段酌:“……”

        他冷笑:“哦。”

        余光往对面一瞥,他瞧见季眠面前的骨碟:

        骨碟里没有别的,就是白细、完整的鱼刺,高高垒成了小堆。像个小型的骨头山。剔得贼干净。

        段酌嘴角一抽,服气了,抬头看了眼季眠两瓣嘴唇,此刻正轻抿着,全然瞧不出里面关了个能把鱼整个儿拆解了的舌头。

        这小子的舌头到底怎么长的?

        ……

        年就这样过完了。

        孙齐从老家回来,穿了件新棉袄,一到木雕店门口就往里面扫了两眼,转头兴奋地问段酌:“大哥,卤蛋回去了?”

        “这儿呢。”未等段酌应声,季眠自己就从收银柜后面直起身来。

        原来是刚才在下面蹲着整理半成品。

        孙齐撇撇嘴。这臭小子过年还不走啊。

        “大哥,我去看看穆姐。这次从老家提了两箱特产。”

        段酌在躺椅上悠哉游哉晃着,闻言看了他一眼。

        孙齐朝他挤挤眼睛:“放心大哥,有一箱是给你的。”

        “……滚。”

        季眠在柜子后面弯起眼睛,笑了下。

        乐完,他在默默思忖起之后的任务。

        按虚岁算,他过完年也17了。

        穆语曼今年虚岁是23,段酌只比她小一岁。

        为原主和穆语曼的年龄差,“季眠”是在成年以后才对穆语曼表明心意的。

        季眠在心里盘算着日子。系统给的任务是十八成年的时候表白,这里的人似乎都习惯于用虚岁。

        也就是再过一年,他就要完成一个重要的任务节点了。

        【我的任务还挺轻松的。】他说。

        一年只有一个任务节点。

        系统看着他一脸轻松的模样,心觉不妙:【你不会以为只要在一年后表个白就行了吗?】

        【……不是吗?】季眠迟疑地问。

        【……不是啊!】

        一人一统齐陷入沉默。

        许久后。

        【你是情感白痴吗?】系统一口仙气险些上不来,【你的人设是要对穆语曼情根深种,什么是情根深种?当然早晚要刷存在感,在她生病时端茶倒水,孤单时嘘寒问暖……】

        【难道你以为自己一年后忽然表白,穆语曼会觉得你对她深情?错!她只会觉得你是个一时兴起又不负责任还很猥琐的未成年!】

        季眠抿紧唇,为自己辩驳道:【可你不是说,要默默守候吗?】

        【是要默默守候。但是,你的“默默”要被人看到、觉察到。要让女主身边的、你身边的人都认为你深爱着她,任务最后的评分才会更高,你和我能拿到的收益也就更多。】

        【有了积分收益,你才能重获新生。】

        【……】

        【我知道了。】

        季眠放下手里的活,走出收银柜,对孙齐道:“孙哥,我跟您一起过去吧。”

        “哈?”孙齐满脸莫名其妙,“谁要跟你一起过去了?”

        “好久没见语曼姐,我也想过去看看她。”

        段酌视线扫向他。

        没记错的话,前天穆语曼回来的时候,他们似乎才刚见过面……

        孙齐半点不近人情,尤其是对季眠这颗偷过他东西的“卤蛋”。他道:“哦,关老子屁事。”

        面对孙齐的态度,季眠只腼腆地笑了笑,仍然厚着脸皮在一旁等他。

        他脑子灵光,听完系统的话便开了窍。

        也就是说,他的任务实际上不仅仅是做给穆语曼看的,还有身边的这些人。

        要表现出喜欢语曼姐,却更要注意不能过于刻意,否则深情人设就可能变成“死缠烂打”,反而会弄巧成拙。

        跟着孙齐一起过去,尺度就刚刚好,也不会让穆语曼觉得唐突。等一年后他表白,这一切的“不刻意”落在旁人眼中,却会成为他深情人设的佐证。

        系统默默点头。

        很好,它的笨蛋宿主终于上道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